《希区柯克》

珠宝设计师

作者:希区柯克

狄克星期六上午到达棕榈温泉。

“星期三我曾经从洛杉矶打电话来,”他说,像大多数胖人一样,说话有点喘。“该有我预定的房间吧?”

“当然,狄克先生,”在温泉办公室接待他的女人热情地说,“我叫安娜,是这里的经理,请坐,我拿一份登记表。”她三十来岁,细高个,一头红发,白色的连裤套装,剪裁得非常合体。她从一个档案里取出一张印好的表格,回到办公桌前。“现在,我们需要一点资料,狄克先生,让我看看,你在电话中已经给了我们住址,所以住址是有了。请问你多大年龄?”

“四十四。”

“职业?”

“这有必要吗?”他不高兴地问,“你知道我只住一个星期,只想减几磅肉,又不是申请贷款。”

“我们并不是刺探什么,狄克先生,”她说,“可是,我们是领有执照的合法健身地,我们必须遵守政府的法令。其中之一就是这张表格。”

“哦,好吧,”狄克不耐烦他说,“我是个设计师。”

“真有意思!”安娜说,“你是设计衣服的吗?”

“不,”狄克简单地回答说。

安娜等了一会儿,期待他进一步说明。当发现他不想再说时。

她勉强笑了笑,继续问道:“你在哪里工作,狄克先生?”

“这也要问?”狄克问,探过头去看表格。

“是的。”

狄克叹了口气。“我在泰菲公司工作。”

“有名的珠宝商?”安娜问,扬起两道眉毛。

“有名的珠宝商。”狄克证实说。

“啊,这真是太有意思了,”安娜说,“那么,你是一位珠宝设计师了?”

“对,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?”

“当然有。”安娜又问了几个问题,让狄克签字,然后站起身。

“狄克先生,请跟我来,我带你到马尔克先生那里去,他是你的健身指导。你可以把行李放在这儿,我会派人送到你房间的。”

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要带着这个小箱子,”他说,“那里面装着我准备在晚上做的东西。”

安娜等狄克拎起那只较小的箱子,然后领他到外面,沿着一个大游泳池边走去,池子里没有人。

“你们这里人不多,”狄克说,他为了追上苗条的安娜,已经开始喘气了。

“别误会,”她说,“我们大部分顾客现在都忙着别的事呢。健身房课程、徒步运动、日光浴,等等。午饭后,池子里就全是人了。

“午饭,”狄克第一次显出兴趣,用手指弹弹他的大肚子。“请问午饭什么时候开?”

“十二点三十分。你的健身指导会在午前把你交给米尔太太,她是我们的营养专家,然后她才能为你准备三餐。”

他们来到游泳池的尾部,沿着一堵石墙继续向前走。

“那边是什么?”狄克感到好奇。

“那是女宾部,”安娜告诉他,“白天男女是分开的,先生们在这边,太太小姐在那边。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自在些。当然,晚饭后就可以随便来往了。”她对狄克笑笑。“你的工作一定非常有趣吧?”

她试探地问。

“工作总归是工作,”他含糊地回答说。

“我很喜欢珠宝,”她说,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箱子。“你说你晚上还要工作?”

“是的,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,我答应在某一天之前赶做出来。我不能在假期时什么都不做,不过,为了我的健康,我又觉得必须减掉几磅。”

“你的确找对地方了,狄克先生,”她向他保证说。这时他们走到一座长方形建筑前。“请这边走,”安娜说,为他推开门。

他们走进一个现代化的体育馆,里面有许多胖人,身穿灰色汗衫,在做各种各样的运动。安娜领狄克走过擦得雪亮的地板,来到角落。那里有一个用玻璃隔开的小房间,里面的办公桌前,坐着一个肌肉健壮的年轻男人,他身穿合身的白色t恤,正咧着嘴笑。

他面前的桌子上,有一个话筒。

“马尔克,”安娜说,“这位是狄克先生,他要来住一个星期,请多关照他。”

“当然,安娜小姐,我非常乐于——啊,对不起,”他拿起话筒,“沃伦先生,我必须提醒你,你练习划船时,腹部要缩紧,记住告诉你的要点。”他放下话筒。“安娜小姐,我乐于为狄克先生效劳。”

“谢谢,马尔克,午饭前请和米尔太太联系,开菜单。”说着,她拍拍狄克先生手臂,“再见。”:安娜一走,马尔克就伸手要接狄克的小提箱:“狄克先生,让我派人送到你房间。”

“谢谢,但是我宁愿留在身边,”狄克说,“那是我必须费心做的一些东西。”

马尔克微笑着说:“随你的便,狄克先生。”他从办公桌取出一根皮尺,量量狄克的腰围,看看尺寸,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。“真希望你能多住几天。”

“啊,不行,”狄克直率地说,“你们在《体重》杂志上刊登广告,说按照你们的方法,一天可以减去一寸,我希望在这里七天能够减去七寸”“啊,我们能办到,没错——对不起。”

马尔克再次拿起话筒。“戈尔先生,你练臂力的时候,记住背部要挺直,这是做这个动作的要点。”他放下话筒,转身对狄克微笑着说。“现在,请跟我来,我们给你找些合身的运动衣裤。”

他们离开玻璃办公室,进入一间一尘不染的存衣间。马尔克打开一个衣柜,取出两件大号汗衫,拿到附近的桌子上,迅速而熟练地在背上钉上狄克的名字。

“现在,请坐在这儿,我要给你试试运动鞋和袜子。”

狄克坐下,手提箱搁在大腿上。

“你的东西一定很值钱,你才会这么仔细,”马尔克说,冲那个手提箱点点头。狄克和气地看着他,没有说什么。马尔克耸耸肩,给他量脚。

他给了狄克七双白色袜子,一双高筒运动鞋,然后指定一个柜子给他。

“午饭后请立即到我这里来,狄克先生,”他说,“以便开始你的运动课程。现在,我们最好到米尔太太那里去,免得中午你去餐厅时,没有你的那份。”

马尔克领他走出体育馆,跨过草坪,来到餐厅。狄克跟随马尔克进入厨房边的一间办公室,那里面有一位穿白色制服的矮胖的中年妇女。

“工作人员都穿白色衣服吗?”狄克尖刻地问。“这有点像医院。”

“清洁是良好健康的一部分,和健康一样重要,”马尔克说,“白色是清洁的象征。”

“真让人感动!”狄克低声说。

“这位是米尔太太,我们的营养专家,”马尔克介绍说。“现在我把你交给她,下午见。”马尔克离开前,狄克注意到他好奇地瞥了一眼那个小提箱。狄克心想:“五分钟之内,他会向安娜打听,什么东西这么珍贵,毫无疑问,她会告诉他的。”

“请坐,狄克先生,”营养专家说,“我们坦率地谈谈。”

狄克微笑着坐下,希望能获得她的菜谱。

“我可以找人替你把箱子送到房间里,”她说。

“是的,我相信你可以,”狄克干巴巴地说,“不过,我宁愿留在身边。现在,谈谈午餐——”“别担心,”她说,举起一只胖手,“我从你的外表就可以看出,你是一个胆固醇过多的人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狄克先生,从你的脸上可以看出来。你非常爱吃煎鸡蛋、香肠。你腿上放着那个箱子很不舒服吧?”

“没事,”狄克坚决地说,“你准备让我吃什么样的饭菜?”

“我的特别餐,”米尔太太骄傲地宣布说。

“特别餐?”

“就是花菜和肉汤,”她解释说,“每样各一杯,合起来四十七卡路里。”

“就这些?”狄克问。“就吃这些?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她嘲弄地说,“光吃花菜和肉汤,没人能活下去,你可以愿意吃多少芹菜就吃多少芹菜。实际上,我要你带几根芹菜,整天咀嚼。”

“整天带着芹菜?”狄克脱口而出,“这是什么名堂?”

“因为那是最好的减肥食品,每根芹菜可以减少五卡路里的热量”“减少五卡路里?”

“是我自己发明的,”米尔太太说。“你瞧,普通一根芹菜含有十五卡路里,但是,人每咀嚼一次讨厌的东西,就会生气耗去二十卡路里。结果,每一根芹菜减少五卡路里。”

“太妙了!”狄克喃喃道。

“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米尔太太说。

“可以,什么事?”,

米尔太太神秘地探过身。“你那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
狄克怀疑地看看四周,然后探身过去,神秘地低声说:“此刻什么都没有,不过,我希望不久就装满芹菜!”

米尔太太扬起头,哈哈大笑起来。狄克站起身。

“对不起,”他说,“我还得去见安娜小姐。”

他离开米尔太太的时候,她还在大笑不止。

当他再次回到温泉前面的办公室时,他说:“安娜小姐,我得出一个结论,如果我带着这只箱子到处走的话,会惹麻烦的。”

“是的,”安娜同意说。

“同样的,如果我的箱子整天没人看守放在屋里,我既无法好好休息,也无法集中精力锻炼,那就达不到此行的月的。当然,我可以在本地的银行租保险箱,存放在那里,可是那样一来,我晚上就不能工作了。我最近在重做一条项链,那是一位公爵夫人的传家宝,原谅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,一说出来,相信你会认识的。

项链原来做得非常精致,但是我的顾客认为不合她的个性,因此我为她重新设计。我早就告诉过你,我答应了交货日期,问题是,我夜间需要这口箱子,如果我租保险箱的话,我就取不到箱子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干脆放在我们的保险箱里呢,狄克先生?”安娜小姐提议说。

狄克扬起眉毛。“我不知道你们有保险箱。”

“我们有个很好的保险箱,狄克先生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安娜小姐带他走进后面的一问私人办公室,里面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矮小坚固的保险箱。

“政府规定我们要将账册放进有防火设备的容器里,”她解释说,“我们里面还有一个小现金盒,放五十元或六十元在里面,另外还有几件客人的值钱东西。不过,你可以看到,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的箱子仍然可以放进去。”

狄克抿抿嘴chún,挑剔地看着保险箱。“我可不可以问一下,多少人知道它的密码?”

“只有我和镇上银行的行长,他是温泉股东们的信托人。”

“其他职员不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狄克考虑了一会儿,终于点头同意了。

“很好,安娜小姐,我接受你的意见,将箱子存放在你的保险箱。每天晚饭后我来取,九点你关门之前送回来。那样每晚可以有两个小时工作。这样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安娜微笑着说。“你是我们的客人,狄克先生,我们是为你服务的。”

“我想保险箱是由你负责的?”

“当然。”

狄克用指尖敲敲箱子的外壳,说:“好吧,你打开保险箱,我现在就放进去。”

安娜熟练地转了三次密码盘,在她开始对密码之前,回头对狄克说:“如果我要对你的箱子负责的话,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能打开这个保险箱。”她彬彬有礼地说,“能不能把脸转到别的方向?”

狄克清清嗓子,转过身。安娜转动密码盘,转了四个数,再抓住门柄一拧,拉开厚厚的门。“开了,”她伸出手,狄克仍然有点不情愿地把箱子递过去。他看着安娜将箱子存放进最下层的架子上,失上门,再转动密码盘。

“啊,行了。”她说。

“啊,我可不可以看看?”狄克走过去,费力地弯下腰,试试门柄,它关得很牢。“你知道,这并不是针对个人的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狄克瞥了一眼墙上的钟,快十二点半了。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要去吃午饭了。然后我要回马尔克那里,开始减我的腰围。晚上见,安娜小姐。”

他摇摇摆摆地离开办公室,像一只大企鹅。

那星期的其他日子里,狄克非常努力。他在马尔克或其他教练的指导下,不停地运动。天亮不久,吃完米尔太太“饿死人的早餐”后,就开始进行一连串无止境的运动,这种运动,只有虐待狂才能想得出来。

他上午先是按摩,然后是蒸汽寓淋浴,一小时的柔软操,到附近山脚徒步,再淋浴,然后吃午饭。

下午先是矿物浴,接着是针对具体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珠宝设计师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希区柯克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