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1 黑猫酒吧

作者:白天

死亡是任何人无可避免的,但它永远是个神秘的谜!

尽管二十世纪科学昌明,世界各国在不遗余力地竞向太空发展,不久的将来,人类可望登陆月球以外的其他星球。居然有人在秘密地,从事长期对人死后的一切,作深入的探求和研究。就连保守的英国,也有所谓“灵魂学会”的组织,这岂不是在背道而驰,近乎荒谬怪诞?

但这种跟“鬼”接触的“学问”,始终被认为是歪门邪道的玩意,不能登大雅之堂。

本来嘛,在这个动乱的世纪里,人与人之间的纷争和磨擦,已经是层出不穷,忙不过来了。谁吃饱了没事做,还有工夫去跟“鬼”打交道!

可是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在菲律宾境内,最近居然出现了一个“死亡企业公司”的怪组织!

这个组织不仅庞大,而且一切活动都非常秘密,干出来的事更是耸人听闻,令人不敢想象。

譬如说,近两个月来,在马尼拉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……

在短短的两个月之中,马尼拉接连发生了几十起失踪案,和好几次的大规模绑架事件。尤其这些失踪或被绑架的受害者,并不完全是够资格成为勒索的对象。有的固然是豪门巨富,有的却是家贫如洗,而且事后没有任何一家接到歹徒的勒索通知。

可是,歹徒把几十人弄去,究竟为了什么呢?

由于失踪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,以至使整个马尼拉的居民,都陷于了人人自危,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中……

又是一个夜晚的来临,在马尼拉的郊外,马德勒山附近的一片旷野上,停着两部老爷车。地上搭起两个童子军露营的帐篷,正有十几个青年男女,穿得奇装异束,在那里举行露天“派对”。

草地上铺着毡子,上面放着用干电池的手提式音响,正播放出疯狂热门音乐,有的在手舞足蹈地大跳“迪斯可”,有的在大嚼带来的野餐,也有的躲在帐篷里拥吻,放浪形骸地狂欢着。

目前美国各地的“嬉痞”风潮正炽,方兴未艾,几乎造成年轻人走向毁灭的一股歪风。使美国当局和社会上有识之士,大为头痛和担心,正在全力扑灭它,以免蔓延开来,导致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。

事实上世界各地的青年,已有很多受到这股歪风的影响和波及,争相效尤,发起了变相或类似的风潮。

譬如这十几个男男女女,不就是不甘后人,跑来这僻静的郊外,选了这个旷野,准备毫无拘束,毫无顾忌地寻欢作乐吗?

他们似乎忘了最近接连发生的大规模绑架事件,在这种地方,如果歹徒突如其来地出现,那不是只有束乎就缚,毫无反抗地被一网打尽!

果然不出所料,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,忽从四面八方掩来一二十条人影,一拥而上,把他们团团围住。

来人脸上都套着面罩,是用黑布缝制,画成白色的骷髅,乍看之下极为恐怖!

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执着枪,由其中一人向惊慌失措的青年男女喝令:

“不许动!”

这十几个青年男女,顿时惊乱成一片,眼看那些戴着骷髅面罩的歹徒,正待上前动手,将他们一网成擒之际,突然在一声暗号下,男男女女一齐迅速伏身在地上了。

几乎在同时,帐篷里冲出两男两女,手里均端着“乌兹”冲锋枪,一齐朝天空举抢扫射,以猛烈的火力向歹徒们示威,企图吓阻他们轻举妄动。

谁知枪声一响,歹徒们非但未被制住,反而不甘示弱,情急拼命起来。他们举枪就射,一阵乱枪扫向了帐篷里冲出的两对青年男女。

双方立即发生激战,伏在地上的男男女女,也都拔枪射击,只听得连声惨叫,歹徒已倒下了好几个。

歹徒们做梦也没想到,这是警方布下的陷阱,由警探们化装成这一群男男女女,诱使他们上钩的。实际上连那些奇装异服的“女郎”,也都是男扮女装呢!

这一开火,歹徒们顿感支持不住了,尤其对方的四支“乌兹”威力强大,使他们的小型武器相形见绌。眼看同党已有好几个中弹倒地,更是军心大乱,斗志完全丧失。于是一声令下:

“风紧啦,散水!”剩下的歹徒立即边战边退,向四野仓皇逃命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一阵冲锋枪的怒吼,歹徒又倒下了好几个。

伏在地上的警探们,爬起来就追,终于在一场追逐中,使那一二十名歹徒,几乎伤亡殆尽。最后的几名却被逃向公路边,跳上停候的一辆大货车,风驰电掣而去。

但是,警探们已用无线电,通知了候在公路上接应的警车,要他们拦截歹徒们的大货车。

歹徒们的车子刚到公路的岔路上,便见迎面两部警车飞驶而来,一路鸣着鬼哭神嚎的警报器,令人丧魂失魄!

他们一看情势不妙,赶紧加足马力,企图折向岔路逃走。谁知这条路上早有埋伏,突然一辆压路机从路旁驶出,横阻了去路。

同时从路旁涌现出七八个武装警察,以压路机为掩护,举枪齐向冲来的大货车射击。前有狙击,后有追兵,歹徒们一时情急,只好急将大货车冲向路旁的旷野上去,已是慌不择路了。

可是旷野上乱石遍布,颠簸不已。加上司机心慌意乱,一个不小心,撞上了一大块巨石,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,货车顿时翻覆,成了十轮朝天!

埋伏的武装警察一拥而上,两部警车也相继赶到,仅只发射了几枪,歹徒便不再抵抗,终于弃械束手就缚。

不过很遗憾,货车这一下猛撞,翻覆时已将歹徒摔毙的摔毙,压死的压死。生擒的仅只有两个,而且受伤也不轻,拖出来已是头破血流,狼狈不堪。

警方费尽心机,布下了这个陷阱,原以为必可将这批歹徒一网成擒,带回去严刑逼供,要他们招供出这个庞大的组织的秘密,和幕后的主使人来。没想到歹徒会不顾一切地开火拒捕,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,最后只生擒了两名身受重伤的歹徒。

但这次总算是聊胜于无,捕获了这两个活口,就不怕他们不供出一切!

于是,留下一批人手,料理两处现场的善后,这两名重伤的歹徒,便被押上警车,立即驶返马尼拉而去。

就在驶返马尼拉的途中,忽有一辆大型旅行车,载着五六名大汉,风驰电掣地追来。一路以猛烈的火力疯狂射击,企图将两部警车击毁。

警车一面还击,一面急以无线电求援,同时加足了马力,飞也似地驶向马尼拉方面。

旅行车上的歹徒,显然跟被捕的两名歹徒是一伙的。他们追击警车的目的,似乎是怕受伤的同党落在警方手里,所以不顾一切地追杀,企图灭口。

尽管警车以猛烈火力还击,仍然吓阻不了歹徒的疯狂追击,双方的距离已逐渐接近……

突然,歹徒一枪击中了警车的后轮胎,随着爆破声,警车在公路上成了“s”形拐来弯去,并且发出刺耳的磨擦尖声。终于不及煞车,失去了控制,轰然一声巨响,撞上路旁的一株大树!

歹徒的车窗里扫射出一排子弹,将那辆警车的车窗玻璃全部击碎,幸而车里的警探赶紧伏下,始幸免于难。

但歹徒的车并不停留,飞驰而过,仍然紧追前面的那辆警车不舍。因为两名受伤的歹徒的那辆警车上,他们是志在必得,非把两个同党截回或狙杀不可。

向来只有警车追逐歹徒的,现在反而是歹徒追击警车,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。足见这班歹徒的无法无天,放肆得未免太过分啦!

眼看两部车子在飞驰中,距离己愈来愈近,警车上忽然抛出几枚小型烟幕弹来,几声爆炸,顿时烟雾弥漫,迷遮了歹徒的视线。

这时两部车正驶在一个转弯处,一边是山坡,一边是危岩。歹徒的司机被烟幕遮迷住视线,眼前只见一片黑色浓烟,不由地大吃一惊,急打方向盘也来不及了。车头笔直向前猛冲,撞毁了临岩的水泥护栏,车身冲了出去,一直翻滚到岩下的深谷。

“轰!”地一声巨响,车已着火爆炸,一股火光浓烟冲天而起,车身炸了个稀烂!

车上的几名歹徒,悉数被炸得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,看样子一个也活不了啦。

警车急忙一个紧急刹车,居高临下,从公路上向岩下的深谷看去,只见那辆旅行车正在熊熊烈火中燃烧,却未见歹徒从火海里逃出,显然已全部丧生。

就在这时候,迎面一辆警车飞驶而至,车上跳出四个武装警察,涌至押那两名受伤歹徒的警车前,由其中一名警官上前询问:

“情形怎样?”

警车上的司机回答:

“我们遭到顽强的抵抗,歹徒差不多全部伤亡,只抓住这两个……”

那警官朝车里一看,这部警车上,除了司机外,有两名警察,押着两个受伤的歹徒。于是大咧咧地说:

“好吧,把这两个家伙交给我们带回去!”

司机旁的那名警察,非常谨慎地说:

“对不起,请问警官是……”

“我是总署派来接应你们的!”那警官仗着自己挂的阶级高,摆出一副神气十足的官架子来。

那名警察忙歉然说:

“对不起,警官,我们是奉命……”

话犹未了,那警官已拔出手枪,出其不意地举枪就射,使那拒绝交出两名歹徒的警察,首当其冲地被击毙了。

司机和另一警察刚觉出不妙,犹未及拔枪应变,已被涌上来的几名武装警察,一阵乱枪射向车里,使他们连同两个受伤的歹徒,全部被击毙在车上!

这时,忽听一阵马达声响,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,落在了那警车旁的公路上,巨大的螺旋桨却未停止转动。

于是那名“警官”,和几个“武装警察”,立即脱下制服,迅速攀登上直升飞机,升向天空而去……

仅仅只差两分钟,便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地赶到,可是他们已来迟了一步。

警方这次动员了几十人,布下这个陷阱,想不到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仍然枉费心机,没有抓住任何一个活着的歹徒,奈何!

原来这次整个的行动,由警察总署的一名警官负责指挥,他们为了要使歹徒上钩,怕打草惊蛇。所以只由那十几个化装的青年男女,在旷野举行露天“派对”,作为引诱歹徒上钩之饵。

其余配合这个行动的人马,全部分散在较远的地方接应,准备在必要时才赶去,以免被歹徒发觉这是陷阱,避而远之。

果然不出所料,歹徒非常谨慎,也非常狡猾,他们在证实附近没有埋伏后,始采取了行动。

但出乎警方意料之外的,是根本没有想到,歹徒居然会情急拼命,不顾一切地开枪拒捕。以至双方发生激战,造成一场惨重伤亡。

更没有想到的,是歹徒竟会利用直升机在空中侦查情况,实际上也是用无线电在空中指挥!

那位警官带着几名武装警察,始终把警车藏在公路旁的一处密林里,直到那辆押回两个歹徒的警车告急,他们才不得不赶往接应。

谁知车子尚未发动,便被林中窜出的几个歹徒制住,将他们一一击毙,扒下了制服,夺车而去。

事后整个检讨下来,歹徒方面虽被一网打尽,击毙了将近二十人,但警方的损失也相当惨重,武装警察伤亡了有十多个,其中尚有一位精明强干的警官殉职。结果没有抓回一个活着的歹徒,实在是得不偿失!

警方得到消息,不禁大为震怒,当夜就在警察总署召开紧急会议,由警察总监亲自主持。

连夜会商的结果,责成了几个专案小组,由全马尼拉的警方力量配合,限期破案。

于是,这个千斤重担,终于落在了那位菲籍总督察,和华籍探长萧汉英的肩上。

而萧探长又来个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子,把重担交给了他最得力的助手,外号叫“神枪飞龙”的叶雄手里。

叶雄果然有他的一套,先从载回的那批被击毙的歹徒身上着手,详查他们的身份和资料,以及那辆翻覆的大货车,车主是什么人。

结果查明那辆货车根本没有牌照,车上的牌照是伪造的。而所有被击毙的歹徒中,只查出一个绰号叫阿牛的汉子,经常混迹在码头附近的下级酒吧。跟一个姓赵的吧娘打得火热,以前曾姘居在一起过。

叶雄根据这条唯一的线索,立即亲自出马,化装成适合到那种下级酒吧的身份,单枪匹马地来到了码头。

这一带酒吧林立,但都不怎么高级,都是些设备简陋,专以色情为号召,招来码头上的水手,和地痞流氓之类的三教九流人物。

他直接来到了“黑猫酒吧”,一走进去,就见里面乌烟瘴气。昏暗的灯光下,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 黑猫酒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