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10 死亡企业公司

作者:白天

黄昏过后,黑夜已悄然来临。

由于发现阳台上有人暗中监视,叶雄和马蕾娜不得不假戏真做起来,以免露出破绽。

现在,经过一场狂风暴雨之后,他们正在床上相拥而卧,睡的又甜又熟……

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把他们从熟睡中惊醒。睁眼一看,房里已是一片漆黑。

马蕾娜摸到床头灯的开关,把灯掣亮,抓起睡袍披在赤躶的身上,急忙起身下床去应门。

“谁?”她问。

房外的人大声说:

“组长请你们马上到楼下来!”

“知道了!”马蕾娜回答一声,然后向正在穿衣的叶雄说:“你穿好衣服先下去,我得到隔壁房间去换衣服。”

叶雄点了下头,匆匆穿上衣服鞋袜,外面再套上那袭黑衣,戴上骷髅面罩,立即开门出房而去。

来到楼下的客厅,只见除了裴菲菲和那几个蒙面大汉之外,尚有七八个壮汉,一个个也都穿着黑衣,戴上骷髅面罩,大概他们是新加入的“客人”,均默默地坐在沙发上,谁也不敢贸然开口。

裴菲菲见叶雄单独下来,即问:

“她呢?”

叶雄回答说:

“她在换衣服,马上就下来。”

裴菲菲随即宣布说:

“今晚参加行动的人已经到齐,现在我暂不宣布目的,回头有车子来接各位,到时候由我亲自指挥一切。你们只要照我的命令行动,绝不会出错。但各位必须记住,今晚的任务,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!”

“是!”在场的所有人,齐声恭应。

裴菲菲接着以郑重的语气说:

“尤其今晚第一次参加行动的各位,应该特别卖力。因为你们也许不知道,在昨夜的一次行动中,我们派出的将近有二十人,由于中了警方的诡计,不幸全军覆没。使我的手下损失惨重。‘公司’方面对我非常不满,所以今晚我破例亲自出马,一定要使任务圆满达成,才能挽回昨夜的面子。因此大家必须全力以赴,否则连我自己在内,只有同归于尽。”

沙发上的一个蒙面汉子,忽说:

“我们是诚心诚意投靠‘公司’,才决定参加这次行动的,自然会全力以赴,有所表现,否则你们绝不会要一批窝囊废加入。不过兄弟非常冒昧,想请教一下,是否可以把今晚行动的大概情形,事先向我们说明,好让大家心里上有个准备。以免到时候乱抓瞎摸,成了一群乌合之众……”

裴菲菲断然拒绝说:

“这个办不到!我这次的计划非常周密,相信只要大家肯卖力,绝对万无一失。而且任务一完成,我们并不回这里,而是直接去‘死亡谷’。警方就是想重施故伎,来昨夜的那一手,也把我们无可奈何!”

“死亡谷?”沙发上那几个新加入的家伙,对这阴森森的地名,似乎均感到惊诧。

裴菲菲并不作更进一步的解释,冷声说:

“我们今晚的行动,主要的是为了报复,向警方还以颜色。所以各位记住一个原则,除非撞不上他们,撞上了就不必顾忌,尽量放手去干,绝不留情!”

“是!”大伙儿唯唯应命。

到目前为止,叶雄仍然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这女人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。

今晚究竟是采取什么行动,向警方报复呢?

叶雄心知问也枉然,非但得不到答案,反而会引起这女人的疑心。因此他只有暗急,深恐警方得不到他的消息,在毫无防范和准备之下,蒙受重大损失,岂不是他的责任未能尽到。

就在他暗自忧急交加之际,马蕾娜已换上紧身黑衣,戴着面罩走下楼来。

裴菲菲忽然若有所悟,走到叶雄身边,轻声问他:

“现在你已经知道她是谁了?”

“这……”叶雄被他突如其来地一问,简直不知如何回答起来。

裴菲菲冷声说:

“这是我的疏忽,应该叫她先出房,换了衣服下楼来等着,那样你就不致于知道,她一个人扮演了两个角色?”

说完,她突然伸手就要拔枪,幸而叶雄眼疾手快,出手如电地把她按住,轻轻急说:

“错不在她,你怎能向她下手?”

那六名蒙面大汉,见状立即拔枪在手,情势突然如临大敌地紧张起来。

不料裴菲菲却把手一挥,阻止了他们轻举妄动,若无其事地笑问:

“你对她真的喜欢?”

叶雄强自一笑说:

“这个你已经知道了,我不必再回答。不过我认为,你要使人心服口服,就得赏罚严明,但必须明辨是非,才不失公平!”

“你是在教训我?”裴菲菲怒问。

叶雄力持镇定说:

“不敢!你大权在握,不要说教训,就是建议我也不敢。只是你应该明白,想要人为你死心塌地去卖命,动辄杀人并不是明智之举!”

他这番话一语双关,等于向裴菲菲点明了,如果要收他作心腹死党,就得网开一面,放过马蕾娜。

这女人非常聪明,一点就透,马上就当机立断,笑了笑说:

“你的话很有道理,我愿意接受!”

她居然当众承认错误,这倒是出人意料之外的,连吓得发呆的马蕾娜,也不敢相信她会被叶雄说服。

这一来,毕竟使紧张情势缓和了,让大家松了口气。

叶雄虽然也颇觉意外,但他心里很明白,这又是她收买他的一种手段!

正在这时候,外面汽车喇叭响了,两声,接着又一声。

裴菲菲当即发令:

“车来了,我们出发吧!”

于是,两名蒙面大汉提起了藏在沙发背后的皮箱,由裴菲菲率领全体人马,浩浩荡荡地出了客厅。

这里仍然只留下三名警探乔扮的蒙面大汉,负责看守房子,其余的人悉数参加行动。

叶雄苦干没有机会,向三名警探交代,只好随同大批人马出了大门。不过他心里有把握,警探们必然会通知萧探长的。

外面接他们的,是铁壳大型货车,一二十人全部上了车,车后堆起几只大木箱,堵住车门,作为掩护。以防万一在途中被拦车检查,看上去好像车上载满了木箱,如不搬开,就不致被发现秘密。

货车的体积相当大,这么多人在车上,并不感觉挤,只是空气不流通,闷在心里面非常难受。

叶雄又是左右逢源,一边是马蕾娜,一边是裴菲菲,三个人坐在靠近车头,底板上在个活门,必要时可以从车身底下钻出去,设想非常周到。

车在飞驰着,除了裴菲菲和前面驾驶的司机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此去的目的地。

一路上,各人都保持沉默,没有一个人开腔,气氛极为沉闷。仿佛载着满车死囚,正送往刑场,走向死亡之途!

叶雄此刻在默默沉思着,想到马蕾娜说的,裴菲菲收买他可能是为了她父亲。但话才说到骨节上,偏偏发现阳台上有人窥视,以致没有机会再问清楚。

现在马蕾娜就坐在身边,可是另一边却是裴菲菲,使叶雄根本毫无说话的机会,只好胡思乱想:

裴菲菲的父亲是谁呢?

马蕾娜说她可能是为了父亲,才必须使叶雄成为她的心腹,其中的真象,恐怕除了裴菲菲自己,马蕾娜也不一定清楚呢!

在短短的一天一夜之中,叶雄能够混进这个秘密组织,实在很不容易。虽然到目前为止,尚不知道“死亡企业公司”的内幕,以及他们不断绑去那些人,究竟作什么用途。但裴菲菲刚才已经宣布,今晚的任务完成后,将把所有的人带到“死亡谷”去。

“死亡谷”显然是这秘密组织的大本营,被绑去的那几十个人,大概都在这地方。今晚叶雄只要去那里,就可以真相大白,查出他们干的是什么勾当了。

但令人纳罕的,是现在去的是什么地方,将采取什么行动呢?

车在疾行中……

大约经过半小时的路程,货车终于停下,来到了目的地!

裴菲菲这才吩咐两名蒙面大汉,打开一只皮箱,将箱内的枪械,分发给叶雄及新加入的七八个人,另一只皮箱里装的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。

于是,大批人马下了车,原来货车已停在一片树林中,地点相当隐蔽,绝对不易被人发现。

裴菲菲终于宣布说:

“各位在车上虽然没有问,不过我知道你们对这次的行动,都急于了解全部计划。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,从这个树林绕过去,不到半里路,就是马尼拉警察总监的公馆!”

叶雄和新加入的几个人,均不由地暗吃一惊,想不到他们采取行动的对象,居然是警察界的第一号人物!

裴菲菲接着说:

“现在罗勃斯总监可能回到公馆了,我已经派人在附近监视,并且有人混进公馆里去。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,在五分钟之内,就会有几部小车子来接应我们。公馆里戒备的人员并不多,连所有的佣人一起算上,不会超过十个人,相信凭我们这么多人,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。不过,除非是必要,我们最好是不开枪。因为我们这次的任务,是要把罗勃斯夫妇,和他的三个小孩带到‘死亡谷’去。如果没有遇上抵抗,就尽量避免开火,但要是像昨夜一样,公馆里早有戒备,大家就不必顾忌,放心去干,我绝不反对大开杀戒。只是无论发生任何情况,我们宁可不惜一切牺牲,也要完成任务,把罗勃斯的全家弄到手!”

她的话刚交代完毕,便见四辆黑色大型轿车,风驰电掣而至。

“上车!”她一声令下,大伙儿全上了车。

裴菲菲似已把叶雄当作心腹,带了他和马蕾娜共乘一车,另两个蒙面大汉,则挤在前座的司机身旁。

四辆轿车相继驶出树林,货车尾随在后面,保持着三十码的距离。一行车队,浩浩荡荡地由一条崎岖土路,绕过一片树林。

果然在半里之内,矗立着一座花园面积颇大,气派豪华的巨宅,便是马尼拉市警察总监,罗勃斯的公馆!

这时候,遥见公馆的附近,正有人手执电筒一明,一暗地闪亮着,似在打着信号。

裴菲菲他们是最前面的一辆,发现打来的信号,立即刹车,后面跟着也停了车。

“怎么搞的?”她勃然大怒起来:“这几个饭桶,竟不能配合时间,把大门打开!”

叶雄终于忍不住问:

“里面有人接应?”

裴菲菲此刻已没有保守秘密的必要,坦然说:

“在二十分钟前,我们的人切断了电源,然后等他们通知电力公司派人去检修,在路上拦截住修护人员,由我们的人冒充混进公馆去。事先约定,只要我们的车子一到,他们立即采取行动,制住看门的警卫,把大门打开,好让我们的车子直接冲进花园。可是刚才在外面把风的人发来信号,要我们停止前进,大门也没开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……”

叶雄故意关切地问:

“如果真是这样,我们怎么办?”

裴菲菲断然说:

“今晚的任务是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的,无论发生任何变故,或者遭遇再大的阻力,甚至不惜一切牺牲,我也决心要完成它!”

“可是……”叶雄企图使她放弃。

但裴菲菲已是箭在弦上,势在必发,不顾一切地吩咐司机:

“我们只好硬闯了,快车!”

司机不敢违命,立即加足马力,把车子开得飞也似的向前冲去。

后面的几辆车子哪敢怠慢,一辆紧跟着一辆,浩浩荡荡地冲向罗勃斯总监的公馆。

他们刚刚冲近大门口,两扇大铁门突然开了!

原来裴菲菲在整个的行动计划中,百密一疏,没弄清罗勃斯总监公馆的大门,是电力控制的。他们把电源切断了,叫混进去的两个家伙,如何能开动大门呢?

由于这缘故,他们不得不先击昏看门的警卫,用人力将两扇厚重的大铁门拉开。以至耽误了时间,没能跟裴菲菲的行动完全配合,几乎使她误以为公馆里发生了变故。

罗勃斯身为警察总监,赫然是马尼拉警界的第一号人物。公馆里虽有好几位警卫人员,但谁会想到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拍苍蝇呢?因此他们的戒备只是外紧内弛,并不太严。

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,裴菲菲就是选中这时候下手,突如其来地大举来犯,攻他们个措手不及。

大门一开,四轮轿车一起冲进了大花园里,所有的人立即跳下车,一部分迅速冲进客厅。一部分便散开来,搜索其他的警卫,和公馆里的仆人。

裴菲菲一马当先,冲进客厅后,把手一挥,示意一部分人把住几道门。自己则带着叶雄,马蕾娜和四五名蒙面大汉,持枪闯进与客厅相连的饭厅,只见到处都是以烛代灯。

罗勃斯总监一家五口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0 死亡企业公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