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11 孤注一掷

作者:白天

罗勃斯总监被送走了。

现在叶雄才明白,今晚把罗勃斯全家劫持到“死亡谷”来,目的是要使他为了妻子儿女的安全,不得不有所顾忌,以警察总监的身份,禁止警方贸然采取行动。

这样一来,“死亡企业公司”便高枕无忧,尽可放心大胆地在,“死亡谷”作那种丧心病狂的实验了!

瘦高个子显然是“死亡企业公司”的幕后主持人,他派人把罗勃斯“护送”走了之后,立即在大办公室里,“召见”叶雄和新加入的几个家伙。

裴菲菲先向他作了番简单扼要的报告,瘦高个子听完后,便首先冲着叶雄说:

“裴小姐既然认为合格,录用了你,相信她已经把一切规定向你说明,不需要我再重复了。不过‘死亡谷’的规定很严,回头让她告诉你就行了。我所要说的,是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擅离‘死亡谷’,否则格杀勿论!目前这段时间,我需要开始实验,决定暂停对外的一切活动,你们的任务只是担任戒备,关于详细的情形,裴小姐会说明的。好了,你可以先下去休息,我跟这几位还有话要谈。裴小姐,你带他去安排一下吧!”

“是!”裴菲菲应了一声,便带着叶雄走出去。

她把叶雄带到最后的一排房子,只见靠近森林处,布满了带刺的铁丝网,密密麻麻地,使人望而却步。

裴菲菲把手一指,郑重警告他说:

“没事你最好别到处乱跑,那铁丝网后面,遍布着地雷,不小心炸死了,那可是活该!”

“是!”叶雄也来了个唯唯应命。

他们从侧面有两名大汉守着的门走了进去,这排房子和第二排的“实验室”一样,也是一条长长的走道,两旁各有十来个玻璃房间。但不同的是,这排房子是住人的,每间房里均置有简单的家具,和两张双层床铺,也就是说,一间房里可住容纳四个人。

由这种特殊的房间看来,“死亡谷”确实是处处设防,连个人的起居都没有自由。换句话说,也就是让大家彼此监视,谁也不能在房里耍出花样!

叶雄故意问她:

“你也住在这里?”

裴菲菲笑了笑说:

“我又不需要展览睡相,干嘛住在这里!”

“哦……”叶雄忽问:“那么冒充海蒂的那位小姐呢?”

裴菲菲冷声说:

“到了这里,你还是安分些,别动她的念头吧!在马尼拉你可以为所慾为,可是‘死亡谷’就不能乱来,否则你就会变成‘实验品’!”

叶雄听得暗自一惊,颇觉失望地说:

“那我只好安分些了……”

裴菲菲置之一笑,没有搭腔,领他来到顺过去倒数的第二个房间,才说:

“这个房间是空着的,你可以随便选个床位,回头那几位新加入的家伙,有三个跟你住在一起,其余的分在隔壁,相信你不会寂寞的。”

叶雄苦笑说:

“我倒宁可寂寞些!”

裴菲菲遂说:

“现在你已经知道自己住的地方了,可以跟我到那里去,我还有话要交代你!”

她既然用命令的口气,他也就唯命是从地应了声:

“是!”

他们从另一头的门出去,外面也有两名大汉在把守,使叶雄感觉住在这排房子里,就如同被监禁似的!

绕回到第三排房子,外表看起来跟其他的毫无区别,走进去就迥然不同了,而且两头的门口,都没有守卫。

只见走道是在一边,而不是在当中的,一排虽然也有十来个房间。但不是一目了然,能看到房内一切的玻璃房间,而且房间上都钉有号码。

裴菲菲带他进了第五号房间,里面布置非常精致,华丽的席梦思床,衣橱,漂亮的整套沙发……墙的一角尚隔出个小小的盥洗间,里面有新式的卫生设备,洗脸盆,但空间大小,没有浴缸,只有淋浴的莲蓬头。

“死亡谷”显然自备有发电机,供应所有各处的用电。裴菲菲这个房间里,不仅布置美伦美奂,连壁灯也是彩色而艺术化的。

叶雄忽然发现,好像所见到的各处,无论那一个房间,里面的灯都是亮着的,哪怕是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在,这似乎太浪费!

“裴小姐的这个房间真不错!”他羡慕地说。

裴菲菲又是置之一笑,遂说:

“在‘死亡谷’里,也只能将就些啦!坐下吧,我有几件事要向你交代清楚。”

“是!”叶雄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裴菲菲在茶几上取了支香烟点着,猛吸了两口,才郑重其事地说:

“保证书上的六条规定,相信你还记得,不需要我再说。至于这里的规定,除了那六条之外,最重要的有几点,你必须记住。第一,绝不许擅自闯进‘实验室’,第二,不许到处乱跑,更不可以走离‘死亡谷’的范围,也就是铁丝网以外。第三,这是对所有新加入的人,特别严格规定的。就是绝对禁止向任何人打听这里的一切,最好是保持缄默,尽量避免发问。第四,绝对禁止发生打斗或冲突,否则无论谁是谁非,一律处死!其他的嘛……反正一句话,‘死亡谷’是我们的基地,无论任何人有危害‘死亡企业公司’意图的情形发生,只有死路一条。你能记住这一点,大概就不会出问题了!”

叶雄胸有成竹地说:

“裴小姐放心,一切我心里都有数,绝不会替你添麻烦的!”

“你知道就好了,”裴菲菲语意深长地说:“刚才你也亲自听见总经理说的,你是由于我认为合格而录用,所以你的一切由我负责,出了任何问题,都将唯我是问!”

叶雄趁机说:

“裴小姐,承你对我的照顾,我这个人绝不会没有良心的。以后无论什么事,只要你吩咐一句,赴汤蹈火,我也在所不辞!”

“真的吗?”裴菲菲似乎不太相信。

叶雄郑重说:

“信不信由你,裴小姐,我这个人向来是恩怨分明的。连别人都看出你对我另眼相待了,难道我自己还会感觉不出?”

“哦?”裴菲菲诧然问:“你说别人看出来了,是不是指的你喜欢的那个妞儿?”

叶雄点点头说:

“所以她劝我,要死心塌地为你卖命……”

裴菲菲急问:

“你真会这样?”

“当然!”叶雄毫不犹豫地说:“只要裴小姐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我是万死不辞的!”

裴菲菲忽然叹了口气说:

“其实……”话才出口,她却慾言又止起来。

叶雄抓住这机会,出其不意地单刀直入说:

“裴小姐,恕我很冒昧地问一句,令尊是否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裴菲菲已震怒交加地问:

“她对你说了什么?”

叶雄灵机一动,索性把一切推在死无对证的赖广才身上,一本正经地说:

“不瞒你说,她倒真是守口如瓶,除了要我报答你的另眼相待之外,什么也没有告诉我。但赖广才却向我透露了一些口风……”

“赖广才?”裴菲菲急问:“他向你透露了什么?”

叶雄从容不迫地回答:

“他说裴小姐有个父亲在‘死亡谷’,并且有着某种隐伏的危机,所以使你忧心忡忡……”

裴菲菲果然大吃一惊,沉不住气地问:

“他,他从哪里知道的?”

“这就不太清楚啦,”叶雄说:“他还告诉我,那几个寸步不离你左右的家伙,表面上是保护你,实际上却是奉命监视你的一切,真是这样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裴菲菲茫然无从回答了。

事实确是如此,但她既不能否认,也不便承认。

叶雄心知已找出了她的弱点,更大着胆子说:

“裴小姐,也许我说话太不顾忌,请别怪我放肆。据我的判断,你一定为令尊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苦衷,所以极需要一个能死心塌地,为你卖命的人暗助你,因此选中了我。对不对?”

“你!……”裴菲菲突然把烟蒂朝地上一丢,霍地拔出了手枪。

叶雄却非常镇定,仍然从容不迫地坐在沙发上,若无其事地哂然一笑说:

“裴小姐,你如果置我于死地,只要手指一扣就行了,在你们总经理面前,随便加我个罪名更不是难事。不过,我得提醒你,假如你真有困难,需要找一个像我这样肯为你卖命的人,那就不太容易啦!”

裴菲菲怔了匠,终于气馁地收起了手枪,诧然问:

“你说肯为我卖命,这话是真的?”

叶雄认真地说:

“在事实证明以前,你自然不会相信,但我说的句句肺腑之言!”

“哦?……”裴菲菲沉思起来。

叶雄眼看时机已成熟,突然站起来,上前执住她的两个胳臂,诚恳地说:

“裴小姐,如果你真需要我帮助,就请告诉我,你的困难是什么吧!”

裴菲菲犹豫了片刻,终于深深一叹说:

“唉!以后再说吧!反正在目前,我还不需要任何帮助,只要你真有这份心意,到时候我一定会找你帮助的……”

叶雄不便再问下去,只得放开她说:

“也好,裴小姐任何时候需要我,尽管吩咐好了!”

裴菲菲点点头说:

“我会记住的,现在你回你住的地方去吧,我得去向总经理复命,也许他还有事要交代……”

叶雄只好离开这个精致的房间,独自走出去,回到她替他安排的住的地方。

玻璃房里已有三个新加入的家伙,把两个下铺和一个上铺占据,只留下右边的一层上铺。

叶雄不愿为争床铺,而跟他们发生争执或冲突,只得委曲些,爬上那个上铺。反正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图舒服,能将就便将就了吧!

三个家伙都躺在铺上,对面下铺的一个汉子,忽然坐了起来,轻声问:

“喂!老兄,你也跟我们一样,是今天新加入的?”

叶雄爱理不理地说:

“我比你们早几个小时吧……”

那汉子“哦?”了一声说:

“我还以为你是老资格呢!”

叶雄冷冷一笑,懒得跟他搭腔,连鞋也不脱,就倒在铺上,闭起了眼睛。

那汉子讨了个没趣,只好向对面下铺的汉子抱怨说:

“小罗,这算他妈的怎么回事呀?我们是走投无路,才要金大妈替我们找了这条门路。打算找个大来头的靠山,好好地再干一番,可没打算来这里做‘犯人’哦!”

小罗似乎也心烦意乱,悻然说:

“你他妈的少说两句话,我们绝不会认为你是哑巴。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小心祸从口出,让大伙儿全跟着你倒霉!”

那汉子仍不服气地说:

“怕什么?要混饭吃,走到哪里混不到。像这样坐牢似的买卖,就是给再多的代价,干了也不起劲,倒不如游手好闲,还落个自由自在!”

小罗不屑地说:

“你只敢在背后发牢騒,那有个屁用!刚才当着人家面前,为什么那么巴结,左一声是,右一声是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?”

那汉子恼羞成怒说:

“你以为我怕事?嘿!老子什么的场面都见过,这里的一点小小派场算什么?……”

他的话犹未了,忽听装在墙角上方的小型播音器里,传出一道命令:

“叶大雄,立刻到前面办公室来报到!”

叶雄哪敢怠慢,立即起身跳下地,刚要出房,那被称为小罗的忽然一骨碌坐起来,诧然惊问:

“你叫叶大雄?”

叶雄“嗯”了一声说:

“怎么样?”

小罗似乎若有所悟地喃喃说:

“叶……大……雄?”

叶雄无暇理会他,冷哼一声,径自走出了玻璃房间。

守在门口的两个蒙面大汉,对他并未阻拦,大概已听到播音,知道他是奉召去办公室报到的。

叶雄通行无阻,大摇大摆地走向第一排房子,来到那个豪华的巨型大办公室。

虽然他心里七上八落,不知奉召是福是祸,但他只好力持镇定,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
“死亡谷”的所有人,都戴着骷髅面具,不露庐山真面目。使叶雄心里不免暗觉奇怪,他们彼此之间,如何能分出谁是谁呢?

从体型上判断,坐在办公桌后大皮椅里的,仍然是那瘦高个子。他大概就是“死亡企业公司”的总经理,整个庞大组织的主持人吧!

他的左右两旁,已没有那四员大将,而是换了两个蒙面女郎,却又不像裴菲菲和马蕾娜。

叶雄刚在办公桌前站定,瘦高个子便沉声说:

“叶大雄,据说你的身手和枪法都很不错,我这里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手,以后自然会重用你。不过我要弄清楚,你怎么会有这样好的身手和枪法?”

叶雄被他突如其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1 孤注一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