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12 执迷不悟

作者:白天

“死亡谷”里突然如临大敌起来,第一排房子的周围,布满了荷枪实弹的蒙面大汉。

叶雄和马蕾娜,被带到了严密戒备中的大办公室。

他们正在苦思对策,不料裴菲菲突然带着六个蒙面汉子,出其不意地闯进房去。使叶雄和马蕾娜在毫无机会反抗下,束手就缚。

出乎叶雄意料之外的,是想不到裴菲菲这女人居然反复无常,刚才还把叶雄当作心腹,说出些推心置腹的话,现在却变了卦,未免变得太快!

办公室里除了担任戒备的十几名大汉,新加入的几个家伙也在场,另外两个没戴面罩的,竟是那大块头和那汉子。

这两个家伙是昨夜勉强过关,而被录用的,但叶雄事后一直没再见过他们。此刻竟以真面目出现,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瘦高个子仍然高高在上,坐在办公桌后的大皮椅里,旁边还坐着刚才那两个黑衣蒙面女郎。

裴菲菲把叶雄和马蕾娜带到,复了命,便恭立在办公桌旁,那六个蒙面大汉,则分立在瘦高个子的两旁,一个个都把手按在腰间插的枪柄上。

瘦高个子开口了,他冷森森地说:

“叶大雄,有人向我告密,说你是警方派来卧底的,你承不承认?”

叶雄力持镇定说:

“真金不怕火炼,是什么人向你告密,我希望能当面对质!”

瘦高个子嘿然冷笑一声,忽向恭立在旁的裴菲菲问:

“你认为怎样?”

裴菲菲引咎自责地说:

“他的身份是赖广才去调查的,赖广才本身就不可靠,已经被我处决。不过关于叶大雄这个人,既是我决定录用的,一切应该由我负责。如果能证实他确实是警方的人,我愿意亲自处置他后,再请总经理按照规定,处罚我应得之罪!”

瘦高个子狞笑说:

“好!我们就这么办!”

新加入的几个家伙中,其中一人突然挺身上前说:

“总经理,请叫他把面罩摘掉,我们就可以当面指认!”

瘦高个子微微点了下头,厉声喝令:

“你们几个今天新来的,统统替我将面罩摘掉!”

那家伙毫不迟疑,首先就将面罩除下,露出庐山真面目来,居然是个五官蛮端正的小伙子。

接着,他们一伙的七八个人,一一摘下了面罩,都是些其貌不扬,獐头鼠目的家伙。轮到最后一个壮汉时,他却挺身一前,忽然提出了意见,指着叶雄说:

“总经理,我想请这位朋友先摘,是否可以?”

瘦高个子同意说:

“好!叶大雄,你先摘下来吧!”

叶大雄并不怕露出庐山真面目,昨晚他就没有化装,由黄曼萍带去见裴菲菲的。何况对方摘下面罩的这些家伙,他一个也不认识,自然他们也不可能指认他是谁来。

不过,最后的那壮汉,竟然向瘦高个子提出要求,要他先摘下面罩,其中必然有缘故,否则绝不会故弄玄虚,希望自己最后亮相的。

但为什么呢?叶大雄却茫然不知,唯一的可能,就是这壮汉曾经见过他,只要见了他的真面目,就能指认出他是赫赫大名的“神枪飞龙!”

因此,他不免犹豫起来……

壮汉却嘿然冷笑说:

“怎么啦?朋友,是不是你老兄见不得人?”

几十双眼睛,一齐注视着叶雄,气氛突然紧张起来。

在这种情势之下,叶雄己毫无选择的余地,只好硬着头皮,伸手把面罩摘下……

真面目刚一露出,那壮汉就手一指,断然指出:

“就是他!”

叶雄暗自一惊,索性处之泰然说:

“老兄也该亮相了吧!”

壮汉狂笑一声说:

“当然!”

随即把面罩摘掉,露出了庐山真面目。

只见这家伙满脸横肉,额前一个非常刺眼的大青瘤,活像生出一只角,这就是他的标志。

叶雄顿时暗吃一惊,认出对方赫然竟是潮州帮的私枭头子——甘瘤子!

甘瘤予故态复萌地狂笑说:

“叶老弟,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撞上啦!”

这真是冤家路狭,在不久之前,叶雄奉命只身混到那不知名的孤岛上(详见:罪恶的乐园),使藏匿在岛上的那帮私枭,和大军火贩子石万山发生火拼,结果两败惧伤,让警方接应的人马趁机登陆,一网成擒。

罪恶昭彰的石万山生擒了,但甘瘤子和他手下的少数几员大将,却在混战中,眼看着大势已去,突围溜掉,让他们漏了网。

没想到这私枭头子竟潜来马尼拉,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金大妈这条路子,投靠到“死亡企业公司”里来——

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甘瘤子被叶雄整得势力全部瓦解,仅以身免,如今落得寄人篱下,逮住了机会还能不报复?

他对叶雄恨之入骨,真恨不得咬下对方一块肉来,方解心头之恨!

但这里是别人的势力范围,一切得听那瘦高个子的,由不了他甘瘤子擅自作主。直恨得他牙痒痒地,咬牙切齿说:

“总经理,兄弟愿意拿生命保证,这小子就是警方的密探,外号叫‘神枪飞龙’的叶雄!”

瘦高个子“嗯”了一声,厉声喝问:

“叶大雄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叶雄冷静地回答:

“我没有别的话说,只有一点声明,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,要杀要宰,悉听尊便,不要把别人扯上!”

“你很有种!”瘦高个子狞声说:“但这里的一切由我决定,大可不必要你操心!”

说完,他转向局促不安的裴菲菲说:

“现在他已经承认了,这个人是你录用的,你看应该怎样发落?”

“这……”裴菲菲呐呐地说:“总经理决定好了!……”

瘦高个子阴沉沉地说:

“让他一死了之,未免太便宜了,我要用他作第一个死亡试验,第二个嘛,就轮到你了!”

“我?……”裴菲菲大吃一惊,吓得魂飞天外。

瘦高个子突然一声令下,两个蒙面大汉便上前动手,执住了裴菲菲。

另外几个大汉,正待向叶雄动手,不料他竟情急拼命起来,出其不意地回身一拳,击倒一名大汉,夺枪在手,奋不顾身地向办公桌后的瘦高个子扑去。

不料瘦高个子早有戒备,办公桌上有个电钮,他的脚始终踏在上面,这时只用脚尖一踩,桌面便突然掀起,挡在了他面前。

同时桌前的一排小孔,喷出了一片雾气状的液体,使向他扑去的叶雄,被出其不意地喷了满身满脸。

但他扑势又疾又猛,根本无法收住,一头撞在了掀起的桌面上,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!

变生时腋,不过是几秒钟的一眨眼,叶雄己昏倒在地上,而裴菲菲和马蕾娜,已被几个大汉制住。

瘦高个子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,下令说:

“把他们一起带到实验室来!”

于是,在前呼后拥下,瘦高个子带着两名黑衣蒙面女郎,离开了办公室。

他们来到了“实验室”,只见里面已有几个穿上白色外套,像医生似的人员在作准备工作。另有几名套上手术衣的女郎,大概是助理的“护士”在忙碌着。

这些人都没有戴面罩,其中一个负责指挥的,是位年纪在五十开外,两鬓已花白的“医生”,他见瘦高个子带了二三十人进来,立即迎出玻璃房,向他报告:

“总经理,一切马上就准备就绪了,刚才我已经看仪表的纪录,除了两三个人血压突然降低,一个脉搏加快之外,其余的都很正常……”

“很好!”瘦高个子点了点头说:“裴博士,这次你的合作使我很满意,能够如期完成一切的装配和准备,实在不简单。现在我就要开始作第一个实验了,将来这项伟大的成就公诸于世,博士也功不可没哦,哈哈……”

被称为裴博士的,勉强笑笑说:

“这完全是总经理个人的‘成就’,我那有资格分享这份‘荣誉’……总经理准备从那一个开始?”

瘦高个子不动声色地说:

“你立刻腾出三个房间来,我要先用三个没有经过*醉的正常人实验!”

裴博士诧异地“哦?”了一声,尚未及开口,忽听被两名大汉挟持着的裴菲菲大叫起来:

“爸爸!快来救我呀!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裴博士大吃一惊。

他正待冲过去,却被瘦高个子拦阻,冷声说:

“裴博士,令媛一向很不错,我对她也相当器重,把在马尼拉方面一切行动的大权,都交在她手里,由她指挥。可是从昨天起,很令我失望,昨晚的一切行动,使我损失了一二十人,如果不是看在博士的份上,和她过去两三个月的表现很好,昨夜我就把她处死了!这不说,今天她居然又让警方的人混到‘死亡谷’来,要不是及时发觉,后果真不堪设想!我要不赏罚严明,以儆效尤,怎么能使别人心服口服?”

裴博士惊问:

“总经理准备怎样处置她?”

瘦高个子冷面无情地说:

“博士放心,我会让她毫无痛苦,在不知不觉中死亡!”

“总经理……”裴博士顿时吓得面无人色。

瘦高个子却无动于衷地说:

“当然,你们骨肉情深,我不能让你在场,亲眼看我实验,会于心不忍的……来人呀!把裴博士送回去休息!”

裴博士犹图求情,但两名大汉已上来,不由分说地架了他就走。

“爸爸……”裴菲菲一面大叫,一面拼命地挣扎。

但执住他的两名大汉,臂力非常大,使她根本无法挣脱,眼睁睁地望着她父亲,被架出了实验室,一时情急,竟痛哭失声起来。

裴博士被送回第三排房子,第二号的房间里,两个大汉推他进去,反锁在里面,然后守在房门口。任凭他拼命捶门,大喊大叫,他们根本充耳不闻。

正在这时候,一个黑衣蒙面女郎,突然冲了进来举枪就射,“噗噗噗噗”一连几枪,使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,在猝不及防下,被她套着灭音器的枪击毙,倒在了房外的走道里。

女郎哪敢怠慢,赶紧过去开了房门,放出了裴博士。

“你是……”裴博士诧然惊问。

女郎急说:

“我叫马茵娜,裴博士,我妹妹和裴小姐,马上就要被当作实验品了。我得到这个消息,才不顾一切地跑来,现在我们必须设法救出他们,否则就来不及啦!”

“可是,”裴博士忧急而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们只有两个人……”

马茵娜说:

“今晚有个叫叶大雄的,可能是警方的人,混进了这里,已经被发觉。现在尚在昏迷状态,总经理大概要把他弄醒后,用作第一个实验品,如果能把他救下,或许对我们大有帮助……”

“你是说逃出‘死亡谷’?”裴博士惊问。

马茵娜点点头说:

“现在事已如此,除了拼命,或许能侥幸逃出之外,我们绝没有活命的希望了!”

裴博士心急如焚地说:

“这,这怎么可能办到呢?”

“我们只好碰碰运气了!”马因娜说:“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,没有任何人可以求助,一切只有靠我们自己。总经理马上就要开始实验,除了担任守卫和巡逻的人,大部分的人都在实验室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博士对那里的情形比较熟悉,只要设法切断电源,使所有电灯熄灭,仪器停止,实验就无法进行……”

裴博士说:

“这个我能办到,可是这只能耽搁他们一时,等电源……”

“我们顾不了这些了。”马茵娜说:“博士赶快换上衣服,戴起面罩,电源一断,势必会发生惊乱,你最好能趁机混进实验室,把那姓叶的救下,再救裴小姐和我妹妹……”

“那么你呢……?”裴博士急问。

马茵娜毅然说:

“我已打好主意,决定不顾一切危险,设法先救出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,再抢到直升飞机,载送他们离开这里,一面用无线电向警方求援……”

裴博士急切地问:

“你会驾驶直升飞机?”

“这……”马茵娜被问住了,她一时情急,只想到用直升飞机可以载送人质逃出这里,却没想到自己不会驾驶,那有什么用?

裴博士想了想说:

“我女儿倒是会驾驶,但我们必须把她先救出来。我看这么吧,以你一个人,要想救出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,恐怕不容易办到,不如我们分工合作,我先穿上衣服和戴起面罩,混进实验室去见机行事。你立刻到发电室去,设法破坏发电机,电源一断,我就采取行动,如果能救下他们,我们就向软禁罗勃斯夫人的那里会合!”

“好!就这么办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2 执迷不悟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