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3 大姊头

作者:白天

吧娘一看他们又要大打出手,吓得粉脸失色,立刻从中劝阻说:

“大块头,这位先生,有话大家好说,千万别动手……”

酒吧老板是个瘦高个子,这时也从里面赶了出来,上前打着圆场:

“各位都是老主顾,请看兄弟的面子……”

大块头的酒意尚未清醒,一把推开了他:

“去你妈的!”

酒吧老板被推了个踉跄,大块头带来的几个大汉,立即一拥而上,围住了叶雄,挥拳就向他发动群殴。

打群架是他们的拿手好戏,仗着人多势众,根本没把叶雄看在眼里,以为可以把他吃干抹净。

偏偏他们今晚遇上的是扎手货,叶雄从容不迫,直等几个大汉近了身,才突然出手,猛如虎入羊群地给他们一顿迎头痛击!

双方这一动手,酒吧里顿时鸡飞狗跳,惊乱成一片。酒吧老板胆小如鼠,生怕他们在这里闹出流血事件,忙不迭溜到柜台里去,准备扫电话召警来阻止。

不料被一名大汉一眼瞥见,抄起把椅子赶过去,举椅就砸下去。酒吧老板吓得赶紧把刚按上话筒的手缩回,只听“咔喳”一声,椅子四条腿齐断,电话机也遭砸毁!

那大汉发出声狂笑,猛可一回身,正在叶雄的背后。他不禁大喜,这个偷袭的机会哪能轻易放过,举起那只折断了四条腿的椅子,就当头狠狠击下。

叶雄仿佛脑后长着眼睛似的,那大汉举椅慾下之际,他早已有所警觉。正好左手格开来攻的一名大汉手臂,右拳捣中对方的腹部。

大汉吃痛一缩肚子,不由地弯下了腰。叶雄刚好闪身躲开,椅子已势猛力沉地击下。只听一声怪叫:

“哇!……”那挨了一拳的大汉,又被椅子砸得头破血流,昏倒在地上。

偷袭的大汉一看误伤了自己人,顿时惊怒交加,一时横了心,拖起尚未放手的椅子,便向躲开的叶雄横砸过去。

大块头见状也勃然大怒,一声大喝:

“替我往死里揍!”

几个大汉围扑上去,顿使叶雄成了四面受敌之势。

眼看那大汉的椅子已横砸过去,四面又被围攻,叶雄也发了狠劲。飞起一脚,蹬开砸来的椅子,突然大发神威,以一双铁拳左右开弓,展开了猛攻。

只见他挥拳如风,虽然是以一敌四,犹似生龙活虎一般,不消片刻,已把几个对手打得落花流水!

酒吧后门出去不远,就是血案发生的现场。这里大打出手,闹得天翻地覆,还能不惊动那批封锁现场的警察?

果然就在双方战得不可开交之际,一名在门口张望的吧娘,冲进来紧张地大叫一嗓子:

“条子来啦!”

大块头眼看自己带来的几个人,已不是叶雄的对手,趁机见风转舵,急向几名大汉喝止:

“住手!”

然后向叶雄咬牙切齿地恨声说:

“小子,今晚咱们到此为止,这笔帐暂时挂着,以后哪里见着哪里算,你替我当心些!”

说完,便带着几个鼻青脸肿的大汉,架起被椅子击昏的家伙,狼狈不堪地从后门溜之大吉。

叶雄不能从前面出去,以免撞上警察,刚要由后门跟出去,却被一名吧女劝阻:

“大块头他们恐怕会在外面守着,你现在不能出去,先到楼上避一避吧!”

她也不管叶雄同不同意,拖了他就向后面走,匆匆上了楼。

这女郎长的虽不怎么出色,但至少身材不像小牡丹那样浑身肥肉,超过了“丰满”,而近乎是臃肿和痴肥。

她把叶雄带到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,又到楼梯口去向下面张了张,才回到房里来把门关上,轻声说:

“条子又来了,这都是你们惹出来的麻烦,害我哥哥又得跟他们费半天口舌啦!”

叶雄诧异地问:

“令兄是谁?”

女郎“噗嗤”一笑说:

“这还要问吗?酒吧里总共只有一个男人,就是这里的老板,我哥哥当然是他呀!”

叶雄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她敢擅自作主,把他拖上楼来。如果是普通吧娘,这样做岂不要挨老板的臭骂?于是他笑笑说:

“原来你是半个女老板,失敬失敬!”

女郎报以嫣然一笑,忽问:

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?”叶雄故意反问她:“你看我像干什么的呢?”

女郎打量了他一阵,又想了想,说:

“看你的样子嘛,可能是在码头上做买卖的,不过看你刚才打架的那股子狠劲,倒真像是职业打手!”

叶雄不置可否地笑笑,说:

“你倒很有眼力,但我可能两样都是,也可能两样都不是。你为什么对我的行业,特别发生兴趣?”

女郎犹豫了一下,始说:

“不管你是干哪一行的,我只是觉得,凭你的身手,就应该可以赚大钱。如果你有意思的话,也许我可以告诉你一条路子!”

叶雄诧然问:

“什么路子?是介绍我去当职业打手?”

女郎一本正经地说:

“这个你先不用管,只问你想不想赚大钱?我是看你刚才的身手不错,才故意把你带上来,告诉你有这么个机会。干不干由你自己决定,我绝不勉强!”

叶雄笑了笑说:

“有赚大钱的机会,我还会不干?但我至少应该知道,要我干的是什么,不能说为了钱,叫我去杀人放火也干吧?”

“杀人放火倒不致干,”女郎说:“你那个叫阿牛的朋友,不就是我介绍这条路子,从一个穷光蛋,一下子抖起来了?”

叶雄听得又惊又喜,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看来阿牛进入那个秘密的组织,还是这女郎拉的线呢!

他不禁大喜过望,但表面上却不敢稍露声色,故意忿声说:

“妈的!阿牛那家伙真不够朋友,过去大家在一起混的时候,倒还讲义气,从来不分彼此。最近他忽然抖起来了,就跟我避不见面,到处都找不到他!说真的,凭他那小子,能干得了什么,居然也能赚大钱?”

女郎笑笑说:

“他什么也不凭,就凭一双拳头和一股狠劲。不过比起你来,实在还差得远了。所以,凭他都能赚大钱,只要你想赚,那就更不成问题啦!”

叶雄装出霍然心动的神情,振奋地问:

“你真有这个路子?”

女郎认真说:

“谁还骗你不成!我是看你比阿牛强,才告诉你有这么个机会,否则你来求我,我也不会多管这个闲事呢!”

叶雄当机立断说:

“好吧,只要有钱可赚,管他什么事我都干了!”

女郎郑重其事地说:

“不过我们得把话说在前头,我只是有这么一条路子,只要你自己愿意,我可以带你去见一个人。至于用不用你,我可没有绝对的把握,要由那个人决定。到时候万一不合他们条件,你可不能怪我!”

“怎样能合他们录用的条件呢?”叶雄问。

女郎正色说:

“第一,当然是要看你的身手如何,这点我相信不成问题的。第二,就是要把你的身份和一切,调查得清清楚楚,这一关比较难通过。发现有任何一点问题的人,那么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他们也不会用的。如果这两关都能顺利通过,你就一定有希望被录用了,以后只要遵守他们的一切规定,不出纰漏,保证你钞票赚的比阿牛还多!”

叶雄欣然笑着说:

“你说的这两个条件,我自信绝不会有问题,一定可以顺利通过,事成之后,我绝对会好好谢你的!”

“谢倒用不着,”女郎说:“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,替他们物色适当的人罢了。希望事成之后,你能好好地干,不替我惹麻烦,让他们觉得,我介绍去的人都不含糊,那我就有光彩了!”

叶雄迫不及待地问:

“那么我们几时去见那个人呢?”

女郎白了他一眼,说:

“你倒真个急惊风,说风就是风,说雨就是雨。现在这么晚了,我到哪里去找人?并且,去见他们之前,我得先联络安排一下,同时你还没通过我这一关呀!”

“怎么?”叶雄怔怔地问:“还得通过你这一关?”

女郎吃吃地笑了起来,她说:

“我是初试呀!初试不及格,你怎么能参加复试?”

叶雄只好耸耸肩,说:

“那就请你试吧!”

女郎娇斥说:

“呸!我才不像你那么性急呢!反正今晚你得住在这里,我们慢慢地试!”

“今晚要我住在这里?”叶雄不禁暗急起来。

女郎悻然问:

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叶雄好容易找到这条线索,哪能轻易放弃,只好勉为其难地苦笑说:

“愿意!愿意……”

女郎这才转嗔为喜,风情万种地笑着说:

“你放心,我不会把你吃了的。现在我到楼下去一趟,一会儿就来了,你可以先在我床上躺躺。”

说完,她又抛了个媚眼,才开门出房而去。

叶雄跟到房口,听她高跟鞋“笃笃笃”地下了楼,他立即开始在房里搜索起来。

他已认定这女郎,是属于那秘密组织的外围份子,负责替他们物色玩命的角色,充当绑架的人手。

今晚歹徒们损失惨重,必然急需招兵买马,那么他只要利用这女郎为媒介,倒不失是个打入那庞大组织的好机会。

显然的,到目前为止,这女郎尚不知道阿牛那班歹徒,已被警方击毙。现在她下楼去,大概就是向对方取得联系,那么她马上便会得到消息,而极力争取叶雄这样身手不凡的人物了。

因此他忽然想到,如果能多带一些警方的人员混进那秘密组织,岂不是比他孤掌难鸣强些?

他一面在动脑筋,一面展开搜索,希望能在这女郎的房间里,发现有关那庞大组织的秘密。

可是搜遍了各处,却毫无发现。正在感到非常失望之际,忽听那“笃笃笃”的高跟鞋声,又从楼下走上楼来。

叶雄赶紧躺上床去,闭上了眼睛。

只听那女郎推门进来,走到床前说:

“喂!别装睡啦,快起来!”

叶雄睁开眼睛,笑问:

“你不是要我今晚睡在这里吗?干嘛又撵我起来……”

女郎春风满面地说:

“我已经跟那个人联络过了,他要我立刻带你去!”

“真的?”叶雄喜出望外,一骨碌翻身下床,兴奋地执住了她的两条胳臂。

女郎郑重说:

“我带你去,就要对你的一切负责,你可不能给我找麻烦哦!”

“当然!”叶雄一口答应。

女郎忽然笑笑说:

“话可是你自己说的,现在让我告诉你吧,我哥哥也决定带几个人去,你们见了面可不能动手呀!”

叶雄诧然问:

“令兄带的人跟我有什么相干?”

女郎这才说:

“我哥哥带去的,就是大块头他们那些人!”

“哦?……”叶雄心里有数,那个秘密组织由于今晚人手损失惨重,已在大量招兵买马了。

女郎加重语气说:

“你刚才已经答应过我,不替我找麻烦的,现在还不知道,是你被录用,或者是大块头他们被录用。也许全能顺利过关,也许一个也通不过,所以只希望在事情决定之前,你能忍耐一点,可以办到吗?”

叶雄毫不犹豫地保证:

“你放心,我绝对不惹事!”

于是,女郎满意地笑笑,偕同他一起出房,走下楼去。

酒吧老板也顾虑到,怕叶雄和大块头碰在一起,又大打出手。所以亲自带着那几个人先走一步,以免再发生冲突。

叶雄自己有车在街边,但他这身打扮,并不适合有车阶级的身份,所以连提都不提。

其实这个根本不用他操心,女郎早已有了安排,下楼来到酒吧才说:

“我们先喝一杯,等一下就有车来接我们去。”

叶雄不便反对,跟她来到酒台前,由她绕到里面去,亲自动手弄了两杯酒来,递了一杯给他,说:

“来,我们干了这一杯!”

叶雄却笑笑说:

“我们换一杯如何?”

“你真小心眼!怕我在酒里下了毒葯,把你毒死?”女郎一面说,一面把自己的一杯,换给了他。

叶雄尴尬地笑笑,举杯说:

“干!”

女郎举起酒杯,嫣然一笑说:

“祝一切顺利,干!”

他们碰了下杯,举杯一饮而尽。

女郎立即回身取来酒瓶,又在他杯里斟满了,然后再把自己的杯里倒满,故意笑问:

“这回还要不要换一杯?”

叶雄摇摇头,报以窘然的苦笑。

这次他是看着她当面倒酒的,看得清清楚楚,根本不疑心她会捣鬼,实际上她却真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3 大姊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