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4 脂粉阵

作者:白天

叶雄刚才冷眼旁观,已看出这里的一些蒙面汉子,身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只不过占着心理上的优势,不必像“应征者”,败了阵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用不着担心,尽可在轻松的心情下交手。

据他的心里估计,一个对一个的交手,别说六个,就是再多几个,他也有把握对付得了。但在此时此地,他实在不便太露锋芒,当然也不能像大块头那样勉强过关。

所以他拿定了主意,决定不要太过,也不能不及。最好是介于这两者之间,求其适中,以便顺利过关,打入这个庞大的秘密组织。

因此,他一出手就大发神威,尽量施展身手,挥拳如风,以雷霆万钧的凌厉攻势,逼使对方只有连连招架,毫无机会还手。

那女人站在一旁,冷眼注视着叶雄的出手。只见他出拳势猛力沉,神情又是那样从容不迫,跟大块头那种凭一身蛮劲,乱打一通的打法完全不同。

其实叶雄还藏了一手,没有抖出真正的看家本领,最多只施出三四成实力,对付那汉子已是绰绰有余了。

不到两分钟,那汉子已招架不住,被叶雄一记左勾拳兜上下巴,肚子上再补一拳,便不支倒了下去。

那女人暗自微微把头一点,似乎对他很满意,遂问:

“你有意继续比试,争取较高的待遇吗?”

叶雄毫不犹豫地说:

“当然!不过这样单打独斗,似乎太不过瘾……”

“哦?”那女人诧异地问:“你想一个打两个?”

叶雄哂然一笑说:

“如果真遇上情况的话,绝不能一个对一个的,所以我想自不量力,试试能不能一对三!”

那女人颇觉意外地怔了一怔,但她立即表示同意,吩咐三名蒙面汉一起出场。

叶雄这可逮着大显身手的机会了,先在场中站定,等对方三名汉子,以“品”字形站好地位,打声招呼:

“我要放肆啦!”

说罢便毫不客气,来了个先发制人!

他一动手,三个汉子立即发动,把他围在当中,展开猛烈围攻。

叶雄丝毫不敢大意,小心翼翼地沉着应战。以一对三,自然比单打独斗吃力,好在这是正面对敌,不必担心对方暗箭伤人。所以他毫无后顾之虑,只须把全部精神,集中在三个蒙面汉子身上。

他采取的是速战速决的打法,出拳既狠又快,手下毫不留情,一名汉子首当其冲,被他一拳揍得踉踉跄跄,跌了开去。

其余两名汉子不甘示弱,双双一起扑上,一个攻左,一个攻右,顿使叶雄左右逢源,被迫采取了守势。

他们胜负虽与生死无关,但在那女人面前,以三对一的优势,如果败在叶雄手里,那实在是太丢脸,因此他们也同样的求胜心切。

于是,他们一个个都奋不顾身,形同疯狂地展开了猛攻,节节向叶雄逼近。

刹时只见满场人影翻飞,拳来脚去,看得令人眼花缭乱。尤其那三个汉子穿的是一身黑衣,脸上又戴着那恐怖骇人的骷髅面罩,就像三具骷髅跳跳蹦蹦,使战况更显得非常紧张,激烈!

叶雄突然精神一振,又开始反守为攻,连连出拳攻击,如同生龙活虎一般,使那三个汉子根本无法近身。

他的神威一发,确实勇猛无比,以那锐不可挡的凌厉攻势,不消片刻,已把三个汉子击倒了两个。另一名则被他一个斤斗掀翻,摔出了场外,跌了个元宝翻身,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!

两个汉子心有未甘,爬起来正待向叶雄扑去,都被那女人及时喝止,然后笑问:“有意思来个一对六吗?”

叶雄气喘吁吁地说:

“我看到此为止了吧……”

那女人却断然说:

“不!我们这里绝不埋没人才,必须把你的看家本领全都抖出来,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对付得了几个人,才好决定给你的酬劳高低!”

叶雄此刻如同上了贼船,一切只有任凭那女人摆布,自己根本做不了主。于是,他只好勉为其难地,接受一对六的挑战。

这时候他已打定主意,绝不能太露锋芒,再胜这一场。必须故意败下阵来,但要不露破绽,让人看出他是存心输的。

场中立即走马换将,又换了跟着那女人的六个汉子上阵,摆开架式,将叶雄团团围在当中。

这次的六个蒙面汉子,比刚才跟大块头交手的那批人,无论体型和身手,都高出了一筹。

他们并不急于抢取攻势,而是严阵以待,用的是最稳扎稳打战术。

叶雄仍然是先发制人,争取主动的攻势,虽然他是存心要输这一场,但要不露破绽。所以一开始必须全力施为,尽量大显身手,让那女人以为他是贪心的家伙,拼命想争得较高的待遇。

好在他已狠斗了两场,体力消耗不少,等于还没喘过气来,就接着又交手了。而且是以一对六,纵然败下阵来也不丢脸。

战况渐渐激烈起来,六个蒙面汉子都各有一手,出拳既狠又猛,完全是职业打手的作风,专向叶雄的全身要害下手!

叶雄也不含糊,在不到五分钟的混战中,已使两三个汉子几次跌出场外,可是时间一长,他的攻势便缓慢下来,显然是体力渐感不支了……

一名汉子突然从他身后扑去,猛可的把他紧紧抱住,另两名汉子趁机冲上来,抡起拳头就照他脸上击去。

叶雄的两臂被紧紧抱住,无法出手招架,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,顿时鼻血牙血齐出,涔涔而下。

两名汉子意犹未足,狠狠几拳捣向叶雄的腹部,腰部,使他在毫无还手之下,挨了一顿狠揍。

接着右脸颊上又是一拳,后颈再加上一掌,他便昏了过去……

不知经过多少时候,他才悠悠苏醒过来。

这好像是间浴室,满屋弥漫着如同烟雾的水蒸气。而他则是伏在一张皮面的软床上,比普通的床高出很多,仿佛是按摩院用的那种。

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全身竟是赤躶躶地,一丝不挂!

同时他感觉出来,身上正有两双柔夷的软手,在为他遍体按摩。

叶雄大为诧异,只记得自己力敌六名蒙面汉子时,终被一顿狠揍,当时昏了过去。这时又是置身在何处,居然有人在替他按摩呢?

他侧过脸去一看,床边的两边各站了个形同半躶,全身只穿着白色三角裤和胸罩,比三点式“比基尼”泳装犹窄小的年轻女郎。正在全神贯注地,用那纤纤玉手,为他遍体轻抚着。

那一顿狠揍确实不轻,虽然经过她们的按摩,被揍的几处仍觉隐隐作痛。

叶雄立即想到,他大概已经获得通过第一关,所以在被击昏之后,才能得到这种待遇。

但是,第二关却不知能否通过,好在他有好几种身份为掩护,事先都有安排,绝不会露马脚,所要慎重考虑的,是决定用哪一种身份比较合适。

现在他索性处之泰然,一切静待事态的发展,再见机行事。尤其是必须保持冷静和镇定,否则那女人只要对他的身份稍有怀疑,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。

两个女郎虽已发觉他清醒过来,仍然不停手,继续默默地为他按摩。

继续按摩了十分钟以后,她们才住手,取来一条大浴巾覆在他身上,右边的女郎才嫣然一笑说:

“好了,你可以起来啦!”

叶雄翻身坐起,将浴巾围在腰际,笑问:

“这是谁招待的?”

那女郎回答说:

“这个你不必管了,快穿上衣服吧,还有人等在外边呢!”

叶雄只好下了床,由一名女郎取来他的衣服,两个人一起动手,帮着替他把衣服和鞋袜穿上。

“谢谢你们!”他说了一声,便走出浴室去。

外面果然有两名蒙面汉子在等着,见他走出来,立即上前说:

“跟我们来!”

叶雄连问都不问,就由他们带着,从外面的一道门走出去。

外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,两旁有好几个房间,门上分别钉着英文字母的铜字,以资识别。

叶雄暗中留意,其中有几间的门缝下,露出灯光,显然里面有人在连夜工作。

他们一直来到甬道尽头,门上钉着“r”字母的房间门口。其中一名汉子,伸手在门旁按了下电钮,便见门框上方装的一只小红灯亮了,接着房门自动启开。

叶雄看在眼里,心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电动化的,门框上那只小红灯,显然是“电眼”,使房里的人能从电视幕上,看见门外是什么人。再按电钮开门,否则的话,不相干的人无法骗开门,混进房里去的。

走进去一看,这间房里只有一个人,也是穿的黑色紧身衣,脸上戴着骷髅面罩的女郎,从她娇小玲珑的身材看出,她不是刚才的那女人。

房间并不太大,但除了一张办公桌,几把奇形怪状的铁椅,和一只巨型保险箱之外,大部分都是仪器。仿佛进了飞机的驾驶舱,满目尽是电钮,仪表,各式各样的开关。

两名汉子不待吩咐,就把叶雄按在一只铁椅上坐下。由那女郎走过来,亲自动手,将他的两手搁在椅把上,用带有电线的皮带缚住。并且把一具“健脑器”似的玩意,套在了头额上。

叶雄不禁诧然问:

“这是在坐电椅?还是对我用电刑?”

女郎忍不住噗嗤一笑,但没有回答,径自返身扭开了几个电钮,又拿了个“麦克风”来,递在他面前说:

“现在把你的姓名、年龄和职业,一样样说出来!”

叶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用“测谎器”,来调查他的来历,借着这种科学仪器,就不怕他不说实话。

他不由暗自一惊,立即使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,力持镇定地说:

“我叫叶大雄,二十六岁,没有固定职业……”

女郎突然关掉开关,冷声说:

“哼!你敢不说实话?”

叶雄诧然惊问:

“我怎么没说实话,你问的不就是这些吗?”

女郎指着仪表说:

“你不用瞒我,如果不是作贼心虚,为什么你的心脏会突然加快,每分钟跳动八十七次?”

叶雄强自一笑,说:

“说实在的,我一坐上这玩意,就已经紧张起来,不相信你自己坐上来试试看……”

女郎大概年纪很轻,尚不脱稚气,几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但当着两名汉子的面,她不能太失态,赶紧一咬舌尖,才算忍住。

随即她又开了开关,冷声说:

“现在把你的住址说出来!”

叶雄用的既是“无业游民”身份,自然只能说出那个贫民区的地址。等他说完,那女郎便关掉开关,将他放开,遂说:

“这里没事了,你们带他出去吧!”

两名汉子没有作声,只点点头,便带着叶雄出房,从甬道一直走到楼梯口,下了楼,来到的就是那个豪华巨型办公室。

“主考官”早已端坐在大办公桌后的皮椅上,她正用一支长烟嘴在猛吸着香烟。由于脸上戴着面罩,看不出她的表情,但那付优哉游哉的轻松劲儿,表示她今晚的成绩不错,有了很大的收获。

两名汉子把叶雄带到办公桌前,她便把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推向前,说“这是一张保证书,你先仔细看一遍,然后签上自己的姓名交给我!”

叶雄振奋地问:

“我已经被录用了?”

那女人以平淡的口吻说:

“现在还不一定,按照我们这里的规定,通过第一关,就得先办妥手续,等我们把你的身份和一切调查清楚,你才能算正式被录用!”

叶雄心里暗想,难道第二关通不过,你们仍然要把我置于死

他拿起桌上的保证书一看,上面是用铅字排印的,内容是:

本人自愿加入组织,凡一切命令及规定,均愿无条件遵守,若有违背,甘受最严厉处分,绝无怨言。并绝对遵守下列各项规定:

一、凡本组织之一切秘密,绝不向外泄露。

二、凡本组织之任何命令,绝对遵从奉行。

三、若遇特殊情况或被捕,由个人承担一切,绝不使本组织或其他人受牵连。倘发现任何人有出卖本组织及泄密可能时,必要时无须先报告,即可格杀勿论。惟事后须有事实根据,向组织作详尽报告,否则当以擅自行动论处。

四、倘发现有人企图出卖本组织或泄密,而知情不报者,视同共谋,处以极刑。

五、未奉本组织命令,不得在外从事任何活动,凡擅自行动者,处死。

六。自加入本组织后,誓死效忠,绝不中途退出,倘有脱离或逃亡企图者,一经发觉,即格杀勿论。

以上六项规定,本人愿以生命为保证,绝对遵守,否则任凭处置。

叶雄看完这张保证书,只觉满纸一片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4 脂粉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