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5 销魂露

作者:白天

一场狂风暴雨过后,一切都恢复平静了。

整个房间里,浸婬在一片黑暗中,没有丝毫的动静,只有沉浊和急喘的呼吸声……

夜,已深沉!

第二天一早,当叶雄醒来时,发现黄曼萍已不在床上,显然是趁他尚在熟睡,就已悄然离去了。

枕边置着那四千美金,下面压了张纸条,拿起来一看,上面用口红写了几个字:“好好享受吧!”

叶雄只有苦笑,他身负重任,哪有心情享受?真要不知死活的话,只要有钱,玩女人的地方多的是,燕瘦环肥,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,哪会看上黄曼萍?

尤其昨夜一场“假戏”,虽然是“真做”,但彼此心里却是各怀鬼胎,根本心不在焉,毫无情趣,更谈不上享受了!

从昨晚到车上,接获萧探长的无线电话通知,得悉小牡丹遇害,匆匆驾车赶赴现场后,叶雄便与警方失去联系,无形中已等于“失踪”。

他必须立即与警方取得联系,把昨夜的经过详细报告,尽快商讨对策和部署一切。

于是他拿起了电话,正要拨动号码盘的时候,忽然问想到了什么,马上搁下话筒。设法将电话机底盘启开,果然不出所料,里面赫然装有一具袖珍型窃听器!

这种电话窃听器的有效范围,不能超出一百公尺以外,换句话说,就在这房间的一百公尺之内,必然有人在利用它窃听。

幸好他忽然想到了这一点,灵机一动,卸开了电话机的底盘,发现这玩意。否则他跟警方一联系,马上暴露了身份,好险!

既然电话机里都暗藏了窃听器,那么他的一举一动,必然均在严密监视之下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在这种情形下,他不得不放弃与警方联系的念头,一切都得提高警觉,特别谨慎小心,绝不能露出马脚。

可是,无论如何,必须使萧探长知道他目前的处境,否则他这位得力助手的“失踪”,警方势必采取行动,很可能展开搜索。那岂不是不打自招,让对方疑念丛生,对他的身份发生怀疑?

叶雄最担心的,是他的车子停在小牡丹住的地方附近,如果被警方发现车在人不见,就会在那一带搜索,甚至于明查暗访,找寻他的下落。

附近最大的目标,便是“黑猫酒吧”。警方要打听叶雄的行踪,必然得形容出他的特征,这一来就糟啦!因此事不宜迟,他赶紧起床,匆匆穿上衣服,连脸都来不及洗一把,就出房来到楼下。

一问帐房,房间钱已付清,不需他破钞,于是立即离开了“金冠大酒店”。

叶雄雇了街车,匆匆回到民伦洛区,设在华人聚居的贫民区的一间木屋。这里附近的邻居,虽然从不跟他打交道,但很多人都认识他叶大雄,是个经常不回来住的“无业游民”。因此他不怕那秘密组织,派人前来暗查他的身份。

回到木屋里,各处看了一遍,发现果然已被人潜入搜查过,连木板墙上的一个秘密洞口里,故意藏的两包毒品,也没有逃过对方的搜查,足见派来的是“行家”。

这倒好,由那两包毒品,便可证明他是不干好事的。这样的人,正合那秘密组织的需要!

叶雄立即从窗口向外一张,没有发现附近有形迹可疑的人物,这才闩好门。取出半包香烟,将香烟全部倒在桌上,抽出里面包装的锡纸,在附着的那面薄纸上,找来支笔以细小的字把自己目前的处境,和昨夜的一切经过,简单扼要地写在上面。并且特别强调,他准备单枪匹马混进那秘密组织,了解了内部情况,再与警方联系,谋求一网打尽的对策。所以希望他的行动完全独立,勿须派人协助或跟踪,以免被对方发觉,反而弄巧成拙,使前功尽弃。

写完之后,他又仔细看了一遍,然后把烟盒恢复原状,里面只留一支香烟,带在了身上。准备找到适当的机会,设法经过警方人员的手,使它能传递给萧探长。

于是,他走出了木屋,将门锁上,匆匆离开民伦洛区,雇车前往码头。

一路上,他果然发现有部摩托车,在后面紧紧尾随,显然是奉命跟踪,监视他一举一动的。

叶雄不能去任何地方,唯一不致被怀疑的去处,只有“黑猫酒吧”!

但一般酒吧,均是下午以后才开始营业,这时候大概都还高卧未起呢。

来到“黑猫酒吧”,只见冷冷清清,里面一片凌乱,尚未经过收拾,也没见一个人影。

叶雄的眼光忽然注视到酒台上,发现那具电话已被砸毁,使他不禁暗觉诧异,既然这具电话不能使用,昨晚黄曼萍是怎样跟对方联络呢?

念犹未了,忽见一个睡眼惺松,头未梳脸没洗,衣衫不整的吧娘从里面走出来。乍见叶雄站在那里,不由微叫一惊,诧然问:

“咦?你是什么人?”

叶雄从容不迫地笑笑说:

“我来看曼萍小姐!”

吧娘打量了他一眼,说:

“她昨夜没回来……”

“我知道,”叶雄说:“昨夜我们在一起,她是今天一早才回来的,麻烦你上楼去告诉她,就说有个姓叶的来看她,好吗?”

吧娘打了个呵欠,耸耸肩说:

“好吧,你等着,我上楼去看看。”

叶雄说了声:

“麻烦你……”便见她转身走向里面去。

他不便贸然跟上楼去,只好坐下来等,掏出了香烟来,当他刚要点烟时,忽然想到了什么,忙把唯一的一支香烟放回烟盒,小心翼翼地藏进口袋里。

倏而,那吧娘已下楼来,摇摇头说:

“她还没回来!”

“没回来?”叶雄以为她撒谎。

吧娘又把肩一耸,说:

“你不信就自己上楼去看吧!”

叶雄做事向来极有分寸,即使真认为黄曼萍已经回来,躲在楼上房间里避不见他,他也不能当真跑上楼去,于是若无其事地笑笑,说:

“那倒不必,如果她回来,麻烦你转告她一声,就说我来过了,我叫叶大雄。”

说完,他便怅然若失地走出了酒吧。

眼光一扫,骑摩托车的家伙,果然就在距离不远的街边,骑跨在车上向酒吧这边张望。

叶雄只当没有看见这么个人,心里暗笑,你少跟着我吧!

刚要走开,忽见迎面走来两个汉子,一眼便认出,他们是警方的“便衣”。

他们似乎是奉命在找叶雄,一看见他,不禁喜出望外,老远就大声招呼:

“喂!……”

叶雄暗叫一声:

“糟了!”情急之下,掉头拔脚就跑。

两个汉子莫名其妙,立即向他紧追不舍。

叶雄灵机一动,奔向了街角的转弯处,等两个汉子刚追近,出其不意地冲出来,不分青红皂白,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挥拳向他们迎头痛击。

他的来势非常凶猛,一拳就击倒了一个,同时全身扑去,扑压在那汉子身上。

另一汉子惊怒交加,立即从后面来拖叶雄,一面破口骂:

“妈的!你这小子是不是疯了?”

叶雄充耳不闻,挥拳向压在下面的汉子身上连揍,趁机轻声急说:

“有人在监视我,快伸手把我口袋里的烟盒取出,回去交给萧探长!”

说完,他为了要掩护这汉子的动作,一面挥拳狠揍,一面也破口大骂:

“去你妈的,老子跟你拼了!”

那汉子得到他的警告,立即佯作将他拦腰一抱,趁机伸手到口袋里,摸出了那只烟盒。

叶雄等他一到手,马上回身一拳,击开了后面的汉子,跳起来拔脚狂奔。

忽见一辆摩托车飞驶而至,来到了身边,骑车的汉子急问他招呼:

“朋友,上车吧!”

叶雄毫不犹疑,跨上后座,那家伙便载着他,风驰电掣而去。

后面的两个“便衣”也会做戏,故意追了一程,才因为追之不及,放弃了狂迫。

那家伙载着叶雄,飞车远离了码头,才渐渐减低速度,终于停在一条僻静的街边,一座大仓库的后面。

叶雄从后座跳下,惊魂甫定地说:

“谢谢,刚才要不是老兄帮忙,见弟真不容易脱身,非让他们抓住不可了……”

那家伙仍然骑跨在车上,冷声问:

“他们是干什么的?”

叶雄不屑地说:

“大概是条子吧!他们已经盯住我好几天,今天真他妈的倒霉,会给他们撞上了……”

那家伙皮笑肉不笑地问:

“你老兄一定没干好事吧?”

叶雄强自一笑说:

“这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做点‘小买卖’混口饭吃罢啦……”

“老兄倒很爽直,哈哈……”那家伙说:“兄弟也不干正经的,跟你老兄可说是臭味相投,我们交个朋友如何?”

他的提议正中叶雄下怀,忙求之不得地说:

“那太好了,兄弟这两天手头上比较方便,今天由我作东道,我们找个地方去痛快痛快,算是对老兄刚才相助的一点谢意!”

那家伙并不反对,当即拍拍后座,说:

“上车吧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!”

叶雄毫不迟疑,又跨上了后座,笑问:

“去哪里?”

那家伙只说了声:

“你老兄不是要找地方痛快吗?哈哈……”

大笑声中,他加足了马力,风驰电掣而去。

叶雄心里有数,这家伙必然是那秘密组织的一份子,奉命对他的行动监视,正好利用这机会跟他接近,岂不比跟踪更为方便。

可是他没想到,叶雄早已发现他在跟踪,何尝不是利用这机会跟他打起交道来?

他们飞车来到巴石河南岸,折向一条小街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

这是一幢建筑年代已久的两层楼房,门户深闭,仿佛是住家的,如果不知道里面的行情,表面上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叶雄下了车,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那家伙笑而不答,将车停放在门口,上前按了两下门旁的电铃,才回过头来说:

“这里别说你老兄没来过,就是圈子里混了多少年的朋友,也没几个知道这地方的。你老兄今天是碰巧遇上了我,否则花再多的钱,也找不到这条门路呢!”

“哦?……”叶雄欣然说:“那我倒是因祸得福啦……”

话犹未了,门已开了,出现在门口的是个彪形大汉,一脸的横肉,令人见而生畏。

彪形大汉跟那家伙点头打了个招呼,便让他们进去,连问都不问一声。

楼下的梯口旁,一边有一个大房间,那家伙带着叶雄,推门走进右边的一间,彪形大汉关上门,也跟了进来。

这显然是个客厅,房间宽敞,布置普普通通,实在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名堂。

不过叶雄心里明白,那家伙既然带他来这里,必然大有文章,否则刚才何必说得那么神秘,存心吊他的胃口?

他保持着沉默,只见那家伙向跟进来的彪形大汉,鬼鬼祟祟地轻声嘀咕了一阵,彪形大汉便微微点了下头,径自出房而去。

那家伙这才自我介绍说:

“兄弟叫赖广才,请教老兄的尊姓大名?”

叶雄心知他是明知故问,只好回答说:

“我叫叶大雄!”

赖广才点了点头,笑着说:

“叶兄的买卖,干的大概不错吧?”

叶雄故意叹了口气,说:

“最近买卖愈来愈难做了,连勉强凑和都谈不上,哪还说得上不错,我正打算改行呢!”

赖广才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能找到更好的财路,改改行也不错哦!”

叶雄置之一笑,说:

“这年头都是一样,混一天是一天,手头方便的话,不妨痛快痛快。否则万一出了纰漏,被抓去坐上几年牢,那是为了什么?”

这番今日有酒今日醉的论调,正是赖广才的人生写照。他就是个得过且过,得乐且乐的典型人物,听了叶雄的话,不禁哈哈大笑说:

“叶兄和我不仅是一见如故,还是臭味相投哦!”

笑声中,里面的一个侧门忽然开了,走出个睡眼惺松的中年妇人,只见她又矮又胖,露出满嘴的金牙,呵气连天地走过来,说:

“小赖,你怎么这一早就来了,事先也不通知我一声,教我怎么来得及准备呀?”

赖广才笑笑说:

“不急,慢慢来,让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是金大妈,这位是我的好朋友——叶大雄!”

叶雄对“金大妈”这三个字,似乎很熟悉,但一时想不起来,只好招呼说:

“金大妈,很冒昧来打扰你啦!”

金大妈推起了笑脸说:

“哪里话,小赖是我这里的老主顾,叶先生不必见外,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里一样,尽量随便些好了……”

赖广才凑趣地说:

“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5 销魂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