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次任务》

9 布局

作者:白天

在萧探长的办公室里,听完叶雄简单扼要的口头报告,这位在警界服务多年的华籍探长,简直被这骇人听闻的消息惊呆住了!

事不宜迟,他已无暇再问详情,立即由叶雄亲自挑选三名警探,带了几样“法宝”,将三具尸体留在警署,原车急急赶回郊外的那座巨大别墅去。

叶雄这往返一趟,尚不到半个小时,他已尽可能地在争取时间,怕万一裴小姐先回去,一切计划就前功尽弃,枉费一番心机了。

可是对心急如焚的马蕾娜来说,这半个小时,无异等于半个世纪。直到看见叶雄当真带回了三个人来,这才如释重负,松了口气,简直兴奋得无以复加。

但她对带来的这三个人,却不放心地问:

“他们是哪里找来的?”

叶雄并不替她介绍,只说:

“他们三位都是我过去合伙,一起做买卖的朋友,绝对可靠。你放心好了,一切由我负责!”

马蕾娜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:

“该怎么做,你都告诉他们了!”

叶雄正色说:

“在车上我已经关照过了,不过,你还得教教他们,在裴小姐回来的时候,应该怎样应付,才不致露出马脚哦!”

马蕾娜急说:

“现在请他们快到客厅来,我把衣服面罩已经准备好了,一面穿戴,我一面再告诉他们,不要耽误时间!”

叶雄也觉得事不宜迟,带着三名警探,跟着她匆匆进了客厅。

别墅的楼上,备有几十套黑衣和面罩,以及一批枪械子弹,藏在墙壁夹层的暗门里,是专供行动时用的。马蕾娜早已取了三套服装和面罩,藏在沙发下面,他们一进客厅,她立即取了出来。

趁着三名警探在穿衣服,她站在一旁说:

“这里看房子的三个人,是专门负责看房子,不管其他任何事情的。他们一个叫老蔡,等于是带头的,另外一个叫阿林,一个叫小张。没有特殊情况,他们只轮流在门房里守着大门,另外两个就在花园各处巡视。回头裴小姐回来,他的车子喇叭是连按两声,再按一下,你们无论是谁在门房里,都不需要出来,大门是电动的,电钮在门房的床头墙上,一按门就开了。裴小姐除非是有事必须亲自交代,从来不跟看房子的三个人啰嗦,这倒不用担心。就怕其他的人没事跑到门房去,跟你们搭讪,你们就得特别留心应付,最好是尽量避免开口,否则很容易露出马脚,那就糟啦!”

叶雄郑重地问:

“你们三位都记住了吗?”

“记住了!”三名警探齐声应着,表示他们已胸有成竹,足以胜任。

叶雄强调说:

“万一情形不对,可能露出马脚的话,你们就不顾一切夺车逃走,不必管我们这里了!”

“是!”三名警探已穿上了黑衣。

马蕾娜忽然担心地说:

“他们逃走了,我们怎么办?……”

正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了汽车喇叭声,正是两声,再接着又一声!

“是裴小姐他们回来了!”马蕾娜大吃一惊,顿时紧张万分起来,忙把三支枪交给了他们。

一名警探非常敏捷,抓起个面罩,便冲出了客厅。

叶雄力持镇定说:

“你们二位快戴上面罩,到花园里去!”

两名警探立即戴上面罩,也匆匆出了客厅。

叶雄已把三名警探弄来,不再是孤掌难鸣,因此比较胆大气壮,笑了笑说:

“马小姐,你冷静些,不然你自己就先露出了马脚!”

马蕾娜也提醒他说:

“你千万记住,以后不要再叫我马小姐!”

“是!”叶雄应了一声。

倏而,裴菲菲带着六名蒙面大汉,和两个壮汉,浩浩荡荡地进了客厅。

她一眼就发现地上赖广才的尸体,再看叶雄和马蕾娜站在那里发愣,不禁惊怒交加地厉声喝问: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叶雄不便贸然发言,只好由马蕾娜回答,她居然非常镇定地说:

“这家伙大概不甘心受罚,变成了哑巴,你刚走不久,他就想逃出去,正好被我下楼来发觉,不得不向他开了两枪……”

裴菲菲冷哼一声:

“哼!这家伙真是自寻死路,我是看在叶大雄的份上,饶他一死,只不过罚他变成哑巴。这是破例,便宜他了,他居然还不满足!”

随即把脸一侧,从面罩的眼孔中,露出两道凌厉的冷峻眼光,逼视着叶雄问:

“叶大雄,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不在场?”

“在!”叶雄只简单明了地回答了一个字。

裴菲菲这女人的心理,真令人高深莫测,她竟然不再追根问由,只向两名壮汉把手一挥,喝令:

“把他弄出去,别让我看着碍眼!”

“是!”两名壮汉唯唯应命,一头一脚,抬起了赖广才的尸体,出了客厅。

裴菲菲又扫了叶雄和马蕾娜一眼,郑重宣布说:

“从现在起,没有得到我的允许,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这里!回头有好些人要来,我们要准备一下,今晚将有一次大的行动。是为了昨夜的事,使我们损失不少人手,我们必须报复,向警方还以颜色!”

叶雄诧然问:

“是跟警方火拼?”

裴菲菲嘿然冷笑说:

“你怕?”

叶雄毅然说:

“我怕什么?只要你吩咐一句,别说跟警方火拼,天塌下来也吓不了我!”

裴菲菲“嗯”了一声,似对他的玩命作风非常满意,随即向马蕾娜吩咐:

“你上楼去多拿几套服装和面罩来,回头要用的!”

“是!”马蕾娜恭应一声,带了两名蒙面大汉,匆匆上楼去。

裴菲菲这才冷声说:

“叶大雄,你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,老老实实告诉我!”

叶雄冷静地回答说:

“那位小姐说的完全是事实,不过她没发觉,赖广才根本没把那粒葯丸吞下,当时只不过是压在舌头下面,瞒过了你,等你们一走,他就吐了出来!”

“真的?”裴菲菲勃然大怒,其实人都死了,她何必还生这么大的气?

叶雄认真说:

“不相信的话,我还可以找到他吐出的那粒黄色葯丸!”

说完,他当真蹲下身去:在沙发脚旁,终于找到了赖广才吐出的葯丸,捡起来放在手掌心,摊着给她看。

裴菲菲这一看,果然更是怒不可遏,急问:

“他向你说了什么?”

叶雄若有其事地说:

“他说你的手段太狠,对任何人都毫不留情,劝我不必贪图重酬,而随时提心吊胆。不如跟他一起逃出去,向警方投案,照样可以拿一笔重赏……”

“你怎样表示?”裴菲菲信以为真怒问。

叶雄笑笑说:

“我要是被他说动了,还会留在这里?当时他看我不答应一起逃走,一气之下,突然出其不意地一拳把我击倒。刚要夺门而出,正好那位小姐下楼来,向他大声喝阻,他不听,那位小姐才开枪的。”

裴菲菲忽问:

“既然向警方投案,可以拿到一笔赏金,你为什么不干呢?”

叶雄苦笑说:

“警方的赏金只能拿一次,又能给多少呢?而我在这里可以细水长流,并且,说句老实话,我过去干的买卖,就是见不得条子的,让我去投案,那不是自投罗网?说不定赏金没到手,人倒反关进了牢里呢!”

裴菲菲冷声说:

“你倒很坦白!……”

她的话犹未了,马蕾娜已带着两名蒙面大汉,各捧着一堆黑衣和面罩,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裴菲菲立即把话止住,绝口不再提及赖广才的事,郑重说:

“今天有人介绍了几个身手不错的人给我,刚才我已经亲自去见过他们,谈的结果是他们参加今晚的行动,事后再作决定。如果他们确实不含糊,能派得上用场,我才同意他们加入,否则就作罢。所以我们这里的人,谁都不能让对方认出庐山真面目,叶大雄,你现在就捡一套合身的服装穿上吧!”

叶雄不禁暗喜,显然她已把他看成了“自己人”,于是振奋地应了声:

“是!”当即随便捡了套黑衣穿上,戴起了骷髅面罩。

顿时,他摇身一变,跟那些蒙面大汉一模一样了。

裴菲菲打量了他一眼,认为很满意,遂说:

“叶大雄,你跟我到楼上来一趟,我还有话问你!”

“是!”叶雄神色自若,跟了那女人上楼。倒是马蕾娜惶惑不安起来,担心裴菲菲追究赖广才被枪杀的事,万一他说话不谨慎,露出破绽,他们俩个都得倒霉!

但她不便跟上楼去,只得留在客厅里,急得坐立不安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

其实她是多此一虑,裴菲菲把叶雄叫上楼去,根本不是追究赖广才的事。进了房她径自朝沙发上大咧咧地一坐,不动声色地说:

“叶大雄,我问你,今天到金大妈那里去,是你自己提议的,还是赖广才带你去的?”

叶雄不明白她问这话的用意,不得不小心回答:

“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呀!”

裴菲菲冷声说:

“但你至少已经去过了!你认为那地方怎么样?”

叶雄不敢贸然作答,反问她:

“你指的是哪方面?”

裴菲菲直截了当地说:

“当然是指那里的女人!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叶雄强自一笑说:“这教我实在很难回答,因为我对此道是门外汉,以前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,今天还是第一次开洋荤。而且两次都是正在兴头上,让裴小姐派人去把我们叫来……”

裴菲菲立即警告他:

“以后记住,有任何第三者在场,绝不许把我的姓叫出来!”

“是!”叶雄忙应了一声,他似乎忘记为了一声裴小姐,几乎当场就使赖广才招致杀身之祸。

裴菲菲忽然笑问:

“那么你觉得‘黑猫酒吧’的黄曼萍呢?”

“她?……”叶雄茫然无从回答起来。

裴菲菲毫无顾忌地说:

“昨夜你们睡在一起,我可没派人去打扰你,难道你不能说出对她的印象和感觉?”

叶雄尴尬地笑笑说:

“我只能说她很热心,如果没有她的介绍,我绝不可能被你录用,找到这么好的差事,这是我应该感谢她的。至于其他的方面,除了身材还勉强中意之外,我觉得实在没有什么可取的……”

“哦?”裴菲菲诧然说:“听你的口气,你的眼界倒蛮高嘛?”

叶雄解释说:

“这不是我眼界高,只是各人的眼光不同。譬如吃东西一样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味口,不一定要大鱼大肉,只要味口对了,青菜豆腐吃起来也照样津津有味!”

裴菲菲不禁笑问:

“你倒说说看,什么样的女人,才对你的胃口?”

叶雄想了想,忽然灵机一动说:

“像今天我弄错了,以为是海蒂的那个妞儿,我认为就很不错!”

“哦?”裴菲菲颇觉意外地一怔,遂说:“如果我叫她来陪你到晚上,你愿意付什么代价?”

叶雄欣然回答:

“不惜任何代价,请裴小姐吩咐好了!”

裴菲菲站了起来说:

“我不要你付什么代价,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从现在起,你必须死心塌地,做我的心腹死党。无论在任何情况下,绝对听从我的命令!”

叶雄言不由衷地一口答应:

“只要你裴小姐看得起,我绝对唯命是从!”

裴菲菲满意地笑着说:

“好!你在房里等着,五分钟之内,我就让她到这里来!”说完,她便径自走出房去。

叶雄虽已知道,冒充海蒂的就是马蕾娜,但他实在揣摸不出,姓裴的这女人究竟安的是什么心?

既然严禁这里的“重要角色”,以真面目示人,她为什么又让马蕾娜以冒充海蒂的女郎身份来陪他?当然,马蕾娜必是奉命而来,以那女郎的姿态出现,就不能穿上黑衣服,戴上骷髅面罩。否则岂不是不打自招,让叶雄一看就认出,马蕾娜与那女郎是同一个人!

不过,叶雄忽然想到,姓裴的女人一定尚不知道,冒充海蒂的女郎,已被他认出就是马蕾娜扮演的了。

但她是真的投其所好,想以女色诱惑叶雄,使他死心塌地成为她的心腹死党,还是另有别的目的。这确实令人高深莫测,无法判断出这女人的居心何在!

是阴谋诡计?似乎无此必要,这女人手里掌握生杀大权,要置他于死地,易如反掌,又何必多此一举。

是圈套?好像也不可能,她就是要叶雄去杀人放火,只要一个命令,还怕他不服从?

想来想去,叶雄终于想到,这女人本身必然有什么难言之隐。或是什么苦衷。必须真正抓住一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9 布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第一次任务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