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孤注一掷》

2 美金钞票号码

作者:白天

叶龙和范大贵之所以把事情看得太简单,太容易,只是看的表面,和在赌场方面下手的那部分。

如果全场的人都失去知觉,既不能阻止,又无法抗拒,那还不是任由他为随心所慾,为所慾为?

但实际上白振飞这个计划,不但在狱中想了整整几年,并且在采取行动以前的布署,更需要煞费苦心地加以安排,把每一个人的任务,都得分配得密而不疏。

同时,在采取行动的时候,时间更要配合得丝丝入扣,任何一方面脱了节,就可能功败垂成!

还有最后的一道难关,纵然一切顺利,在劫夺飞机时出了问题,他们又如何能脱身逃出赌国?

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整个计划刚刚开始,还没有正式进入情况,伍月香这方面就发生了意外的事故!

她是在接到白振飞的电话后,正准备整装出发时,突被蒙着脸的两男一女,由阳台的落地窗侵入,以手枪把她制住的。

那两男一女立即动手,把她双手反缚,两脚捆住,再以两条宽胶布,交叉封贴在她嘴上,使她出不了声。

然后,他们从她的手提包里。找出了那张寄存卡,才从容不迫地开了门出去。

很显然的,她是在寄存那三十万美金的时候,钱露了白,以致把那两男一女招引上门来的!

郑杰当时不知怎么会突然想到了那金发女郎,等放开了伍月香,听她说完经过,立即就问:

“那女的是不是一头金发?”

伍月香想了想,回答说:

“这倒没看清,她的脸上蒙着一条花丝中,头上戴着雨帽,身上穿的是件旧风衣……你怎么知道她是金发呀?”

郑杰掩饰地说:

“我想她大概是个洋婆子,多半都是金发吧!”

“那你完全猜错了!”伍月香说:“他们三个全是跟我们一样的黄种人!”

既然那两男一女的目的,是为那张寄存卡而来,事情已发生在半小时以上,那就毫无疑问的,三十万美金早已被他们提取到手了。

现在要找那两男一女,根本就不可能。他们是蒙着脸侵入动手的,伍月香当时并未认出他们的面貌。同时他们既已得手,还不早就逃之夭夭?

郑杰这时已拿定主意,于是向她们说:

“那三个人一定已经把那三十万美金提走了,我想下楼向寄存部的人打听一下,也许能记得他们的面貌和身材,这件事交给我一个人办好了。白大爷和白小姐还等在海滨浴场,你们两个先去把这件事告诉他们,回头我再赶去。”

赵家燕虽不愿放弃与郑杰单独相处的机会,但有伍月香在场,她自然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。因为她知道,伍月香对郑杰也是颇有好感的啊!

伍月香则急于要见白振飞,以谋善后之策,因此把衣服稍加整理,便催着赵家燕匆匆而去。

郑杰等她们走了,才离开房间,直接来到楼下服务台的寄存部。先向柜台里一位职员打听,始知现款是随时可以寄存或提取的,并不受开启保险库的时间限制。

由这一点证明,那三十万美金已被提走,是毫无疑问的了。

“请问不久之前,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内,有人来提取了上午刚寄存的三十万美金吗?”郑杰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问。

不料那职员却以诧异的眼光看着他说:

“对不起,按照敝酒店的规定,请原谅我不便回答您这问题!”

郑杰碰了个软钉子,不便再问下去,以免被人怀疑他在打什么主意,只好强自一笑,离开了服务台。

查问没有得到要领,反而引起了那职员的怀疑,这倒是始料所未及的,否则他就不必去找这个钉子碰了。

他略一犹豫,立即匆匆回到二楼,直接来到了二四一号房间门口。

由于那女郎曾暗示过,如果需要她的时候,可以直接来找她,所以郑杰认为这回是准不会碰钉子的。

按了一下电铃,便听得房里传出那女郎的声音问:

“谁呀!”

郑杰大声回答:

“是我!我姓郑……”其实他们并未互通姓名,那女郎又怎会知道姓郑的是谁?

不料念犹未了,门已突然开了,那金发女郎穿着薄纱睡袍站在门口,嫣然一笑说:

“请进!”

郑杰不加思索地走了进去,那女郎把扶着门的手一松,房门便缓缓自动关上。

他的眼光不由自主地,被这女郎的诱人胴体吸引住了。只见她这件浅黄色,缀以一朵朵小黄花的薄纱睡袍,虽非透明,内容却一览无遗。清清楚楚可以看出,她里面贴身穿的是鹅黄色的rǔ罩和迷你内裤。

内外色调一致,显然是一套,加以她的身材三围突出分明,令人看在眼里,真有点不禁霍然心动。

郑杰很快地收回了眼光,尴尬地笑笑说:

“没想到我会找上门来吧?”

金发女郎居然毫不惊奇地说:

“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,可是没想到这么快!”

郑杰不禁诧然问:

“哦?你怎么会料到的?”

金发女郎笑了笑说:

“因为你并不笨,我既告诉了你房间号码,你还会不明白我的暗示?”

郑杰强自一笑说:

“那你可猜错了,我就是因为太笨,不太明白你的暗示,所以特地来登门求教,想知道你所谓的‘需要’是指什么?”

金发女郎神秘地笑笑说:

“这范围很广,也可以说是包括一切!现在你既然找上了门来,就不必客气,更用不着顾忌,尽管说出你的‘需要’吧!”

郑杰故意试探地冒出一句:

“我需要三十万美金!”

金发女郎不动声色地笑问:

“是做赌本吗?”

郑杰丝毫看不出她的反应,只得一本正经说:

“老实说吧,我替别人代为保管一笔钱,不幸遗失了,以致无法向人家交代。现在我已是走投无路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来找我?”金发女郎仍然不动声色地问。

郑杰表情逼真地说:

“我说的需要三十万美金虽是事实,但你绝不可能帮助我,也无法替我找回失款,我只不过是跟你开句玩笑罢了。事实上我冒昧找上门来,是希望你能同意,借你这里让我暂时避一避,以免被人找到了逼我要钱,这个要求你能答应吗?”

金发女郎诡谲地笑了笑,忽然正色说:

“我看你真正需要的,恐怕不是这个吧!”

郑杰急说:

“难道你认为我是另有目的?”

金发女郎冷笑一声说:

“你说的根本就没一句是真话!”

“何以见得呢?”郑杰诧异地问。

金发女郎毫不保留地说:

“哼!我既然能料到你会找上门来,还会猜不出你来的目的?老实说吧,如果不出我所料,你大概是在对我的身份表示怀疑,以为那三十万美金的事有我的份!”

郑杰听出她的话中大有蹊跷,不由地暗自一怔,急问:

“这么说,你是知道三十万美金的那回事啰?”

“不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吗?”她吃吃地笑了起来。这女人真够狡猾,简直像只狐狸呢!

郑杰也不放松,单刀直入地说:

“但你认为我在对你怀疑,这不是有点作贼心虚?”

金发女郎置之一笑说:

“我要真心虚,就不会告诉你房间了!难道有这么笨的贼,故意说出地址,好让失主找上门来?”

郑杰终于直截了当地问:

“那你究竟是什么用意呢?”

金发女郎仍然狡猾地说:

“我已经说过,如果你需要我,就直接来找我,所以你不说明真正的需要,我也无法给你所需要的呀!”

郑杰正色地说:

“我需要有人能替我找回那三十万美金!”

金发女郎把手一摆说:

“那么我们坐下来谈好吗?”

郑杰摇摇头说:

“不用了,假使这个要求你根本爱莫能助,还有什么可谈的?我不愿浪费你的时间,并且我还得另找其它的门路呢!”

金发女郎妩媚地一笑说:

“好吧!既然你找上了我,又何必舍近求远?我虽不一定能满足你的要求,替你找回失款,但我可以竭尽所能,也许对你稍有帮助。你愿意花几分钟的时间,坐下来跟我谈谈吗?”

郑杰犹豫之下,终于点了点头,勉为其难地走过去,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金发女郎却未坐下,站在他面前,故意卖弄风情地笑问:

“我们最好先谈一谈,如果我对你有所帮助,你给我什么代价?”

嘿!她还没谈正题,倒先提出了条件!

郑杰回答说:

“只要在可能范围之内,任凭你说吧!”

“好!”金发女郎说:“我的胃口不大,只要三十万美金!”

郑杰怔怔地说:

“你是在开玩笑吧?就算你真能替我找回失款,我再把它全部都给了你,那我又何必要求你帮忙,这不是多此一举!”

金发女郎笑笑说:

“钱是身外之物,不必太患得患失,也许有比找回那笔钱更重要的事咧!所以我得声明在先,那笔钱是否能找回,我并没有绝对把握,但我的代价三十万美金!”

郑杰颇觉诧异地说: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实在听不懂,能不能说得更明白些?”

“好吧!”她这才坐了下来说:“你是聪明人,我不必说得太明显,相信只要一点就透,现在我可以告诉你,我是从吉隆坡跟你们搭乘同一班飞机来的,你明白了吗?”

郑杰暗自一怔,惊诧地问:

“你是跟踪我们来摩洛哥的?”

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金发女郎说:“但真正跟踪你们的不是我,而是另有其人!”

“什么人!”郑杰急问。

金发女郎瞟了他一眼说:

“这么大热天,你还反穿皮马褂——装羊!不怕热昏吗?”

郑杰突然若有所悟地吃惊说:

“难道是巴生市那姓辛的,派了人来对付我们?”

金发女郎笑问:

“这消息值得三十万美金吗?”

郑杰诧然说:

“但他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,居然派了人跟踪到摩洛哥来,而你又是什么人呢?”

金发女郎趁机说:

“你要知道一切详情,我们就得先谈好条件!”

郑杰呐呐地说:

“可是,那三十万美金已经……”

金发女郎接口说:

“你们手里还有二十万呀!再凑十万不就够了吗?”

郑杰不由地冷哼一声说:

“你的消息倒真灵通,居然把数目都查得一清二楚了!”

“当然!”金发女郎笑笑说:“要不先把行情摸清楚,我又何苦千里迢迢地跑到摩洛哥来?就因为我打过算盘,认为值得来一趟,才咬了牙花这笔旅费呀!”

郑杰索性直截了当地问:

“你是否不见兔子不撒鹰,要等拿到了钱,才肯告诉我一切?”

“那倒不一定!”她说:“我对你很信任,只要你点了头,钱可以慢一步付,反正我绝不怕你们不认账的!”

郑杰急于想知道真相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同意说:

“好!我答应你的条件!”

金发女郎含有胜利意味地笑了笑,随即郑重说:

“我先得说明我自己的身份,我叫林媚,过去曾经一度是姓辛的情妇,但那已经是两三年以前的事了。坦白地说,目前我只是个成天鬼混的女人,没有职业,也没有固定收入,所以金钱对我比较重要。这次我有个亲戚,说出来你大概也还记得的,她就是姜爱琪。”

“姜小姐是你亲戚?”郑杰问。他当然记得那女郎,他们曾有过一度肌肤之亲啊!

林媚微微点了下头,继续说:

“她突然跑去找我,告诉了我有关你们在巴生港的一切。你们几个人的本事真不小,竟然使辛克威栽了个大斤斗,不但损失惨重,而且使他几年的心血,投下的资本,动员的人力,完全毁于一旦,付诸流水!虽然他找了手下的亲信挺身出来顶罪,承当了一切,但善后问题已使他焦头烂额,几乎整个被拖垮了。所幸他的底子厚,只要不吃上官司,纵然暂时破产,将来还有机会东山再起的。可是这口气却难消,所以他一方面报案被劫,将抄下的那五十万美金钞票号码提供给警方,透过国际刑警组织,通知了世界各地,使持有那些钞票的人无法使用。一方面动员了大批人马,追查你们的去向,结果查出你们已买好直飞摩洛哥的飞机票。由于当时没发现你们的人影,同时在机场纵然下手,也不能夺回那目前对他非常重要的五十万美金。因此他派了人跟踪到摩洛哥来,不但要夺回那笔钱,还要向你们下毒手,作为你们破坏他一切的报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2 美金钞票号码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孤注一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