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孤注一掷》

6 各展神通

作者:白天

既然办公室没有人,赵家燕他们又未见白莎丽从这里出去,自然毫无疑问地,是由这道门出去了。

他已无暇管这道门里是什么地方,或者通到哪里,毫不犹豫地就向门里闯去。

进了门才发现这是条短短的走道,尽头横着一条横廊,分向两旁,正好成为“t”字形。

郑杰见状,心知白莎丽已被带到了别处去,甚至是在无法抗拒之下,被武力挟持而走的,否则有什么话不能在那办公室里谈。

她不但孤掌难鸣,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郎,万一落在赌场方面的人手里,岂不是非吃大亏不可?

念及于此,他不由地暗为白莎丽担起心来,忧急之下立即向走道里急步走去。

不料刚走到尽头,冷不防从横廊的两旁,猛可窜出两名大汉,出其不意地就向他扑来!

郑杰没想到横廊里有人把守,几乎被攻了个措手不及。

幸仗他的反应极快,急将身子向下一蹲,使两个大汉扑了个空,一时收势不及,撞在了一起。

“啊!……”两个大汉同时痛呼了一声,这一下似乎撞得不轻。

郑杰哪敢怠慢,趁机猛以肩头撞向右边的大汉,把那家伙撞得踉跄连退,紧接着一个回身,同时出手如电地挥出一拳,照那左边的大汉脸上击去。

那大汉猝不及防,被他这狠狠一拳,击得仰面倒栽,倒在了横廊里的地下。

郑杰并未把这两个家伙看在眼里,但惟恐他们一嚷,惊动外面场子里的人。因此决定速战速决,扑上去就左右开弓,拳如雨下。接连几拳重重落在那大汉脸上,把他揍得鼻青脸肿,嘴角流出了牙血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击昏了过去!

另一大汉刚站稳,发现同伴已被击昏,顿时惊怒交加,霍地从腰间皮刀鞘里抽出匕首,扑向郑杰就举刀向他背后猛刺。

郑杰及时惊觉,急向旁一闪,避开了那大汉的一刀。同时返身捉住对方的手腕,猛可一扭,顿使他的匕首脱手掉落下了。

那大汉的左掌未及挥出,已被郑杰将右腕猛可反扭,扳向背后,使他整个身子扭转过去,单腿屈跪在地上痛得直叫:

“哎哟!哎哟……”

郑杰一伸手抓起了落在附近的匕首,以刀锋在那大汉脖子上一横,以英语冷声喝令:

“不许鬼喊鬼叫!”

“是!是……”那大汉只好唯命是从,丝毫不敢反抗,否则刀口在脖子上一抹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郑杰随即喝问:

“快说!那位在办公室谈话的小姐呢!”

那大汉不敢贸然说出,但被郑杰把刀身一带,使刀锋紧压颈部,冷冰冰的滋味可不好受!

无可奈何之下,他终于呐呐地回答:

“他,他们把她带去……去见这里的大老板了……”

“在什么地方?”郑杰急问。

那大汉回答说:

“这里的大老板究竟是谁,我都不清楚,怎么能知道他的住址……他们大概是把那位小姐,先带到个什么俱乐部去,然后再通知大老板……”

“俱乐部?”郑杰暗自一怔,忽问:“是不是由一个女人主持的私人俱乐部?”

那大汉茫然说:

“这就弄不清楚了……”

郑杰心里似已有数,遂问:

“这横廊通哪里?”

那大汉呐呐地说:

“这边通……通楼上和大厅,那边通后门,可以直接出去……”

郑杰把匕首离开了那大汉的脖子,突然以刀柄向他当头狠狠一击,那家伙只发出声轻哼,便被击昏。

他一松开手,那大汉就倒在地上。

这时赌场里的情况不知怎样了,他无暇去通知他们,以免被赌场的人撞见他从办公室出去,势必拦住盘问,那就不易脱身了。

因此他决定还是单独行动,由横廊的右边出去,居然未再遭到阻拦,很顺利地由后门溜出了赌场。

事不宜迟,他绕到赌场前门的街边上,登上那辆豪华轿车,就风驰电掣而去。

郑杰完全是凭一时的灵感,认为白莎丽很可能是被劫持,送到伊玛娃主持的那个私人俱乐部去了。

因为他有个想法,伊玛娃绝对与那两男一女有密切关系,甚至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。否则那三个人不会在得手之后,立刻就直接驱车前往那个私人俱乐部的。

同时,伊玛娃非但不矢口否认,而且还跟他打交道,愿意另外付十万美金为代价,换取那全部五十万不能贸然使用的钞票。

无论她得到全部之后,能派什么用场,总之她是对这五十万美金发生了兴趣!

白振飞他们不知是根据什么线索,找到幸运赌场去的。但毫无疑问的,那家赌场必然与这件事有关,否则他们就不会找上门去。

最重要的一点是,由伊玛娃主持的那个私人俱乐部,巨宅的主人是个神秘人物。而幸运赌场里的人,居然不知道他们的大老板是谁,岂不也是个神秘人物?

由此可见,除非是巧合,或者是摩洛哥的风气,有钱的大老板都不愿出面,以免招摇。否则这两个神秘人物,很可能实际上就是同一个人!

这当然不是完全凭想象的,因为那大汉已说出,白莎丽是被送到一个俱乐部去,然后再通知赌场的大老板。

而且白莎丽又是为了那三十万美金找上门去的,综合这种种的情形看来,郑杰更有绝对的把握,认为自己的判断不致错误,白莎丽一定是被送到了伊玛娃那里去!

一阵飞驶,来到了那私人俱乐部。

车道上把风的,以及大门口的人,似乎已得到伊玛娃的关照,对他毫无阻拦,任他通行无阻地,直接把车驶进了巨宅大门。

这个私人俱乐部的性质,实在令人有些怀疑,男男女女的几十人混聚一堂,除了观赏那充满色情意味的大胆热情表演,似乎就没有别的可“乐”,或其它的任何事情可干了。

郑杰走近大客厅时,只见仍然是那些人在看表演,而且还是老套,由一名形同赤躶的女郎,在尽情展露她诱人的胴体,以及低级趣味的色情表演。

他突然之间若有所悟,这些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,实际上是在这里待命的!

曾经领他上楼去见伊玛娃,又跟他动过手,最后陪送他驾车出大门的家伙,这时迎了上前,笑问:

“是来见伊玛娃小姐的吗?”

郑杰点点头说:

“我有重要的事见她!”

那家伙这次的态度很友善,却没有直接领他去见伊玛娃,只说了声:

“请在这里等一下!”便径自向楼上走去。

郑杰无心看那热情大胆的表演,因为他只要稍一抬眼,就可看到楼上整个凹字形的走廊。

那家伙上了楼,在左边第一号的房门上轻敲了两下,由于这时客厅里正由音乐放着热门音乐,无法听见楼上的对话。

房里大概问了声是谁,那家伙回答后,房门才开了条缝。只见伊玛娃探头出来问了几句,再向楼下的郑杰瞥了一眼,然后把房门关上了。

那家伙随即走下楼下,向郑杰笑笑说:

“伊玛娃小姐就下来,请跟我到这边来吧!”

于是,他领着郑杰,来到楼梯右边的一个小房间里,招呼郑杰坐下后便径自离去。

这是个小型会客室,空间并不大,但布置颇为精致。尚有个设计别致的小酒吧台,架上的酒类琳琅满目,各式各样的皆有。

郑杰在茶几上的银质长方形烟盒里,取了支“前立克”牌的香烟,拿起那银质制成躶女斜卧状的打火机,轻轻一按,火便从躶女口中喷出,这玩意确实很新奇!

他把烟点着了,正在欣赏这设计别出心裁的打火机,忽听一声轻笑,伊玛娃已悄然走了进来。

伊玛娃这时穿的是件和尚领,浅绿色的丝质短袍,形式颇似海滩装。大斜襟无扣宽袖,在腰间以腰带束拢,长度仅及大腿,比迷你裙还短,披散着一头长发,意态非常撩人!

“这么快就有消息了?”她笑问。

郑杰起身相迎,正色说:

“消息倒没有,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!”

“哦?”伊玛娃仍然笑着问:“什么事?”

郑杰在车上已打好了腹稿,立即回答说:

“我太太失踪了!”他指的并非赵家燕,而是在赌场被挟持走的白莎丽。

伊玛娃怔了怔,诧异地问:

“真的吗?也许她是到什么地方去玩了,像赌场、酒吧,或者海滨浴场这些地方去找过没有?”

郑杰郑重其事地说:

“用不着找,她是在一家‘幸运赌场’里,被人劫持了的!”

伊玛娃故作惊讶地说:

“哦?会有这种事!”

郑杰暗中注意这女人的反应,发觉她的表情很不自然,于是直截了当地问:

“伊玛娃小姐是否能帮助我把她找到?”

“你说她在‘幸运赌场’被人劫持了,是为什么?”伊玛娃反问他。

郑杰回答说:

“大概与那笔巨额美金有关吧!”

伊玛娃忽说:

“郑先生,只要你能确定她是在那家赌场被人劫持的,我就有把握替你把她找到!不过,关于那笔钱的事,我倒有些消息,你愿意先听听吗?”

“什么消息?”郑杰问。

伊玛娃笑笑说:

“郑先生不是跟踪那两男一女,跟到这里来的吗?可是另外有人发现那两男一女,是躲到了你说的那家‘幸运赌场’去!这不是闹出了双包案吗?”

郑杰诧然急问:

“那怎么可能?”

“所以呀!”伊玛娃说:“现在一方面是我自己获得的消息,一方面是你所说的,我究竟应该相信哪一方面呢?”

郑杰悻然说:

“伊玛娃小姐的意思,是否认为我在信口雌黄,无中生有?”

伊玛娃笑而不答,忽然又把话题转回来说:

“郑先生,现在先解决你太太的问题吧,我很愿意帮助你找到她,但你必须老实告诉我,她真是你的太太吗?”

郑杰不知她的用意,不禁怔了怔说:

“难道连这个你也不相信?”

伊玛娃笑笑说:

“不是不相信,而是我必须弄清楚。因为,如果真是你太太,我自然义不容辞地要替你出这份力,尽快把她找到。否则的话,我又何必多管别人的闲事!”

郑杰只好硬着头皮说:

“当然是我太太!”

“好!”伊玛娃又笑了笑说:“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我去打个电话,也许很快就有消息的!”

说完,她便径自走了出去。

郑杰察言观色,以及听这个女人的口气,已判断出白莎丽很可能是被挟持到这里来了。

但他不明白,伊玛娃为什么一再问他,那究竟是不是他太太,难道他们已知道白莎丽的身份?

几分钟之后,忽见楼下客厅负责招呼的那家伙,走了进来说:

“伊玛娃小姐请你到楼上去!”

郑杰只好怀着纳罕的心情,跟着那家伙走出去,匆匆上了楼。

这次那家伙领着郑杰上楼,不是到伊玛娃的房间,而是来到了第八号房间门口。

在门上轻敲两下,见伊玛娃开门出来,笑笑说:

“你看我们办事多快,在几分钟之内,就找来了四五个女人,但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你太太在内,你请进房来自己认吧!”

郑杰喜出望外,忙不迭进房去。只见房里的沙发上,果然玉体横陈地躺着四个赤躶躶的女郎,在那里搔首弄姿,摆出撩人心弦的姿态!

但失望得很,这些都是金发碧眼,高鼻子的外国妞儿,根本没有一个东方女郎,白莎丽自然不在其中。

“都不是吗?”伊玛娃故意问了一句。

郑杰沮然摇摇头,强自一笑说:

“她们之中如果有一个是我太太,那不成了中西合璧?”

伊玛娃微微一笑说:

“还有一个你来看看吧!”

郑杰又萌生了一线希望,跟着她走过去,原来有一道门是与隔壁房间互通的。

伊玛娃在房上拨开一块活动小板,露出个“防盗眼”,然后让开一旁说:

“你来看看,那个女的是不是!”

郑杰走上前,把眼睛凑上一看,只见一个女郎正在焦灼不安地踱来踱去,等她一回过身来,发现果然就是白莎丽!

“是她!”郑杰顿时情不自禁,振奋地叫了起来。

伊玛娃却郑重其事地问:

“她真是你的太太?”

郑杰这时怎能改口,只好一本正经地回答:

“当然是的,这还能胡说八道吗!”

“好!”伊玛娃冷声说:“现在如果要我对你相信,你就以行动来证明给我看,证明她是你太太!”

郑杰诧然问:

“行动证明?”

伊玛娃毫无顾忌地说:

“既然他是你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6 各展神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孤注一掷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