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1 神秘女郎

作者:白天

一个年纪已近四十岁,看来既非富婆,长的又不怎么出色的中国妇人,突然被杀害,而且是遍体鳞伤,躶尸横陈在荒山,这实在是件离奇的命案!

照一般常理判断,女人被杀害的因素,不外乎是情杀,或是被歹徒谋财,以及姿色撩人,遭到好色之徒的强暴,以致惹来杀身之祸。

但这妇人蓬头垢面,身上又是一丝不挂,财色两个字根本沾不上边,那么凶手杀她的动机,究竟何在呢?

对于菲律宾的警方来说,这确实是个不易找到线索的疑案。而对于马尼拉的某些“黑字辈人物”,即不是什么谜。

因为在案发的当天,消息早已不胫而走,几乎传遍了整个的马尼拉;有人认出被杀的妇人,赫然就是当年黑社会中的大头子,金霸王的情妇——左艳芬!

当年的左艳芬,可不是横尸荒山、赤身躶体、蓬头垢面的德性,走出来那真是像模像样的一代尤物。

自从她姘上了金霸王,终日吞云吐雾,再加上纵慾无度,才日渐花容失色,愈来愈憔悴,终至变成一朵早谢的玫瑰,如今已成昨日黄花。

虽然事隔整整十年,很多人早已淡忘了,但老一辈的人物仍然记忆犹新,忘不了那件轰动一时,耸人听闻的国家金库大劫案。

尤其是曾经参与其事的那些亡命之徒,更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,那见利忘义的金霸王,在得手后,非但出卖了他们,使他们悉数被捕,更独吞了大伙儿冒生命之险,劫得的那批金砖。带着他的情妇左艳芬,双双远走高飞,从此逃得无踪,销声匿迹起来,迄今不知道这对狗男女的下落。

不过,他们一致认为,金霸王神通再大,也绝不可能在仓促之间,将那大批黄金运出菲境。其后发现他的十几名心腹手下,悉数浮尸在海上,更足证明他是把黄金藏在了什么秘密的地方。怕手下泄密,才以赶尽杀绝的手段,骤下毒手,没留下一个活口。

当然,金霸王为了他与左艳芬的生活和享受,必须设法将黄金变卖,才能供他挥霍,否则永远藏着又有什么用。因此,唯一的办法,就是由左艳芬,或者他自己,冒险潜返,到那秘密藏金的地方,将金砖化整为零,陆续偷运出境。

但那批黄金的数字相当可观,每一块重达二十公斤,纵然每次偷运两块,以每月潜回一趟计算,这十年来,也不过只能运出一半。换句话说,至少还有一半藏在那里。

如今左艳芬的尸体,被发现在荒山,不消说,她一定是回来取黄金的了!

可是,她怎么会被杀害,而杀害她的人又是谁呢?

终于有人查出,左艳芬这次潜返马尼拉,曾带了个妙龄女郎同行,始终形影不离,而在她遭遇毒手后,那女郎却神秘地失踪了。

于是,各路的牛鬼蛇神都出动了,四处奔走,搜寻那神秘女郎的下落……

竺老板娘今晚打扮得花枝招展,忙出忙进,在酒吧里像花蝴蝶似的,逢人就笑脸招呼,媚眼乱飞,显然是因为高朋满座而乐得心花怒放。

“温柔乡”在这码头上,只不过是个三流酒吧,专以色情招来顾客。而到这里来光顾的,除了水手船员之外,大部分都是下层社会的三教九流人物,以及那些赌狠玩命的角色。

凭良心说,在这种龙蛇杂处,易生事端的码头上,主持一家酒吧实在不简单,要没有一套灵活的手腕,真应付不下来。

尤其竺三爷那老烟虫,是个不管事的窝囊废,成天躺在楼上的小阁楼里,只要一支油光光的烟枪在手,让他一个人躲着吞云吐雾,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过问。因此,整个的酒吧,便交在他女人手里“盘”着。

这女人可真不含糊,不仅经营得法,生财有道,使酒吧的生意日渐兴隆。而且里里外外都由她一手兜着,处理得有条不紊。

今晚生意特别好,整个酒吧都座无虚设,使人一看就知道,这里有着什么特殊的故事。

原来在黑社会中,凡是双方不能解决的事,除了动武之外,就是由双方面约定个地方,摆出场面来。请出一位“德高望重”的人物,出面为双方排解,主持公道,论断是非一番。

这时候,一个略有几分姿色的女郎,正在以那沙哑的歌喉,唱着低级趣味的情歌……

忽然,由七八名衣衫不整的汉子,簇拥着一个脑满肥肠,穿一身黑色短装的秃头中年人,浩浩荡荡地涌进了酒吧。

大部分的人都认识他,纷纷巴结地招呼着:

“万二爷来啦!”

“二爷……”

酒吧是竺三爷开的,大伙儿管这家伙叫二爷,敢情他们是拜把子的弟兄?

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,他是他的二爷,跟那位三爷根本八杆子挨不着边!

万二爷只微微点了下头,大剌剌地走过去,竺老板娘忙不迭上前笑脸相迎:

“哟,二爷可来得早呀!”

万二爷色迷迷地,冲着这风騒的女人眦牙咧嘴一笑,但当他眼光一扫,突然沉下了脸问:

“怎么,他们都还没到?!”

竺老板娘嫣然一笑说:

“许老大刚才派人来打过招呼,说是临时有点事给绊住了,可能得迟几分钟赶来……”

没等她说完,万二爷已嘿然冷笑说:

“哼!好大的臭架子!”

竺老板娘又把勾魂摄魄的媚眼一抛说:

“二爷,反正巴大爷也还没来,您就先坐下歇歇,让我陪您喝一杯吧?”

万二爷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,由竺老板娘亲自招呼到那张留着的空桌位上,坐了下来。

跟他来的那七八名汉子,则挤到了别人的桌上去。

竺老板娘向酒台那边打个手势,便见那吧女立即端了两杯酒送过来,风情万种地叫了声:

“二爷!”然后扭着丰满的臀部走回去。

竺老板娘举杯笑问:

“二爷,听说您跟许老大最近有点过节,闹得很不愉快,是吗?”

万二爷端起酒杯,猛喝了一大口,怒形于色说:

“妈的!许汉成这老王八蛋,愈来愈张狂了,连他手下那班兔崽子,居然也敢在老子面前张牙舞爪。我要不拿出点颜色来,让他知道厉害,他还以为我怕他呐!”

竺老板娘诧然问:

“二爷,究竟是为了什么呀,你们过去的交情,一向不是很不错吗?”

“谁跟他妈的有交情!”万二爷忿声说:“老王八蛋最近不知从那里弄来个玩命的硬码子,仗着那小子身手不凡,就他妈的抖起来了。存心不把老子放在眼里,你说气不气人!”

竺老板娘附和说:

“这就难怪二爷生气啦,大家都是背乡离井,流落在这里混口饭吃,已经是不容易的了,何必太义气用事。再说嘛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这码头一带是大家混的地方,谁也不能独吃一份呀!”

她这几句话,听在万二爷耳朵里,无异是火上加油,使他更是怒不可遏地:

“谁说不是呢?不过,老王八蛋要想吃到老子头上来,嘿嘿,那可别作他妈的大头梦!”

正说之间,忽听门口有人在招呼:

“巴大爷来啦!”

“万二爷已经来了,在里边,您请!”另一人在招呼。

万二爷一听是巴老头到了,立即起身相迎,只见一个穿灰绸短挂裤,翻出白袖边,手摇折扇,一派大模大样的瘦老头,由两个彪形大汉随着走过来了。

这家伙脸上毫无血色,苍白而布满皱纹,剪的是小平头,两鬓已显出花白。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纪还见苍老,其实他才不过六十出头。

他还没走近,万二爷就忙抢前两步,大献殷勤地扶了他一把,巴结地说:

“巴老爷,您走好……”

巴大爷可不服老,哈哈一笑说:

“老弟,别看老哥哥上了年纪,哪样也不比你差劲哦!想当年……”

话才溜到嘴边,他忙止住了,因为他那一套“想当年”,别人早已听腻了,老挂在嘴上,连自己说来都乏味。

尤其,岁月不饶人,如今他已经渐渐老了……

唉!好汉不提当年勇,还提什么当年不当年的呢?

可是话说回来,老虎掉了牙,那付骨架和威风犹在。要不然像今天的这档子事,万二爷和许老大怎会双方恭请他出面?由此可见,他巴大爷的势力虽已大不如从前,但仍然是个举足轻重,说出话来有份量的人物啊!

想到这一点,毕竟还值得自我安慰,他不禁眉飞色舞地笑着说:

“老弟,不是老哥哥在你面前倚老卖老,你们办事比起老哥哥当年来,实在太差劲了!像这么点大的芝麻小事,还用得着请斤头?就凭一双拳头,或者一把刀子,再大的事也解决啦!”

万二爷尴尬地笑笑说:

“巴大爷的话是不错,可是,您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……”

不料巴老大爷却正色说:

“老弟,我看呀,你才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呢!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万二爷诧然问。

巴大爷径自坐了下来,才郑重其事他说:

“老弟,你大概还蒙在鼓里,老实告诉你吧,许汉成今晚要我出面,约你在这里评理,实际上是用的声东击西诡计,存心把你的人陷在这里呀!”

“把我的人陷在这里?”万二爷茫然一怔。

巴大爷笑笑说:

“你老弟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。试想,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犯得着小题大做,在这里摆下场面,要我出面?”

万二爷似有所悟地点点头说:

“嗯!你这一说,兄弟也有些明白了,怪不得老王八蛋的手下,今晚一个也不照面……可是,他把我的人陷在这里,究竟打的什么主意?”

巴大爷凑近了他,轻声说:

“老弟,难道这么大的消息,你还没有个风闻?金霸王以前的姘头,左艳芬那娘们回马尼拉来啦!”

万二爷置之一笑说:

“这个我已经听说了,她不是让人杀死在荒山上了吗?”

“是呀!”巴大爷说:“那娘们是死了,可是老弟怎么不想想,当年她跟金霸王独吞了那批黄金,逃得连人影子也不见。这次干嘛跑回来送死,又是谁向她下的手呢?”

万二爷的眼珠子一转说:

“她回来自然是为了那批藏金,但我不相信,会是许汉成下的手!”

巴大爷干巴巴地笑了声说:

“向那娘们下手的,或许不是许汉成,不过听说她这次回马尼拉来,还带了个漂亮的小妞儿同行。现在她死了,那小妞儿也同时失踪了。而许汉成却把你们陷在这里,带了人四出搜寻那妞儿的下落,老弟,你认为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
万二爷霍地把脸一沉说:

“难道他想从那妞儿身上,找出藏金的地点?”

“一点不错!”巴大爷说:“那妞儿既然跟左艳芬同行,自然关系非常密切,很可能也知道黄金藏在哪里。现在那娘们己遭杀害,虽不一定是那妞儿下的手,至少她是知道左艳芬被那方面的人所杀。或者知道藏金的地方,怕自己再遭毒手,否则她不会突然失踪!”

万二爷暗自点了下头,似乎完全同意对方的判断,但他故意装出一付置身事外的神气说:

“许汉成想打那批藏金的主意,实在有些不自量力。别说当年的那码头,我们都没份,就算是曾经参与其事,如今黄金没到手,反而白坐了几年牢的七煞星,已经从牢里放出来。听说他们这两三年来,正在各处找寻金霸王的下落,如果知道左艳芬被杀的消息,马上就会赶回来。那时候谁要想从他们嘴里抢骨头,岂不是自找倒楣?”

“所以呀!”巴大爷怂恿他说:“大家都是想趁他们得到消息赶回来之前,设法找到那失踪的妞儿,捷足先得,找出那批藏金再说啊。”

万二爷急问:

“许汉成既然把我陷在这里,是不是已经查出了线索,怕我……”

巴大爷用手摸摸下巴说:

“这还用说吗?他要不是有了线索,怕你老弟抢他的生意,又何必跟我们来这一手呢!”

万二爷顿时勃然大怒说:

“妈的,老王八蛋既是整我的冤枉,老子就是不沾边,也绝不让他称心!”

巴大爷暗喜说:

“对!既然知道许汉成在打那批藏金的主意,我们何必在这里干耗,不如带了人去撞撞他们。免得让他得了手,我们只有干瞪眼的份!”

说完,他已站了起来,那边的竺老板娘忙赶过来,笑容可掬地问:

“怎么,巴大爷才坐下,酒还没喝一杯,就忙着要走了?”

“嗯!我们去办点事……”巴大爷说。

他的话犹未了,忽见一名獐头鼠目的汉子,匆匆闯了进来。眼光一扫,发现巴大爷刚起身要走,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 神秘女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