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11 幕后大亨

作者:白天

赖驼子这地头蛇,在民伦洛区拥有相当大的恶势力,尤其干皮肉生涯这一行的,谁也不敢不买他的帐,否则就趁早关门,不必等他去砸窑子。

他在地方上无恶不作,除了包庇私娼、赌场、贩毒、走私,并且拥有一批亡命之徒,只要有利可图,杀人放火都干!

奇怪的是,这次藏金呼之慾出的风声,轰动了整个马尼拉的黑社会,各方面都派人跟着许汉成的两艘船凑热闹去了,他居然无动于衷,这不是邪门?

这时候,他在后面的屋子里,跟几个哥们大吃大喝,而且左拥右抱,一边一个形同半躶的女人,在向他施出浑身媚劲,大灌迷汤,使他乐不可支,得意忘形地放浪形骸起来。

忽见那汉子一头闯进来,恭恭敬敬地报告说:

“赖老大,巴大爷那里来了两个人,要见您。”

赖驼子把眼皮一翻,破口大骂:

“去你妈的!老子这会儿没空,就说我不在……”

话犹未了,方侠已走了进来,振声说:

“赖老大可以不见别人,我可非见不可!”

赖驼子把脸一沉,怒问:

“你是什么人?敢朝这里乱闯!”

方侠向屋里扫了一眼,只见在座的四五个大汉,均已把手按在腰间,显然各人身上都带着家伙,准备随时动手的。

他却视若未睹,神色自若地说:

“巴大爷派我来的,要把那个姓施的小妞儿,立刻带到他那里去!”

赖驼子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方侠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嘿嘿,巴大爷在码头那边,确实算得上是一号人物,咱们也有点交情。他手下的人我都见过,可是好像没见过阁下这么个角色,大概是冒充的吧?”

方侠有恃无恐地说:

“笑话!赖老大不信的话,不妨派人跟我一起去,是真是假,见了巴大爷的面,总会有个分晓!”

“那倒用不着!”赖驼子说:“你刚才说他派你来,要把个什么姓施的妞儿带去,老子这里又不贩卖人口,有什么妞好给你带去的?”

方侠单刀直入地说:

“赖老大,巴大爷说的,就是今天托你们到‘香槟酒店’,用大衣箱弄来的那个小妞……”

赖驼子突然推开搂在怀里的两个女人,两手一撑桌面,霍地站了起来,怒形于色他说:

“好小子!你满嘴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

方侠力持镇定地说:

“巴大爷请你们办事,是付了足够代价的,现在他来要人,难道说赖老大还不肯交出来?”

赖驼子一使眼色,在座的几个大汉立即跳起来,一个个拔枪在手,一时如临大敌,情势突然紧张起来。

方侠尚不知道,赖驼子怎会一眼就看出了破绽。正在准备不顾一切地动手之际,忽见两个汉子,推了欧阳丽丽进来。只见他的鸭舌帽已被摘掉,披了一头散乱的长发。

赖驼子怔了怔,厉声喝问:

“这他妈的是公的,还是母的?”

方侠急向欧阳丽丽一使眼色,她立即会意,于是故意卖弄风情地嫣然一笑说:

“你看我是公是母呢?”

赖驼子走了过去,伸手将她衣襟一把抓住,哈哈大笑说:

“我倒要看看,他究竟是公的,还是母……”

一把正要撕开她的胸襟,不料方侠突然奋身扑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用臂弯将赖驼子的脖子一围,紧紧勒住。同时一支手枪已顶住了他腰后,立即拖向墙角。

变生肘腋,方侠的行动实在太快,以致使那些大汉措手不及,虽已拔枪在手,在惊乱中却不敢贸然开枪,唯恐误伤了赖驼子或自己人,一个个都傻了眼。

方侠背对着墙角,等于己占据在死角上,不必担心对方的人发冷枪偷袭。这才逼问赖驼子:

“我们这个交道是怎么打?是大家不伤和气呢?还是非逼我动真家伙不可?”

赖驼子惊怒交加说:

“好小子,你居然敢跑到这里来撒野,也不打听打听,老子是干什么的!”

方侠嘿然冷笑说:

“我早就打听得清清楚楚,只要有利可图,你什么都干。所以巴大爷给了你点好处,你就干起了绑票的买卖来!可是你也该打听打听,我是干什么的,敢在老虎头上拍苍蝇?”

“你,你是干什么的?”赖驼子诧然问。

方侠振声说:

“老子是专门杀人的,而且杀人连眼睛都不眨!现在我不跟你废话,把那小妞儿交出来,让我带走,就留你一条命多活几年,否则可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赖驼子虽然被他制住,在这种性命交关的情势下,居然毫不在乎地狞笑说:

“嘿嘿,你有种就把老子干掉,我看你们两个能不能活着走出去?”

方侠横了心说:

“这个不用你操心,来者不怕,怕者不来,只要把你干掉,我已经够本了,其余都是赚的。现在我从一数到三,你不放句话出来,就请你的手下同时开火,咱们来个同归于尽!我开始啦,一……”

这一来,整个屋子里,包括欧阳丽丽在内,心里都捏了把冷汗,使空气万分紧张起来。

但赖驼子却无动于衷,仿佛根本不当回事,认为方侠只是虚张声势,绝不敢开枪似的。

方侠很快数出了:

“二!……”他故意把尾音拖得很长,似乎三字一出口,他就会不顾一切地猝下毒手了。

就在他的尾音刚一落,赖驼子突然大声说:

“慢着!”

方侠把枪在他腰后用力一顶,冷声问:

“怎么啦?”

赖驼子终于沉不住气了,他忿声说:

“好小子,算你厉害,老子今天认栽了!”

方侠不禁暗喜,急问:

“赖老大同意把人交出来了?”

赖驼子忽然哈哈大笑说:

“阁下这一问,就不打自招,证明不是巴大爷派来的啦!”

“怎么?”方侠急切问。

赖驼子这才说:

“因为阁下要真是巴大爷的人,就该知道那小妞,在半小时前已经让他带回去了,怎么又跑来再要一次?那不是存心讹我!”

方侠如同被当头浇了盆冷水,惊问:

“你这话是真的?为什么不早说?”

赖驼子振振有词他说:

“阁下这话问的未免太滑稽,那小妞儿已经让巴大爷派人带去了,现在突然又冒出你来问我要人。我既然知道你是冒充的,能不弄清是怎么回事,就告诉你人已经不在我手上了!”

方侠顿时哑口无言,站在门口的欧阳丽丽可急了,她怒形于色说:

“小方,既是巴老头把小丽带回去了,我们就直接去找老家伙算帐!”

方侠点了点头,遂说:

“赖老大,咱们的事,是不是到此为止?”

赖驼子毫不犹豫地回答:

“当然!人既然不在我手上,我们还拼个什么劲?”

方侠强自一笑说:

“赖老大真够意思!今天非常冒昧,失礼之处,改天一定登门致歉。不过,现在得麻烦老兄陪我们走几步,送我们出去!”

赖驼子怒形于色说:

“老子向来说话算数的,你未免太……”

话犹未了,忽见一名汉子闯了进来,一看屋子里的情势,顿时怔住了。

“什么事?”赖驼子喝问。

那汉子急说:

“马大嘴来了,说有急事要见您……”

“哦?”赖驼子忿声说:“今晚真他妈的热闹,马大嘴跟老子从来不打交道的,这时候跑来又是干嘛?”

那汉子以为是在问他,只好有问必答地说:

“他说刚才有两个人来这里,如果还没走,就请您把他们留下……”

赖驼子勃然大怒说:

“妈的!他凭什么吩咐老子?”

正在这时候,马大嘴大剌剌地走了进来,他把那汉子一把推开,盛气凌人他说:

“兄弟那敢吩咐赖老大,只不过是替人跑个腿,带个口信罢了,还请多多包涵!”

说时,他故意向方侠瞥了一眼,就当没看见这么个人在场似的,简直好像没把他看在眼里!

而欧阳丽丽则是站在门旁,马大嘴一进门就冲着赖驼子说话,倒是真的没注意到她。

赖驼子今晚的跟斗算栽到了家,刚才出其不意地被方侠挟住,现在又来了个狐假虎威的马大嘴。当着他自己手下这多人的面,脸上怎能挂得住?

“你他妈的替谁带信?”赖驼子怒问。

马大嘴狞笑说:

“赖老大,何必跟我们这种小角色发火,我是清水泡灯草,你再大的火也点不着找这个火嘛,应该发在点得着的人头上,譬如像叫我带信来的杜老大……”

“那个杜老大?”赖驼子喝问。

马大嘴阴阳怪气地说:

“圈子里姓杜的很多,能亮出招牌的也不在少数,不过兄弟所说的杜老大,相信赖老大一定不太陌生,就是七煞星里的老大——杜魁!”

“他?……”赖驼子怔住了。

在场的包括方侠和欧阳丽丽,无不暗自一惊,相顾愕然!

方侠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在路上早已发觉这家伙在跟踪,只是没想到他敢公然出现,而且是在替七煞星中的杜老大跑腿。于是不屑地冷笑说:

“真想不到我们又在这里碰头啦!不知道老兄这回又有什么花招使出来,打算把我骗到哪里去?”

马大嘴的脸红都不红一下,自我解嘲地说:

“阁下多包涵,替兄弟兜着点吧。像我这种跑腿的角色,什么都得听人家的,要说耍花招嘛,说实在的,兄弟比阁下还差得远呐!”

方侠冷冷地说:

“老兄倒说说看,我有什么花招,在你面前耍过?”

马大嘴仍然是那付令人讨厌的嘴脸,阴阳怪气他说:

“阁下在游艇上露的那两手,还不够瞧的吗?差点让咱们关在舱里出不来!这回范家两兄弟突然又失踪了,大概也是阁下搞的鬼吧?”

赖驼子惊问:

“你说的是范鹏和范鸿?”

马大嘴点了下头说:

“杜老大今晚一到,就去找兄弟,因为他知道范家两兄弟如果回来,一定会跟我联络的。事实上这两天我们一直在一起,可是今天下午他们去各处找金霸王的老婆,就一去没有消息,很可能发生了意外。所以杜老大很着急,派兄弟各处找寻。刚才在巴大爷公馆附近,让我盯上了这位朋友,看他逼着竺有三到‘温柔乡’去,又带了个人到民伦洛区来,我猜他们准是到赖老大这里来的。于是打了个电话给杜老大,他要我带个口信给赖老大,如果他们是来这里,就请把他们留下,他尽快亲自赶来。现在兄弟话是带到了,至于怎么办,就看你赖老大的啦!”

他滔滔不绝的,来了这个长篇大论,一则说明经过,一则也表明了身份,最后特别强调是杜魁的意思。要把方侠和欧阳丽丽强行留下,使赖驼子不敢不买这个帐。

但眼前的情势,是赖驼子已被方侠制住,除非和对方火拼,叫他怎能留得住他们呢?

赖驼子犹豫一下,只好无可奈何地苦笑说:

“马兄,这事只怕由不得兄弟作主了……”

马大嘴却咄咄逼人地说:

“赖老大这算什么话,在你的地盘上,你作不了主难道还由兄弟作主不成?反正我的话是带到了,作得了主也是你赖老大的事,作不了主也是你赖驼子的事,回头你自己向杜老大交代吧!”说完,他嘿然一声冷笑,扭头就走。

不料他这一转身,正好跟欧阳丽丽打了个照面,虽然她的打扮不男不女,马大嘴也认出了她是谁,不禁惊诧他说:

“咦?你不是金……”

欧阳丽丽冷哼一声说:

“我还以为你巴结上了那几个玩命的,眼睛生在额头上,不认识我了呢!”

赖驼子急问:

“马兄认识她?”

马大嘴“嗯!”了一声说:

“她就是金霸王的老婆!”

赖驼子这才知道她的身份,顿时脸色一变,大怒说:

“好呀!巴大爷自己不动手,让我们去‘香槟大酒店’把那小妞儿弄来,现在人已让他派人领走,却又叫他们来找我麻烦,这他妈的究竟安的什么心?”

欧阳丽丽怂恿说:

“这还不简单,我们最好一起去见巴大爷!”

赖驼子正在火头上,毫不考虑他说:

“好!我们这就去!”

谁知马大嘴却嘿嘿冷笑说:

“赖老大,我看巴大爷那里,你倒不妨慢一步去,反正又跑不了的。杜老大马上就要赶来,你们都走了,岂不是害他扑个空?”

赖驼子悻然怒问:

“那么依你的意思呢?”

“我的意思嘛……”马大嘴向屋里扫了一眼说:“凭你赖老大,就是要去巴大爷那里,让人押着去总不大好看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11 幕后大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