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12 原形毕露

作者:白天

一辆小型轿车,飞也似地来到了巴公馆。

出乎意料之外的,是今晚巴公馆并不如想像中的防范森严,反而显得冷冷静静,附近既没有任何动静,连门外把风的也没有一个。

这情形很不寻常,使人立刻意识到,很可能是巴大爷的事机不密,已经走漏了风声,让人探悉了他的阴谋诡计。大概老家伙在迫不得已之下,等不及按照原定计划,把七煞星一一解决,而提前去取藏金了。

车上的欧阳丽丽看在眼里,不禁诧然说:

“小方,你看老家伙会不会已经出发了?”

方侠沉声说:

“反正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,我们总得进去看看!”

欧阳丽丽急问:

“如果他在的话,我们真跟他摊牌?”

方侠只点了下头,便开门下了车,她只好跟着下车,来到大门口,伸手按了下门旁的电铃。

门上的小洞闪开了,露出个三角眼,一时竟没有识出外面的“大胡子”和那不男不女的人是谁,毫不客气地喝问:

“找谁?”

“找巴大爷!”方侠振声回答。

谁知那家伙只说了声:

“不在!”就把防盗眼关上,赏了他们个闭门羹!

方侠勃然大怒,举起拳头就要打门。但他忽然想到,自己腮下装了这一大把胡子,难怪那家伙认不出是他,怎能贸然开门呢?

于是,他灵机一动,拖了欧阳丽丽就走。绕到后门,蹲下去让她站在背上,然后站起来把她送上墙头。自己再退后几步,向前一冲,跳起来双手攀住墙头,两脚一蹬,也攀上了围墙。

方侠先翻墙而入,落在地上,才招招手,让坐在墙头上的欧阳丽丽跃下,由他伸手接抱怀里。

对于巴公馆里,他是识途老马,而且今晚又毫无戒备,使他们如入无人之境,由住宅后面的门潜入,直接来到了客厅。

这时候客厅里面静寂无声,只有一个大汉躺在长沙发上,似在闭目养神,又像是睡着了,直到他们走近,尚浑然未觉。

方侠向楼梯上和各处扫了一眼,才故意咳了声嗽,使那大汉猛的吃一惊,霍地跳了起来。

他刚要拔出插在腰间的手枪,已被方侠先发制人,出手如电地一拳,同时伸手夺到了他的枪。

大汉被他一拳兜上下巴,头一仰,踉踉跄跄连退了几步,等他站定,方侠的枪口已对准。

“巴大爷呢?”方侠喝问。

大汉不敢贸然回答,惊问:

“你,你们是……”

方侠立即摘下帽子,扯掉兜腮胡子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那汉子这才认出,忙不迭说:

“巴大爷叫我等在这里,留有话……”

“留了什么话?”方侠急问。

大汉回答说:

“巴大爷说如果你们来了,就让我告诉你们,因为情势有了变化,他不得不改变原定计划,提前采取行动。要你们全力去对付那几个玩命的,由他取到了黄金,把你们应得的一份,和施小姐一起交给你们……”

欧阳丽丽迫不及待地怒问:

“他把小丽藏在什么地方?”

大汉小心翼翼他说:

“巴大爷把她带去了,他说人在他那边,绝对负责她的安全,要你们放心。只要把那几个家伙解决,到时候他自会把施小姐和黄金交给你们。如果对付不了那几个家伙,让他们找了去,一切后果就得由你们自己负责……”

欧阳丽丽气得脸都青了,咬牙切齿说:

“老家伙好厉害!这不是明明用小丽的生命,在对我们威胁?”

方侠比较冷静,他抓住了重点问:

“巴大爷已经知道,范鹏和范鸿让我们解决了?”

大汉点点头说:

“知道了,搬运公司送来那只大衣箱的时候,巴大爷见了他们的尸体,就知道是你们干的……”

方侠仍然不动声色他说:

“那么他要我们去对付那几个家伙,知不知道他们的行踪?”

大汉回答说:

“巴大爷让我告诉你们,他已经派人放风给他们,会把他们引到这里来的,要你们等在这里下手……”

方侠沉思了一下,猛然恍然大悟,不由地忿声说:

“好个老姦巨猾的老东西,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!”

欧阳丽丽茫然急问:

“你认为他打的是什么主意?”

方侠冷哼一声,判断说:

“这还不明显吗?他一直不同意在自己家里下手,为的是有种种顾忌。现在他却要我们在这里等着,由他派人把那几个玩命的引上门来,让我们下手,而他却把所有的人带去取藏金了。不消说,他是准备放弃这里了,藏金一到手,立刻远走高飞。那时候根本不管谁死谁活,两败俱伤也好,同归于尽也好,反正他有了那么多黄金,到哪里去不够他痛痛快快地享受下半辈子的?”

“那他干嘛把小丽带去?”欧阳丽丽对她的干女儿,倒是真的关心。

方侠神色凝重地说:

“施小姐在他手上,才能使我们投鼠忌器,不敢贸然追去。这就是老家伙厉害的地方,让我们为了她的安全,不得不跟那几个家伙拼命,至少可以互相牵制,使他有充分的时间去取黄金。等藏金一到手,只怕他也会使出金霸王当年的那一手来,把他的全部手下,来个斩尽杀绝,惨剧重演呢!”

欧阳丽丽大惊说:

“那么小丽不也要遭他的毒手了!”

方侠忧心忡忡地说:

“那还用说?所以我们现在事不宜迟,得赶快去追上老家伙,绝不能让他把藏金得手!”

欧阳丽丽着急说:

“可是我们不知道藏金的地点,上哪里去找他们呢?”

方侠突然以冷峻的眼光,逼视着那大汉说:

“朋友,你大概可以告诉我们吧?”

大汉连连摇头说:

“我,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里,巴大爷领着大伙儿走的时候,只交代我在这里等你们,根本没说是去什么地方呀!……”

正在这时候,电话铃响了。

欧阳丽丽刚要过去接听,却被方侠阻止说:

“你来看住他,让我接……”

他把枪交给了欧阳丽丽,便急步走过去,抓起了活筒,只听对方传来个低沉的声音说:

“是巴公馆吗?”

“是的,”方侠问:“请问找那一位?”

对方急切他说:

“请巴大爷跟我讲话!”

方侠迟疑了一下,灵机一动,逼低了嗓门,模仿着巴大爷的声音说:

“兄弟就是的,请问阁下是哪一位?”

对方竟被他瞒过了,信以为真他说:

“我是万老二,巴大爷,我看事情有点不大对劲………”

“怎么?”方侠诧然问:

万二爷忿声说:

“许汉成那老王八蛋不知在搞什么鬼,船出了海就乱转一通,害得大家都跟着屁股后头转。这还不说,我发现跟去凑热闹的人里边,居然混有警方的不少人,看样子他们已经得到风声了。所以我看情形不大对劲,赶紧带了所有的人回来,一靠码头我就打电话给您,不知道我走之后,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?”

方侠犹豫了一下说:

“动静倒没有,不过我得到个消息,听说七煞星已经赶回马尼拉来了……许老头和其他各方面的人呢?”

万二爷回答说:

“大概他们也发觉情形不对劲了,有的已经打退堂鼓,只有少数人还不死心,在跟踪着老王八蛋。不过,我看他就是真知道藏金的地点,目前也不敢去取。所以我才放弃跟踪,先回来跟您从长计议,是否等老王八蛋出手之后,我们再采取行动?”

方侠想了想说:

“那恐怕来不及了,你最好尽快把所有的人带来!”

说完,他不等对方回答,就把电话挂断了!

拿着枪监视那大汉的欧阳丽丽,尚不知道电话是什么人打来的,急问:

“是谁?”

“是万二爷,”方侠说:“他已经回来了。”

欧阳丽丽茫然问:

“你怎么叫他把人带到这里来?”

方侠笑笑说:

“巴老头不是派人把那几个玩命的要引来吗?让他们来扑个空多乏味,所以我让万二爷带了他的人赶来,让他们狗咬狗,那才热闹啊!”

“那我们呢?”欧阳丽丽问。

方侠断然说:

“我们何必留在这里,自然是找巴老头!”

欧阳丽丽把眉一皱说:

“我比你还急,小丽在他手上,我真恨不得马上找到他们,可是上哪里去找呀?”

方侠胸有成竹地笑笑说:

“这个不用你操心,由我负责找到他们就是。不过话先说在前头,如果我能救回施小姐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欧阳丽丽已明白了他的心意,当即毫不犹豫他说:

“我说的话绝对兑现,只要她安然无恙,我一定成全你们!”

方侠哂然一笑说:

“好!有你这句话,我就是舍命去拼也干了!”

随即向那大汉说:

“朋友,我们得失陪了,好在回头这里还有热闹可看,你不会寂寞的。不过,如果你还想留一条命的话,最好等我们走后,赶快溜之大吉,否则白白赔上一条命,实在划不来哦!”

于是,他偕同欧阳丽丽,从容不迫地离开客厅,由后门出了巴公馆。

在车上,欧阳丽丽忍不住又问:

“你别跟我卖关子吧,究竟准备上哪里去找他们?”

方侠故意笑而不答,存心不打开他的闷葫芦,把车子加足了马力,风驰电掣地驶向码头。

终于,他们来到了“温柔乡”酒吧!

“你到这里来找谁?”欧阳丽丽简直莫明其妙了。

方侠仍然不答,把自己的帽子替她带上,将散乱的长发拢进帽里去,才偕同她下车,走进了酒吧。

今晚的生意很冷淡,整个酒吧里没几个客人,竺老板娘也不像平常坐在柜台里,连她的人影子也不见。

方侠走到柜台前,向一个没精打彩的吧女问:

“竺老板娘呢?”

吧女把嘴向后面一呶,方侠得知竺老板娘在,不禁大喜过望,掏出张钞票丢在柜台上,便拉了欧阳丽丽往里间走去。

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头,跟老板娘有什么关系,因此没人敢贸然阻拦,让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到后面,从楼梯直接上了楼。

方侠已经由竺有三带来过一次,知道那一间是竺老板娘的卧房,当他们悄然来到房门口时,正听见她在房里大发脾气,直着嗓子破口大骂:

“我怎么嫁了你这个窝囊废,成天只知道抱着根烟枪,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巴大爷发财了,你连个主意都拿不出?”

挨骂的当然是老烟虫,他叹了口气,沮然说:

“你叫我拿什么主意呢?让我去那里守着,我也去了。让我打人家闷棍,我也打了。可是人家巴大爷人多势众,就是明知道他去搬运黄澄澄的金砖,凭我这一把骨头四两肉,风大了点就能把我吹倒,还能够硬抢不成?”

竺老板娘气呼呼地说:

“我又没说让你去抢,只要让巴大爷明白,我们已经知道他得手了,还怕他不分我们一份?”

竺有三呐呐地说:

“让我去出这个面,我实在……”

话犹未了,方侠突然推门而入,哈哈大笑说:

“竺老板既然有所顾忌,不妨由我出面吧!”

俩口子顿时大吃一惊,吓得茫然不知所措,呆住了!

方侠遂说:

“竺老板娘,我知道你不弄到手一份,是绝不会死心的,大概我们离开这里以后,你那个派在巴公馆附近守着的伙计,又有消息回来告诉你了吧?”

竺老板娘矢口否认:

“没,有这回事!”

方侠笑笑说:

“你何必瞒我,你们两口子刚才说的话,我全听见了,现在让我替你说吧,那个伙计一直守在巴公馆附近,看见巴大爷亲自领了大批人马出发,就赶紧通知你。于是你就急了,偏偏竺老板拿不出个主意,而你又不甘心,眼睁睁地看人家发财,自己只有干瞪眼的份,对不对?”

竺老板娘置之不答,想起刚才被他们剥光的情形,不禁犹有余怒他说:

“你们又跑来干嘛?”

方侠这才正色说:

“我是诚心诚意,来找你们俩口子打交道的,因为你们可能知道巴大爷的行踪,却不能出面向他开口要分一份。而我们是名正言顺地可以分一份的,可是找不到老家伙本人。所以,如果我们肯合作,由你告诉我们他的去向,再由我们出面,黄金分到了手,算你们俩口子一份,你看如何?”

竺老板娘虽然有些心动,但她却不太相信地问:

“你们凭什么可以出面,向巴大爷要分一份?”

方侠立即摘下欧阳丽丽的帽子,郑重说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12 原形毕露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