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2 不速之客

作者:白天

万二爷在客厅里,接见了这四位不速之客。

其实他早已知道对方的来意:

“恕兄弟眼拙得很,不知道四位是………”

其中一名壮汉,开门见山地说:

“万二爷,我们不必兜圈子,刚才被你弄来的那个妞儿,希望能交给我们,我可以付一笔相当的代价!”

“代价?”万二爷皮笑肉不笑他说:“阁下不妨说说看,所谓的代价,是怎样个数目呢?”

那壮汉直截了当地说:

“刚才他们开价五万美金,我没有答应,现在我愿意照付!”

万二爷狞声说:

“阁下倒很大方,一出手就是五万美金,但阁下愿意付,还得兄弟愿意接受呀!你说是不是?”

“难道五万美金还嫌少?”壮汉怒问。

万二爷嘿然冷笑说:

“少是不少,折合比索是好几十万了。可是跟几吨黄金比较起来,岂不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数目?”

壮汉惊怒交加地问:

“你说什么?”

万二爷笑笑说:

“我说的是,那个小妞的身价,至少值好几吨黄金,如果我太贱卖了,岂不是太不识货?”

壮汉勃然大怒,霍地从沙发上站起,手才伸进口袋,尚未及取出短枪,已听万二爷狂笑说:

“朋友,在我这里,你最好别动家伙,否则是自讨苦吃!”

壮汉虽是怒不可遏,但他眼光一扫,只见客厅里虎视在侧的七八名大汉,早已拔枪在手,以枪口对着他们四人,终使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随见巴大爷从楼上走下来,哈哈一笑说:

“万老弟,古时候两国交战,也不斩来使的。人家既然是替金霸王的老婆办事,亲自登门来打交道,让老哥哥说句公道话吧,只要价钱过得去,老弟就可以放手啦!”

万二爷悻然说:

“可是他们只出五万美金,这不是开玩笑?好像是在打发叫化子……”

巴大爷暗使了个眼色,径向那壮汉说:

“朋友,我说话一向最公平,五万美金确实太少了,如果是二十万的话,我们还可以谈谈。”

“二十万?”壮汉被这数字吓了一跳。

巴大爷强自一笑说:

“你不要以为我是狮子大开口,其实这个数目只不过是我提的,万老弟还不一定同意。不过,只要你们愿意出这个价钱的话,他这里由我负责,绝对放人!”

“这……”壮汉一时没了主意。

巴大爷忽然正色说:

“朋友,这个数目你也许作不了主,但你不妨回去告诉金大娘,就说这里非二十万美金不可,少一分钱也不交人,看她怎么说?”

在这种情势之下,那壮汉实在无可奈何,只好忿声说:

“好!算你们厉害!现在我不能决定,必须回去问问出钱的人,是不是舍得忍痛照付,你们等着答复吧!”

巴大爷断然说:

“不成问题,我们等着阁下的答复就是!不过话可说在前头,过了今夜十二点,如果没有答复,这码事就作罢,以后绝对免谈!”

壮汉说了声:

“好!一言为定!”便带着同来的三名枪手,悻然离去。

万二爷等他们一走出客厅,就迫不及待地问:

“巴大爷,你怎么轻易答应……”

巴大爷把眼皮一翻说:

“怎么?二十万美金还嫌少了?”

“可是,”万二爷贪婪他说:“如果我们从那小妞儿嘴里,逼出藏金的地方,那至少有好几吨金砖呀!”

巴大爷不动声色地笑笑说:

“人就在楼上,现在何不去问?”

万二爷误会了他的意思,以为是先问出了藏金的地点,再把架回来的少女以二十万美金出手,岂不多捞一笔?

于是,他兴冲冲地急步上楼,只见楼上的房门,把守着四名荷枪实弹的大汉,一个个如临大敌似的。

及见上楼来的是万二爷,才把对着楼梯的枪口收回,恭立在门旁让他进房去。

房里是个牛高马大的女仆在戒备,那长得像母夜叉似的万二奶奶,居然也不辞辛劳,亲自守着那“金娃娃”。

而床上则躺了个衣着朴实的少女,全身被捆得结结实实。

万二奶奶看他进房,忙不迭就问:

“价钱谈妥了?”

万二爷在外面耀武扬威,神气十足,可是一见了这位河东狮,却像老鼠见了猫,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“煮熟了的鸭子,还怕它飞了不成?”他陪着笑脸说:“太太,回头我再慢慢告诉你,现在先让我有几句话要问这小妞儿……”

万二奶奶霍地把脸一沉,怒斥说:

“你别见了年轻女人,就掉了魂似的,想趁机会吃她豆腐。巴大爷刚才已经问过她了,你还有什么可以问的?”

“巴大爷已经问过了?”万二爷颇觉诧然。

忽听哈哈一笑,巴大爷已走了进来,接口说:

“不错,我刚才已经问清楚了……”

万二爷喜出望外地问:

“她说出藏金的地点了?”

巴大爷笑了笑说:

“老弟,幸亏刚才我问话的时候,弟妹也在场,否则你还疑心老哥哥没打好主意,知道了藏金的地点,而不告诉你哩!”

“怎么,她不肯说?”万二爷急问。

巴大爷忽然正色说:

“她已经落在我们手里,还由得她肯不肯?但她根本不是跟左艳芳同来的那个妞儿!”

“哦?”万二爷似乎不信他说:“巴大爷怎能确定她是与不是?”

巴大爷非常肯定他说:

“这妞儿是菲律宾人,满口‘民答那峨’地方的土语,一句华语也不懂。而我们知道,左艳芬是只会讲华语的,所以我认为两个语言不通的女人,绝不可能一起来马尼拉!”

“巴大爷,”万二爷提醒他说:“您别忘了,事情已经隔了十年,这十年来,他们东藏西躲,走的地方一定不少。如果是匿居在‘民答那峨’,要学当地的土语,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啊!”

巴大爷笑笑说:

“话是不错,但我刚才已经问过他,她在‘春福旅社’已经住了将近一个星期,而且是个船员带她来的。左艳芬却只来了两三天,时间上也不符合。再说嘛,那娘们绝没这么大的胆子,敢公然住到西码头来!”

万二爷瞥了床上的少女一眼,诧然说:

“这么说,那几个家伙是认错了人?”

巴大爷哈哈大笑说:

“要不然我怎么会只开价二十万美金,就答应把人交给他们呀!哈哈……”

万二爷的眉头一皱说:

“如果他们知道找错了对象,恐怕……”

巴大爷老谋深算地说:

“他们既然找上门来,愿意付出代价,可见还没识出真伪。我们可以用鱼目来混珠,并且不见兔子不撒鹰,等钱到了手,才把人交出,否则连见都不让他们见这妞儿。事后他们就是发觉上当,那也只好自认倒楣,这叫作‘货物出门,概不退换’!”

万二爷的心原已凉了半截,听巴大爷这么一说,顿时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,出言奉承说:

“巴大爷果然名不虚传,姜是老的辣,这一着我倒是真没想到……”

正说之间,忽见一名汉子推门而入,恭然说:

“二爷,刚才那几名家伙又来了,还带来了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!”

万二爷“嗯”了一声,急问巴大爷:

“他们带来的女人,会是金霸王的老婆吗?”

巴大爷点了下头说:

“八成是的!这女人相当厉害,让老哥哥来应付!”

万二爷没有异议,便偕同巴大爷出了房,匆匆来到楼下的客厅。果见那四名壮汉,带来了一位满身珠光宝气,穿着时髦,妖艳无比的女人。

巴大爷猜的不错,这女人就是当年被金霸王遗弃,一直住在北婆罗洲的老婆——欧阳丽丽!

她正襟危坐地端坐在沙发上,四名壮汉则分立在两旁,见了万二爷和巴大爷走来立即起身:

“哪一位是万二爷?”显然她并不认识他们。

万二爷笑笑说:

“兄弟就是……”

欧阳丽丽向巴大爷瞥了一眼,随即表明来意:

“万二爷,我这个人一向最喜欢痛快,不需要我说明,你一定已经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。但我绝不跟你讨价还价,只是我这次没带那么多现款来,所以亲自来跟二爷打个商量,能不能先付一半,三天之内,再全部付清。”

万二爷不置可否地笑问:

“你的意思是,先付我十万美金,让我立刻把人交出来?”

欧阳丽丽微微一笑说:

“钱尽管放心,我绝不会赖帐的。现在我已带来了十万美金,万二爷是否可以通融?”

万二爷心想,反正楼上那少女的身上,根本捞不到油水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拿几个是几个,总比许汉成白忙一阵强些。

他正想答应,谁知巴大爷却挺身上前说:

“金太太,我们完全是站在道义的立场,因为当年金霸王做的那票买卖,跟我们风马牛不相干,万老弟才同意以二十万美金,把那小妞儿交出来。谁都知道,只要她说出那批藏金的地点,至少就可以到手好几吨黄金。如果我们黑心的话,你出五十万,我们也绝不会贪小失大的。现在别人已经愿意付更高的代价,但我们先答应了这几位朋友,不能出尔反尔,说了话不算数。可是金太太要拖泥带水的话,我们只好另找买主啦!”

欧阳丽丽悻然问:

“请问你是万二爷的什么人?”

“敝姓巴,”巴大爷狞笑说:“承大家的抬举,管我叫巴大爷,金太太可能听过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吧?”

“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巴大爷,我早已久仰了!”欧阳丽丽冷声说:“巴大爷的意思,是要我今晚把二十万美金付清,才能把人交出来?”

巴大爷断然说:

“买卖不能勉强,但必须干脆!”

欧阳丽丽冷冷一笑,忽然打开特大号手提包,取出两大扎早已准备好的美钞,都是百元票面的,忿然丢在茶几上说:

“这二十万美金,你们点一点吧!”

万二爷见钱眼开,心不迭拿起茶几上的两大扎美钞,双手齐动,一叠叠地清点着……

欧阳丽丽没等他点完,就迫不及待地说:

“现在钱已经如数照付,人可以交给我了吗?”

巴大爷不动声色说地:

“当然,我们一手交钱,一手交人……”

万二爷已点清了数目,欣然笑着说:

“数目不错,我马上叫人把那小妞儿带下来,金太太外面有车?”

欧阳丽丽点了点头,万二爷立即吩咐一名大汉,上楼去把那少女带到客厅来。并且二十万美金交他带去,免得雌老虎不见钱,故意刁难。

巴大爷这时故意问:

“金太太,你不惜花这么大的代价,是否认为那小妞儿,一定知道藏金的地点?”

欧阳丽丽不屑地说:

“不然你们也不会狮子大开口,硬敲我二十万美金吧?”

巴大爷尴尬地笑笑说:

“话可不是这么说,假如我们是从你手里,硬把那小妞儿抢过去,再敲你一笔,似乎有些说不过去,但我们是硬碰硬打许汉成手里夺过来的……”

欧阳丽丽冷冷地:

“可是他只要五万美金,你们却非二十万不可!”

巴大爷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不错,他只开价五万,但他并没有诚意,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!否则他怎会一面故意跟你们讨价还价,一面却派人把那妞儿,从楼上的太平梯弄走,幸亏我们及时赶去,把她抢夺过来,不然金太太就是付更大的代价,恐怕也不能让他放手呢!”

这番话顿使欧阳丽丽哑口无言了,她只好报以不屑的冷笑,仿佛在说:你们别满嘴道义,其实还不是一丘之貉!

那奉命上楼去的大汉,上去了差不多五六分钟,仍然未见把那少女带下楼下。万二爷不禁诧然说:

“妈的!楼上在搞什么鬼,怎么蘑菇了这半天,还没把那小妞儿带下来?”

巴大爷也暗觉有异,急说:

“老弟,你上楼去看看吧!”

万二爷立即急步冲上了楼,只见房门口把守的四名大汉,竟若无其事地在聊天。

岂知推门进房一看,顿时惊了他个目瞪口呆!

怪不得那大汉上楼来了这么久,还不见他把那少女带下楼去,原来他和万二奶奶以及那高头大马的女仆,均已昏倒在地上。

而那捆在床上的少女,竟已不知去向!

这一惊非同小可,万二爷情急地大叫:

“来人呀!”

房外的四名大汉,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闻声均大吃一惊,急习惯冲进房去,一个个拔枪在手,茫然惊问:

“二爷,怎么啦?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2 不速之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