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3 将计就计

作者:白天

巴大爷猜的一点不错,今晚果然是许汉成亲自出马,在方侠的协助下非常顺利地潜入万公馆。以飞墙走壁的绝技,弄出了那少女,并且意外地到手二十万美钞。

但是,当他们把那少女弄回去,盘问了半天,才知道今晚根本找错了对象,她并不是那失踪的女郎!

许汉成颇觉失望,单独把方侠叫到房里去,跟他秘密商量起来。

“现在怎么办?人让我们弄来了,二十万美金也让我顺手牵带了回了,万二爷一定不会罢休的!”

方侠苦笑说:

“我们至少比他们实惠,最低限度有二十万美金到手,而他们却无法向金霸王的老婆交代……”

许汉成深谋远虑地说:

“我倒不是怕万二爷,而是担心那老姦巨猾的巴老头,今晚的事也有他一份。老家伙诡计多端,如果他要向我们采取报复,绝不会明来明往,很可能是放冷箭,使我们防不胜防。”

方侠想了想说:

“你看他们可能采取怎样的报复?”

许汉成忧形于色说:

“别的我都不在乎,只怕他们故意放出风去,说那妞儿落在了我手里,已经问出藏金的下落。这样一来,不仅是金霸王的老婆,就是整个马尼拉圈子里的朋友,也会注意我的一举一动,随时提防我去取回藏金。那我不是成了众矢之的,无时无刻不受监视的犯人?同时正在各处寻仇,矢志要找到金霸王的那七煞星,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,他们只要一风闻消息,马上就会赶来。而我已经是四面楚歌了,那还有力量跟他们周旋?”

方侠沉思了片刻,郑重说:

“许大哥顾虑的不错,他们很可能放出这个空气去,使其他人的注意力,完全集中在我们身上,而他们便趁机搜寻那个真正失踪的女郎呢!”

许汉成急问:

“你的意思是说,他们也已经知道,这个女的不是跟左艳芬同行的女郎?”

方侠强自一笑说:

“这还用说吗?万二爷把她一抢回去,必然是迫不及待地就逼问过她了,不然怎会舍得以二十万美金的代价,就轻易答应把她交给金霸王的老婆!”

许汉成沮然说:

“那我们不是反而弄了个累赘回来?”

方侠忽然灵机一动说:

“这倒不见得,我们不妨将计就计,使他们高深莫测,结果落个弄巧成拙,自食其果!”

“哦?”许汉成茫然说:“老弟有什么锦囊妙计?”

方侠笑了笑说:

“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锦囊妙计,只能说是将计就计罢了。许大哥不是担心他们乱放空气吗?那么你就索性假戏真做,明天就带着那小妞儿,和我们所有的人出发,乘船出海去兜几天的风。让人家以为你是去藏金的地方,甚至连巴老头他们,也摸不清虚实了。”

“那么你呢?”许汉成问。

“我自然得留下,”方侠说:“照我估计,只要你浩浩荡荡地出发了,圈子里那些财迷心窍的家伙,都会跟着你屁股后头乱跑,说不定万二爷他们也会上当。这样一来,我相信失踪的那女郎,很可能就会再度出现,如果我能找到她,还怕她不说出藏金的地点?”

许汉成大喜,眉飞色舞地说:

“好!我们就这么办!”

于是,这个疑兵之计,就在他们的密商之下决定了!

第二天一早,许汉成便带了那少女,及大批人马,悄然来到码头,雇了两艘机帆船,浩浩荡荡地出发。

果然不出所料,消息立即不胫而走,传遍了整个马尼拉的黑社会,以致谣言纷纷,莫衷一是。

消息很快传进了万二爷的耳朵里,使他大为诧异,立刻亲自赶到巴大爷那里,见面劈头就问:

“巴大爷,你听说了没有?今天一大清早,许汉成就带着那妞儿,和他的全部人马,乘两艘帆船出海去啦!”

“哦?”巴大爷故作吃惊说:“那他们一定是去藏金的地方啦!”

万二爷茫然不解地说:

“可是,巴大爷昨晚不是问过了那妞儿,她既不是跟左艳芬一起来的女郎,怎么可能知道藏金的地点,而带了许汉成去呢?”

“这……”巴大爷怔了怔说:“昨晚我回来以后,曾经问过,或许那小妞儿是故意装的,当时把我瞒过了。其实她就是失踪的那女郎,不然绝不可能替许汉成带路呀!”

万二爷后悔不迭地说:

“只怪我们对她太客气了,许汉成一定给她吃了苦头,她才不得不说实话!”

巴大爷沮然说:

“唉!这只能怪我,是我问她的……不过,事实上我们来不及用刑,刚把她弄回去,那四个家伙就找上门来了。后来我们才上楼,没说几句话,金霸王的老婆又来了。结果我们在楼下讨价还价,许汉成却趁机把她弄走了……”

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怪谁也没用!”万二爷说:“哦,对了,金霸王的老婆,昨夜跟您一起离开我那里,她出来说了什么没有?”

巴大爷轻描淡写地说:

“她还不是说说气话,还能真找我们算帐,硬要我们赔偿那二十万美金不成?我已经跟她把话说的一清二楚,你老弟是钱也没落到,人也没落到,要钱要人,她都得去找许汉成!”

“可是老王八蛋已经出海了呀!”万二爷说:

巴大爷一本正经说:

“她去找许汉成,那是她的事,不过你老弟也真沉得住气,他既已经出海,你怎么居然按兵不动?”

万二爷犹豫不决地说:

“我听到这个消息,马上就赶来,是想听听您巴大爷的意见,是不是有跟踪他们的必要呀?”

巴大爷连考虑都没考虑,就断然说:

“当然得跟去!否则不是眼睁睁地,看着他满载而归。”

万二爷为了昨夜的事,已发誓跟许汉成势不两立,那还经得起巴大爷的怂恿,立即起身说:

“找回去这就带人出发,巴大爷这方面怎样?”

巴大爷当仁不让他说:

“我还能坐失这发财的机会?当然得去!不过我们的目标不能太大,以免被他们有所警觉。最好是化整为零,分批出发,这样才不致打草惊蛇啊!”

万二爷不疑有他,当即同意说:

“就这么办,我的人先去盯住他们,您这里随后尽快赶来好了。”

“一言为定!”巴大爷一口答应下来。

他亲自送万二爷走出大门。车发动了,万二爷风驰电掣而去。巴大爷才面带狞笑,转身回到门里。

走回客厅,他立即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但是,对方的铃声响了半天,却没有人接听。

正在暗觉诧异之际,忽听身后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,使他暗吃一惊,急忙回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,沙发上已坐了个西装革履的青年。

乍看之下,几乎认不出这青年是谁,定神一看,才认出就是平常不大修边幅,穿得很随便的方侠!

巴大爷这才惊魂甫定,放下了电话,强自一笑说:

“小方,你怎么不声不响地溜了进来,万一我回身给你一枪,岂不是……”

方侠自负地笑笑说:

“这个你放心,我拔枪的动作一定比你快?”

巴大爷尬尴地笑了笑说:

“说真的,你从哪里溜进来的?”

方侠在茶几上的烟罐里,径自取了支“加立克”牌的香烟点上,猛吸了两口才说:

“到你巴大爷的公馆来,我自然不能走正门,只好从后门溜进来呀!”

“那么你看见万二爷来过了?”巴大爷问。

方侠点点头,忽然把脸一沉,冷声说:

“巴大爷,我现在特地来这里,想请教一件事,金太太雇的那几个家伙,是否安心要置我于死地?”

巴大爷怔了怔,随即哈哈大笑说:

“小方,你大概是说的昨晚上那码事吧?其实你不能怪他们,老实说,凭他们几个的枪法,真要置你于死的话,就是开车撞不倒你,也得在你身上射几个窟窿呢!”

“那么,这又是你出的主意了?”方侠悻然问。

巴大爷并不否认,点点头说:

“不错,这是我出的主意,要不是表演逼真,这一台戏唱起来就不够味啦!何况,我们要瞒过万老二,又得让许汉成看来像那么回事,不真刀真枪地干,他会相信吗?”

方侠的怒气这才平息下来,但他仍不甘心地说:

“以后再有这种情形,巴大爷最好先通知我一声,让我心里上有个准备,否则我拔枪还击,就不知道鹿死谁手了!”

巴大爷坐了下来,眉飞色舞地说:

“目前我们整个的计划,第一步和第二步,已经很顺利地完成了,刚才万二爷得到消息,听说许汉成带了那小妞和大批人马出发,他立刻就沉不住气,回去带人盯梢去了。现在整个马尼拉已形同真空,各路人马的注意力,全部集中在许汉成的两艘机帆船上。我们一切按照原定计划,马上进行第三步!”

方侠振奋说:

“我们可以去取藏金了?”

巴大爷郑重说:

“取藏金是整个计划的最后阶段,现在万二爷和许汉成的人,虽然已经离开了马尼拉,各路的牛鬼蛇神也会相继出发。但为了谨慎起见,我们必须把七煞星诱回来,把他们全部干掉。然后再取出藏金,才能万无一失,没有后顾之忧。否则藏金就是到了手,那七个亡命之徒也绝不会罢休的!”

方侠似乎不耐烦久等,他把眉头一皱说:

“如果七煞星还没回来,各路人马发觉情形不对,倒先回来了,那又怎么办?”

巴大爷极有把握地说:

“这个你放心,我巴某人虽然说不上料事如神,但做任何事都经过慎重思考,才作最后决定的。据我知道的可靠消息,七煞星上个月就回菲律宾了,正在各岛分头找寻金霸王的下落。而且我已经放出风去,使他们知道金霸王这些年来,始终没远离菲律宾,一直藏匿在附近的岛上,以便陆续潜回来取藏金。现在他们只要听说左艳芬被杀的消息,不出一两天,一定会纷纷赶回。那时候我们就来一个十一个,来两个干一双,把他们一一斩尽杀绝,永绝后患。再痛痛快快地分藏金,那不是皆大欢喜?哈哈……”

方侠不得不佩服,这老家伙的计划周密。因为,整个的计划,可说是由巴大爷一手包办的。

首先,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说动了被金霸王遗弃的欧阳丽丽。在报复的心里和藏金的诱惑下,她终于同意参加这个计划,并且答应负担全部所需的费用,将来在取得的藏金中扣还。

双方合作的条件,是欧阳丽丽拿出一笔钱来,同时扮演主要的角色,而由巴大爷负责策划一切和安排这一台戏。另外的两个主角,则是欧阳丽丽的干女儿施小丽和方侠。

全部计划中的第一步,分为两部分进行,由方侠打入许汉成的圈子,取得他的信任。并怂恿这位过去干过飞贼,如今在码头上拥有相当势力的许老大,跟万二爷方面不断发生冲突,以便造成双方势不两立的局面。

就在马尼拉方面一切布置就绪后,巴大爷便派人到金霸王匿居的“萨耳岛”,故意放风说藏金的地点已被欧阳丽丽发现,正企图将藏金据为己有。

金霸王惊悉这个消息,果然疑信参半,立即派左艳芬潜回查看究竟。而施小丽便在途中找机会跟她结识,结伴同来马尼拉,其实她就是那失踪的女郎。

方侠虽不知道,左艳芬究竟是死在谁手里,但毫无疑问的是,巴大爷已获悉了藏金的地点。

第一步的目的,是要把左艳芬诱回马尼拉,逼问出藏金地点后,便把她杀害,弃尸在荒山,使她潜回马尼拉的消息不胫而走,造成黑社会中疑云重重的情势。

其实,既然知道了藏金的地点,前往取出来不就结了吗?何必还要大费周章,唯恐天下不乱呢?

事实上,诚如巴大爷所顾虑的,纵然那几吨黄金到了手,那七个亡命之徒绝不会罢休。他们冒了生命的危险,跟金霸王合作劫得了那批金砖,结果一块金砖也没到手,反而尝了几年铁窗滋味。如今让别人坐享其成,他们怎会甘心?所以必须把他们赶尽杀绝,除了后患,才能安心享受这笔横财。

因此,第二步便是以一个不相干的女郎为对象,一方面由欧阳丽丽雇的四个菲藉职业枪手,前往“春福旅社”去企图劫持,使人相信她就是失踪的神秘女郎。另一方面则由方侠怂恿许汉成,用计把万二爷的人陷在“温柔乡”酒吧,好让他们赶去阻止。

许汉成非常信任方侠,又经不起那批藏金的诱惑,自然不疑有他,毅然带了全部人马,及时赶到“春福旅社”。以为抢救下那女郎,就会知道藏金的地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3 将计就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