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5 藏金之谜

作者:白天

今天“温柔乡”的生意很清淡,由于往常朝这里跑的那班人,几乎全被财迷心窍,去暗地跟踪许汉成的两艘机帆船了。以致酒吧里总共不到十个客人,寥若晨星地散落在那里坐着。

但是,既然有客人,一切就得照常,音响上得播放着音乐,吧女得陪客喝酒,以及……

相形之下,吧女似乎比客人还多些,使坐在柜台里的竺老板娘,显得没精打采地,真想打瞌睡!

正在这时候,方侠吊儿郎当地走了进来。

他已不是早上那付西装革履,俨然绅土的打扮,而是恢复了昨夜的装束,一身黑乎乎的对襟两截的唐装,领口的两粒布扣敞开着,看来完全像个小混混或地痞流氓之类。

竺老板娘不认识他,只向一名吧女呶呶嘴,示意叫她去招呼这个陌生的客人,自己则懒得动,仍然手托香腮,心不在焉地听着那靡靡之音。

吧女上前嫣然一笑,毛遂自荐地说:

“让我陪你喝一杯好吗?”

方侠却笑笑说:

“回头再说吧,我先跟竺老板娘说两句话……”一面说,一面他已径自走向了柜台。

那吧女只好耸耸肩,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
竺老板娘已听见了方侠的话,等他走近面前,就诧异问:

“找我?”

方侠向酒吧里扫了一眼,才轻声说:

“我想跟你打个交道,不知竺老板娘可有兴趣?”

“跟我打交道?”她颇觉意外。

方侠不动声色,从身上掏出两叠百元票面的美金,朝柜台上一丢。径自摸出香烟来,叼了一支在嘴上,掣着打火机把它点着,神情非常从容,并不立即说明来意。

竺老板娘见钱眼开,两眼直直地瞪着两叠钞票,莫名其妙地问:

“这,这是干嘛?”

方侠的口一张,喷了一大口烟在她脸上,才说:

“这是两千美金,算是付你的代价。”

竺老板娘误会了他的意思,春意盎然地笑笑说:

“你先生大概是第一次来这里吧?我这里从不乱敲客人竹杠的,老客人新客人都是一样,陪酒照杯数算,小费随意。带出去是两百比索一小时,小姐的钱由你们自己谈,那用得着这么多呀!”

方侠故意说:

“如果我要的是你竺老板娘,那就不算多了吧?”

竺老板娘顿时面红耳赤,但她不便向客人发脾气,只好嫣然一笑说:

“别开玩笑了,我老都老了,吃我这种老豆腐有什么劲儿!我这里漂亮小姐很多,你喜欢怎样的,让我替你介绍一位吧?”

方侠这才言归正传他说:

“说正经的吧,这两千美金是付给竺老板娘,只要你替我做一点小事情,你看怎样?”

“什么事?”

方侠又向附近扫了一眼,见没有人注意他,终于轻声说:

“事情非常简单,只要你打个电话给巴大爷,告诉他说:范鹏和范鸿两兄弟,今天到你这里来过!”

竺老板娘顿时一惊,脸色大变说:

“你,你说的是七……”

“不错!”方侠说:“就是大家称他们为七煞星的,其中的范家两兄弟!”

竺老板娘惊诧说:

“可是,他们在两三年前,就离开了马尼拉,始终没再露面,你为什么叫我告诉巴大爷,说他们回来了呢?”

方侠笑笑说:

“就算是跟巴大爷开个玩笑吧!怎么样,就一个电话,说几句话,代价是两千美金,你干不干?”

竺老板娘如同堕入了五里云雾中,茫然说:

“这,这个玩笑我可不敢随便乱开,尤其是骗巴大爷,让他知道了,我可担待不起,你还是找别人吧……”

方侠忽然冷声说:

“竺老板娘,我知道巴大爷跟你的交情不错,只有你的话,他才会相信,否则我何必来找你!”

这几句话,无异正中她的要害,因为竺老板那老烟虫,是个任何事都不过问的窝囊废,成天只知道抱着烟枪吞云吐雾。连老婆红杏出墙,给他戴上了绿帽子,也始终蒙在鼓里,不闻不问。

但这不甘寂寞的竺老板娘,跟巴大爷和万二爷之间的暧昧,除了他们自己之外,绝不可能再有其他人知道的,方侠又是从何得知的呢?

这就要怪巴大爷了,所谓十个女人九个肯,只怕男人嘴不稳!老家伙还不是酒后失言,一时兴奋过度,把他的风流韵事,在方侠面前搬出来夸耀,才会让他知道了。

竺老板娘毕竟做贼心虚,一听方侠在揭她的疮疤,顿时暗吃一惊,强自镇定说:

“你怎么可以随便说话,谁跟巴大爷有什么交情,他不过是常来这里玩玩罢了……”

方侠故意抓起柜台上的两叠钞票,正色说:

“那么这个电话,我去请竺老板打,你看如何?”

竺老板娘情急说:

“不!他绝不会干的,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……”

方侠看出她己心动,不禁笑了笑说:

“其实你别往歪处想,我可没打算整巴大爷的,只不过是我们打了个赌。他认为那两兄弟,最近绝不会回马尼拉,而我打赌在一两天之内,一定会赶回来。我们的赌注是五千美金,我给你两千也不算太少啦!”

“真是这么回事?”竺老板娘问。

方侠一本正经说:

“我何必骗你?事实上他们最近也一定会回来的,只不过迟早一两天罢了。你在电话里不妨这样告诉巴大爷,就说看见的好像是范家两兄弟,没等你认清楚,他们已经走出了酒吧。将来他就是追究起来,你也不必负责任呀!”

竺老板娘犹豫之下,既怕方侠揭穿她的丑事,又舍不得那两千美金的外快,终于看在钱的份上,同意说:

“好吧,我就照这么告诉巴大爷。”

方侠大喜过望,欣然说:

“你现在就打电话吧,我得喝一杯呢,哈哈……”

说完,他笑着走开了。

其实他并不是真要喝酒,而是留下,亲眼看着她打电话给巴大爷。

他刚在附近的空桌坐下,那个吧女便又走过来,用手搭在他肩上,笑问:

“现在可以让我陪你喝一杯了?”

方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吧女立即走向柜台去取酒了。

柜台里的竺老板娘,瞥了方侠一眼,才收起那两叠钞票,抓起电话筒,按动着号码键。

对方的铃声响了好几遍,始有人接听,但巴大爷却不在家。

“巴大爷上哪里去了?”竺老板娘故意大声问,以便附近桌上的方侠也听得见。

对方回答说:

“他没说去哪里,你是哪一位?”

笠老板娘大声说:

“我是‘温柔乡’的竺老板娘,回头巴大爷回来,请他拨个电话给我。”

她搁下了电话,走出柜台,来到方侠面前说:

“电话已经打了,可是他不在,这可怪不得我了吧?”

方侠颇觉失望,只好笑笑说:

“这当然不能怪你,不过,希望回头你再打个电话去,无论如何要在今晚上以前,把消息让巴大爷知道!”

笠老板娘点点头说:

“好吧,你放心好了,电话我一定打就是了。”

正好那吧女端了两杯酒来,放在了桌上,方侠立即举杯一饮而尽,起身掏出一叠钞票来。

“怎么你要走了?”吧女急问:

方侠抽出两张百元的比索,丢在桌上说:

“我还有事,改天再来!”

竺老板娘忙把两张钞票抓起,硬塞在他手里说:

“这是什么话,一杯酒我还请不起?”

方侠也不勉强,说了声:

“那就谢谢啦!”说完便向酒吧外走去。

谁知刚一出门口,就有个大汉跟出来,在他肩上轻轻一拍说:

“老兄,咱们另找个地方喝一杯怎样?”

方侠回头一看,并不认识这冒失的家伙,不由地冷声问:

“阁下认识我?”

大汉皮笑肉不笑他说:

“兄弟虽不认识你老兄,不过倒是认识鼎鼎大名的巴大爷!”

“哦?”方侠怔了怔,心知这家伙在酒吧里,已偷听了他和竺老板娘的话,不禁怒问:“认识巴大爷又怎样呢?”

大汉四顾无人,始说:

“兄弟有点事,想跟老兄谈谈,相信老兄一定非常感兴趣的,我们找个地方去吧!”

“有话这里不能说?”方侠悻然问:

大汉摇摇头说:

“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,老兄,我有个最好的地方,绝对不会有人打扰,也不必担心被人偷听的,我们走吧!”

方侠犹豫了一下,终于被好奇心的驱使,毅然跟了那个大汉走,决定看看这家伙打什么主意。

他们离开“温柔乡”酒吧,并没有雇车,一直向码头走去,以步当车,来到了一处靠着条中型游艇的码头。

那大汉站在跳板旁,把手一摆说:

“老兄,请上船吧!”

“这是阁下的游艇吗?”方侠实在不敢相信,凭这家伙的德性,居然能拥有这有钱的玩意。

大汉笑笑说:

“不管是不是我的,反正我带了老兄来,上去绝不会被人赶下来就是啦!”

方侠一笑置之,挺胸走上跳板,那大汉也随后跟着上了游艇。

船上只有两名水手,坐在船头上聊天,看样子是在负责把风,随时注意码头上的动静。

他们看那大汉带着方侠上船,只望了一眼,连问都不过问,仍然互相交谈着。

大汉把方侠带下了舱去,只见里面坐了个壮汉,在自斟自酌,茶几上赫然放着一把手枪!

他一看方侠走下舱来,突然抓起手枪,跳起来喝问:

“你是谁?”

带方侠来的大汉,赶紧抢前两步说:

“老丁,这位老兄是我带来的!”

壮汉这才把枪插在腰间,沉声说:

“马大嘴,下次你最好走在前头,否则……”

大汉尴尬地笑笑,走过去附耳轻声问了句什么,便见壮汉把嘴向并排的两间卧室呶呶说:

“他们在养精蓄锐,我可不敢打扰,你自己去叫起他们吧!”

大汉无可奈何,只好硬着头皮,走过去在房门口敲了两下。

“谁?”里面的人喝问。

“是我——马大嘴。”大汉回答。

“进来!”

马大嘴得到允许,才敢推门而入,顺手又把房门带上了。

方侠不知道他在捣什么鬼,索性泰然处之,若无其事地走向窗口,眺望码头上的情景。

正在这时候,忽听一个粗犷而沙哑的声音说:

“就是这小子吗?”

方侠回头一看,那大汉已偕同两个赤着膊,只穿着蓝布牛仔裤的彪形大汉,从卧房走了出来。

他们两个的相貌很像,长长的脸,发式剪成小平头,却留着一大把络腮胡子。胸毛黑茸茸的一大片,两臂也是生着很长的汗毛,浑身肌肉倒是非常结实,乍看之下,真像是两个野人!

方侠暗自一惊,心想,万一动起手来,自己倒不一定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。尤其对方舱里是四个人,船头上尚有两个把风的,以一对六,必然要吃他们的亏……

念犹未了,一名赤膊大汉己走上前来,向方侠打量了一眼,以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气喝问:

“你这是干什么的?”

方侠力持镇定说:

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似乎没有告诉你们的必要吧!”

赤膊大汉狂笑一声,回过头去向另一大汉说:

“瞧!这小子倒蛮硬的呢!”

另一大汉冷哼一声,怒声说:

“小子,我对你是干什么的并不感兴趣,只要你回答,是怎么知道我们回马尼拉来了?”

方侠被问得一怔,但他立即恍然大悟,诧然问:

“二位就是范氏两兄弟?”

赤膊大汉嘿然冷笑说:

“你既然知道我们回来了,难道还会认不出我们是谁?”

另一大汉大剌剌他说:

“老子就是范鹏,他是我弟弟范鸿,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!”

方侠真没想到,天下的事就会有这么巧,他跟欧阳丽丽商量的结果,想出个主意,以威逼利诱的手段,要挟竺老板娘向巴大爷放风。故意说七煞星中的范家两兄弟,已经双双回到了马尼拉,好让老家伙投鼠忌器,非但不敢私取藏金,而且必须求他们全力应付。那时还怕他不就范,乖乖他说出藏金地点?

谁知巴大爷还没得到这假情报,两个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,居然真的悄悄回来啦,这不是太巧了?

也就因为绝没料到,范家两兄弟会在游艇上,方侠才毫不在乎,跟了那叫马大嘴的家伙来。

现在强敌当前,方侠只要一个应付不当,就难免要吃眼前亏,于是他强自一笑说:

“幸会幸会,二位回来得真快,大概那几位也已经在途中了吧?”

范鹏看他故意避不作答,顾左右而言他,不禁勃然大怒说:

“妈的!你小子别跟我打哈哈,老子再问你一遍,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回来的?”

方侠笑笑说:

“阁下未免多此一问吧,既然金霸王的姘头,溜回马尼拉来遭了毒手。消息早已不胫而走,你们这七位当事人,还能不赶回来?这是大家意料中的事,何独是我一个人知道,圈子里早就风风雨雨啦!”

范鹏把眼一瞪说:

“那为什么巴老头就不知道,而要你小子多管这份闲事,教竺老板娘打电话去告诉他?”

方侠自圆其说地解释:

“因为大家都财迷心窍,在动那批藏金的脑筋,我必须让他知道你们已经赶回来,不必再做发财的梦了!”

范鹏冷笑一声,向范鸿说:

“这小子是不是有点狗拿耗子?人家动人家的脑筋,管他什么闲事,我们没出面他倒担心那批黄金被人取走了,这不是皇帝不急,急死了他这个做太监的!”

范鸿狂笑说:

“我看呀,他小子自己,才是十足的财迷心窍,想以我们回来了的消息,吓阻别人,好让他自己去发大财呐!”

方侠立即反驳说:

“那倒未必,我要真想发财,为什么不跟着别人屁股后头跑,却留在马尼拉?”

范鸿狞笑说:

“小子,我看你非常聪明,才会留下的。可是我们也不笨,只要有一点脑筋,就应该想像得到,金霸王的姘头既然潜回马尼拉,藏金的地点就不会离马尼拉太远。只有傻瓜才会舍近求远,乘了船出海去吹风,我们都认为藏金就在附近!”

方侠不动声色说:

“所以你们认为我留在马尼拉,又放出你们回来的空气,是为了想独吞那批黄金?那么请问二位,如果我不知道藏金的地方,又怎样能把藏金弄到手呢?”

范鹏突然把脸一沉说:

“藏金的地点,只有金霸王和他的姘头知道,这次是姓左的娘们单独回来的,现在她已经死了,那么向她下手的人,一定逼问出了藏金的地点,否则是不会置她于死地的。据我看嘛,嘿嘿,杀死她的绝不会是别人,大概就是你小子了!”

方侠暗吃一惊,犹未及否认,范鹏已出其不意地上前,猛地照他肚子上狠狠一拳,使他猝不及防痛得弯下腰去,根本毫无还击的机会。

范鸿果然心狠手辣,趁势双手一合,猛向他的脑后一砸。方侠沉哼了一声:

“呃!……”便一头栽倒在地板上,几乎憋气昏了过去

范鹏一脚踩在了方侠胸前,厉声喝问:

“小子,你还敢不说实话?”

方侠心知这已到了情急拼命的时候,突然把心一横,双手抱住范鹏的脚踝一掀。那家伙顿时站立不稳,全身失去平衡,被他掀了个跟斗!

这一来,几乎是在同时,马大嘴吓得赶紧跳开一旁,抬腿抽出绑在腿肚子刀鞘里的匕首。范鸿惊怒交加,全身向方侠扑了过去,而那壮汉则已拔枪在手。

方侠尚未及爬起,范鸿已扑来,使他不得不发了狠劲,急将腰一挺,双脚猛朝对方的腹部狠狠蹬去。

范鸿的扑势太猛,势如泰山压顶,是以整个身子扑上去,被方侠双脚蹬来,已无法避开,正蹬中他的小腹上。只听他发出声沉哼,仰身一个倒栽,跌坐在地板上。

方侠趁势翻身而起,如同赛跑起步的姿式,奋力一头撞向那握枪在手的壮汉。

由于他的行动快如闪电,壮汉根本猝不及防,被他撞得连退两步,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,张惶失措之下,手指如动了板机。

“砰!”地一响,子弹疾射而出,将那圆洞型小窗的玻璃,击了个粉碎

方侠哪容他再扣第二下,猛将壮汉握枪的手腕一扭,枪已被他夺下。

马大嘴正挥刀扑来,一看枪到了手里,不禁傻了眼,哪还敢轻举妄动。

方侠也不敢在舱里耽搁,立即以枪口对准刚爬起身的范家两兄弟,急向梯口倒退。

就在他刚退上扶梯两步之际,忽然惊觉后面有人扑来,他非常机警,猛一弯身,那突袭的大汉便从他头上扑过,扑了个空,翻身滚下了船舱。

方侠哪敢怠慢,回身就向舱外冲上去,刚好另一名大汉冲到舱门口,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,捣在他肚子上。

大汉痛得怪叫一声:

“哇!……”接着头顶上又挨了一枪托,使他踉踉跄跄,一头栽进了舱厅,跟那尚未爬起的大汉,撞作一堆。

游艇上的六个人,这时全在舱厅里了,方侠心知舱面上再没有其他的人,不必担心再遭突袭,于是回身向舱里哈哈大笑说:

“今天我们算是行过见面礼了,可以到此为止,恕我不再奉陪,后会有期吧!”

说完,他又哈哈一笑,转身迅速带上舱门,将夺得的手枪,插在门上的拉环问,使里面的人不得其门而出。

然后他从容不迫地,由跳板走上了码头,扬长而去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