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6 亡命之徒

作者:白天

施小丽扮演过失踪的神秘女郎之后,接着便以富家小姐和游客的姿态,公然出现在“香槟大酒店”。

她的第一个任务已达成,但欧阳丽丽又交付了她第二个使命,就是要她以色为诱惑,赶紧抓住方侠。

欧阳丽丽这个女人相当厉害,她表面上表示有意放弃那批藏金,其实她又何尝不想独吞?

但她必须把方侠拉过来,才能对付得了老姦巨猾的巴大爷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以黄金和美人,使那小伙子死心塌地的受她摆布。

藏金固然诱惑力很大,更大的诱惑却是在施小丽的姿色,任凭方侠精明强干,也会在不知不觉中,受她们的利用,而不顾一切去卖命的。

现在,她们已布下温柔陷阱……

方侠离开码头,就雇车直接来到“香槟大酒店”。

乘电梯上了四楼,来到四一七号房门口,他不按电铃,而以约定的暗号,用手指在门上连敲了两下,再敲一下。

房门立刻开了,他进房一看,顿觉眼前一亮,只见身材婀娜的施小丽,穿的竟是非常暴露的“比基尼”三点式的泳装。

她的胴体并不太丰满,但每一部份都很均匀,称得上是娇小玲珑,曲线分明,充分显示出发育成熟的少女体态美。

尤其她这一身浅黄色的泳装,紧绷在双峰和小腹以下,虽不是透明,却是原形毕露!

施小丽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忙解释:

“我准备去游泳的,刚买了这套泳装回来试试,想不到你回来得这么快……事情办妥了吗?”

方侠正色说:

“竺老板娘那里是很顺利,她已经打过电话,可是巴老头不在,她答应回头再打电话去。不过,现在情势有了新的发展,你干妈呢?”

施小丽回答说:

“干妈回来过,又出去了,要我告诉你,来了就在这里等她。你说情势有了新的发展,是怎么回事?”

方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神色凝重他说:

“范鹏和范鸿两兄弟,已经真的回来了!”

“哦?”施小丽吃了一惊,挨着他身边坐下,急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方侠坦然说:

“我刚跟他们见过面,并且交了手!”

施小丽诧异地问:

“你把他们干掉了?”

方侠强自一笑说:

“现在还不到时候,我干么那么沉不住气?等巴老头知道他们确实回来了,来向我要求动手,再对付他们也不迟呀!”

“你在哪里见到他们的?”施小丽问。

于是,方侠把他“温柔乡”的经过说了一遍,听得施小丽连连咋舌,最后却不以为然地说:

“其实有那么好的机会,你真应该向他们下手的,干掉一个少一个,也灭少了一份对你的威胁。如果等他们七个人都到齐了,你跟我干妈雇的四个枪手,可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们呢!”

方侠笑笑说:

“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对付那七个亡命之徒,我认为还不至于对付不了。倒是那老姦巨猾的巴老头,诡计多端,实在令人防不胜防!”

施小丽满脸不屑的神气,不服气地说:

“巴老头那么大年纪,都快进棺材了,有什么可怕的,我就可以一拳把他撂倒!”

“小姐,你想的未免太天真了吧?”方侠说:“这可不是动拳头的事,如果是这样简单,就是十个巴老头也没看在我眼里,但他对我们用的是心计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仅仅只知道他存了独吞藏金的黑心,至于他将采取怎样的手段,却无从判断得出,这不是防不胜防吗?”

施小丽忿声说:

“干妈早已经看出他的鬼心眼,是想趁我们在对付那七个亡命之徒的时候,不管鹿死谁手,他先把藏金弄到手上,立刻远走高飞。使我们顾彼失此,就是干掉了那七个人,也来不及阻止他了!”

方侠暗觉她的这番话,似乎很有可能,因为到目前为止,虽然一切计划都是巴大爷安排的,但他以不能出面为理由,始终是在幕后操纵他们。

七个亡命之徒都是玩命的狠角色,一旦拼命起命来,究竟鹿死谁手,实在很难预料。换句话说,即使巴大爷不起黑心,方侠也要干掉他们,才能分到藏金,等于是用命拼来的,而老家伙却是坐享其成。

万一对付不了那七个亡命之徒,伤亡的是方侠和那四个职业枪手,那么巴大爷就更可以独吞藏金了。仅仅是不能马上取出来,必须等这一阵风浪平息之后,再找机会弄上手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?

但方侠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纵然参与其事的他,欧阳丽丽,施小丽,以及四名职业枪手,悉数遭了七煞星的毒手,没有留下一个活口。使人无从知道,整个计划的幕后主持人是巴大爷。可是,如今知道藏金地点的除了老家伙之外,尚有个金霸王。

除非七煞星找到金霸王,或者巴大爷亲自下手干掉他,金霸王又怎会让老家伙得手呢……

念犹未了,忽听施小丽娇声问:

“喂!你怎么不说话啦,在想什么?”

方侠点起了香烟,猛吸几口才说:

“我在想一个问题,巴老头知道的藏金地点,是不是确实?”

施小丽诧然说:

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怪念头?他要是没逼问出藏金的地点,怎会下毒手把那姓左的女人杀了?”

方侠郑重的说:

“我说的是藏金的确实地点!照情形看,巴老头是用了点手段,逼姓左的女人说出后,才下毒手的。这点自然毫无疑问,但问题是,那女人说的是不是真话?以时间上来说,巴老头根本不可能亲自出马,到那女人说出的地点去查看,是否藏金真在那里。他又绝不放心派别人去,所以我不得不怀疑,老家伙所知道的藏金地点,究竟确不确实呢?”

施小丽暗自点点头,没有表示意见。

方侠接着又说:

“这一点就算我估计错误,还有一点却必须弄明白。即使巴老头逼问出的藏金地点,是千真万确的,但这地点并不止他一人知道,还有个金霸王知道,他会眼看着那批黄金落在老家伙的手里吗?”

施小丽想了想说:

“金霸王虽然知道,姓左的女人回来就遭了毒手,但他不可能确定是哪方面人干的,就不会疑心到巴老头的头上。同时,那七个亡命之徒回到马尼拉来了,他躲还躲不及,又怎敢回来送死?”

方侠冷静分析说:

“金霸王怕的是七煞星报复,如果他们全死在我们手里?或者双方拼得同归于尽,他还怕谁呢?”

施小丽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,遂说:

“这样看来,除非是七煞星把我们干掉,金霸王才不敢露面。如果我们干掉了七煞星,金霸王就一定会回来,全力阻止我们取到藏金。”

方侠点了点头说:

“我所顾虑的就是这一点,金霸王的手段比巴老头更厉害。当年为了独吞那批黄金,他不惜出卖了七煞星,使他们坐了几年牢,更把他手下的人全部赶尽杀绝。遗弃了你干妈,带着姓左的女人亡命天涯,他是什么事绝对做得出来的!”

施小丽忽然咯咯笑了起来,她说:

“你真是杞人忧天,连七煞星都不在乎,怎么反而怕起他来了?老实说:除非是我们对付不了那七个亡命之徒,全死在他们手里。否则的话,金霸王不来则已,来了我们就把他干掉,这不得啦!”

方侠“哦?”了一声说:

“我来了还不到十分钟,听你所说的话里,不是干掉这个,就是杀掉那个,看样子你比那七个亡命之徒的杀气还重,我真该送个‘女煞星’的外号给你呐!”

“这外号蛮不错嘛!”施小丽笑问:“如果我是女煞星,你还敢跟我在一起?”

方侠哂然一笑说:

“幸亏你穿的是这种泳装,身体不可能暗藏武器,否则我真担心你会随时向我下手……”

施小丽“哼”了一声,不服气地说:

“你以为我没有武器,就对付不了你?老实告诉你吧,女人本身,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!”

方侠忍不住大笑说:

“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说,如果真是这样,世界各国又何必不惜代价,花费大量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去不断研究什么飞弹、氢弹。干脆派大批娘子军上战场,不就稳操胜券了?”

施小丽故意忿声问:

“你就这么小看我们女人吗?敢试试吗?”

“你在向我挑战?”方侠问。随手把半截香烟一掷,掷进了距离数码外的痰盂里。

施小丽一本正经说:

“就算是吧!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”

“这……”方侠不置可否他说:“谁向我挑战,我都不会拒绝,但我们是站在一边的,毫无敌意,似乎……”

话犹未了,施小丽已发动了“战争”,突然坐在了他腿上,把整个上身依进他怀里,故意把脸接近对方的脸说:

“这是你自己接受挑战的,我可要发动攻势啦!”

早上的那一吻,已使方侠受宠若惊,几乎意乱情迷,想不到现在施小丽又重施故伎起来。真不知道她是食髓知味,尝出了吻的甜头,还是另有企图。

方侠连出生入死都不在乎,还怕这黄毛丫头的手腕不成?他刚说出一声:

“我早已严阵以待了……”

嘴已被施小丽的两片薄chún堵住,吻在了一起。

大概她是临时抱佛脚,让她干妈欧阳丽丽教了一套,吻的方式和早上大不相同,简直令人有火辣辣的感觉!

方侠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她,手在她那光躶躶而只有一条细带的背上轻抚着,但觉细腻柔滑无比。浅浅的一条背脊,由后颈直达丰满圆浑的上臀,等于完全“不设防”,任由他的十指大军横冲直闯,如入无人之境。

而施小丽的一支尖兵,既是那滑溜溜的香舌,突然破城而入,攻进了对方的口中,冲杀了起来。

这真好比一场激烈的血战,双方都以短兵相接,展开了肉搏,谁也不甘示弱。

施小丽双臂搂住了方侠的脖子,使双方热吻在一起,而双峰则紧贴住他的胸前,顶压得几乎成了扁平,就像两只皮球被加上了重压。幸而它极富弹性,否则早已爆炸开来了!

方侠被她吻得几乎透不过气来,但他的双手却仍不停止活动,恣情地在她形同全躶的背后轻抚着。

她那柔腻细滑的肌肤,确实令人爱不释手,摸在手上的感觉,真无法形容是什么滋味。

方侠只觉出那是无比的舒适,任何享受都无法相比,尤其是盈盈一握的纤腰,形成自然而柔美的弧型,摸上去真够销魂蚀骨。

他们这一吻,足足吻了四五分钟,四chún相交,就像被强力胶粘住了似的,仍然难分难解。

方侠愈来愈冲动了,他的手由下而上,又摸向了她光滑的躶背,摸到那条胸罩的细带。

终于,他情不自禁地,拉开了细带的活结!

如痴如醉的施小丽,似陷于了意乱情迷中,竟浑然未觉,任由他轻抚着……

突然,电话铃响了。

施小丽这才如梦初醒,轻轻挣开了说:

“大概是干妈打来的……”

方侠只好放开了手,让她起身去接电话。

施小丽一站起来,胸罩便松落,顿使她上身成了一丝不挂,双峰赤躶躶地呈现在方侠眼前!

“啊!……”她窘羞万状地惊呼一声,赶紧伸手去抓落在他大腿上的胸罩。

但方侠的动作比她更快,一手抢过腿上的胸罩,把手伸向了脑后,使她无法得到。

施小丽没抢到胸罩,要抢就必须扑在方侠身上,那不是等于赤躶躶地投进他怀里?

情急之下,她赶紧以两手按在双峰上,娇嗔地说:

“快还给我,别讨厌嘛!”

方侠故意刁难他说:

“你先去接电话,我才还你!”

施小丽一气之下,忿声说:

“不还就不还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说完,她扭头就走进卧室,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。

她说话的声音很轻,方侠坐在沙发上,听不清她说什么,只好又点起一支香烟,猛吸着,回味着刚才的情景。

过了片刻,施小丽听完电话,从卧室里走出,身上已披了她干妈的晨缕。

其实那晨缕薄若蝉翼,形同透明,穿了也等于没穿,不过是意思意思罢了!

施小丽在心理上,觉得自己身上已穿了东西,尽管内容一目了然,总比一丝不挂强些。因此大大方方走到方侠面前,一本正经他说:

“是干妈来的电话,她在巴老头那里,要你马上去一趟。”

方侠满脸无可奈何的神情说:

“真煞风景,偏偏这时候……”

“这时候怎么样?”施小丽突问:“难道你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6 亡命之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