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7 暗潮汹涌

作者:白天

施小丽被绑票前,欧阳丽丽曾打电话给方侠,当时由施小丽抢着听了,此刻方侠知道是巴老头为了找他评理,才叫她打的,立即打断欧阳丽丽的话,问:

“他怎会知道在‘香槟大酒店’?”

欧阳丽丽即说:

“可是我知道呀,所以我马上就打电话给小丽,要她叫你立刻赶来……”

方侠“嗯”了一声说:

“那么巴老头当时,并不知道我跟施小姐在一起?”

欧阳丽丽诧异地问: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方侠老成持重地说:

“据我看,绑架施小姐的人,一定知道金太太在这里,只留下她一个人在‘香槟大酒店’。而且事先没想到我会在那里,所以算准了时间,派人冒充你送去个大衣箱,骗开了房门……”

欧阳丽丽恍然大悟说:

“我明白了,你怀疑是巴老头干的!但他这样做,用意何在呢?”

方侠断然指出:

“这样就不怕你打退堂鼓了呀!”

欧阳丽丽沉思了一下,忿声说:

“真要是老王八蛋干的,我就跟他拼了!”

方侠冷静地说:

“金太太,我只不过是怀疑,在事态未明朗之前,还不能确定一定是他干的。目前我们最好保持冷静,静看事态的发展,甚至于不让老家伙知道施小姐被绑架的事。不管是不是他的杰作,既然对方得手了,很快就会向你提出条件的。我们不妨一方面等对方表明态度,一方面暗中打听施小姐的下落,再设法救她回来,这样比较好些。真跟老家伙抓破了脸,反而把事情弄得很僵,你看如何?”

欧阳丽丽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,事实上她也明白,目前没有真凭实据,巴老头绝不会承认的。如果她一口咬定是老家伙干的,双方势必翻脸,把整个的事情闹僵。那样一来,巴大爷必然恼羞成怒,说不定会不择手段对付他们,那时候非但藏金大家都到不了手,而且施小丽更可能遭到不测。

因此,慎重考虑之下,她只好同意方侠的主张,暂时不动声色,静待事态的发展。

不过她忽然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,不禁忧心忡忡地说:

“方先生,你看范家两兄弟,突然来找老家伙,会是为什么?”

“哦,我还忘了告诉你,”方侠说:“我离开竺老板娘那里,到‘香槟大酒店’去之前,曾经见过他们!”

欧阳丽丽诧然问:

“你在哪里见过他们?”

方侠又把马大嘴把他骗上游艇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,欧阳丽丽听他说完,更觉诧异地说:

“那么他们一定知道,你是巴老头的人,所以找上门来了吧?”

方侠处之泰然地说:

“那样也好,不让老家伙知道碰上厉害的角色,也许他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,还认为我那一份拿的冤枉呢!”

欧阳丽丽刚想说什么,一名大汉忽然推门而入,向他们说:

“巴大爷请二位下楼去。”

欧阳丽丽急问:

“马大嘴带来的两个家伙走了?”

大汉点了点头,代替他的回答。

欧阳丽丽向方侠使了个眼色,便走出房,跟着大汉来到楼下的客厅。

马大嘴和范家两兄弟果然已经走了,只见巴大爷显得心烦意乱地,背着双手在来回踱着。

“你把那两个家伙打发走了?”欧阳丽丽问:

巴大爷站住了,点点头说:

“走了……”

方侠走上前问:

“他们来干什么?”

巴大爷形神凝重他说:

“黄鼠狼来给鸡拜年,还会安好心?大概你们绝不会想到,他们居然要求我出面,警告整个马尼拉圈子里的朋友,说他们七煞星已经回来了,任何人不得打那批藏金的主意,否则他们就大开杀戒!”

“你怎么答复他们?”欧阳丽丽问。

巴大爷沮丧着脸说:

“哼!他们嘴里倒说的好听,说什么我是‘德高望重’,一言重如泰山。只要我出面说一句话,圈子里的朋友就不敢不买帐。所以他们专程登门拜访,要我替他们放出这个风去。刚才我只好表面敷衍,答应了他们的要求,可是这一来,他们等于把我套上了,以后的事就相当棘手啦!”

欧阳丽丽眼皮一翻,不屑地说:

“这有什么好棘手的,本来你的第三步计划,就是要把他们诱回来,一个一个地解决掉嘛!不过我奇怪,他们既然自投罗网,送上门来找死,巴大爷为什么不趁机下手,反而坐失良机,让他们大摇大摆地来,又大摇大摆地去呢?”

巴大爷苦笑说:

“我的姑奶奶,你说的倒真轻松,能够把他们干掉,我还会不下手,轻轻放他们过门?”

“那你担心什么?”欧阳丽丽问。

巴大爷沮然说:

“他们既然敢找上门来,自然是有恃无恐,最低限度,一定是有人知道他们来我这里的。很可能外面留有其他的人接应,我如果贸然下手,把他们干掉就绝不可能瞒得住。万一消息走漏出去,我虽不怕那五个亡命之徒,可是势必要跟他们正面冲突,甚至于发生火拼。事情闹大了,圈子里的目标就会集中在我身上,那时候我马上成了众矢之的……”

欧阳丽丽冷哼一声说:

“巴大爷真是顾虑周到!你认为他们七煞星,已经全部回来了?”

巴大爷置之未答,忽向方侠问:

“小方,你怎么知道那两个家伙回来了的?”

方侠故意忿声说:

“我不过是想唬唬你,谁会知道事情这么巧,说到曹操,曹操就到,他们居然真的回来了!”

巴大爷尴尬地笑笑说:

“老弟,你千万别生气,我是听竺老板娘的话,以为你是存心跟我开玩笑呀!说真的,现在事情已经很棘手,我们得赶快商量个对策,以免措手不及……”

方侠趁机说:

“老实说吧,今天早上离开这里,我就开始各处走动,结果在码头上发现一艘可疑的游艇,可是没有机会混上去。后来在附近一打听,有人看见船上下来过两个满腮胡子的大汉,根据那个人的形容,我才怀疑他们就是范鹏和范鸿……”

巴大爷不以为然他说:

“那你老弟为什么不来通知我,却去找竺老板娘,让她打电话给我?”

方侠真有说谎的天才,居然从容不迫自圆其说地解释:

“我的话还没说完呀,当我正在打听的时候,那个叫马大嘴的家伙已经发现了我,对我加以注意。我离开码头,他也离开码头,我进了‘温柔乡’酒吧,他也跟了进去。所以我灵机一动,故意大声跟竺老板娘说话,逼她打电话,告诉你范家两兄弟已经回来,存心引起马大嘴的注意。果然他沉不住气了,等我一走出酒吧,他就跟出来,骗我说有话要谈,把我骗上了游艇……”

巴大爷听他说的活龙活现,信以为真,急问:

“你在游艇上见到他们了?”

方侠笑笑道:

“岂止是见过,我们还交过手了呢!”

巴大爷不由地一怔,惊诧说:

“真的吗?”

方侠前面说的话,完全是信口胡说的,接下去却是说的实话,把上了游艇以后的情形,实情实说了一遍。

巴大爷听他说完,这才疑念顿消他说:

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你老弟要不说明,我真有点怀疑,你花钱要竺老板娘打这个电话,是有其他的用意呢!”

方侠得理不饶人地说:

“我又没发神经病,跟自己的钞票过不去,在当时的情形,我只有用这个方法,才能使马大嘴对我注意,以为我打听他们回来的消息。不得不把我骗上船去,否则我怎么能见到那两个家伙?”

巴大爷这才笑了笑说:

“真有你的!不过你老弟的胆子也太大了,万一在船上对付不了他们,你岂不是要吃大亏……”

方侠自负地哈哈一笑说:

“巴大爷,不是我大言不惭,我要没几分把握,别说不敢跟马大嘴上船,就是你巴大爷,也不会舍得花那么大代价,要我去对付他们吧!”

巴大爷顿时面红耳赤说:

“好在你老弟没吃亏,而且又试过他们的实力了,以后再遇上,动起手来也可以增加一份信心……”

欧阳丽丽忽说:

“巴大爷,过去的事不必再开追悼会了,现在我想到一件事,就是他们既已经知道,方先生要竺老板娘打电话给你,必然是你这方面的人,会不会刚才是借故来探探这里的虚实?”

“这也有可能,”巴大爷判断说:“他们大概认为,我既然已经知道他们回来的消息,就索性亲自来见我,而且要我把他们回来的消息放出去。这样的话,就算是其余的人还没赶回,也可以虚张声势,发生吓阻作用。使圈子里的人慑于他们的凶名,而不敢打那批藏金的主意呀!”

欧阳丽丽遂问:

“现在他们已经过来了,巴大爷的第三步计划,是否马上开始采取行动?”

巴大爷犹豫了一下说:

“我本来的计划,是等他们一回马尼拉,马上派人跟踪,查出他们落脚的地方,然后由方老弟和四个枪手赶去下手,攻他们个措手不及。现在他们公然露了面,原定的计划就必须稍有变更了……”

欧阳丽丽迫不及待地说:

“你别卖关子吧,究竟决定怎样做,快些说出来,我才好通知那四枪手准备呀!”

巴大爷终于说出了他的修正计划,就是要方侠表面上看起来是欧阳丽丽的人,直接代表他去找范家两兄弟谈,表示要跟七煞星均分藏金。由那四个职业枪手,暗中跟去接应,到时候出其不意地下手。然后把船开出海,弃尸在海里,做得干干净净,不留一丝痕迹。

这是对范家两兄弟,至于陆续赶回的其余五个亡命之徒,则仍照原定计划,向他们一一下手,来个斩尽杀绝!

欧阳丽丽听他说完,立即悻然问:

“为什么要使方先生看来是我的人?”

巴大爷振振有词地说:

“现在他们已经疑心,方老弟是我的人,而且他们动过手了,没有适当的理由,根本无法接近他们。而你过去是金霸王的太太,名正言顺地可以要求均分藏金,派人去跟他们谈判,并不过份。同时,方老弟不妨告诉他们,就说已经知道藏金的地点,他们如果不同意均分,就大家到不了手。趁着他们注意力分散的时候,出其不意地下手,他们必然措手不及,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,就把他们解决啦!”

欧阳丽丽冷笑说:

“巴大爷这个主意真不错,万一干不掉他们,七煞星回来之后,以为我真知道藏金的地点,那么他们就不会找你巴大爷,而找到我头上来了!”

巴大爷的脸上一红,老姦巨猾地笑笑说:

“本来我们的计划,也是我不能出面,必要时由你出面,我只是出来说几句公道话呵……”

“哼!”欧阳丽丽不屑他说:“巴大爷是真公道!”

巴大爷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其实嘛,七煞星不全部干掉,那批黄金我们只能瞪眼看看,谁也到不了手。换句话说,要藏金到手,就必须把他们斩尽杀绝。所以你不必多此一虑,只要问问我们方老弟,他有没有这个把握?”

方侠不甘示弱,毅然说:

“就这么办,他们的七条命,交在我手里好了!”

欧阳丽丽不便再表示异议,只好勉强同意,偕同方侠离开了巴公馆,匆匆赶回“香槟大酒店”。

在车上,她犹不甘心地抱怨说:

“你真傻,怎么一切都听他的?”

方侠无可奈何地说:

“这样他才不致疑心,我们是站在一边的呀!”

欧阳丽丽想了想说:

“奇怪,他怎么绝口不提小丽的事?”

方侠冷静地分析说:

“目前还不能确定是他干的,即使真是他的杰作,他还不知道你已经得到施小姐被绑架的消息,怎会贸然向你提,那不是成了不打自招?”

欧阳丽丽暗自点点头说:

“也许是这样吧……现在我们该怎么着手,去查出小丽的下落呢?”

方侠毫无把握地说:

“现在我们只是瞎猜,没有一点线索,实在无从着手。只有先回旅馆,问问楼下和四楼的仆欧,碰碰运气再说吧!”

欧阳丽丽对施小丽的被绑架,显得非常心烦意乱,于是陷入了沉默,一路上不再说话了。

到了“香槟大西店”,由方侠付了车资,偕同欧阳丽丽走进大门,找到了底楼的仆欧领班。

方侠直截了当就问:

“你有没有留意,大约在一个小时以前,有人运来一只大衣箱,送上了四楼,不久又把它抬出去了?”

仆欧领班想了想说:

“这倒没注意,我们这里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了,不过我可以替你去问问门口的值班小厮。”

“麻烦你啦!”方侠说:

仆欧领班一走开,欧阳丽丽就沮然说:

“我看没多大希望,就算是有人看见,不知他们是谁,又有什么用?”

方侠苦笑说:

“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,我们只好拿死马当活马医呀!”

倏而,仆欧领班带来了看门的小厮,那孩子只有十几岁,倒是一脸的精明相,他不等方侠问,就说:

“我看见的,大概是一个小时之前,有一辆小货车开到大门口,车上下来四个人,其中两个人抬了个大箱子,另外两个人跟着进来,乘电梯上楼去。不久又抬了出去。我还好奇地问他们,干嘛把这么重的箱子抬进抬出,他们只说了声送错了地方,就把箱子搬上车开走了。”

方侠急问:

“搬箱子的两个人,不是穿着这里的制服吗?”

小厮茫然摇摇头说:

“没有呀,他们穿的是短装……”

欧阳丽丽急切问:

“小弟弟,你认不认识他们?或者记得他们的样子?”

小厮努力记忆了一下,终于又摇摇头说:

“我不认识他们,他们的样子也记不太清楚,不过再看到他们的话,也许能认得出来。”

方侠心知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掏出一百比索,赏了那小厮,偕同欧阳丽丽,乘电梯升上四楼。

他们先回到四一七号房间,再按铃召来四楼的仆欧,只见那仆欧垂头丧气地走进来,头上还包着一块纱布,似乎受了伤。

方侠见他这副狼狈相,不禁心里霍然一动,诧异地问:

“你头上怎么啦?”

仆欧哭丧着脸回答:

“真倒霉!我跟四楼的小王正在聊天,不知是什么人悄悄来到身后,给我们一人头上一闷棍,把我们击昏了。等我们醒过来,头上都起了大包,衣服和裤子都被扒下来,丢在身边,这开的是什么玩笑嘛!”

方侠听他这一说,心里已完全明白,知道问也是枉然,于是笑笑说:

“替我送瓶酒来吧!”

“是!”仆欧应了一声,退出房去顺手带上了房门。

欧阳丽丽不禁诧异问:

“你怎么不问问他。”

方侠强自一笑说:

“这还有什么可问的,那四个家伙上楼来,先把两个仆欧击昏了,扒了他们的制服穿上,然后才来骗开房门。把施小姐制住后,藏进大衣箱运出去,临走又脱下制服,丢在他们身边,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!”

“唉!”欧阳丽丽叹了口气说:“这样看来,一点线索也找不出了……”

方侠只好安慰她说:

“金太太,你也不必太担心,施小姐虽然落在他们手里,他们也绝不敢把她怎样的。我们只要保持冷静,等对方有了动静或表示,那时候我们再见机行动,一定可以使施小姐安然无恙,回到你身边来的。”

欧阳丽丽明知他这番话,是言不由衷,也只得勉强点了下头说:

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

房门“笃笃”响了两下,方侠心知是仆欧送酒来,于是说了声:

“进来。”

谁知推门而入的,并不是那送酒来的仆欧,而是那看门的小厮!

方侠心知必有事故,霍地跳了起来,急问:

“小弟弟,你上楼来干吗?”

那小厮紧张他说:

“刚才送箱子来的四个人,有一个又来了。”

方侠精神一振,兴奋地问:

“你不会认错人?”

小厮肯定他说:

“绝对是他们四个人中的一个,我一看他从车门出来,就认出是他了,马上溜上楼来……”

“他在哪里?”方侠急切问。

小厮回答说:

“我进电梯的时候,看见他正走向服务台。”

方侠哪敢怠慢,立即夺门而出,带着那小厮,乘电梯赶到楼下去。

可是,他们仍然迟了一步,赶到服务台,早已不知那人的去

方侠赶紧冲出大门,只见一辆黑色轿车,正风驰电掣而去。

那小厮追出大门,急向那轿车一指说:

“他就是坐那辆汽车来的!”

方侠看那辆轿车已去远了,就是拦车去追,也是追之不及,只好懊丧地回到服务台,问那职员:

“刚才有个穿短装的人,是来干什么的?”

职员想了想,才说:

“哦,刚才有人送来封信,是给四一七号欧阳女士的……”

说着,他已回身在一格的木架上,取了封信下来。

方侠急说:

“我是欧阳女士的朋友,让我把信带上去给她吧!”

职员犹豫了一下,才把信递给他。

方侠接来一看,信封上只有“欧阳丽丽女士亲启”几个字,他不便当着那职员的面拆阅。立即拿了信走向电梯间。

进了电梯,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,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,抽出信笺来看。

只见信上这么写着:

“丽丽女士:小丽小姐在我们这里,为了她的安全,希望不要轻举妄动,静候我们的消息,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!”

信末并没有署名,却画了两把交叉的匕首!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