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黄金美人》

8 斗智斗力

作者:白天

方侠进房,把这封恐吓信递给了欧阳丽丽。

她还没看信的内容,就脸色大变,惊问:

“是那家伙送来的?”

方侠点点头说:

“你先看了信再说!”

趁着她在看信,方侠见茶几上已送来一瓶“白兰地”,尚有两只高脚玻璃杯。

于是,他开了瓶塞,把两只酒杯注满,端起一杯在手上。刚喝了两口,就听欧阳丽丽惊怒交加他说:

“这,这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方侠颇有同感地说:

“是有点欺人太甚,人给他们弄去了,还警告我们不得采取行动!”

忽然,电话铃响了。

方侠和欧阳丽丽不禁一怔,相顾愕然!

她立即冲进卧室,抓起了电话,急问:

“喂!哪一位?”

对方听出了她的声,遂说:

“是我……”

“巴大爷吗?什么事?”

对方果然是巴大爷,他说:

“刚才我得到一个消息,那两个亡命之徒,可能已经知道你在马尼拉了,正在各处找你。说不定会找到‘香槟大酒店’去,你可得当心点……”

欧阳丽丽冷声说:

“谢谢你的关照,他们尽管来吧!”

巴大爷遂问:

“你带来的四个枪手在吗?”

欧阳丽丽回答:

“他们没住在这里,不过就在附近,我随时一个电话,他们马上就可以赶来。”

巴大爷又问:

“方侠老弟呢?”

欧阳丽丽不厌其烦他说:

“在!你问他干嘛?”

巴大爷笑笑说:

“有他在你那里,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欧阳丽丽暗发一声冷笑说:

“巴大爷,如果那两个家伙找上门来,我们是不是照原定计划,在这里把他们干掉?”

“这……”巴大爷怔了怔说:“这怎么成,在旅馆里就是把他们干掉了,尸体怎么办?……”

欧阳丽丽说:

“只怕干不掉他们,否则我倒有个好主意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尸体弄出旅馆去!”

“什么么主意?”巴大爷诧然问。

欧阳丽丽极力使自己保持冷静他说:

“譬如说,方先生真能干掉他们的话,我马上打电话告诉你,你就派人送来一只大的箱子来……”

坐在沙发上的方侠,一听话头不对,赶紧冲进卧室,连连摇手示意,阻止她再往下说。

但欧阳丽丽却已接下去说:

“我们可以把两个尸体装进箱子,然后就说箱子的式样不对,或者说送错了地方,让来的人搬走,这样不是就把他们的尸体弄出去了?巴大爷,你看这个主意如何?”

“这……”巴大爷那边怔了好一阵,才听他说:“这个办法也许可以试试,不过,你们千万小心,能下手就下手,否则不要太冒险。最好约他们到他们自己游艇上去谈判,这样处理尸体比较方便些,往海里一丢就行啦!”

“好吧!”欧阳丽丽说:“你等着消息好了,一切我会见机而行的!”

巴大爷说了声:

“希望一切顺利!”他便挂断了电话。

欧阳丽丽搁下电话,忽然忍俊不住仰身往床上一躺,放浪形骸地狂笑起来:

方侠却正色说:

“金太太,你刚才在电话里,向巴老头说的那些话,实在太露骨了!”

欧阳丽丽止住了笑,忿声说:

“哼!我要让他知道,我可不是糊涂虫,以后这些雕虫小技,别拿出来在我面前献丑!”

方侠叹了口气说:

“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巴老头比谁都精,他听了你的口气,一定知道你已经对他怀疑了,那么你这不是打草惊蛇,有意让他提高警觉。如果真是他干的,现在人在他的手上,没有真实凭据,他只要矢口否认,我们又能把他奈何?总不能一口咬定是他干的,非逼他交出人来吧!”

欧阳丽丽仍不服气地说:

“至少我要让他知道,我并不傻!”

方侠不以为然地笑笑说:

“你是不傻,可是我认为这是小不忍,而乱了大谋,只有使事情变得更棘手了!”

欧阳丽丽任性他说:

“管他!反正我说已经说了,小丽没什么则已,只要损伤她一根汗毛,我不把老家伙的骨头一根根拆散,剥下他的皮来,我就誓不为人!”

方侠不便再说什么,只有置之一笑。

欧阳丽丽忽然坐起身说:

“巴老头刚才在电话里告诉我,说是听到个消息,范家两兄弟大概已经知道我在马尼拉,正在各处找我,很可能会找到这里来。你有没有把握对付他们,要是没有把握的话,我就得赶快通知那四个家伙赶来……”

方侠反对说:

“这倒大可不必,对付他们两三人,我自信还能对付得了,只是我不愿在这里动手!”

欧阳丽丽笑笑说:

“他们不会那么听话,随你的意思,带他们到你选定的地方去找死吧!”

方侠胸有成竹地说:

“这不成问题,他们既在各处找你,自然非找到你不可。我们不妨选定一个下手的地方,然后留话交待这里的仆欧,如果有人来找,就到那地方去找我们,还怕他们不自投罗网!”

“你认为什么地方最理想?”她问,似乎已同意他的主张。

方侠早已想到了一个地方,但他故意慎重考虑了一下,才说:

“如果是在马尼拉海湾,像现在已经快到黄昏了,一定没什么游人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欧阳丽丽已跳下床说:

“好极了!我们干脆去游泳,正好今天我和小丽一人买了一件泳衣,还没机会穿它……你有没有游泳裤?”

方侠看她兴致勃勃,于是笑了笑说:

“我的好解决,走上街就可以买一条带去。”

欧阳丽丽忙打开衣橱,取出纸包尚未拆开的泳装,放进手提包里,欣然说:

“走吧!”

他们说走就走,出房关照了仆欧一声,下楼又向服务台的职员留下了话,然后相偕离开了“香槟大酒店”。

方侠先在街上的商店,选购了一条游泳裤,便和欧阳丽丽雇车直趋马尼拉海湾。

由于海湾没有泳场的设备,而且这一带远离市郊,再加上水深浪潮大,一般人都裹足不前。

平时就很少人来这里游泳,黄昏以后,就更难见到个人影,使这僻静的海湾,无形中成了私枭们海上走私的“港口”。有时更成为黑社会中,大规模械斗的地方。

当然,这也是情侣幽会,谈情说爱的好去处!

他们距离海湾还有一段路程的途中,就下了车,以免司机疑心这一男一女,是去不干好事的。

因为他们两人的服装,实在不相称,方侠身上只是一套普普通通,华侨社会中,下层阶级人物穿的那种对襟唐装,也就是所谓的“短打扮”。而欧阳丽丽不仅是盛装,更是满身珠光宝气,俨然一位贵妇人的姿态。

如果他们去海湾幽会,看在那司机的眼里,会怎样想呢?极可能误以为男的是“牛郎”!

因此他们宁可以步当车,辛苦两条腿,走了一里多路,才来到了海边的沙滩上。

海边岩石林立,处处皆是,他们找了个地方,各自换上泳装。

方侠先换好了,走出岩石后,坐在沙滩上等着。并且将身上带来的手枪,埋在沙堆里,用一块小石头作为标记,以备必要时对付两个亡命之徒。

倏而,岩石后走出了换上泳装的欧阳丽丽,顿使方侠眼前一亮。

她虽然已经徐娘半老,但她不仅是风韵犹存,而且那没有生育过的身材,更显得丰满和成熟。如果把施小丽比作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,那么她就是朵盛开的牡丹了!

这朵艳丽无比的牡丹,身上穿的和施小丽一式一样,是“比基尼”式的三点泳装,既暴露,又性感!所不同的,是她干女儿喜欢浅黄色,而她偏爱艳丽的图案。

方侠忽然想到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,那就是,欧阳丽丽既然姿色绰约,金霸王为什么宁可遗弃了她,而带着那貌不惊人的左艳芬远走高飞,亡命天涯呢?

他还没想出答案,欧阳丽丽已走到面前,故意摆出个时装模特儿亮相的姿态,搔首弄姿地笑问:

“你看我这套泳装如何?”

方侠怔怔地说:

“非常美,而且大方,只是……”

“太大胆了是吗?”欧阳丽丽风情万种地笑着说:“你别像老古董似的,这算得了什么。我跟小丽去买它的时候,店里的职员还拿出各种‘上空式’的来,硬劝我们买。我拿起来一看,竟是一条比你们男人还短,还狭小的泳裤,上身除了两条交叉的窄带,什么也没有!我想自己那么大岁数了,小丽也是没结婚的女孩子,实在没勇气穿它,否则你看了才要大惊小怪呢!”

方侠哂然一笑说:

“真遗憾!如果那个店员口才好些,硬劝你们买下来,那我现在不是可以大饱眼福了?”

欧阳丽丽在沙滩上坐了下来,故意说:

“我这么大岁数,老都快老了,还有什么好看的。要饱眼福嘛,只有看看小丽还差不多!”

方侠耸耸肩说:

“这种机会,恐怕不太容易吧?”

欧阳丽丽趁机说:

“如果你真对小丽有兴趣,只要你能把她平安无事地救回来,我一定帮你的忙,成全你们!”

方侠喜形于色说:

“真的吗?那我拼了这条命,也得把施小姐救回来啦!”

欧阳丽丽嫣然一笑说:

“拼命倒不必,只要我们诚心诚意站在一边,巴老头绝对吃不住我们的。将来藏金到了手,你马上摇身一变,就是一位百万富翁。既年轻,又英俊,我把小丽和你促成功一对,我不敢就了却一桩心事吗?”

方侠顿觉心花怒放,眉飞色舞他说:

“那我先谢你这大媒人了……哦,对了,施小姐是你的干女儿,那么她在北婆罗洲,家里还有些什么人?”

欧阳丽丽忽然叹了口气,沮然说:

“她本来只有一个父亲,跟她相依为命,她父亲叫施天成,是金霸王手下最亲信的。可是金霸王在跟七煞星合作,劫得了大批金砖后,忽然起了黑心,使七煞星全被抓住。而他自己带着所有的人,把金砖运到一个秘密地方藏起来之后,怕他们泄露出去,竟然在酒里暗下毒葯,在庆功宴上把所有的人全部毒死,丢在了海里。带着一部分金砖,跟那不要脸的女人逃走!小丽那时候才七八岁,孤苦伶仃,无依无靠,我看她实在可怜,又蛮可爱,就把她带到北婆罗洲去,认作我的干女儿的。”

方侠听她说完施小丽不幸的身世,颇感同情地问。

“那么她知不知道,害死她父亲的是谁?”

欧阳丽丽的身子向后一仰,躺在了沙滩上,两臂向上一举,用手垫在脑后,才说:

“我始终还没告诉她真相,不过总有一天,我会告诉她的……”

方侠看着她那付撩人的姿态,不禁有些霍然心动。但他赶紧收住心神,把视线移开,眺望着浪潮汹涌的海上说:

“我认为,你实在没有告诉她的必要,不然她很可能不顾一切地,去找金霸王寻仇呢!”

欧阳丽丽别有用心地笑着说:

“将来有了你,她还怕报不成仇?”

方侠一时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,不禁回过头来,茫然不解地问:

“你的意思是说,要我帮助她报仇?”

欧阳丽丽忽然挺身坐起,面对着他,一双春意盎然的眼睛,逼视着他说:

“难道你不愿意?”

“我?……”方侠发觉她的眼光里,仿佛燃烧着一股狂炽的*火,使他不敢接触,不由地低下了头。

他头一低,视线正好落在她那丰满而高耸的双峰上,像铁钉碰上吸铁石,把他的眼光牢牢地吸住了。

“你真是个大傻瓜!”她忽然噗嗤一笑,转过身去,上身向后一仰,把头枕在了方侠的大腿上。

方侠顿时张惶失措起来,既不敢贸然对她有所表示,又不便把她推开,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欧阳丽丽却丝毫不顾忌,妩媚地笑笑说:

“其实你并不傻,只不过是装傻罢了。不然怎么今天早上,才跟小丽见面不久,就使她服服贴贴地,让你抱着‘啃嘴巴’?大概你对付女人,很有一手吧!”

方侠不禁面红耳赤,窘得一句话也说不出。这时候如果用照相机,摄下他那尴尬的表情,倒真是一副十足的傻相!

欧阳丽丽为了对付巴大爷,不惜以施小丽的姿色,吊足了方侠的胃口,终于使他在不知不觉中,上了她们的钩。现在施小丽被人绑架,非但派不上用场,反而要为她的处境担忧,欧阳丽丽等于失去了抓住方侠的唯一凭借,叫她怎么不暗自忧急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8 斗智斗力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黄金美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