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黑衣天使》

1 软硬兼施

作者:白天

根据医学及生物学者的研究和统计,世界上的人类,在每一百万人之中,大约有两个人可能是面貌非常酷似的。

当然,这只是指酷似而已,总有某些特征可以分辨的。至于在这统计数字之外的孪生例子,那就是亲生的父母,有时也会混淆不清了。

尤其近年以来,世界各地的美容手术风行一时,使爱美的仕女趋之若鹜。普通的如改双眼皮,垫鼻子,做酒窝,及至于隆胸,丰臀等等……

这些五花八门,名目繁多的美容手术,并非是为五官或体态上有缺陷者,借手术以弥补。而是虚荣心作祟,不惜花大把钞票,使之看来“十全十美”,达到自欺欺人的心理上虚伪的满足。

但有一种人的心理,却令人感到难以理解,甚至不可思议。那就是,譬如对某电影女明星的漂亮尊容非常仰慕,竟能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,希望借美容的手术,在自己脸上这里垫一块,那里补一片,硬生生要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,与那女明星完全一模一样!

这能办得到吗?

事实上并非遐想,只要脸型的轮廓“大同小异”,经过巧夺天工的手术,就真能改头换面,使人达到目的!

距离巴生市仅三英里的巴生港,以雪兰莪州而言,是仅次于槟城的第二大港,对整个马来西亚的海上运输,占有极重要的地位。

这时已是黄昏,海上落日西沉,使海天相映燃烧着一片红晕的艳霞!

像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码头一样,巴生港码头也不例外,到处充斥着混乱、喧嚣,罪恶和争执……

从黄昏来临之前,码头上就有两个人在徘徊,他们这对搭档,也可以算是“合伙人”就是经过改头换面的白振飞,和完全基于好奇,加入了这始终尚未宣布的“庞大计划”的郑杰。

他们在这里是等两个重要的人物,据白振飞表示,那两个人在他整个计划中,等于是葯里的甘草,绝对少不了的。只要等他们一起来加入,这个计划不但马上宣布,而且立即付诸行动。

因此白振飞偕同郑杰来到巴生港,在静候着那两个约定的人物乘船到来。

可是,一直等到傍晚,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一个多小时,却始终未见他们的人影出来!

郑杰等得不耐烦了,忽问:

“那两个家伙大概黄牛了吧?”

“我想不会的,”自振飞把眉皱着,着急他说:“一定是临时发生特殊的事故,否则他们绝不会不准时赶来的……”

郑杰苦笑了一下说:“那我们是不是还等下去,在这里痴汉等丫头?”

白振飞未及回答,忽见一个水手打扮的家伙,从老远奔向他们而来,一直奔到面前,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来迟了……”

白振飞不禁暗自一怔,因为这家伙非但不是他所等的人,甚至根本就不认识这家伙!

“请问……”白振飞不明对方的身份,只好暂不动声色。

但他未及发问,对方已说:

“他们已经来了,怕在码头上说话不方便,所以在金瘤子的店里等着,二位请跟我来吧!”

白振飞以为这家伙说的“他们”,就是指那两个重要人物。但他们讲定了是两个人参加的,现在除了他们自己之外,居然还带了其他人同来,岂不是违背了事先的约定?

别的倒不怕,而是怕人多口杂,容易走漏风声。尤其白振飞的这个计划,除了必需的人物,根本就不愿多任何一个人加入!

他虽暗自气愤,却又不便向这家伙发作,只好决定跟这汉子去见了那两个人再说。

金瘤子是他的绰号,实际上他的名字叫金彪,因为他的颈旁生了个大肉瘤,成为个显著的标志,以致巴生港码头一带认识他的人,都习惯了以他的绰号相呼,而他也并不认为这是侮辱。

他开的是委托行,除了买卖衣物,日用品及船员带的私货之外,大概私底下尚经营着不法的勾当,所以他这里经常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川流不息。

白振飞和郑杰跟着那水手打扮的家伙,来到了这个店里,只向金瘤子打个招呼,便直接走进了里面去。

经过一条短短的阴暗过道,进入一道门里,是个较大的房间,里面仅布置着简陋的家具。

这时房里正有四五名大汉,在焦灼不安地等着,但其中并未见那两个重要的人物!

白振飞不由地暗自一怔,尚未及发问,其中一个平头壮汉已过来,把手一伸说:

“杜兄久等啦,实在对不起,我们因为船在途中抛了锚,所以不能准时赶到……”

白振飞听对方称他“杜兄”,不禁又是一怔,显然对方是认错了人!

他只好不露声色地问:“请问老兄……”

可是对方没容他把话说完,已迫不及待地说:

“杜兄,风声实在太紧,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,请问杜兄准备在哪里交人?最好是今夜就成交,以免夜长梦多哦!”

“交人?……”白振飞暗向郑杰一瞥,彼此都感到莫名其妙起来。

壮汉哈哈一笑说:

“杜兄放心,我们的钱已如数带来,完全依照杜兄所开的价钱,只要见了人,我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人,绝不拖泥带水!”

白振飞终于忍不住说:

“老兄,我看你们大概认错了人吧?”

壮汉似乎误解了他的意思,霍地把脸一沉说:

“杜兄,大家都是在外面跑的,说话得讲信用,我们事先已经把话说得清清楚楚,而且价钱又是杜兄开的,怎么临时又变了卦!难道杜兄认为奇货可居,又想趁机抬价不成?”

白振飞强自一笑:

“兄弟如果答应了你们,就绝不致于出尔反尔,言而无信的。但老兄似乎应该弄清楚一点,那就是兄弟并不姓杜,而是姓白啊!”

不料壮汉却冷笑一声,断然说:

“不管你姓白也好,姓黑也好,反正都是一样,我们早就知道你不姓杜了!但姓名无关宏旨,我们认的是你老兄这个人,就认定了你这个人交易的!”

“你老兄没有认错?”白振飞问。

壮汉突发狂笑说:

“我们虽只见过一面,但我邱汉元还不致于如此健忘!”

他想不到对方一口咬定,认为白振飞就是他们交易的对象,这真令人啼笑皆非!

那自称邱汉元的壮汉,突然问:

“杜兄,你究竟打算怎么?”

白振飞急于要赶回码头上去,等候那两个重要的人物,哪能留在这里被他们纠缠不清。

“对不起,兄弟既无人可交,也没时间跟你争辩,再见!”说完扭头就向外走。

不料邱汉元一声厉喝:

“站住!”

几名大汉立即挡在了房门口,一齐拔出了手枪。

白振飞无法夺门而出,只得回身怒问:

“你们这是干嘛?”

邱汉元嘿然冷笑说:

“杜兄如果说话算数,我们自然彼此拿出诚意为完成这笔交易,落个皆大欢喜,否则就别怪兄弟失礼啦!”

白振飞不甘示弱地说:

“哼!你们以为几‘喷子’,就能把兄弟唬住了吗?这玩意儿兄弟可见得多了!”

他的话声才一落,郑杰已突然发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房门口,出手如电地向挡在门口的大汉挥拳猛击,使得首当其冲的两个家伙,被他攻了个措手不及。

另外几个大汉手里拿着枪,仿佛装样子的,没有得到邱汉元命令,谁也不敢贸然开枪。

这一来更使郑杰的神威大发,挥拳如风地一阵急攻,把一名大汉击得踉踉跄跄跌开,同时枪也被他一把夺了过去。

郑杰的突然动手,行动简直快若闪电,令人根本来不及应变!

邱汉元见状顿时惊怒交加,但他犹未及发令,已被白振飞当胸一把抓住,一拳兜上了他的下巴,使他被击得把脸一仰,发出了声沉哼。

白振飞一撒手,邱汉元便踉跄连退,撞在了墙角,背部贴着墙壁滑坐下去。

击开了对方,白振飞立即返身回扑,冲向房门口。只见几个大汉在这一眨眼之间,已被郑杰以枪制住,不须他助阵了!

“走吧!”白振飞招呼一声,就与郑杰双双夺门而去。

不料刚冲出房间,突见从阴暗的过道里,迎面走来一个大汉和两名女郎。

白振飞不知道来人的身份,正待出手之际,一名女郎已春风满面地笑着招呼说:

“杜老大,怎么不等我来就急着要走了呀?”

妙极了,对方居然又把他认作了“杜老大”。

忽然之间,使白振飞猛可想到,难道自己跟那“姓杜的”面貌身材均非常酷似?……

他的念犹未了,邱汉元已冲到房门口,怒气冲天地说:

“潘小姐,姜小姐,你们二位来得正好,姓杜的这笔买卖变卦啦!”

“变卦了?”招呼白振飞的女郎不禁一怔,走近问:“杜老大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白振飞冷声回答:

“对不起,我并不是什么杜老大,所以跟你们根本没交道可打!”

这女郎不由地向邱汉元怒斥说:

“哼!准是你们这些老粗,冒犯了杜老大,否则他绝不会反复无常的!”

邱汉元未及分辩,她已转向白振飞嫣然一笑说:

“杜老大,请看我的面子,别跟他们一般见识,有什么问题我们进去说吧!”

白振飞正要不顾而去,她却突然挽住了他的胳臂,厉声说:

“老邱,把你的人统统带出去,让我们跟杜老大谈谈!”

邱汉元虽不服气,但他对这女郎似乎不敢违拗,只好悻然带着那几个大汉,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。

伸手不打笑脸人,这女郎不但笑容可掬,而且神色之间,更流露出一片风情万种的媚态,使得白振飞无法来硬的了。

其实他何尝不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只是由于怕阴错阳差,回头那两个姗姗来迟的重要人物,万一赶到码头上去见不到他,以为他“乌龙”了,那就无从再去找他们的啦。

因此白振飞此刻心急如焚,急于要赶回码头上去等那两个人。

但那女郎却不由分说,挽了他的胳臂就向房里走。

白振飞试图分辨说:

“小姐,这实在是误会……”

那女郎妩媚地笑着说:

“没关系,天大的误会,我也能负责替你化解的呀!”

白振飞简直是啼笑皆非,情急之下,只好急向郑杰使以眼色,希望他拿出行动来脱身。

可是一看郑杰,竟被另一女郎挽住了胳臂,在那里冲他乱抛媚眼,直灌迷汤!

他们动起手来如狼似虎,锐不可挡,而在这种情形之下,反而“英雄无用武之地”,变得束手无策了。

于是,他们被两个女郎连拖带拉地,挽着胳臂又回到了那个房间里,另一个提着“○○七”型手提箱的大汉,也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。

进了房间,在灯光之下,看清这两个女郎都很年轻,年纪最多只有二十出头,脸蛋儿非常漂亮。穿一身黑色白扣的无袖翻领衬衫,黑色的裤管呈喇叭口长裤,腰系白色宽皮带,足登白色高跟鞋。

她们两个是一式的打扮,看上去黑白相间,非常的醒目。不仅别具风格和情趣,更能显示出她们动人的身材。

尤其她们都是“阿哥哥”的短发,耳孔上缀以小小的红珠耳环,愈增她们的娇艳和妩媚!

挽着白振飞的女郎,进了房间仍然挽着他,春意盎然地笑了笑说:

“杜老大,你看我们多守信用,到时候就把钱如数带来,我相信你在这一个月之内,大概也把我们要的人数凑齐了吧?”

白振飞不禁笑问:

“你真把我当成了杜老大?”

那女郎吃吃地笑着说:

“你不是杜老大,难道还是杜老二不成?”

白振飞郑重说:

“老实告诉你吧,我姓白!”

那女郎也正色说:

“那我改称你白老大也无所谓,反正这笔交易完成之后,你就是要我们以后见了面,装作不认识你都可以!”

白振飞忽然好奇地问:

“这是笔什么交易呢?”

那女郎置之不答,一使眼色,大汉便将那只“○○七”型的手提箱放在桌上,打了开来,只见里面都是一迭迭整整齐齐的美钞!

“喏!这是五十万美金!”她说:“我们完全依照你的要求,票面都是一百元的,并且全部是比较旧的钞票。如果杜老大再要临时变卦,那就太不够意思啦!”

郑杰忽问:

“那么我们的‘货’怎样交法呢?”他似乎也起了好奇心,想弄个究竟。

那女郎打量了他一眼,她说:

“我们的船已经停在海边,按照我们双方事先讲定的,由你们自行负责,设法把两百个人送到泊船的地点,点清人数,我们的这笔交易就算完成。致于人上了船以后的一切,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了,纵然万一出了问题也与你们无关!”

“两百个人?”白振飞诧异地问:“你们要收买这么多人干吗?”

那女郎笑笑说:

“杜老大,我们有言在先的忘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 软硬兼施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黑衣天使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