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黑衣天使》

2 楚楚动人

作者:白天

郑杰此刻并不为白振飞的安全担心,因为他根本不是那个“杜老大”,仅仅是面貌和身体酷似,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误认他是“杜老大”而已。

既然白振飞不是“杜老大”,就不可能把两百人送到海边去。

而对方必须等“货”到了手,才能猝下毒手把“杜老大”干掉,所以白振飞绝不致于莫名其妙地遭这杀身之祸。

现在郑杰要想脱身的话,对付这女郎还不是易如反掌。问题是他忽然对这“买卖”发生了好奇,把它弄个一清二楚。

这笔“买卖”显然是在贩卖人口,由那个叫杜老大的家伙经手,负责弄两百个人卖给对方,获得的代价是五十万美金。

代价在其次,杜老大究竟是何许人,又从哪里弄来两百人,弄来的又是些什么人?

通常于这种不法勾当的,多半都是以不择手段,拐骗一些无知的年轻妇女,转身卖给经营婬业的人图利。十个八个的已是“大买卖”了,而这次却是两百个人,简直骇人听闻!

在一个月之内,杜老大就是神通再广大,也绝不可能一口气弄到两百个年轻妇女,也许是男女都有,才能凑足这个庞大的数字。

因此更值得怀疑了,如果买主是男女兼收,便不会是经营婬业的,必然要这大批的人作其它特殊用途。

对方不惜五十万美金的代价,一口气收买两百个男女,究竟是为什么?而这位大买主又是什么人呢?

郑杰既然撞上了这件不可思议的怪事,他岂能错过,当时就决定把它弄个水落石出!

姜爱琪的热情,仿佛一团熊熊的烈火,烧得郑杰周身发热,使得他的每个细胞,都在燃烧起来……

但他为了探寻对方的秘密,不得不虚与委蛇,只好来个将计就计,佯作情不自禁地,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搂抱在怀里,互相拥吻着。

对大多数男人而言,金钱和女人是最大的诱惑,而此刻她正以财色双管齐下对郑杰展开猛烈的攻势!

怀里拥吻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,而沙发上放着的小箱里,又装着整整五十万花旗银行的钞票,这双重诱惑之下,谁又能无动于衷?

姜爱琪大概是很了解男人的心理,她抓住这个弱点,毫不放松地全力发动攻势。

她不但热情如火地,以香舌增加吻的情趣,更将自己那对足以炫耀和自傲的肉球,不住地使劲在郑杰胸前揉动着……

突然,郑杰似乎情不自禁地,猛可将她紧紧一搂,搂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啊!……”她不由地把头一仰,轻呼了一声,娇嗔地笑问:“你想把我勒死吗?”

郑杰故作激动地呐呐说:

“我,我……”

“你想干嘛?”姜爱琪也在明知故问。

郑杰仍然紧紧搂着她说:

“我,我也有个额外的要求,不知道说出来是否……”

姜爱琪看他慾言又止,仿佛是难以启齿,居然怂恿说:

“我既对你有额外的要求,你有什么额外的要求也不算过分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一定答应,你尽管说出来吧!”

郑杰这才鼓足勇气说:

“我要你把衣服脱掉!”

想不到这女郎居然也会脸红,突然面红耳赤起来。

但她随即笑问:

“只是把衣服脱掉,没有其他的要求了?”

郑杰窘然回答:

“我可不敢贪得无厌……”

姜爱琪春意盎然地一笑,便毫不犹豫地,把两手弯向自己胸前,将胸前的纽扣一颗颗地解开。

郑杰只得把搂着她的双臂移开,使她好将上身穿的黑色衬衫脱下。

这女郎似对黑色有偏爱,脱下衬衫后,露出里面戴的rǔ罩也是黑色的。

她忽然离开郑杰怀里,站了起来,面对着他笑问:

“你大概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,看过脱衣舞表演吧?”

郑杰漫应了一声:

“没有……”

她又不胜娇媚地嫣然一笑,转过了身去,把那白色的宽皮带松开,使那窄腰、裤脚略呈喇叭口状的黑色长裤,从腿上褪脱了下去。

于是,她露出了里面穿的“迷你”内裤,紧紧地包裹着丰满浑圆的臀部上,居然也是黑色的,而且形同透明!

但她并没有停止,继续脱下了rǔ罩,接着脱下那透明的黑色“迷你”内裤……

终于她全身赤躶了!

她似乎不好意思转过身去,面对郑杰“赤诚相见”突然侧身子绕过沙发,冲向床前,扑身伏在了床上。

这已表明态度,是要郑杰跟过去,以便短兵相接,展开另一场热烈的肉搏战了。

可是她估计错了,郑杰并未被她这赤躶的胴体所诱惑,竟然趁机抓起她脱下的衣裤,提起沙发旁放着的手提箱,跳起来就冲向了房门口。

等她猛然警觉,一个翻身,光着身子跳下床时,郑杰已夺门而出。

但他刚一冲出房门,不料竟与一个中年壮汉撞了个满怀,使得彼此都撞得踉跄连退。

壮汉身后尚跟着四个彪形大汉,不禁破口大骂:

“妈的!走路不带眼睛?”

郑杰定神一看,对方竟是“白振飞”,刚叫出声:

“白大爷……”

壮汉竟不由分说,照面就是一拳,使郑杰猝不及防,被击得连连倒退,退回房间里去。

谁知那壮汉带着四名大汉,居然也闯进了房间!

“啊……”姜爱琪光着身子,突见几个大男人闯了进来,吓得惊呼一声,忙不迭逃回床上去,拉开被单将赤躶的胴体遮盖住。

郑杰挨这一下着实不轻,牙血都从嘴角流了出来。

他再定神看时,发现对方面貌和身材均与白振飞一模一样,只是比较粗黑,而且这时穿得西装革履。

白振飞既不可能赶回巴生去换衣服,也更不会向郑杰动手,那么毫无疑问的,这家伙并不是白振飞,而是酷似他的那位“杜老大”啦!

果然不出所料,壮汉一闯进房,就冲着逃回床上的姜爱琪嘿然冷笑说:

“姜小姐倒真能忙里偷闲,居然放着正经事不办,躲在这里来快活了!”

郑杰未及采取行动,两名大汉已拔枪在手,上前把他制住,并且将他提着的手提箱夺过去。

床上的姜爱琪见状,不禁惊怒交加地说:

“杜老大!你……”

杜老沉声说:

“兄弟向来是最守信用的,可是今晚偏偏出了点事,使我不能准时赶到码头来。但我毕竟还是赶来了,谁知你们居然过时不候,大概忘了我们事先说好今晚不见不散的吧!”

姜爱琪未及分辨,他又继续说:

“幸亏我一打听,有人看见你们来了这里,所以……”

话犹未了,忽听夺过手提箱的大汉嚷着:

“老大,钱在这里!”原来他已把小箱打开,发现里面装的全是一迭迭的美钞。

杜老大说了一声:“好!”吩咐那大汉把小箱盖上,然后向姜爱琪狞声说:

“这笔钱我们先收下了,但今晚因为发生了意外,使我的手下损失了好几个人,所以价钱须涨一倍,就是一百万美金。你可以转告你们的人,如果今夜要我交人的话,就再付五十万美金。让这小子单独到‘威利酒吧’来跟我们联络,约定交人的时间和地点,否则就作罢,这笔钱算是赔偿兄弟的损失!”

姜爱琪根本没机会说话,杜老大又狂笑一声说:

“抱歉跑来大煞风景,打扰了你们的雅兴,现在的话已说明,不再耽误你们,请继续快活。”

说完就带着四名大汉,以枪逼住郑杰,从容不迫地退出房外。带了那箱钞票扬长而去。

邓杰挨了一拳于心不甘,正待追出,却被姜爱琪急声喝阻:

“还追个什么,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!”

郑杰只得站住了,回过身来不服气地问:

“怎么是我惹出的麻烦?”

姜爱琪气冲冲地说:

“怎么不是?你要不开房门,他们怎能闯进房来?至少得敲门,让我问清是什么人,也好有个准备,不致于害我光着身子措手不及呀!”

郑杰理直气壮地说:

“我们早就说明你们认错了人,你们偏偏不信,非认定我的同伴是什么杜老大……”

姜爱琪诧然惊问:

“什么?刚才来的不就是跟你一起的杜老大吗?”

郑杰冷笑一声说:

“不错,刚才来的是杜老大,但跟我一起的那个却不是。他只是面貌身材很像杜老大,而被你们硬咬定他是杜老大罢了!”

“真有这回事?”姜爱琪脸上露出一片惊疑之色。

郑杰置之一笑说:

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现在钱已经被他们夺走,你我都别想再发横财了。这里没我的事,我也该走啦!”

姜爱琪见他转身要走,情急地大叫:

“你,你不能走呀!”

“为什么?”郑杰悻然问。

姜爱琪已顾不得身上没穿衣服了,光着身子霍地跳下床来,冲过去双手紧抱住郑杰的胳臂,哭丧着脸说:

“钱是交给我的,现在被他们夺走了,这叫我怎样交代?回头没有人替我证明,你再一走了之,潘华还以为我是当真跟你串通,把钱交给你带走了呢!”

郑杰望了她一眼说:

“那你要我留下,替你证明刚才的事?”

姜爱琪沮然点点头说:

“刚才你也听见的,杜老大指定要你单独去‘威利酒吧’跟他们联络,你要是走了,不但没人替我作证,回头也无法跟杜老大的人取得联系。这个责任我怎能承当……”

郑杰笑了笑问:

“现在你是威胁我,还是要求我呢?”

姜爱琪凄然慾泣地说:

“我凭什么还能威胁你,这完全是要求你帮忙,也等于是救救我。无论你要我现在干什么,我都愿意答应你……”

这等于是在给郑杰暗示,表示只要他同意留下,她就一切在所不惜!

但郑杰面对这赤躶躶的诱人胴体,居然无动于衷,反而提出个使她意想不到的问题:

“除非你告诉我,这笔‘买卖’的买主是谁,以及出高价收买两百个人是为什么?”

姜爱琪顿时面有难色地说:

“这……这我实在不能说明,如果我泄漏了这个秘密,那只有死路一条!”

“假使我一走了之,后果又如何呢?”郑杰含有威胁意味地问。

姜爱琪眼圈一红,泪水终于像脱线的珍珠,涔涔地流了下来,她低位着说:

“那也是死路一条,不过可以死得痛快些。所以如果你见死不救,我只能选择比较干脆的死法!……”

郑杰的侠义心肠油然而生,使他不能见死不救。但是,救了这女郎就等于在帮助他们双方达成那笔交易,那无异是为虎作伥,助纣为虐,实非他的本心所愿。

因此,面对这赤躶的女郎,不禁使他左右为难,犹豫不决起来……

情势的急转直下,使姜爱琪由上风落在了下风,变成有求于郑杰了。

她既不能以武力迫使郑杰就范,当然用不着手提包里的手枪,但她有更厉害的武器,那就是每个美女与生俱来的——美色!

为了要把郑杰留住,证明刚才那箱钱被杜老大夺走的事实,并且需要他回头去“威利酒吧”跟对方取得联络。姜爱琪无计可施,唯一的办法只有以自己的肉体作为诱惑,让这年轻的小伙子尝尝甜头。

于是,她装出一付楚楚动人,令人又怜又爱的情态,把郑杰拉到床前,搂着他双双一起倒在床上。

这女郎早已全身一丝不挂,而且决定使出浑身解数,自然是毫不保留,大开方便之门,任他为所慾为了。

由一个热吻开始,终于揭开了这场“床上喜剧”的序幕……

金瘤子这家伙是道地的“墙头草”,随风两面倒的人物,所以背后人家都叫他两头蛇!

今晚他把地方临时借给他们派用场,当然不是没有代价的,但他派了个人在楼上利用地板缝,窃听了邱汉元和那几个大汉的谈话,因而获悉了他们决定等杜老大把人交出后,就当场把他干掉的毒计。

其实金瘤子跟杜老大根本谈不上交情,仅仅是认识而已。不过这次杜老大的买卖很大,一笔交易就是五十万美金,实在使他看了眼红,不禁垂涎三尺。

因此,为了讨好杜老大,金瘤子在获悉那班人的阴谋后,便决定了向他放这个风。

可是他不敢出面,事先派了人在“威利酒吧”,等白振飞那个冒牌杜老大一离开他店里,他就让那男童悄然跟去,一直跟到码头上,通知了“杜老大”前往“威利酒吧”。

白振飞在酒吧获得警告后,立即就赶回金瘤子的店里来,但郑杰已经被他们带走,离开了那里。

问了半天,金瘤子也回答不出他们的去向,甚至不敢说明放风的就是他。

这倒不是他不肯居功,让这位“杜老大”承他的情,而是为了慎重起见。怕万一“杜老大”沉不住气,要他出面对质,那就吃力不讨好,反而弄巧成拙了。

对方一旦知道是他放的风,还能轻易与他罢休?

所以他准备事后等风平浪静了,再向“杜老大”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2 楚楚动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黑衣天使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