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黑衣天使》

9 秘密武器

作者:白天

杜老大把脸一沉,厉声喝问:

“你究竟收了没有呢?”

金瘤子情急地说:

“天地良心,在你杜老大面前,我绝不敢说半句假话,如果我收了姓郑的一块美金,我就不得好死!”

杜老大嘿然冷笑说:

“这倒是怪事了,无风不起浪,他们凭什么认定那小子把钱交给了你?”

“这是他们的诡计!”金瘤子忿声说:“那小子确实去过我那里,在店里代借打了个电话,大概对方的人没在,所以没法说话就把电话挂了。临走时要求把一只空皮箱寄放在我店里,当时我根本没想到其它的,自然不便拒绝。谁知刚才姓钱的在电话里说,那皮箱里装的就是五十万美金!”

杜老大“哦”了一声说:

“那么是姓郑的小子,存心整你冤枉啰!”

“一定是这么回事!”金瘤子肯定地说:“他跟那女的大概已经知道,是我来向你通消息的,所以存心向我报复!”

杜老大不以为然地说:

“我看不见得吧,他们故意到你店里去,要你把他们买的衣服送到‘大东旅社’,就是特地说明他们的脚落在那里,好让你来通知我的!”

“那他们为什么告诉辛大老板,说钱交给了我,这不是存心让我背黑锅?”金瘤子颇觉困惑,同时愈想愈气。

杜老大暗觉纳罕地说:

“嗯!姓郑的小子跟那女人,恐怕是在暗中搞什么鬼……”

说时眼光移向被吊在横梁上的赵家燕,突然若有所悟,立即走到她面前,狞声笑问:

“你和那小子在一起,大概总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!”

赵家燕虽未完全听清楚他们的对话,但已隐约听出了些眉目,并且那箱钱就是她下的手!

郑杰并未提及留了空皮箱放在金瘤子店里,也不知道邵玉姣是为了脱卸责任,想替自己预留退步,以免无法向辛克威交待,才出此下策。故意要那两个跟踪郑杰的家伙,赶回巴生市去向辛大老板报告,五十万美金已由郑杰送交给金瘤子,再转交给杜老大的。

这女郎当然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,但她急中生智,故意忿声说:

“我当然知道!可是你们并没有问那箱钱的事,硬要我承认是辛大老板的人,但我根本就不是!”

“那么你为什么会和姓郑的搞在一起?”杜老大沉声喝问。

赵家燕灵机一动说:

“姓郑的找我合作,打算向那箱钱下手,弄到了二一添作五,各得一半,就是这么回事!”

“真的吗?”杜老大似乎不太相信。

“信不信在你,”赵家燕说:“事实上我已经得手了!”

杜老大急问:

“钱呢?”

赵家燕冷声回答:

“钱已经得手了,可是那笔钱的数目太大,太惹眼,当时我无法带出来,只好藏在我的房间里,准备事后再由姓郑的设法弄出来均分……”

杜老大又情不自禁地急切问:

“那么钱还在‘大东旅社’啰?”

赵家燕表情逼真地说:

“姓郑的已经把它换了地方藏起来,打算过了今天再去取。所以现在除了他本人之外,连我都不知道他把钱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了。甚至是否当真交给了这位金老板,我都不得而知……”

金瘤子情急地矢口否认说:

“绝对没有这回事!他怎么会放心把五十万美金交给我呀?”

杜老大突发狞笑说:

“只要钱没出‘大东旅社’,真要找的话,把那旅馆整个炒翻过来,总不致于找不到!我对那箱钱并不感兴趣,因为他们事先已经把每张钞票上的号码记了下来。如果他们向警方一报案,钞票就形同废纸,谁也不敢冒险用出一张,那不等于枉费心机?所以现在我认为值得研究的,是辛大老板方面,怎么会认定钱已交给金老板,再由他转交给我了?既然他们认为我收了钱,到时候得交人……”

刘武接口说:

“不管钱交给了金老板没有,事实上你杜老大根本没收到钱,并且还通知了姓邵的女人,要他们改付黄金呀!”

“问题就在这里!”杜老大郑重说:“大概他们派有人在暗中监视,看见姓郑的把那只装钱的皮箱,送到了金老板那里去了。所以姓辛的才认为钱已交给了金老板。但事实上我并没有收到那五十万美金,如果辛大老板一口咬定钱已付了,逼我非交出人不可。虽然我并不怕他,不过双方既抓破了脸,势必正面发生冲突,事情闹开了彼此都没好处,最低限度我这稳可到手的财路是断了。因此我必须使辛大老板知道,我根本没见到那箱钱的影子!”

金瘤子自告奋勇说:

“这个我可以出面证明!”

“你出面没用,辛大老板说不定会认为我们是串通的。”杜老大的眼光,忽然盯住了赵家燕说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你牵走了牛,总不能让我们来拔桩,背上这个黑锅吧?”

赵家燕不屑地问:

“你们打算要我出面作证?”

“这是事实!”杜老大沉声说:“回头辛大老板一定会派人来的,你只要说明一切真相!”

赵家燕趁机说:

“那他们绝不会相信的,认为我是被强迫说的!”

杜老大哈哈一笑说:

“对!对!这个场面必须改变一下,不能让来的人看到。来人呀!把她放下来!”

手里仍然抓着几条蛇的刘武,似乎颇觉失望地急问:

“杜老大,你不打算……”

杜老大正色说:

“我的‘灵感’暂时保留,如果辛大老板方面的人来了,要我决定交人的时间和地点,她不出面说明一切真相,到时候就交给我办吧!”

刘武正待说什么,犹未及开口,忽见一名大汉匆匆进来报告:

“有个姓邵的女人,带着五六个家伙来了,要见杜老大!”

杜老大冷哼一声说;

“说到曹操,曹操就到了,让他们在前面等着,我马上就出来!”

“是!”那大汉领命匆匆而去。

杜老大即向刘武交代说:

“老刘,这次你别出面,先让我弄清楚他们的来意再说。把这娘们赶快放下来,让她把衣服穿好等在这里,等我的通知再把她带到前面去!”

刘武已被他喧宾夺主,一切得听他的,只好勉强点了点头。

杜老大立即带着自己的四名手下,出房匆匆赶到前面去。只见邵玉姣带着五六名大汉,已经站在账房的柜台前等得不耐烦了。

邵玉姣真绝,居然把柜台上的叫人铃,“叮叮叮”地拍个不停!

直到杜老大走出来,她才停止,冷笑一声说:

“这家旅馆好像对女客人不太欢迎嘛!”言下之意,表示这里只欢迎嫖客。

杜老大也一语双关地说:

“邵小姐自然另当别论,只要不嫌这里的房间太小,设备简陋,绝对的欢迎光临!”

邵玉姣气得脸上一红,忿声说:

“杜老大嘴上最好不要太缺德,当心生毒疮!”

杜老大占了便宜,不由哈哈一笑说:

“那么我们就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吧!”

邵玉姣开门见山地问:

“据说有女飞贼,被你们抓到这里来,有这回事吗?”

“不错!”杜老大直截了当地回答:“你们的消息真灵通,这么快就找上门来!”

邵玉姣正色说:

“我们不必绕弯儿,老实说吧,在我接听你的电话时,留在房里的那五十万美金,被那女飞贼趁机下手偷去了。现在你要改以黄金支付,我却必须把那箱钱带回交还辛大老板,才能换成黄金。所以希望你们把那女飞贼交给我们,逼她把钱吐出来!”

杜老大故作诧异地说:

“哦?居然她有这么大的神通,能从你手里把五十万美金偷去!可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刚才辛大老板那边打了话给金瘤子,硬说钱已由姓郑的小子交给了他,再由他转交给我了?”

邵玉姣急加掩饰说:

“那可能是个误会,事实上我并没有把钱交给你,而是被那女飞贼下手偷了去的!”

杜老大不动声色地笑问:

“邵小姐的意思,是要兄弟把那女飞贼交出来?”

邵玉姣断然说:

“如果我不把失款追回,这件事就无法向辛大老板交待,也就不能换成黄金来付给你了!”

杜老大老姦巨猾地说:

“可是兄弟也得防一手,那飞贼是唯一可以证明我没有收到那箱钱的人。如果我把她交给了你,万一你们把她杀了灭口,来个死无对证。到时候一口咬定钱已付清给我了,那我不是成了有口难辩啦!”

“依你的意思呢?”邵玉姣怒问。

杜老大回答说:

“她是兄弟唯一的证人,我必须暂时把她留着,等你们把黄金如数付清,绝对把她交给你们。反正钱在那里飞不了的,交易完成之后,再逼她交出来还不是一样!何况钞票上的号码全记下了,谁拿去也派不上用场呀!”

邵玉姣气愤地说:

“你这不是存心给我为难?”

“一点也不难,”杜老大说:“那女飞贼人在钱就在,绝对跑不了的,所以她等于五十万美金的现钞!如果邵小姐在辛大老板面前不好交代,不妨就说钱我已暂时收下,等你们用黄金来换回,然后我们双方才能决定交人的时间和地点。到时候黄金一送到,兄弟绝不食言,立即把她交出来。你们再带着她去取回那箱钱,岂不是天衣无缝,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!”

邵玉姣犹豫了一下说:

“这次黄金送来后,你不会又变卦,再想出其它的花样?”

杜老大把胸脯一拍说:

“人格担保,黄金一送来,就由邵小姐指定交人的时间和地点,并且把那女飞贼带走。到时候兄弟亲自把那两百人送去,非但一个不少,还奉送几个!”

“我们一手交人,一手交黄金如何?”邵玉姣明知这是与虎谋皮,但仍然抱着一线希望地问。

杜老大摇摇头,断然拒绝说:

“很抱歉,这点实在恕难从命!”

邵玉姣无可奈何,只好悻然说:

“好吧!既然杜老大这样坚持,我只能决定照办。不过我得先声明,黄金不比现钞,数量太大,一时恐怕不易凑足,也许耽搁些时间……”

“兄弟可以等,”杜老大笑笑说:“反正急不急是你们自己的事,假如希望早些成交,就尽快送来,否则等上个一两天,兄弟也只好等啊!”

邵玉姣心知再谈下去也是白谈,大可不必浪费时间和口舌,于是当即带着五六名大汉怏怏而去

这几个大汉就是奉命赶到“白云大旅社”去的,结果去迟一步,扑了个空,赵家燕已被人捷足先登劫持去了。

他们只好就近赶到“大东旅社”向邵玉姣请示,这女人想不到郑杰居然敢亲自去见辛克威。而且另外两个女郎已落在辛大老板手里,终使郑杰被迫就范,说出了那下手的女飞贼下落。

邵玉姣惊悉之下,心知纸已包不住火,再也无法推卸失款的责任了。因此唯一补救的办法,就是把失款追回,在辛大老板面前才好有个交代。

但那女飞贼被什么人劫持去了呢?她立刻判断出,只有杜老大方面的人!

不过问题是,他们怎么会知道那女飞贼的下落?并且把她弄去的目的何在,还有就是那五十万美金的巨款,是否也被搜出了?

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邵玉姣,使她心烦意乱起来。最后她终于当机立断,决定亲自去“春风旅社”一探虚实,同时密令那些黑衣天使采取紧急措施。不惜任何代价,务必尽一切可能,把那女飞贼从对方的手里抢出来!

见过杜老大后,既已证实那女飞在他们手里,而且看旅社里如临大敌的紧张情势,更判断出女飞贼就在刘武的旅社里。

于是,在走出“春风旅社”时,邵玉姣故意伸手撩了两下她的长发,这是打出的暗号,表示已证实那女飞贼确在旅社里。让遥遥监视的黑衣天使,立即通知其他的人,等她离去后就伺机行动。

邵玉姣不能留下亲自指挥,只好登车而去。其他那五六名大汉,则另乘他们自己开来的轿车,紧紧在后面跟着。

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,事到如今,她只得硬着头皮,驾车赶到巴生市去见辛大老板了。

邵玉姣以待罪的心情来到这座巨宅,带着五六名大汉,直接进入客厅里去见辛克威。

照她的想象,郑杰此刻必成了阶下囚,连同那两个女郎被软禁着,等抓回了那女飞贼再一起处置。

谁知走进客厅一看,却大出她的意料之外。郑杰和两个她未见过的陌生女郎,居然正在接受殷勤招待。不但由那七八名穿“比基尼”泳装的女郎随侍在侧,辛大老板还亲自相陪,跟着他们谈笑风生呢!

邵玉姣见状大为诧然,简直莫名其妙,不知这是怎么回事,但又不便问。只好走向辛克威面前,沮然说:

“人没抓到……”

“哦?”辛克威急问:“让她跑掉了?”

邵玉姣垂头丧气地回答:

“他们赶去之前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9 秘密武器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黑衣天使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