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0 出奇制胜

作者:白天

一辆豪华轿车,停在了萧公馆大门口。

车门开处,走出位雍容华贵的少妇。

她穿一身袒胸露背的银灰色礼服,肩披白色三角缎巾,手提一只“○○七”型男用手提箱。

守在门口的几名大汉,已奉萧鸿逵指示,毫无阻拦地让她进去。

萧鸿逵早已等在客厅里,好整以暇地吸着烟,啜着法国名酒,身旁只有两个保镖随护在侧。

少妇一进门,他立即起身笑迎。

“请坐!”

少妇微微点头,向两个虎视眈眈的保镖一瞥,将手提箱置于茶几上,顺手取下肩上缎巾,却未坐下来。

缎巾一除,这才发现她的背部整个躶露,前面也只有小部分遮掩。从两侧看去,双峰几乎露出一半。

如果她一弯腰,一对挺实丰满的肉球,简直呼之慾出?

这位妖艳,性感而大胆的少妇,就是“蝙蝠七女”之一?

萧鸿逵念犹未了,她已开口,指着手提箱说:“萧老板,请你自己点一点数!”

萧鸿逵暗自一怔:“这是?……”

“整整一百万!”少妇补充一句:“美金!”

萧鸿逵怔怔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不懂你的意思……”

少妇微微一笑,亲自动手打开手提箱。

她一弯腰,果然使站在面前的萧鸿逵大饱眼福。从那“v”字型开至腰上的低敞大领口看去,“内容”一目了然!

箱盖一掀开,只见里面满百元大钞,一叠叠排得整整齐齐。

“萧老板!”少妇又嫣然一笑:“价钱是你开的,现在如数奉上,人可以交给我了吧?”

萧鸿逵才恍然大悟,诧然问:“你不是‘蝙蝠七女’中的……”

少妇冷声说:“跟她们打交道,这笔钱能轻易到手?”

萧鸿逵完全明白了,这是程鹏接头的那批人派来的。

显然程鹏揭穿对方的阴谋毒计后,撂出的狠话发生了作用,否则怎会把一百万美金巨款,派这妖艳少妇亲自送上门来。

然而,程鹏并未露面,只不过是打电话去仓库,对方何以知道是他们?

这一点,颇使萧鸿逵惊讶,不得不佩服对方的神通广大!

现在萧鸿逵可神气了,他以奇货可居的姿态说:“抱歉!你们迟来一步,已经另有买主了!”

“是吗?”少妇并不感到意外,轻描淡写地说:“那真遗憾,否则我们还有另外一笔大生意好谈呢!”

说完,她把手提箱盖拢,提了就准备要走。

这一来,反使萧鸿逵大出意料之外了。

“女士……”

少妇故作失望说:“既然你另有买主,我只好作罢了。”

眼睁睁地看着那满箱钞票,让她送来了又带走,实在有些舍不得。

萧鸿逵心里也明白,跟“蝙蝠七女”打交道的话,非但一个钱弄不到手,说不定还会吃亏。

其实根本没有别的买主,他刚才故意那么说,只不过是认为奇货可居,想狮子大开口,多捞一些而已。

想不到这少妇竟无意讨价还价,提了手提箱就要走,毫无缓冲的余地。

同时他更想到一点,“蝙蝠七女”已来过电话,警告要他立即放人。如果把那五个女郎留在手里,真成了烫手山芋,到时候是放,还是不放呢?

尽管她们只剩下两人,但神出鬼没,防不胜防,万一……

念犹未了,少妇已笑问:“萧鸿逵,如果没有其他的事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萧鸿逵终于沉不住气了:“女士,不瞒你说,另外的买主出价美金两百万,如果……”

少妇断然说:“抱歉,我们只能出这个价钱。既然有人出两百万,你就脱手吧!”

萧鸿逵见她要走,急说:“女士,我们坐下来谈……”

“还有什么好谈的?”少妇说:“人家出的价钱,我们出不起!”

萧鸿逵不愧是个老江湖,马上见风转舵:“女士刚才不是说,还有另外一笔大生意?”

“不错!”少妇笑了笑:“如果这笔生意能成交,下笔生意可能是美金五百到一千万!”

萧鸿逵霍然心动,急问:“哦?是什么生意?”

“目前恕难奉告!”少妇卖起了关子来。

萧鸿逵犹豫一下,当机立断说:“好吧,为了下一笔生意,一百万我卖了!”

“哦?”少妇颇觉意外:“另外的买主,你怎么交代?”

萧鸿逵毅然说:“那是我的事!反正钱还没付,口头上说的作不了数!”

少妇风情万种地一笑,回身将手提包放下。

“钱在这里!人呢?”

“你要现在带走?还是……”

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‘货’,我自然要现在把人带走!”

“有车?”

“对面街边那辆旅行车,就是我带来的!”

“好!”

萧鸿逵一口答应,立即打开手提箱,先点清数目无讹。再从中取几叠出来,查看其中是否有夹层没有。

江湖中常玩这种花样,上下两张真钞,中间夹的全是白纸。尤其这么大的数目,绝不能粗心大意收下,事后就没人认帐了。

“放心!”少妇又笑了笑:“跟我们交易,是不会吃亏上当的!”

萧鸿逵暗想:要不是程鹏他们命不该绝,恐怕早已被你们炸得粉身碎骨了!

他心里暗骂,表面上却若无其事,把手提箱一盖,笑问:“这个是放在这里?还是……”

少妇提起手提箱说:“我带着,见了‘货’,立刻交给萧老板!”

“好!我们走吧!”

萧鸿逵带着少妇,由两名保镖跟着,一起走出了客厅。

走出大门口,果见除了少妇乘来的豪华轿车,对面街边尚有部旅行车停着。

少妇将头巾往肩上一披,似乎在打暗号,立即从旅行车上出来四名壮汉。

守在门口的那些大汉,见状蠢蠢慾动,被萧鸿逵以手势阻止。

“女士!这是?……”

少妇淡然一笑:“她们都昏迷不醒,我一个人能弄得走?”

萧鸿逵微微点头,似觉她说的不无道理。

于是,他带着这些人,浩浩荡荡走向两百码外的巨宅。

巨宅外原散布有十几名打手,是程鹏临时召集,帮忙担任防范的,此刻却不见一个人影。

萧鸿逵暗觉诧然,但未动声色。

走进巨宅,便见那些打手,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。

萧鸿逵见状情知有异,暗叫一声“糟了!”,人已冲向地下室。

少妇心知出了事,急向四名壮汉一挥手,紧紧跟随在后。

地下室外毫无动静,门上的大锁已打开。

萧鸿逵上前一脚将门踹开,冲人一看,程鹏、杜刚,及把守门口的四个大汉,均躺在地上,其中五个的衣裤均被剥掉。

再一看,五个被捆的赤躶女郎,及两个遍体鳞伤的汉子,则全部不知去向!

萧鸿逵这一惊非同小可,急向杜刚查看,发现他满面鲜血,昏迷不醒。

定神看时,杜刚的两耳已整个被割掉。

一旁的程鹏也不能幸免,遭到同样两耳被割的命运。

只看地下室的情形,逵鸿心里已明白,“蝙蝠七女”中的两个已闯来过。

这真是个令人啼笑皆非,又惊又气的场面。仅仅一天一夜之间,萧鸿逵本人双耳各被削去一半,程鹏和杜刚却两只耳朵整个被割!

这都是“蝙蝠七女”的杰作,难道她们专喜欢割人家的耳朵?

萧鸿逵目瞪口呆,气得脸色铁青。

一旁的少妇却冷声说:“看情形,我们这笔买卖是无法成交罗?”

萧鸿逵一言不发,却把手一拦。

“慢着!”

“怎么样?”

少妇一使眼色,四名壮汉迅速手按腰间枪柄,蓄势待发。

跟着萧鸿逵的两名保镖,几乎同时采取了备战之势。

双方已成拔剑张弩之势,气氛十分紧张。

不料萧鸿逵却哈哈一笑,说:“女士,买卖不成仁义在,萧某人无功不受禄,不会对这笔钱作非份之想的!”

“哦?”少妇笑问:“萧老板的意思是?……”

萧鸿逵似不死心地说:“请问女士,对这票‘货’还有没有兴趣?”

“萧老板有把握弄到手?”少妇霍然心动。

萧鸿逵自信地说:“三天之内,我负责交‘货’!”

“三天?”少妇犹豫一下,当机立断说:“好!三天之内,无论死的活的,钱如数照付!”

萧鸿逵喜形于色说:“一言为定!请问女士,如果有消息,如何跟你联络?”

“你们知道仓库的电话,只要找苏小姐就成了!”原来她就是苏海蒂。

“好!”萧鸿逵似乎吃了颗定心丸。

苏海蒂一使眼色,带着四名壮汉,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地下室。

萧鸿逵目送他们走出,才急向两名保镖吩咐:“快把他们送医院!”

一幢两层别墅的客厅里,地毡上躺着五个昏迷不醒的女郎,她们身上都穿着男人衣裤。

沙发上,靠着精疲力尽的戴安娜和韩元元。

她们终于救回了五个异姓姊妹!

当戴安娜赶到山上,破坏高压电缆得手,飞车驶离研究所的途中,她就突然想到,五个昏迷不醒的女郎,很可能落在萧鸿逵的手里。

因为注意她们行踪的,只有“矮怪”和萧鸿逵这两方面的人。既然不在“矮怪”手里,除了萧鸿逵还有谁?

尽管没有绝对把握,这条路总得试一试。

于是,她打了个电话给萧鸿逵。

电话是在萧公馆附近,公用电话亭打的,而她和韩元元就在不远处暗中监视。

萧鸿逵根本毫不知情,接到这个电话,自然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,但他脑筋一动,立刻想到,很可能是程鹏和杜刚,私下瞒着他干的。

他的毛病就是沉不住气,立即把两个人召来,问出了真相。

“蝙蝠七女”他惹不起,可是,当他获悉其中有五个已在他们手里,情况就大不相同了。

一时兴奋过度,急于想一睹那五个女郎的庐山真面目,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巨宅的地下室去。

在地下室里,萧鸿逵不但见到五个女郎的真面目,而且大饱眼福!

可是他没想到,戴安娜和韩元元就在附近,暗中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萧鸿逵离开巨宅不久,两个女郎就采取了行动。

光天化日之下,她们不便在外面动手,故意由韩元元作饵,硬向巨宅闯去,诱使散布门口的那些大汉阻挡不住,一起追入巨

早已越墙而入的戴安娜,立即发射*醉枪,使他们猝不及防,全部被射中昏倒在地。

解决了外面的人,两个女郎双双闯入地下室。

把守的四名大汉,又被攻了个措手不及。

这时程鹏和杜刚尚留在地下室,他们禁不住那五个女郎的躶体诱惑,正想趁她们昏迷不醒加以强暴。不料色星未褪,霉运已到。

两个女郎闯入,两支*醉枪齐发,使他们双双被击中,当即昏迷过去。

戴安娜一见五个女郎手脚被捆,全身一丝不挂,不禁惊怒交加,急命韩元元从程鹏等人身上,剥下五套衣裤。

五个女郎的手脚松开,穿上衣裤,由戴安娜和韩元元一一背出,置于她们的车上。

连同两个遍体鳞伤的汉子,一共七个人,两个女郎进入四次才背完。最后一次韩元元没有背,一气之下,把程鹏和杜刚的双耳齐根割掉,以解心中之恨!

人救出了,但仍昏迷不醒。

她们不能再回郊外巨宅,只好载至这幢原是备而不用的别墅。

两个汉子被置于储藏室,五个女郎则让她们躺在地毯上。

休息了一阵,韩元元体力已恢复,突然坐直身子说:“大姐,你看她们有没有被……”她的意思是担心五个女郎已遭蹂躏。

在地下室里,五个女郎全身赤躶,又昏迷不醒,只有任人摆布。韩元元想到的,自然很有可能。

戴安娜把眉间一皱,忧形于色说:“唉!这很难说……”

“哼!”韩元元霍地跳起来:“如果她们真被……我就不是割耳朵了,非要他们的命不可!”

戴安娜正色说:“当然,如果她们吃了亏,我绝不会轻易甘休的!不过,当急之务,必须把她们救醒过来。”

没有特制的解葯,如何施救呢?

“解葯一定在‘矮怪’那里!”韩元元判断。

戴安娜苦笑:“上哪里去找他呢?”

这是个问题,仓库、那座楼房均被发现,矮怪绝不会再利用那两处藏身。

“矮怪”外型特殊,目标太显著。为了避人耳目,也不可能公然住进旅馆或大饭店。

照情理判断,“矮怪”人尚未到,此地已有大批人马为他安排一切,那么他的藏身之处,事先必然早已准备,而且是狡兔有三窟,绝对不易被人发现。

但是,不按牌理出牌,往往使对手摸不清牌路。

戴安娜心细如发,韩元元也绝顶聪明,她们却万万没有想到,“矮怪”居然住在此地最豪华的“希尔顿大饭店”顶层!

这时,苏海蒂已亲向“矮怪”复命,详尽地报告了一切。

矮怪站在一排窗前,凝视着天空。

乌云已被风吹散,无影无踪。

他似在静听,又像是在沉思,始终一言不发。

“老板!”苏海蒂最后下了结论:“姓萧的保证,三天之内负责交‘货’,我看他没这个能耐!”

矮怪这才回过身来,脸上毫无表情地说:“你不要低估了他,狗急跳墙,人急拼命。像姓萧的这种人,吃了这么大的亏,他是绝不会轻易甘休的!”

“可是,”苏海蒂轻蔑地说:“凭他们那些‘三脚猫’,能对付得了‘蝙蝠七女’?”

矮怪正色说:“强龙难斗地头蛇,他们在此地混了这么久,至少占了天时、地理、人和之利!”

“老板的意思?……”

“我们可以利用姓萧的!”

“利用他?”

“嗯!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。我们要利用姓萧的,全力去对付那几个鬼女人,即使对付不了,只要能缠住她们,就减轻了对我们的阻力!”

苏海蒂这才明白,不得不佩服“矮怪”的心机确实高人一等!

“这钱?……”

矮怪哈哈一笑:“反正是胡永昌出的,我们就慷他人之慨,做个顺水人情,‘暂时’送给姓萧的吧!”

这一百万美金,是苏海蒂一通电话,胡永昌就在两小时之内筹足的。

为了儿子的安全,即使再大的数目,他也不敢不答应照办。

本来这笔钱,是要跟萧鸿逵交换人质的。现在人已不在他手里,白白把钱送去,岂不太便宜了他吗?

尤其,这不是一笔小数目!

“老板,”苏海蒂不以为然地说:“万一三天之内,他交不了‘货’,那……”

矮怪胸有成竹说:“不用担这个心,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!”

“是!”苏海蒂不敢违命:“老板还有什么交代?”

矮怪沉思一下,郑重说:“老石受了伤,请关冲去接替他。你把钱送给姓萧的后,立刻赶回研究所坐镇,督促尽快抢修电源,不许任何人离开,或跟外面通电话!”

“是!”苏海蒂唯唯应命。

“还有,”矮怪关照她:“要让姓萧的相信,除了这一百万,我们还会让他赚更多的,这样他才全力以赴,不遗余力去对付那些鬼女人!”

“是!我知道。”

苏海蒂领命而去,带着装满美钞的手提箱,匆匆又赶去见萧鸿逵。

到达萧公馆,才知道萧鸿逵尚在医院。

苏海蒂马不停蹄,又驱车赶往医院,在急诊室外见到了愁眉不展的萧鸿逵。

“苏小姐?……”他大感意外,忙不迭从长椅上站起身来。

苏海蒂嫣然一笑:“我是专程替你送钱来的!”

“哦?”萧鸿逵更觉意外了。

“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好吗?”

“好!好!……”

萧鸿逵听说送钱来,也不管急诊室的两个人的死活了,立即陪同苏海蒂离去。

两个保镖,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“到舍下谈好吗?”萧鸿逵征求她的意见。

“不!”苏海蒂说:“我们开车一面兜风,一面谈好了。”

“好!好!”萧鸿逵唯命是从。

苏海蒂开了车门,上车坐驾驶座位。

萧鸿逵上了车,两个保镖也想跟去,却为苏海蒂所拒。

“萧老板,我们的谈话,希望不要有第三者在场!”

“这……”萧鸿逵有点犹豫,似乎没有两个保镖随护,他就缺乏安全感。

过去他并不胆小,自从昨晚在“金鸡夜总会”,两耳被削之后,他已如同惊弓之鸟。

苏海蒂风情万种地一笑:“放心,我不会吃了你的!”

萧鸿逵无可奈何,只好吩咐两个保镖留在医院。

苏海蒂驾车驶向郊外,途中把手提箱交给萧鸿逵。

“钱请收下,以后你会知道,跟我们打交道是绝不会吃亏的!”

“是!是!谢谢苏小姐的照顾。”萧鸿逵有点受宠若惊。

苏海蒂又说:“只要三天之内,萧老板答应的事能做到,我保证你还有一笔大买卖!”

“苏小姐放心,”萧鸿逵大言不惭说:“萧某人敢收下这个钱,就有绝对把握,不出三天,保证把那七个女人,不管是死的活的,一定送交给你!”

苏海蒂满意地笑了笑,突然猛踩油门,车速立即加快,疾驶如飞。

萧鸿逵不以为意,奉承说:“苏小姐的驾驶技术真棒!”

“是吗?”苏海蒂暗自一笑:“萧老板坐稳了!”

油门踏板一脚踩到底,只见车身如飞,速度愈来愈快。

从仪表上看出,车速由一百、一百二十、已接近了一百五十!

萧鸿逵这才感到紧张不安起来,两手紧紧扶住仪表台,极力保持身体平衡。

这条公路依山临海,沿途多呈“s”型弯路。苏海蒂仍不减速,脚下踩紧油门,速度更形加快。

萧鸿逵随着转弯的反方向,身体左摇右晃,几乎撞向驾驶的苏海蒂身上。

苏海蒂毫不在乎,一面加速飞驶,一面放浪形骸地狂笑。

这种惊心动魄的高速飞驶,真令人提心吊胆。萧鸿逵已吓得脸色苍白,浑身冒出了冷汗。

迎面一辆轿车驶来,眼看两车已难避免相撞。萧鸿逵暗叫一声“糟了!”,惊得魂不附体。

不料苏海蒂车头微偏,两车竟迎面交错即过,相差距离不足半尺!

萧鸿逵早已吓得双目紧闭,根本没有看到那千钧一发的惊险场面。

车速突然减低,终于一个紧急刹车,车身停止。

萧鸿逵睁眼一看,车已停在悬崖突出的一块空地上。

苏海蒂吃吃地笑着,毫无惧色。

“过瘾吗?”她问。

萧鸿逵惊魂未定,犹有余悸:“过,过瘾……”

“刺激吗?”

“刺,刺激……”

苏海蒂更笑得花枝乱颤,全身抖动,使得一双丰满挺实的肉峰,随着身体的颤抖而波动。

萧鸿逵看在眼里,此时并不感到心神荡然,只想到这一百万美金不是好拿的!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