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1 得而复失

作者:白天

韩元元浴罢,从浴室里走出,身上只围裹着一条大浴中。

她来至客厅一看,戴安娜仍然斜靠在长沙发上,神色凝重,若有所思。

“大姐,你不洗个澡?”

戴安娜想得入神,根本没有听见。

韩元元走近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。

“大姐,你还在想‘矮怪’的行踪?”

“嗯!”戴安娜只漫应了一声。

“大姐,”韩元元瞥了地上五个女郎一眼:“我们是守在这里,等葯性自然消失,还是……”

戴安娜忧形于色说:“现在还不到二十个小时,神经瓦斯要四十八小时以后才失效,等她们清醒后,山上的电源早已修复了!”

“大姐,”韩元元好奇地问:“你认为‘矮怪’来此地的目的,一定跟这场人造雨有关?”

戴安娜微微点头,肯定地说:“这是毫无疑问的,否则他何必劳师动众,费这么大的手脚!”

“可是我想不出,一场人造雨,能给‘矮怪’带来什么好处?”韩元元又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戴安娜霍地跳起:“我一定要在电源修复之前,找出这个答案!”

“上哪里去找?”

“山上研究站!”

韩元元生性好动,一听要去山上,精神一振说:“我去穿衣服!”

“不!”戴安娜阻止说:“你留守这里,我一个人去!”

韩元元大为失望,但大姐的命令不得不从:“好吧!……”

戴安娜又叮嘱一番,才带着蝙蝠装,喷射管和*醉枪,单枪匹马出发。

韩元元独自留守,面对地毯上躺着五个昏迷不醒的女郎,实在感到无聊烦闷。

救既救不醒她们,又无所事事,教一个好动的少女如何能憋得住。

她灵机一动,连衣服都不及换,就围裹着大浴中,打开储藏室,将两个被捆住的汉子拖出。

两个汉子遍体鳞伤,又被捆了这么久,十几个小时滴水未进,显得十分虚弱。

这时被拖出来,两个人连眼睛都睁不开,只是连声轻叫着:“水!水!……”

韩元元去倒了杯水,从他们当头淋下。

两个汉子急伸舌头连舔,但水从脸上顺流而下,仅在嘴角边舔到少许水份,哪能解得了渴。

“水!水!……”他们的呼声,如同沙漠中的饿渴者,正濒临死亡的哀号。

渴虽未解,被水当头一淋,使他们从半昏迷状态中,突然清醒过来。

两个汉子睁眼一看,面前赫然是个半躶的少女。

“小姐,请给我点水!水……”一个汉子近乎哀求。

韩元元又去倒了杯水,端在手上,说:“水多的是,不过,要喝水,必须付出相当代价!”

那汉子哭丧着脸:“我们身上没钱……”

“不要钱!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别怕!我也不要你们的命!”

“小姐,那你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?”

韩元元故意喝了一大口水,才说:“很简单,老老实实告诉我,‘矮怪’可能藏在什么地方?”

“矮怪?”那汉子对这绰号显然陌生。

这到不是装的,事实上他们根本未见过那位矮老板。

韩元元冷哼一声:“你们替他卖命,难道不知道他是谁?”

“我们真不知道,一切都听石大哥的……”那汉子有气无力地说:“小姐,先给我点水吧……”

韩元元置之不理,又问:“姓石的交代你们做些什么?”

“小姐,给我点水……”那汉子已支持不住了。

韩元元将大半杯水,朝那汉子脸上泼去。

那汉子急将口张开,总算喝到点水,滋润了一下枯干慾裂的喉咙。

“说!姓石的交代你们做些什么?”韩元元追问。

那汉子回答说:“这两天,我们奉命分头搜寻‘蝙蝠七女’的行踪……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石大哥交代的,只有这一项任务。”

韩元元想了想,继续追问:“你们这些天在哪里落脚?”

“仓库……”

“其他那些人呢?”

“苏小姐那一组的人,都住在那幢楼房里……”

“你们不是一共有三组人?”

“第二组由姓关的负责,跟我们没有接触……”

韩元元又顿了顿,冷声说:“这么说,姓石的这一组,就是专门负责搜寻‘蝙蝠七女’的行踪的吗?”

“不!这是临时由苏小姐那边,转达老板的命令……”

“哦?那么接到这个命令之前,你们又干些什么?”

“租房子,准备交通工具,招募人手,这些都是由石大哥负责……”

韩元元突然想到什么,急问:“姓石的没有替你们老板准备落脚的地方?”

“石大哥有没有准备,我们不清楚,不过……”那汉子说到一半,突然慾言又止起来。

韩元元脸色一沉,逼问:“说!不过怎样!”

那汉子倒也狡猾,把嘴连连张动,表示要喝水。

韩元元又去倒了杯水,举向那汉子:“要喝水就快说!”

那汉子无可奈何,只好哑声说:“前两天苏小姐到仓库来,我听石大哥告诉她,说‘希尔顿大饭店’十九楼整楼包下了,是不是准备给老板住的,我们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无意中套出这个消息,真使韩元元喜出望外。

程鹏和杜刚虽用酷刑,打得这两个汉子遍体鳞伤,被迫说出了一切。

但那两个财迷心窍的家伙,急于知道的是绑架胡永昌儿子的事,以及对方跟“蝙蝠七女”的过节,不像韩元元这样抽丝剥茧地一层层追问。

现在知道石亦虎包下了“希尔顿大饭店”十九楼整楼的房间,不是为矮怪准备的,谁能有如此气派?

这真可说是,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韩元元此刻的兴奋,简直无法形容。

偏偏戴安娜已去了山上,这时无法取得联系,而既已获知矮怪可能的藏身之处,又不能轻易放弃这个机会。

韩元元考虑之下,终于当机立断,决定亲自去“希尔顿大饭店”一探虚实。

好在这幢别墅尚未被人发现,不用担心那五个昏迷不醒的女郎。

她拿定了主意,仍将两个汉子关进储藏室,立即匆匆整装出发。

等待是最令人心烦的。

山上研究站的电源,最快要到明天中午才可望修复。

矮怪目标太显著,不便出去“抛头露面”,招摇过市,只有待在饭店的豪华套房里。

一个人闷在房里,无所事事地干等,岂不太枯燥无聊。

男人苦闷时,最好的排遣就是“酒”与“色”。

酒能误事,矮怪不敢轻试,于是他找来几个应召女郎,陪着他打发时间。

尽管矮怪其貌不扬,但他有的是钱。

如今世风日下,已不复再有昔日风月场中:“鸨儿爱钞,妞儿爱俏”那一套。一般吃这行饭的女人,都是认钱不认人。只要花得起钱,在她们的心目中,武大郎也比西门庆吃香!

所以应召而至的几个女郎,包围着矮怪,一个个大献殷勤,使出浑身解数,极尽奉承巴结之能事呢。

反正电源修复是明天中午后的事,急也急不来。

矮怪置身肉阵之中,暂时抛开了一切,不亦乐乎。

这几个应召女郎,个个热情大胆,全部“片甲不留”,赤身躶体,使套房里满室生春!

矮怪正在大享齐人之福,左拥右抱,乐不可支之际,房门突然开了,闯进个陌生小伙子。

门口有两个保镖把关,奉命除了苏海蒂之外,任何人不得擅入。这小伙子是怎么过关的?

矮怪未及怒斥,小伙子已亮出手枪。

几个应召女郎见状,吓得花容失色,惊乱成一片。

“不许鬼喊鬼叫!”小伙子喝令:“老老实实待在一边,就没有你们的事!”

应召女郎们哪敢抗命,忙不迭离开矮怪,退缩在一旁,几个人挤作一堆。

矮怪力持镇定说:“这位朋友,如果缺钱花,说个数目就行了,不必……”

他大概看走了眼,居然以为小伙子是独行盗!

小伙子冷声说:“钱你留着,我没兴趣!”

“那……”矮怪暗自一惊,担心小伙子要他的命。

小伙子把枪口一抬:“哦?你居然也怕死?不过你放心,你这条命,我也没兴趣!”

“那你要什么?”

“解葯!”

矮怪一怔,随即恍然大悟,小伙子要的是神经瓦斯的解葯。

急需解葯的没有别人,只有“蝙蝠七女”。

矮怪已经获悉,那五个昏迷的女郎被救走,那么站在面前的小伙子,毫无疑问必是“蝙蝠七女”之一了!

“什么解葯?”他故意拖延时间。

“别装糊涂!”小伙子逼近两步:“我只要手指一扣,留着解葯也救不了你的命!”

老姦巨猾的矮怪,居然强自一笑:“我这条命,你不是没兴趣吗?”

小伙子冷笑一声:“如果逼我发生兴趣,对我毫无损失,反正枪和子弹,都是我向房门口那位朋友暂借的!”

听他的口气,两个保镖已被撂倒,否则他根本过不了房门口那一关。

矮怪怔了怔说:“如果我告诉你,根本没有解葯呢?”

“我相信!”小伙子又把枪口一抬:“这玩意可能不会相信!”

仅仅两个蝙蝠女,已使他即将实现的计划,由于电源中断而耽搁。他哪还敢交出解葯,救醒其他五个女郎。

但目前的情势,不交出解葯,对方绝不会轻易罢手。

虽然他不是“好汉”,也不愿吃这个眼前亏。

矮怪灵机一动说:“信不信由你,现成的解葯确实没有,我只能交出配方!”

“哼!”小伙子怒形于色说:“你是逼我对你这条命发生兴趣?”

矮怪居然毫无惧色:“既然你不相信,那就悉听尊便吧!”

说完,他两眼一闭,似在等对方开枪。

这一来,反使小伙子愣住了。

小伙子就是女扮男装的韩元元,她毕竟年纪太轻,涉世未深,遇上矮怪这种老狐狸,自然显得太嫩了。

如果换了戴安娜,这时的情况可能完全不同。

但韩元元却显得有勇无谋,她不禁怒问“配方呢?”

矮怪指指他又大又秃的脑袋,表示全部记在脑子里。这是最安全的“保险箱”,谁也偷不去。

“写出来!”韩元元命令他。

矮怪睁开眼睛,伸手要拿纸笔,又被韩元元喝阻:“不许动!”

韩元元以枪口对着矮怪,过去打开化妆台的抽屉,找出饭店为旅客准备的信笺和原子笔,掷向床头上。

“写吧!”

矮怪一向是发号施令的,现在却不得不听命于她,取起纸笔,略一思索,挥笔疾书,很快的写下了配方。

韩元元接过一看,写的是葯方名称和份量,她对这玩意一窍不通,看也看不懂。

“没有耍花样?”她问。

矮怪似笑非笑地说:“拿到葯方去配,就知道是真是假了!”

“好!”韩元元并不笨,她说:“我在这里等着,你教她们去一个人配葯,如果不是解葯,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!”

矮怪苦笑一下,只好吩咐一名女郎穿上衣服,把配方和钱交给她。

“拿这个配方到葯房去,快去快回!”

韩元元交代说:“这里的事,不许向任何人提一个字,回来这位大老板有重赏!”

“是!是……”那女郎唯唯应命,穿上衣服,带着配方和钱,匆匆而去。

韩元元只得等她回来,索性拖过一把椅子坐下,以枪口对着矮怪,目不转盯地监视着。

那几个应召女郎,仍然一丝不挂,挤作一堆,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气氛显得有些沉闷。

矮怪突然打破沉寂,别有居心地说:“我跟‘蝙蝠七女’无怨无仇,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跟我过不去,两年前,在南美洲被你们搅局,破坏了我的全部计划,这次……”

“哼!”韩元元打断他的话,接口说:“你没听说过吗?‘蝙蝠七女’疾恶如仇,专门打击像你这种人!”

矮怪强自一笑:“其实,以你们的身手、智慧,加上我的财力和丰富的科学知识。如果能化敌为友,携手合作,那真大有可为呢!”

“作梦!”韩元元断然回绝。

矮怪犹不死心,继续自说自话:“人活在世界上,谁都有个梦想,小孩子有童年的梦想,男女之间有情人的梦,商人作的是发财梦,科学家有征服太空的梦想,只要去做,梦想也会成为事实……”

韩元元不搭腔,反正闲着也闲着,由他去大发谬论。

矮怪偷瞥了她一眼,又说:“‘蝙蝠七女’走南闯北,自以为是‘正义之师’,‘替天行道’,其实还不是在追寻一个梦!”

“什么梦?”韩元元憋不住了。

矮怪不屑地说:“侠女梦!”

“你!……”韩元元霍地站起来,怒形于色。

矮怪却笑问: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哈哈……”

韩元元怒哼一声,重又坐下,懒得再理他。

矮怪自觉无趣,也不再唠叨,低下头,两眼直打转,不知又在动什么歪脑筋。

韩元元看在眼里,不动声色,丝毫不敢松懈对这矮怪的注意力。

矮怪突然灵机一动说:“让我上下‘一号’行吗?”

韩元元摇头。

矮怪愁眉苦脸说:“我真的很急……”

“憋一会儿吧!”韩元元怕他有诈。

矮怪表情逼真说:“憋不住了啊!……”

“憋不住也得憋!等解葯配回来再说!”韩元元仍然拒绝。

矮怪突然站起,韩元元急将枪口一抬。

“你想干嘛?”她也同时站了起来。

矮怪苦笑说:“我总不能尿在裤子里……”

说时,他竟伸手去拉长裤的拉链。

“你?……”韩元元顿时面红耳赤,不知所措。

人家内急,总不能开枪吧?

要喝阻,又不知该说什么话阻止。

矮怪作势要当场小便,使韩元元窘迫万状,吓得急将脸转开,不敢正视。

这一分神,矮怪趁机纵身而起,他不是扑向韩元元,而是纵越床铺,扑向那几个女人堆里。

别看他身高不及五尺,这一纵之势,有如跳高过栏的运动好手。

几个女郎见他扑来,惊得鸡飞狗跳,发出一片惊呼。

矮怪动作好快,只一眨眼,他已抓起两个女郎,一手一个,勒住她们的脖子,推挡在他身前。

变生肘腋,韩元元掉转枪口。眼看矮怪用两个女郎的身体作掩护,使她不能贸然开枪射击。

情急之下,韩元元急忙拔出*醉枪。

但矮怪却双手猛力一推,将两个女郎推向韩元元。

就利用这一阻挡,矮怪已趁隙冲向房门口,迅速夺门而出。

韩元元闪开撞来的两个女郎,追出房外,只见矮怪正向甬道奔去。

“站住!”韩元元举枪喝令。

矮怪充耳不闻,避进了右边一个房间。

韩元元追过去,正好电梯间的门开处,走出手持葯瓶的女郎,两个人几乎撞个满怀。

“葯配到了?”她不及追矮怪,急问那女郎。

女郎点点头说:“葯房老板说,这种专治香港脚的葯,要小心使用,千万不能进口……”

韩元元不等她说完,已气得七窍生烟,一把推开那女郎,急急追至矮怪避入的房间。

房门已锁住,韩元元以套着灭音器的手枪,对准锁孔连射,将锁击毁。

一脚将门踹开,闯入房内,已不见矮怪人影。

眼光一扫,发现落地窗敞开。

韩元元冲至阳台,只见每一间房外的阳台相邻接,距离很近,凭矮怪刚才露的身手,一跃而过毫无困难。

这一排的临街面的房间,足有二十多个,此刻她居于中间,无法判断矮怪是从右边,或左边跃过阳台逃走,一时真令她左右为难,无所适从起来。

好不容易找到矮怪藏身之处,而且把他制住。却由于稍一疏忽,被这矮怪趁机脱身逃走。

韩元元站在阳台上,真是愈想愈气!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