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3 棋高一着

作者:白天

萧鸿逵接到“土狼”方强的通知,获悉黑仔已发现“蝙蝠七女”行踪,并且跟其中一个动过手。

可惜他们不是对手,结果被她们从容驾车离去。

黑仔两腿受伤不能行动,方强接到电话,立即亲自率领大批人马赶去,结果只在别墅的储藏室里,找到两个遍体鳞伤的汉子。

方强亲自把两个汉子送交萧鸿逵,表示钱没有白拿,他们确实在尽力办事。

两个汉子是苏海蒂方面的人,萧鸿逵也为了表示没有白拿那一百万美金,马上打电话到仓库。

仓库方面,这时已由关冲接替受伤的石亦虎。他接到萧鸿逵的电话,一方面派人去接回那两个“自己人”,一方面电告在研究所坐镇的苏海蒂。

自从矮怪抵达后,苏海蒂的地位无形中升高,俨然是转达矮老板命令的重要人物。

就在关冲派来的人,要接走两个汉子之际,萧鸿逵又突然接到电话。

对方是活跃在闹区的地头蛇朱老大,他通知萧鸿逵,刚发现七个形迹可疑的女郎,住进了“希尔顿大饭店”十九楼,问他是否要采取行动。

这确实是个惊人的消息!

萧鸿逵在电话中关照朱老大,不可轻举妄动,只需加派人手暗中监视。

然后他请关冲派来的人,立即设法通知苏海蒂。

苏海蒂接到关冲的通知,不禁又惊又喜,喜的是终于发现“蝙蝠七女”行踪;惊的是她们居然鸠占雀巢,公然住进石亦虎为矮老板准备的地方,而且那五个昏迷的女郎全部清醒。

她不敢擅自发号施令采取行动,急将研究所的事交代一番,亲自赶去向矮怪当面请示。

矮怪逃出“希尔顿大饭店”,立即以电话通知苏海蒂,说明他的行踪,以便随时保持联系。

苏海蒂未带一兵一卒,独自驾车来至一处僻静海湾。

距岸边数百码外的海上,停泊着一艘大型机动渔船。

苏海蒂将车头对向海面停住,以车头灯一明一灭在发出暗号。

悠而,海上驶来一艘小型快艇,将苏海蒂接至渔船上。

这艘外貌不起眼的渔船,竟是经过特殊设计的,表面上跟一般渔船相似,毫无异样。但从底层下去,却比一般渔船多了一层。所以吃水较深,不能驶近浅水。

下面这一层,里面设备齐全,布置豪华,足可媲美豪华游艇。

矮怪正在一间设备齐全的实验室里,面对一瓶瓶的各色葯水,以及一支支盛以化学葯品的玻璃管、烧瓶,若有所思地默默注视着。

一名手下敲了敲门,大声报告:“老板,苏小姐来了!”

矮怪心知苏海蒂赶来,必有重要事故或消息,于是起身走了出来。

“老板!”苏海蒂迫不及待地说:“那七个鬼女人出现了!”

“哦?”矮怪坐了下来,顺手取一支名牌雪茄,那名手下立即为他点火。

他吸了两口,挥挥手,示意那名手下出去。

苏海蒂在一旁坐下,把这几个小时之内的情况,一一作了简单扼要的报告。

矮怪听毕,一言不发,猛吸着雪茄,若有所思。

苏海蒂却沉不住气说:“老板,他们故意住进‘希尔顿大饭店’,不是存心向我们示威?”

矮怪喷了一大口烟,神色凝重说:“这倒不值得大惊小怪,我所担心的是,没有解葯,那五个女的怎么会提前醒过来?是不是我们的神经瓦斯,不能维持四十八小时以上?”

“老板不是经过多次实验吗?”苏海蒂对那玩意的效力,似乎深具信心。

矮怪反问她:“那你能说出其它原因,为什么她们会提前清醒?”

“这……”苏海蒂呐呐地说:“除非有解葯!但解葯由老板亲自保管,她们绝不可能弄到手……”

矮怪郑重其事说:“所以我才担心!万一问题出在神经瓦斯,我的全盘计划就受到严重影响了!”

“老板,”苏海蒂困惑地说:“据您看,她们故意住进‘希尔顿大饭店’,究竟打的什么主意?”

矮怪老谋深算地说:“如果不出我所料,她们是故意摆出搅局的姿态,想逼我就范,目的是想分享一杯羮!”

“她们不是不贪财吗?”苏海蒂似乎不同意他的判断。

矮怪嗤之以鼻:“小财不贪,大财就难说了!”

“既然如此,老板打算怎样?”苏海蒂向他请示。

矮怪不答,站起来,衔着雪茄猛吸。

他背负着双手,来回踱了几趟,陷于苦思之中。

突然,他站定在苏海蒂面前,当机立断说:“你立刻回去通知关冲,派他去‘希尔顿大饭店’。如果她们目的是为财,我愿意跟她们二一添作五,对分!”

“老板,这……”苏海蒂大为意外,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
矮怪断然说:“不用多说,照我的话去做!”

“是!”苏海蒂领命而去。

矮怪回到实验室里,凝视着那些葯品,喃喃自言自语:“如果不利用人造雨,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?……”

“希尔顿大饭店”的十九楼,整层楼有四十八个套房,全部由石亦虎出面包下,而且一次付清十天的全部租金和其它费用。

这是从开张以来,从未有过的“大手笔”!

在商言商,只要有人付钱,房间空着养老鼠也没人过问,谁还管他包下这么多房间作什么用途?

石亦虎特别关照,除了他们来,包括饭店的服务生,任何人不得登上第十九楼。

所以七个妙龄女郎,乘电梯直达十九楼,根本就无人知道。

但是,她们的目标太显眼,被朱老大的手下发现,跟入饭店,从电梯的指示灯上,知道了她们是直达最顶层,立即以电话报告了朱老大。

由于朱老大已得到指示,通知了他的手下,交代他们按兵不动,只散布在楼下大厅,暗中严密监视着。

这时,关冲独自匆匆赶来,乘电梯升上了顶层。

从电梯走出,甬道里不见一个人影,也毫无动静。

异常的静寂,反而使他惴惴不安起来。

“有人吗?”他大声喝问。

甬道尽头的套房门开处,出现一位全身蝙蝠装的女郎。

关冲乍见这身打扮,不由地暗自一惊,唯恐那女郎不分青红皂白出手,急忙表明来意:“我是奉命来见你们的……”

房门口那女郎向他一招手,似乎并无敌意。

既来之,则安之,关冲虽然提心吊胆,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。

到了房门口,那女郎把手一抬,示意他双手举起。

关冲只好照办,高举双手,由那女郎全身上下检查一遍,证实未带武器,才让他进房。

进房一看,另六个身穿蝙蝠装的女郎,正站在窗前,居高临下,鸟瞰下面行人熙攘,车水马龙的街景。

她们对进来的关冲,连看都不看一眼,继续站在窗前欣赏。

招呼他进入的女郎,作个手势,示意他坐下。

关冲局促不安地坐下,再度表明来意。

“我是奉命……”

女郎冷声说:“我知道!你已经说过一遍。”

“是!是……”关冲碰了个钉子,忙不迭改口:“我们老板要我来……”

“看看我们没有解葯,怎么会清醒的?”

“不!不!我们老板……”

“有话快说吧!”

“是!是!我们老板的意思,是想跟你们携手合作,有福同享……”

“哦?”女郎不置可否地说:“怎样合作?”

关冲急说:“只要你们不搅局,可以坐享其成!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女郎颇觉意外。

关冲斩钉截铁地说:“就这么简单!”

“好处有多少呢?”女郎试探地问。

关冲眉飞色舞地说:“我们老板说,事成之后,保证你们得到的,是个天文数字!”

“嗯!听来很不错!”女郎霍然心动说:“不过,你们给我们什么保证呢?”

“这……”这一下把他问住了。

女郎冷声说:“你作不了主?”

“我们老板……”

女郎不容他说完,霍地把脸一沉:“既然你不能当家作主,跑来干什么?”

关冲情急说:“如果你们有意思合作,我可以安排你们跟我们老板当面谈……”

女郎断然说:“好!除非你们老板亲自来,否则免谈!”

“是!是!”关冲陪着笑脸:“我马上联络,可以借用一下电话吗?”

女郎点点头,关冲立即过去拨电话。

这时,站在窗前最右边的女郎,回过头来,向这女郎互相一使眼色,彼此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。

关冲电话是打给苏海蒂的,轻声把谈判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苏海蒂追问了一句:“七个鬼女人都在?”

“都在!”关冲说时瞥了她们一眼。

苏海蒂不敢擅自作主,必须请示矮怪,于是交代关冲:“十分钟之后,我给你答复!”

关冲挂断电话,又陪着笑脸说:“请等十分钟,我们老板就有电话来。”

“真啰嗦!”女郎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。

关冲也不敢出话,怕言多必失。

刚好十分钟,电话铃响了。

关冲看看女郎,得到她的示意,才急忙抓起话筒接听。

对方是苏海蒂,转达了矮怪的指示。

关冲听毕,挂断电话说:“我们老板已经同意,要我立刻带你们去见他!”

“全去!”女郎问。

关冲笑笑说:“随便你们!”

“好!”女郎毫不犹豫:“你先下楼去等着,我们换了衣服就下来!”

“是!”关冲任务圆满完成,怀着满腔兴奋而去。

等他一出房,窗前右边的女郎立即回身。

“大姐,她们也要去?”

“不!就我们两个人去!”戴安娜说:“我们外面套身衣服就行了。”

“她们呢?”

“留在这里,等我们回来再说。”

韩元元脱下披风,在蝙蝠装外,套上一身连身裤装,拉上胸拉炼,仅只露出里面半截黑色高领。

戴安娜一面穿衣,一面安抚那五个女郎:“你们不用怕,在这里很安全,我们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这五个从酒廊里,临时花钱请来冒充的女郎,一个个都连连点头。

戴安娜又叮嘱:“除了我们回来,任何人来都不要开门,也不要接电话!”

五个女郎唯唯应命。

戴安娜更好衣,立即偕韩元元出房。

乘电梯落至楼下,关冲已在大厅等着。

戴安娜坚持用自己的车,关冲只好驾车带路,两部车一前一后,驶向了码头。

绕过码头,一直驶向一处僻静的海湾,关冲才把车停下。

戴安娜放眼看去,海湾附近岩石遍布,利用隐蔽的地形,埋伏个一两百人,也不容易发现。

他们的车刚一停,便见岩石堆里走出了矮怪。

戴安娜暗向韩元元一使眼色,跟着关冲走过去。

等她们将走近,矮怪迎上两步,似在表示迎接之意。

双方距离约五尺站定,彼此似都怀有戒心。

矮怪首先开口:“你们只来了两位?”

他的意思,似乎“蝙蝠七女”应该全部到齐。

戴安娜冷声说:“全来了,万一有诈,我们岂不成了全军覆没!”

“哈哈……”矮怪突发狂笑:“有胆识,有经验,‘蝙蝠七女’果然名不虚传!”

戴安娜仍然冷冷地说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尤其对阁下这种‘超人’!”

矮怪收敛了笑声,眼皮一翻说:“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有诈?”

“你不敢!”戴安娜有恃无恐。

“哦?”矮怪一怔:“为什么?”

戴安娜笑了笑说:“因为我们还有五个人,只要一小时不见我们回去,她们就会采取行动!”

矮怪又是一怔:“采取什么行动?”

“这个恕难奉告!”戴安娜故意卖起关子来:“不过,相信你自己心里也明白,那样一来,你这次劳师动众地来到此地,恐怕就要枉费心机,无功而退了!”

这一番话,果然使矮怪有所顾忌,嘴上不敢再逞强。

他立即把话锋一转:“我们言归正传,谈一谈合作的事吧!”

“用什么保证你的诚意?”戴安娜问。

矮怪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你们只要不搅局,到时候坐享其成,还要什么保证?”

“不!”戴安娜摇摇头:“跟你们打交道,等于与虎谋皮,没有可靠的保证,我们是绝不干的!”

矮怪迟疑一下:“好吧,要什么保证,请说!”

“我们只要安全的保证!”

“安全的保证?”

“不错!譬如说吧,万一你们再重施故技,用神经瓦斯攻我们个不备,到时候我们全部昏迷不醒,任由你们摆布,那就不是坐享其成,而是束手待毙了!”

“放心,我们不是这种人!”

“不!你们就是这种人,所以我们才不放心!”

戴安娜的针锋相对,使得矮怪为之语塞。

他犹豫一下,始说:“那么你所说的安全保证,指的是什么呢?”

“先交出神经瓦斯的解葯!”

“你们那五个人已经醒过来,还要解葯作什么?”

“备而不用,以防万一!”

“我不懂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因为有了解葯,就不怕你们再重施故技!”

矮怪想了想,终于勉强同意:“好!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给你们解葯!”

戴安娜暗喜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一旁的韩元元愤声说:“如果是治香港脚的葯,你就自己留着用吧!”

矮怪尴尬地笑笑,突然连击两掌。

暗号一发,岩石后立即涌出一二十人,个个荷枪实弹,其中几个备有神经瓦斯枪。

韩元元见状暗惊,不禁怒从心起。

她正要发作,却被戴安娜以眼色制止。

戴安娜心里有数,凭她们刚才撂出的那番话,对方绝不敢贸然轻举妄动。

果然他们只是虚张声势,站出来亮个相,充当场面。没有矮怪的命令,谁也不敢上前一步。

矮怪见两个女郎毫无惧色,不得不佩服她们的镇定,也更相信她们是有恃无恐,有备而来了。

“阿森!”矮怪把手一招。

一个高头大马的壮汉,一破一拐地走上前来。

原来他右腿已残,装上木脚,看上去活像电影里的独脚海盗。

“把解葯取出来!”矮怪吩咐。

壮汉朝地上一坐,双手用力拔下木脚,从中取出一只小葯瓶。

两个女郎看在眼里,这才明白,难怪谁也不知道解葯藏在何处了。

矮怪接过葯瓶,递在戴安娜面前,说:“这一瓶的份量,可以注射二十次,静脉注射效力较快,一两分钟即可清醒。”

戴安娜刚接过来,韩元元又抢着说:“这瓶里装的,该不会是你撒的尿吧?”

她对矮怪的诡计脱身,似乎仍耿耿在心,逮住机会就损他两句。

矮怪又尴尬地笑笑,正色说:“我事先又不知道你们要解葯,怎么可能……”

戴安娜打断他的话,说:“既然如此,你不反对我们来个当场试验吧?”

“好!”

矮怪立即吩咐一名大汉上前,由另一手执神经瓦斯的汉子,朝那大汉发射一枪。

大汉顿时倒地不起,昏迷了过去。

韩元元上前仔细察看一阵,也不敢断定是真昏迷不醒,还是故意装的。

矮怪明白她们唯恐有诈,示意一名手下拔出锋利匕首,上前向那大汉大腿上猛刺一刀。

倒在地上的大汉被刺,顿时血流如注,却毫无知觉!

矮怪笑问:“不是假的吧?”

戴安娜微微点了下头。

矮怪又吩咐独脚壮汉,自假腿中取出注射器,针头,递交给韩元元。

韩元元摇着头说:“我不会……”

矮怪只好亲自现身说法,将针头套在注射器,从戴安娜手上的瓶内吸出少许液体,为那昏迷的大汉注射。

不到两分钟,那大汉果然渐渐醒过来。

他一醒,立即感到痛疼,坐起来双手抱腿,杀猪般一阵怪叫:“哎哟!哎哟……”

两个女郎见计已售,互望一眼,心照不宣地笑了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