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4 池鱼之殃

作者:白天

一辆轿车,两部小货车,浩浩荡荡来到萧公馆门前。

轿车上下来的是朱老大,由四名大汉随护,大摇大摆走进萧公馆。

散布在门外的几个大汉,都认识这个地头蛇老大,执礼甚恭地向他打招呼。

朱老大是萧公馆的常客,不须通报,就登堂入室地直接进了客厅。

客厅里是一幅令人啼笑皆非的景象,萧鸿逵、程鹏、杜刚,三个人都失去了耳朵,头上包扎着,在那里密商。

朱老大不速而至,他们立即停止商讨,起身相迎。

萧鸿逵善于察言观色:“朱老大满面春风,一定是带来了好消息吧?”

朱老大敞声大笑:“哈哈,老萧,你说对了!不是好消息,我敢亲自到府上来?”

“坐!坐!”萧鸿逵招呼他坐下,递上香烟。

四名大汉向萧鸿逵打招呼,分立在朱老大两旁。

“朱老大来杯酒?”萧鸿逵居然沉得住气,并不急于追问对方是什么消息。

“好!来杯‘喂死鸡’!”他要的是威士忌。

杜刚立即去倒酒,程鹏则为他点火。

朱老大猛吸了两口,始笑问:“老萧,听说你这次接的是笔大买卖,代价是一个整数?”

“朱老大哪来的消息?”萧鸿逵暗自一怔。

朱老大两道浓眉一剔:“兄弟的消息要不灵通,还能混吗?哈哈……”

萧鸿逵心知无法瞒他,只好微微点头说:“买卖是不小,可是也很棘手!”

“当然!”朱老大故意说:“不然人家会付那么大的代价?”

萧鸿逵报以干笑,笑得很不自然。

朱老大又问:“听说不论死活,对方都照收不误?”

“呃……”萧鸿逵点了下头:“他们是这么约定的。”

朱老大话锋一转,转入正题:“整批七个是一百万,五个应该怎么算呢?”

萧鸿逵为之一怔:“朱老大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老萧!”朱老大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咱们是好哥儿们。不过,亲兄弟明算帐,该怎么就怎么,你说对吗?”

“当然!当然……”萧鸿逵已听出对方的话音,显然三两万是打发不了的。

朱老大果然开了价:“整批七个是一百万,五个我只拿半数!如何?”

“五十万?”萧鸿逵吓了一跳。

“不多!”朱老大说:“另外两个就值五十万呢!”

萧鸿逵想不到他会狮子大开口,不置可否地说:“朱老大,这未免……”

“老萧!”朱老大不悦地说:“七个人难对付,兄弟替你解决了五个,剩下两个成不了气候,容易打发得很,你那五十万,不等于是白捡的?”

萧鸿逵悻然说:“帐可不能这么算,五十万能买得回我们三个人六只耳朵?”

不料朱老大却说:“有人出这个价钱,我马上把耳朵割下!”

眼看他们为钱争得面红耳赤,几乎当场翻脸,程鹏急忙从中打圆场。

“朱老大,‘货’已经在你手上?”

朱老大冷哼一声:“没有‘货’,我凭什么讨价还价!”

“我们可以先看‘货’吗?”杜刚也插上一嘴。

朱老大毫不犹豫,一口答应:“成!阿良,叫他们把‘货’抬进来!”

那大汉应了一声,匆匆出去。

萧鸿逵忽问:“朱老大,她们不是都醒过来了,你们怎么得手的?”

朱老大自鸣得意地说:“传说‘蝙蝠七女’如何如何,其实根本没什么。我们只不过去了十来个人,就把她们全部摆平!”

“哦?”萧鸿逵几乎不敢相信。

程鹏更觉惊诧:“她们没动手?”

“动手?”朱老大敞声大笑:“哈哈,我们一闯进去,她们吓都吓呆了,脚都动不了,还动手呢!”

萧鸿逵、程鹏、杜刚相顾愕然。

“不太可能吧?……”萧鸿逵开始怀疑。

朱老大冷笑一声:“我们不必抬杠,马上就可以证实!”

这时,阿良指挥着十名大汉,两个合抬一个,抬进了五只大纸箱,置于客厅中央。

萧鸿逵立即起身,诧异地瞪着五只纸箱。

程鹏、杜刚也赶了过去。

朱老大仍然坐在沙发上,洋洋得意说:“你们自己打开看吧!”

萧鸿逵一使眼色,程鹏和杜刚立即动手,迫不及待地打开纸箱。

纸箱里,蜷屈着一个身穿蝙蝠装的女郎。

杜刚失声叫起来:“死的!”

萧鸿逵回头惊问:“朱老大,你?……”

“不论死活,价钱是一样啊!哈哈……”朱老大得意忘形狂笑起来。

程鹏和杜刚继续打开其他四只纸箱,每只纸箱内是一具尸体。

五具女尸均穿蝙蝠装,无法看出庐山真面目。

萧鸿逵暗使一下眼色,示意程鹏将女尸脸上戴的蝙蝠面具摘下。

面具一拉下,萧鸿逵、程鹏、杜刚不禁一怔,相顾愕然。

他们三人不仅见过“蝙蝠七女”的真面目,甚至见过其中五个的躶体,印象非常深刻。

尤其程鹏和杜刚,在地下室正向五个昏迷中的女郎施暴,被闯入的戴安娜和韩元元,以*醉枪射中。昏倒之前,惊鸿一瞥地看清了她们。

而现在他们所看到的女尸,却不是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人!

大剌剌坐在那里的朱老大,尚浑然未觉,居然笑问:“值五十万吗?”

“嘿嘿!”萧鸿逵连声冷笑:“我看一文都不值!”

朱老大霍地跳起身,怒问:“老萧!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萧鸿逵轻描淡写说:“因为‘货’是假的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朱老大冲了过来。

萧鸿逵重复一句:“我说这‘货’是假的!”

“老萧!”朱老大怒形于色:“你少来这一套,分明是‘蝙蝠七女’中的五个,你却故意说不是!存心想黑吃黑?告诉你,门儿都没有!”

萧鸿逵幸灾乐祸地笑着说:“朱老大,我们不必争。这样好了,我马上通知对方,这批‘货’如果他们肯收,我萧某人分文不取,一百万全归你朱老大!”

这一来朱老大傻了眼。

“老萧,”他怔怔地问:“她们真的不是‘蝙蝠七女’?”

萧鸿逵断然说:“绝对不是!”

“那……那她们是什么人呢?”朱老大暗觉诧异。

这时杜刚已将其他四个面具摘下,突然认出其中一个,失声叫道:“舅舅!这不是‘摩洛哥酒廊’里的小玛丽吗!”

萧鸿逵赶过去一看,认出纸箱里的女尸,果然是他们舅甥常去的那家酒廊的吧娘!

“怎么回事?”朱老大急问。

萧鸿逵叹了口气:“朱老大,你们张冠李戴,找错对象啦!”

朱老大是老江湖,他在地方上混了这么久,经验历练都够。起先是过度兴奋,乐昏了头。满以为轻而易举杀死“蝙蝠七女”中的五个,可以待价而沽,向萧鸿逵来个狮子大开口。

萧鸿逵拿了对方的钱,三天之内必须交“货”,到时候非忍痛拿出半数不可。

现在被他们指出是“假货”,继而一想,才觉出确实有问题。如果真是“蝙蝠七女”凭他手下那十几个人,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得手?

念及于此,他的心往下一沉。刚才进来的那份神气,已荡然无存。

他不禁气馁地说:“奇怪,我们亲眼看见,其中两个跟对方派去的人走了,留下这五个……”

萧鸿逵突然想到什么,立即去打电话到仓库。

接听的是关冲。

“我有重要的事,必须立刻跟苏小姐联络!”萧鸿逵的语气十分急促。

关冲大剌剌地说:“有事跟我说一样!”

“是!是!请问你们是不是派人去过‘希尔顿大饭店’?”

“就是我去的!你问这个干嘛?”

“很重要!”

“哦?”

“再请问老兄,是不是有两个女的,跟你一起离开那里?”

“不错!”

“她们真是‘蝙蝠七女’中的两个?”

“是的!”

“错不了?”

“当然错不了!萧老板,你究竟想知道什么?”

“老兄可不可以告诉我,那两个女的跟你去哪里?去干什么?”

关冲突然忿声说:“萧老板,你打破沙锅问到底,问个没完没了,是不是想刺探我们的秘密?”

“不!不!”萧鸿逵急忙解释:“老兄误会了……”

“那你问得这么仔细做什么?”

“因,因为我们这里出了点问题……”

“出了什么问题?”

萧鸿逵郑重说:“我们为了对付‘蝙蝠七女’,请了一批朋友相助,就是他们发现那些女人行踪的。老兄带了那两个女的离开后,他们趁虚而入,攻了留下的那五个娘们个措手不及,全部被杀死啦……”

“哦?真的?”关冲喜出望外。

萧鸿逵沮然说:“可是,她们是假的!”

“假的?”关冲诧然说:“萧老板,我不懂你的意思……”

萧鸿逵苦笑说:“‘蝙蝠七女’的庐山真面目,我们都见过,而被杀的五个娘们,没有她们之中任何一个!”

“这就怪了,”关冲困惑地说:“我们老板也见过她们,如果跟我去的两个女人,不是‘蝙蝠七女’,老板不会把解葯给她们。”

“什么解葯?”

“中了神经瓦斯,注射解葯可以立刻醒过来,否则要四十八小时以上……”

萧鸿逵终于恍然大悟,想到那五个女郎尚未清醒,那两个女的这番安排,目的是把解葯骗到手。

她们成功了!

戴安娜急于救醒那五个昏迷中的女郎,以解除人手不足之苦。她巧施妙计,终于从矮怪手中获得了解葯。

她用的是心理战,由化装成翩翩少年的韩元元,前往“摩洛哥酒廊”,向陪酒的小玛丽游说一番,愿付双倍代价,当然不成问题,“酒廊”这种地方,本就是色情交易场所,谁都可以花钱把小姐带出去的。

这次的“交易”却与色情无关,只是要她们穿上特殊服装,充一充场面,其它任何事不干。

既有双倍代价可赚,又觉得好奇,于是她们一口答应。

戴安娜此举,是要让矮怪以为五个女郎已清醒,根本不需要解葯了。

否则,如果矮怪知道她们急需解葯,还会把解葯交给她们?

两个“蝙蝠女”已难以应付,再把其他五个救醒,那矮怪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!

戴安娜把解葯“骗”到手,立即偕韩元元赶回吴佳玲那里,为五个女郎注射解葯。

注射后不到两分钟,果然葯到“病”除,五个昏迷了一天一夜的女郎,终于逐渐清醒了过来。

人虽醒,却显得十分虚弱。

昏迷状态中,人体仍然需要营养的供应。她们这二十多小时,滴水未沾,更未进食,自然感觉有气无力了。

最妙的是她们仿佛做了一场梦,把昏迷前发生的事,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大姐,我们怎么在这里?”林裘丽首先发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戴安娜笑而不答,向韩元元交代:“你慢慢告诉她们吧,我得赶到‘希尔顿大饭店’去。”

韩元元点了下头,目送戴安娜匆匆离去,才坐定下来,把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,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。

五个女郎听得目瞪口呆,她们几乎不敢相信,居然昏迷了二十多个小时!

尤其获悉落在萧鸿逵手里,戴安娜和韩元元闯入巨宅地下室时,她们在昏迷中手脚被缚,全身赤躶,程鹏和杜刚正在打算施暴,更使她们惊怒交加。

艾妮霍地跳起,怒不可遏说:“我非把他们眼睛挖出来不可!”

萧鸿逵的两只耳朵,就是被她以飞镖削掉的。

“挖眼睛还不够!非割掉他们的……”张欣欣突然面红耳赤,说不出口了。

于燕萍经常扮男人,个性比较刚烈,她接口说:“对!我们说做就做……”

这时刚好吴佳玲冲了几杯牛奶端来,置于茶几上:“你们先喝点牛奶吧。”

韩元元谢了一声,为她一一介绍。

她们从未见过这位痴情的少女,不约而同地向她注视,看得吴佳玲不好意思起来。

张欣欣忍不住,轻声向身旁的韩元元:“她知道你是冒牌货了?”

“嗯!”韩元元把头一点:“我们已经获得谅解,吴小姐对搞同性恋没有兴趣!”

五个女郎闻言大笑,更使吴佳玲窘迫万状。

电话铃突响,吴佳玲过去接听,随即向韩元元招手:“戴大姐要跟你说话……”

韩元元从她手上接过话筒:“大姐……”

“这里可能出了事,你马上赶来!”

“二姐她们要不要……”

“她们体力尚未恢复,让她们在吴小姐那里休息,等我回来再说!”

“好!我立刻赶来!”

她刚挂断电话,五个女郎就异口同声问:“什么事?”

韩元元耸耸肩:“不知道。大姐叫我立刻赶去,要你们在这里等着!”

于燕萍不甘寂寞:“我们一起去!”

“不!”林裘丽阻止说:“大姐要我们在这里等,我们就在这里等着!”

于燕萍尚未置可否,韩元元说声:“我走了!”,就匆匆而去。

赶到“希尔顿大饭店”,乘电梯直升十九楼。

走出电梯,甬道里静寂如常,毫无异状。

韩元元急步走至甬道尽头的房门口,举手在门口敲出暗号,房门随即开了。

出现在房门口的戴安娜,神色十分凝重。

韩元元进房一看,只见房内一片凌乱,满地血迹,却不见那五个吧娘!

“她们呢?”韩元元急问。

戴安娜忧形于色说:“想怕是凶多吉少了。如果不出所料,她们已遭了毒手!”

“那她们不是做了替死鬼?”韩元元深感内疚,花钱请来五个吧娘,想不到会为此送命。

戴安娜把脸一沉,愤声说:“她们是无辜的,只为了赚我们几个钱,竟白白送了命,实在太冤枉啦!”

“大姐,”韩元元急切问:“你看是谁下的毒手?”

戴安娜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管是谁,在道义上,我们非替她们讨回公道不可!”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