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7 鱼目混珠

作者:白天

苏海蒂从昏迷中醒过来,首先发觉手脚被缚,身上只留三点式迷你内衣裤。

再一看,自己的那身衣服,竟穿在了别人身上。

穿她衣服的女郎,背向着她,正由戴安娜为其整理发型,并不时看看床上的苏海蒂。

怎么回事?苏海蒂心里好生纳闷,赶紧闭上眼睛,佯装尚未清醒。

戴安娜略加修剪,整理好发型,笑着说:“二妹,你自己看看吧!”

原来这个女郎,就是林裘丽。

但她对镜一照,从化妆台大镜里反映出的,赫然竟是苏海蒂!

尤其穿上苏海蒂的衣服,更是惟妙惟肖,连林裘丽自己都不敢相信,经过戴安娜巧夺天工的化装术,竟然使她和苏海蒂真假难分。

苏海蒂这时眯着眼睛,也从镜中看到了“自己”,顿使她目瞪口呆!

这女人相当聪明,她立即恍然大悟,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穿上她衣服的这女郎,是要冒充她!

林裘丽向镜中凝视片刻,又回头看看床上的苏海蒂,不禁笑出声来:“大姐,你真行,我相信谁也看不出我是仿冒品了!”

戴安娜端详一阵,说:“不行,你的皮肤比较黑,要多涂些漂白膏!”

林裘丽正在涂擦两条手臂,赵薇推门而入。

“大姐……”她原想说什么,一见林裘丽已化装完成,再看看床上的苏海蒂,不禁惊诧说:“哇!真棒,我都分不出谁是真的啦!”

戴安娜得意地笑了笑:“五妹,胡永昌没问题吧?”

“他已准备好了,”赵薇回答。眼光仍然盯住林裘丽,似乎看出了神。

林裘丽涂好漂白膏,笑问:“大姐,行了吗?”

“站起来我看看!”戴安娜非常仔细,她知道此举非常冒险,丝毫不能出差错。

林裘丽站起身来,像服装模特儿表演服装似地,在戴安娜面前把身体转了一圈。

戴安娜笑着点头说:“二妹,凭良心说,只有你的身材,才能跟她媲美,我们都不够条件!”

林裘丽自我解嘲说:“我太‘波霸’了些,她的衣服穿起来好紧……”

“你就委屈些吧!”戴安娜笑了起来。

赵薇打趣说:“二姐,你可要小心,别让矮怪看出破绽啊!”

“对了!五妹倒提醒了我。”戴安娜正色说:“最好尽量避免跟矮怪照面,他跟这姓苏的女人,关系很密切,可能连她身上有几颗痣都一清二楚!”

“我又不会脱光给他看的!”林裘丽说。

“那可不一定啊!”赵薇故意说:“矮怪要你脱,你还能不脱?”

“这……”林裘丽为之一怔。

戴安娜又笑了笑说:“别害怕,矮怪大概不会亲自去山上的。”

“但愿如此!”林裘丽伸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,表示求圣母保祐。

“大姐,”赵薇又问:“我们从胡家抓来的两个家伙,怎么处置?”

苏海蒂暗自一惊,心知派去胡家的两个人,也落在了她们手里。

戴安娜交代说:“好好看住就行了,等我们回来再说。”

“这个女人呢?”赵薇向床上的苏海蒂一指。

戴安娜说:“交给你和七妹了,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最好在我们回来之前,能问出胡永昌的儿子藏在哪里!”

赵薇很有把握地说:“大姐放心,这事交给我们来办!”

戴安娜点了点头,偕林裘丽出房。

赵薇向床上的苏海蒂瞥了一眼,也跟出房去。

苏海蒂心急如焚,无奈手脚被缚,试图用劲挣脱,却力不从心。

手脚上捆的是尼龙绳,愈挣愈紧,勒得她那娇嫩的皮肤,现出几道红红的深痕,痛楚不堪。

挣不开,她只有另打主意。

这时外面传来引擎发动声,听出是两部车子同时出发。

苏海蒂心知她们是去山上研究所,由林裘丽冒充她,前往发号施令。那样一来,岂不天下大乱?

同时她更想到,戴安娜临行交代赵薇,不论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逼她说出藏匿胡继昌的地方。

落在男人手里,凭着她的姿色,也许碰上怜香惜玉的,尚不至于以酷刑相待。现在对方全是女的,就不会对她客气了。

念及于此,苏海蒂更是心急如焚。

她已顾不得手脚的疼痛,一个翻身,滚落下床。再翻滚到化妆台边,一眼发现刚才戴安娜为林裘丽修剪发型的大剪刀。

这是她唯一脱身的机会,等赵薇和张欣欣一进房来逼供,再想逃出就毫无指望了。

幸好双手是缚在前面,她一坐直身体,伸手就取到了那把大剪刀。

她不禁喜出望外,急忙剪开脚颈上的尼龙绳。

这女人确实不简单,立即以两膝夹住剪刀,将双手凑上去,打算用刀口割断手上的绳子。

不料就在这紧要关头,房门突开,两个女郎闯了进来。

苏海蒂一惊,她已来不及割断绳子,霍地跳起身来,双手紧握大剪刀,直向两个女郎刺去。

赵薇走在前面,首当其冲,见状不禁惊怒交加。

她不敢闪避,唯恐自己一避开,势必刺中身后的张欣欣。所以她把心一横,不退反进,来了个空手入白刃取夺刀绝技。

只见她出手如电,双手捉住对方手腕,使劲一扭,剪刀便脱手掉落地上。

苏海蒂已情急拼命,双手被捉,飞起一脚踢向对方小腹部位。

赵薇一闪身,后面的张欣欣正好补位,双手将苏海蒂的脚捉个正着。

张欣欣双手一揪,刚好赵薇撒开手,两个人配合得恰到好处。

苏海蒂身不由己,被掀翻在地上。

赵薇扑身上去,把这女人按住了。

苏海蒂犹图挣扎,可惜力不从心,终被两个女郎合力制住。

张欣欣找来绳子,再将她双脚捆在一起。

她们在进房之前,己商议好逼供的方法。二人合力把苏海蒂抬至门后,使她站起,将双手套挂在门后的挂钩上。

“你们要把我怎样?”苏海蒂怒问。

赵薇笑了笑:“拿你当活靶,让我们练飞刀!”

苏海蒂大吃一惊:“你们……”

赵薇示意张欣欣取来飞刀,二人各执两柄在手。

“我先发,”赵薇故意说:“我们的飞刀刚练不久,手法不太高明,万一失手,请你多多包涵啊!”

苏海蒂心知讨饶也无济于事,索性把心一横,看她们有什么手段能逼她就范。

两个女郎交换一下眼色,退至窗口,赵薇双手齐扬!两柄飞刀疾射而出,吓得苏海蒂双目紧闭。

“笃!笃!”两声,响自她耳旁。

苏海蒂睁眼一看,惊得魂不附体。两柄飞刀插在门上,距离她双耳不及半寸!

张欣欣双手握刀跃跃慾试,故意迟迟不发,说:“五姐,我比你差远了,万一失手……”

赵薇笑着说:“那你就以她的上身两侧为目标,就算失手,也不致伤了她那漂亮的脸蛋啊!”

苏海蒂双目刚一闭,又是“笃!笃!”两声,两柄飞刀钉插在她的两腋之下!

尽管她看准了,这两个女郎意在逼她,说出藏匿胡继昌的地方,绝不致当真猝下毒手,但这充当“活靶”,供人练飞刀的滋味却不好受。

现在她已放弃脱身的希望,只有“逆来顺受”,索性双目紧闭,任凭两个女郎作弄……

化装成苏海蒂的林裘丽,驾着那女人的轿车,载同胡永昌驶返研究所。

大门口担任警卫的几名大汉,果然连问都不问一声,赶紧拉开铁丝大门,让他们长驱直入。

林裘丽将车停置研究所前,偕同胡永昌进入办公室。

奉命留守的人员,见林裘丽冒充的苏海蒂脸上毫无表情,谁也不敢过问。其实她脸上戴着特制软胶面具,“肌肉”是死的,自然无法表现喜怒哀乐。

“蝙蝠七女”备有各式面具,只需临时修长补短,增胖减瘦,即可惟妙惟肖,以假乱真。

她们一直备而不用,想不到这次派上了用场。

林裘丽刚一坐下,一名大汉就跟进来报告:“苏小姐,关大哥来过电话,要我转告您,老板交代的事已经办妥。”

“嗯!”林裘丽漫应一声,唯恐声音学不像,言多必失,露出破绽。

偏偏那大汉又请示说:“电源中午即可修复,是不是照昨天一样的作业程序?”

林裘丽只好开口:“等我的通知!”

“是!”幸好那大汉未加留意,恭应而去。

胡永昌一直提心吊胆,这时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

“林小姐……”

“怎么又忘了?”林裘丽提醒他。

胡永昌立即改口:“是!是!对不起。苏小姐,我真替你捏了把冷汗啊!……”

林裘丽也松了口气说:“只要过了第一关,以后就不会有问题了!”

“林……啊!对不起。”胡永昌轻声问:“苏小姐,下一步做什么?”

林裘丽胸有成竹地说:“麻烦你出去,叫他们把任博士找来,就说我要见他。”

堂堂董事长,成了她的临时“传令兵”!

这是无可奈何的,因为她怕声音露出马脚,必须让胡永昌代为传话。否则就让他打道回府,不必留在这里担惊受吓了。

胡永昌出去一传话,果然不到五分钟,任博士便由宿舍被请到办公室来。

这两天,身为负责人的任博士,憋足了一肚子气。

平时他在研究所唯我独尊,谁都得听他的。如今苏海蒂带了一批人来,反宾为主,一切由她发号施令。

任博士不但丧失“主权”,连行动都受到限制,怎不令他火冒三丈?

一进办公室,见胡永昌在场,他不禁忿声说:“胡董事长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胡永昌安抚说:“任博士,请你暂且忍耐,这情形很快就会结束了。”

“哼!”任博士有股科学家的傲气:“再不结束,就另请高明,我不干了!”

“快了,快了……”胡永昌说:“任博士,苏小姐有点事想请教你。”

任博士对苏海蒂最反感,冷哼一声:“她神通广大,万事皆能,还有什么不懂的!”

林裘丽不便表明真实身份,只好婉转说:“任博士,我也是奉命行事,身不由己。如果这两天对任博士有所不便,或失礼之处,尚请多多包涵!”

这几句话,听得任博士心里比较舒坦了些:“苏小姐,你们究竟在研究什么?”

“你认为呢?”林裘丽反问他。

任博士直截了当说:“我看你们不是研究,而是要制造一场倾盆大雨!”

“不错!”林裘丽点了下头说:“我想请教任博士,如果一切作业照做,有什么办法使这场雨下不下来?”

任博士听得一怔,茫然说:“我不懂苏小姐的意思……”

“我也不知该用什么科学上的术语……”林裘丽顿了顿,说:“我的意思是说,在表面上看起来,我们是在制造一场人造雨。实际上却不希望真的下雨!”

任博士诧然说:“那你们为什么劳师动众,浪费这许多人力物力?”

“让我这么说吧,”林裘丽说:“譬如这是一场表演,只是做给人家看看的!”

“我真不了解你们……”

“你不需要了解,只要告诉我,有没有方法可以使这场雨下不下来?”

“方法当然有……”

“什么方法?”

“只要空中洒的不是干冰和盐……”

“不!我要一切照做!”

任博士想了想:“如果地面上的高热电解炉中,不放矽化银。”

“不!矽化银也要照量加入。”林裘丽说:“我所要求的,是另外加入什么成份,使矽化银失去作用,任博士能办到吗?”

任博士回答说:“那太简单了,只要加入冷却剂……”

“这里有现成的?”

“有!”

“好!”林裘丽郑重叮嘱:“这事要严守秘密,除了任博士、胡董事长,绝不可让任何人知道!”

任博士仍然莫明其妙,望望胡永昌。

胡永昌微微点头,示意一切听林裘丽的。

“好吧,”任博士说:“可是山上……”

林裘丽站起来说:“任博士把需要的冷却剂准备好,我陪你一起上山,如果有人问起来,就说是我要你加入一种特殊原料,增加催化的效能!”

任博士点点头,怀着纳罕的心情离去。

“胡董事长,我们上山去吧!”

林裘丽偕胡永昌,刚走出办公室,遥见一辆轿车飞驶而至。

车一停,走出关冲和两名大汉。

“苏小姐,”关冲上前说:“老板有紧急事情,要你立刻去一趟!”

林裘丽不能不开口了,她说:“电源快修复了,我怎么能走得开?”

关冲郑重其事地说:“老板那边的事,比这里更重要!”

“那……”林裘丽犹豫一下说:“那我把这里交代一下。”

既然她要冒充苏海蒂,就得冒充到底。老板召见,她是非去不可的,否则就露出了马脚。

这真成了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

戴安娜己关照她,尽可能跟矮怪不照面。但这时由不得她,即使冒险,也得硬着头皮去。

因为没有人敢对矮怪抗命,她要是借故不去,当场就会引起怀疑了。

林裘丽召来附近一名大汉,吩咐说:“我去见老板,回头任博士要去山上。我己交代他怎么做,叫山上的人一切听他的,不得抗命!”

“是!”那大汉唯唯应命。

“我呢?”眼看林裘丽要走,胡永昌急了。

林裘丽暗使了一下眼色: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你回去吧!”

等胡永昌上了车,由司机驾驶把车开走,林裘丽登上关冲开来的轿车。

林裘丽故意放胡永昌回去,目的是要他通知守在附近接应的戴安娜她们,说明这里的情况,以及矮怪突然召见,使她不得不去。

关冲开车,她坐在驾驶座位旁,随行的两个大汉则坐在后座。

一路上,关冲一言不发,似在专心驾驶。

林裘丽更不愿开口,以免被听出口音不对。

一阵疾驶,来至一处僻静海湾。

海边,早有一艘小型快艇在等着。

他们一到,下了车,立即登上快艇,朝海上驶去。

林裘丽已骑虎难下,只有力持镇定,到时候见机行事。

海面上停泊一艘大型机动渔船,快艇熄火靠近,由船上放下绳梯,将四人一一接上船去。

一上船,林裘丽就难免有些紧张,开始惴惴不安起来。

随着关冲,从底舱下去,想不到船底下别有天地!

矮怪手夹雪茄,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,似乎并未看出林裘丽是冒充的。

“小苏,过来坐下!”

林裘丽局促地走过去,在一旁坐了下来。

矮怪拍拍身旁:“坐近些,我又不会吃了你!”

林裘丽只好坐近他身旁。

矮怪突然把她一搂,说:“来!给我亲一个!”

林裘丽暗自一惊,幸亏戴着面具,否则早已面红耳赤。

“怎么?”矮怪把脸一沉,故意说:“忘了每天跟我见面的见面礼?”

林裘丽是冒充的,自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“礼节”。如果苏海蒂每次见矮怪,确有这种“面礼”,她要不照做,岂不当场穿帮?

无可奈何,她只得“入境随俗”,勉为其难地把脸凑了过去。

矮怪毫不客气,将她拥入怀里就吻。

他不但是“狂吻”,吻得林裘丽几乎透不过气来,尤其满嘴雪茄气味,使她感到无比难受。更当着关冲和两个大汉,毫无顾忌,旁若无人地动手动脚起来。

林裘丽羞愤交迫,但不敢贸然发作,只好极力忍耐,任由他的手在胸前活动。

矮怪居然得寸进尺,把手从她低敞的领口伸入,袭向那高耸挺实的双峰!

林裘丽忍无可忍,急忙捉住对方的手,把嘴移开说:“老板。”

矮怪根本不容她说话,硬把嘴凑上来,再度施以狂吻。

林裘丽奋力挣脱开来,情急说:“老板,你叫我来,不是有重要的事吗?”

矮怪这才停止,狞笑说:“好吧,我们先谈正事,回头再好好亲热!”

林裘丽赶紧坐正身子,一面整理衣服,一面偷瞥了关冲一眼。只见这家伙露出不怀好意的眼光盯住她的脸,难道他已看出破绽?

矮怪忽问:“小苏,你知道今天一早我去了哪里吗?”

林裘丽摇摇头。

矮怪瞥了她一眼,又说:“我带了几个人,亲自到研究站对面的山头查看水源,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?”

林裘丽仍然摇摇头,不敢贸然搭腔。

矮怪接下去说:“从望远镜里,我看到一场精彩的飞车表演。”

林裘丽暗自一惊,极力保持镇定。

矮怪笑了笑说:“飞车表演倒很精彩,可惜美中不足,车子差一点冲出悬崖……”

他又瞥了林裘丽一眼,才继续说:“更糟的是,驾车的漂亮女人,竟被后面追来的两个女人制住了!”

林裘丽更吃一惊,想不到飞车追逐的那一幕,竟被矮怪亲眼看到!

那么苏海蒂被执,岂能逃过他的望远镜?

矮怪发出狞笑说:“可是我不明白,那女人被人抓去了,怎么又把她放回去?”

林裘丽保持沉默。

“好了!”矮怪两眼逼视着她:“我的故事已经说完,该轮到你说了!”

林裘丽强自一笑,摇摇头:“我没有故事!”

矮怪突然出手,一把抓住她手腕:“哼!你倒真沉得住气!”

林裘丽心知矮怪早已知道她是冒牌的,既被诱来,绝无侥幸脱身的机会。

唯一的机会,就是“擒贼擒王”,先把矮怪制住。

矮怪刚抓紧她手腕,她一个反扣,打算还以颜色。不料矮怪霍地一翻身,竟从沙发靠背上翻了过去。

几乎在同时,关冲和两名大汉已亮出手枪!

林裘丽眼光一扫,发现几道虚掩的门缝里,均伸出枪管瞄准了她。

她苦笑一下,放弃了情急拼命的意念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