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8 计中有计

作者:白天

戴安娜、韩元元一路跟踪到海湾。眼见化装成苏海蒂的林裘丽,随关冲他们乘快艇驶向海上,只好望海兴叹。

从胡永昌口中获悉,林裘丽的伪装身份并未被识破。她在研究所里,居然发号施令,显见一切都很顺利。

矮怪突然召见,虽属意外,也可说是意料中的事。目前正值紧锣密鼓的关头,随时都可能有紧急事故。苏海蒂既是重要人物,奉召去见矮怪,应属很正常的情况。

问题是林裘丽并非真的苏海蒂,在研究所唬唬别人可以,要在矮怪面前以假乱真,确实非常不容易。

戴安娜担心林裘丽露出马脚,所以偕韩元元跟了来,必要时可以接应。

可是,渔船停泊在海上,使她们无计可施。除了守候在海边,别无他策。

戴安娜取出望远镜,遥望海上那艘大型渔船,似乎毫无动静。

难道林裘丽的伪装,侥幸未被矮怪识破?否则的话,船上绝不可能没有风吹草动!

她们的车,停置在矗立的岩石后,不易被海上的渔船发现。但只要一驶出岩石,即无可遁形。

韩元元突发异想:“大姐,我游泳过去……”

“不行!”戴安娜阻止说:“你自己看吧!”

韩元元从她手上接过望远镜,举向海上的渔船一看,只见桅杆上有人守望,正以望远镜眺望海边,并且监视附近海上的动静。

戴安娜遂说:“看见了吧?你只要一走出这里,马上就会被发现!”

韩元元只好打消游向渔船的念头,继续举着望远镜眺望。

“大姐!”她突然叫起来:“有人准备下船了!”

戴安娜把望远镜夺过去一看,发现从渔船下到快艇上的,正是关冲和两名大汉,却不见林裘丽下船。

“二妹还留在船上!”她暗觉情况有些不妙。

“让我看看!”韩元元又将望远镜抢了过去。

从望远镜里看到的,是那艇负责接送的小型快艇,正朝向海边飞驶而来。

“大姐!”韩元元急说:“他们朝海边来了!”

戴安娜当机立断说:“六妹,二妹留在船上,处境太危险,我们顾不了许多了!”

“大姐的意思?……”

“等他们一上岸,我们立即抢夺快艇!”

这话韩元元最听得进,她当即蓄势待发,准备好了突袭行动。

快艇飞驶而来,冲上沙滩。

关冲他们尚未跳下船,岩石后的两个女郎已冲出,飞也似地直奔海边而去。

快艇搁在沙滩上,必须推回海水中。

此时人尚未跳下船,哪里来得及。

关冲见状大惊,急忙拔枪在手:“不要再过来!”

两个女郎充耳不闻,继续冲向快艇。

关冲举枪连射,两个女郎全身向前扑倒,滚身避了开去。

两名大汉也已拔枪射击,但两个女郎行动敏捷矫健,没有一发子弹射中。

眼看戴安娜已冲近快艇,关冲情急之下,双臂齐张,全身向她疾扑下来。

戴安娜慾避不及,被扑个正着。

两个人一起倒在沙滩上,连翻带滚,全力向对方攻击。

韩元元却已跳上快艇,拳打脚踢,向两名大汉连连猛攻。

驾驶快艇的汉子,眼看两名大汉不敌,顺手抄起一条铁棍,突从韩元元背后偷袭。

戴安娜刚好一拳击倒关冲,见状急叫:“六妹当心!”

说时迟,那时快,驾驶举棍慾下之际,被韩元元一脚反踢,踹得仰面倒栽,跌入了海水中。

戴安娜挺身而起,跳上快艇,吓得两个大汉乱了阵脚。韩元元趁机左右开弓,一拳一个,将他们击得跌出船外。

“快!”戴安娜跳下快艇。

韩元元跟着跳下来,二人合力将快艇推回海水中。

她们再跳上快艇,由戴安娜发动,掉头向海中的渔船飞驶而去。

渔船桅杆上守望的汉子,早已从望远镜中看到一切,急向矮怪报告。

当快艇驶近渔船时,矮怪已站在船头,手执喊话筒发出警告:“你们听着,我手里有个‘仿冒品’,如果要她活命,那就得听我的!”

戴安娜暗自一惊,心知林裘丽已被识破,在渔船上被矮怪所执。

“听你什么?”韩元元大声怒问。

矮怪振声说:“你们来得正好,否则我还没地方去找你们呢!现在你们手里有‘真货’,我打算用‘假货’交换,有兴趣吗?”

戴安娜不敢熄火,绕着渔船转了一圈,回到船头位置说:“换活的还是死的”

她所担心的,是林裘丽可能已遭毒手。

矮怪大笑说:“死的就用不着换了!”

“怎样交换?”戴安娜问。

矮怪回答说:“今天下午三点正,双方把人带到海边,当场交换!”

戴安娜防他有诈,大声说:“时间照你的,地点我不同意!”

“好!你说!”矮怪表示让步。

戴安娜略一思索,说:“南效马场!到时候双方把人带到,各站一端,人骑在马上,同时走马换将!”

“一言为定,就这么办!”矮怪今天非常痛快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戴安娜将船头一掉,飞驶而去。

“大姐,”韩元元诧然问:“你真相信矮怪?”

戴安娜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自有道理,待会儿在车上,我再告诉你怎么做!”

戴安娜偕韩元元驾车赶回,匆匆走进客厅,只见吴佳玲独自坐在沙发上打盹。

她示意韩元元不要惊动这少女,二人直接进入卧房。

进房一看,苏海蒂仍然手脚被缚躺在床上,赵薇和张欣欣却已精疲力尽,坐在一旁轻声密商。

戴安娜一看这情形,心知她们没有问出胡继昌的藏身之处。

果然不出所料,赵薇一见她们回来,霍地跳起身,向床上的苏海蒂一指,忿声说:“这女人的嘴真紧,什么也不说!”

戴安娜暗向韩元元一使眼色,立即装出一副悲痛慾绝的表情。

赵薇见状一惊,急问:“大姐,你们怎么啦?”

“二姐……”韩元元突然掩面低泣起来。

张欣欣大吃一惊,跳起来问:“二姐怎么了?”

戴安娜表情逼真地说:“矮怪够心狠手辣,二妹被他用火活活烧死啦!”

“二姐!……”赵薇和张欣欣惊闻噩耗,情不自禁地失声大哭起来。

韩元元痛声说:“二姐死得好惨啊!”

赵薇哭声突止,激动地说:“我去找矮怪拼命!”

戴安娜阻止说:“不要急,我们先把这里的事解决!”

苏海蒂心知指的是她,不由地暗吃一惊。

戴安娜若有其事地说:“我们知道二妹的身份被识破,立刻赶去见矮怪,说明这女人在我们手里,要求互相交换。谁知矮怪竟断然拒绝,说这女人已失去利用价值,随便我们如何处置!”

苏海蒂突然大叫:“我不相信!”

“我并没有要叫你相信啊!”戴安娜瞪她一眼。

苏海蒂仍以怀疑的口吻说:“你们说去见他,在哪里见的?”

“海边!”戴安娜冷声说:“他躲在一艘大型渔船上,对吗?”

苏海蒂一怔,她不得不相信,这两个女郎确实去见过矮怪了。

韩元元又说:“我们几乎是苦苦要求,矮怪非但不答应交换,还故意当着我们,在已经淋了汽油的二姐身上点着火,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活活烧死!”

“啊!二姐……”张欣欣又禁不住放声痛泣起来。

韩元元瞥了苏海蒂一眼,恨声说:“矮怪居然说:如果我们不服气,可以用同样手段对付这女人!”

苏海蒂顿时魂飞天外。

赵薇咬牙切齿说:“大姐,反正这女人守口如瓶,什么也问不出,留着没有用。不如烧死她为二姐报仇,再去找矮怪算帐!”

戴安娜点点头说:“我赶回来,就是要以牙还牙,先把这女人解决!”

赵薇向张欣欣一使眼色,二人立即过去,把吓得魂不附体的苏海蒂拖起。

苏海蒂急说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付我啊!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能?”戴安娜怒形于色:“矮怪能烧死我们的人,我们自然可以如法炮制。何况,这是他自己出的主意!”

苏海蒂信以为真,破口大骂:“这个无情无义的矮怪,我替他出力卖命,结果却落得他如此的对待我!”

韩元元冷笑说:“那只怪你看走了眼,怪不得我们!”

“好!”苏海蒂痛恨地说:“他既不仁,就怪不得我不义了!我跟你们打个交道如何?”

戴安娜暗喜,但不动声色说:“打什么交道?”

“用我的生命,交换胡永昌的儿子!”苏海蒂毕竟怕死,只有拿出最后一张王牌。

戴安娜尚未置可否,赵薇己断然拒绝。

“大姐,我们不能为了胡永昌的儿子,让二姐死不瞑目!”

“对!”张欣欣也附和说:“赶快烧死她,我们好去找矮怪报仇!”

戴安娜故意犹豫一下,才说:“其实,人死不能复生,我们就算烧死她,也于事无补。倒是那矮怪……”

苏海蒂情急地说:“这位大姐说得对,罪魁祸首是矮怪,绝不能放过他!只要你们放我一条生路,我愿意把他的全部秘密抖落出来!”

“真的?”戴安娜见计已售,乐在心里。

苏海蒂认真地说:“不相信的话,我立刻亲笔写几个字,你们就可去派人把胡永昌的儿子接了回来!”

赵薇仍慾反对,被戴安娜以眼色制止。

“好吧!”戴安娜亲自为她松开双手,示意韩元元取来纸笔。

苏海蒂侧身在床头柜上,草草写了几行字,并在一旁注明地址。

戴安娜看她写完了问:“这是什么人?”

苏海蒂坦然地回答:“他是我很好的男朋友,不幸在两年前赛车出事,两腿成了残废。要不是为了他的医葯费和生活,我也不至于……唉!这都是命运!”

“那里有矮怪的人吗?”

“没有,只有一个中年妇人看顾他,见了我的亲笔信,他一定会马上把那孩子交给你们的!”

“大姐!”韩元元自告奋勇:“这事交给我去办!”

戴安娜将短笺交给她,叮嘱说:“快去快回,把人接回这里来!”

“是!”韩元元俏皮地行个举手礼,匆匆而去。

苏海蒂自行动手,解开脚上的尼龙绳,正待说出矮怪的全部计划,突闻外面客厅的电话铃响。

这时候,除了留在山区附近,负责监视的艾妮和于燕萍,不可能有其他人打电话来这里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吴佳玲推开房门说:“戴大姐,是艾姐姐打来的……”

戴安娜心知必有事故,急忙出房去接听。

赵薇、张欣欣留在房里,监视着苏海蒂。

“哼!”赵薇心有不甘地说:“要不是大姐阻止,我非把你烧成一堆灰!”

苏海蒂低着头,不敢吭气。

倏而,戴安娜回到房里来,张欣欣急问。

“大姐,什么事?”

“奇怪!”戴安娜诧异地说:“矮怪突然亲自跑到山上去了……”

苏海蒂断然说:“不可能的!”

“哦?为什么不可能?”戴安娜心知她的话必有根据,否则不敢如此断定。

苏海蒂郑重地说:“矮怪已经改变原定计划,山上只是故布疑阵,吸引你们的注意力,实际上他已决定从水源下手!”

“那他亲自去山上干嘛?”戴安娜颇觉纳罕。

苏海蒂沉思一下说:“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因为我落在你们手里,他怕我被逼抖出了一切,不得不又改变主意!”

“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还要把你换回去?”戴安娜觉得已没有再瞒她的必要。

苏海蒂一怔:“换我回去?用什么人交换?”

戴安娜笑着说:“老实告诉你吧,我们那位冒充你的二妹,只是被矮怪识破,并没有死啊!”

苏海蒂这才知道中计,不禁惊怒交加。

赵薇和张欣欣却喜出望外,争着问:“大姐,二姐真的没死?”

苏海蒂趁机一跃而起,出其不意推开两个乐不可支的女郎,迅速夺门而出。

赵薇和张欣欣慾阻不及,急待追出,但被戴安娜喝阻。

“不要追,她自己会回来的!”

果然,苏海蒂去而复返,垂头丧气地推门进来,沮然说:“我,我不能回矮怪那里去了……”

“你终于明白了!”戴安娜淡然一笑。

连赵薇和张欣欣都恍然大悟了,苏海蒂还会不明白?

她不但交出了胡继昌,更抖出了一切,现在再回矮怪那里去,岂不是自寻死路!

苏海蒂叹了口气,忽问:“矮怪真的同意交换?”

“嗯!”戴安娜说:“约定今天下午三点,不过,我怀疑他有诈,不知打的什么主意……”

“约在什么地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18 计中有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