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19 美梦成空

作者:白天

诡计多端的矮怪,这一招确实想的很“绝”。

“蝙蝠七女”是他的心腹之患,虽然只是其中之一落在他手里,但无异是一张王牌。

只要有一个林裘丽在手,其他六个女郎必然投鼠忌器,不敢贸然轻举妄动。

苏海蒂对她来说,只是临时利用而已,事后即弃如敝帚。他怎肯以一张王牌,去交换那女人?

然而,为了怕其他六个蝙蝠女情急拼命,不顾一切抢救林裘丽,因而同意交换,实际上用的是缓兵之计。

这样一来,不仅稳住了那六个女郎,同时他更借刀杀人,以重酬为饵,使萧鸿逵全力去对付她们,自己则不发一兵一卒。

更“绝”的是,他又重酬找来个应召女郎,从林裘丽脸上揭下软胶面具,将那女人化装成另一个假的苏海蒂。

应召女郎在威逼利诱下,欣然接受了这个“任务”,其实很简单,只要她始终一言不发,任人摆布,几个小时就可以赚进五千美金,她又何乐而不为?

关冲并且向她保证,等到被人发现她是假的,绝不会为难,更不会伤害她,马上放她走人。

于是,她便由关冲送到了萧鸿逵那里。

矮怪又想到,落在“蝙蝠七女”手中的苏海蒂,很可能会被迫泄底,说出他决定改向水库下手的计划。

但那六个女郎急于救人,必然全体出动,赶往南郊马场进行交换。如此一来,势必无暇再搅局。

交换时间故意定在下午三点,而山上的电源中午即可修复。当交换进行时,倾盆大雨早已下了。

为了万无一失,矮怪决定双管齐下,他亲自出马赶往研究所,关冲则带人前往水库。如果三点钟不见人造雨降落,立即将大量化学葯品倾入水库大池。

整个的安排,可以说是面面俱到,天衣无缝!

山上电源准时修复,矮怪也准时赶到。

由于林裘丽的身份被识破,她冒充苏海蒂所发的命令,早已被取消。任博士打算在电解炉中做手脚的企图,自然无法得逞。

何况矮怪是行家,自诩为“万能博士”,区区一个化学博士,要在他面前耍花招,岂不等于班门弄斧?更像是孙悟空想在如来佛手掌心上翻斤斗,哪还能翻得出来!

矮怪一到,亲自指挥若定,有板有眼,丝毫不乱。连研究所那些奉命协助的技术人员,也惊异这个“武大郎”的神通广大。

一切就绪,正好今天云层很厚,属于盛昌化学工业公司的那架双引擎“老爷飞机”,已奉命起飞,载着矮怪手下几个大汉,在空中进行作业。

大量的干冰和盐,泼洒在云层上。

几座高热电解炉中,注入了大量矽化银。只等矮怪一按电钮,一个小时之内,人造雨便开始下降,很可能是一场倾盆大雨。

表面上看,这只是一场人造雨实验,实际上只有少数人知道,空中洒出的工业用盐里,渗入了大量化学成份。

一旦与水混合,即化解为无色无味气体,弥漫散布开来,历久不变,这就是矮怪不惜花费巨资,秘密研究成功的特殊神经瓦斯!

没有人能够不呼吸,除非是死人!

神经瓦斯一混入空气,就没有人能不吸入,除非戴上防毒面具!

但是,谁也没有准备那玩意。

所以嘛,这场倾盆大雨一下,全市的人就注定将吸入神经瓦斯,也注定了将昏迷四十八个小时!

时机己到,矮怪按下了电钮。

高热电解炉正开始转动,电源突然中断。

在这紧要关头,怎么能够突然断电?

电一断,一切机械停止转动。

矮怪这一惊非同小可,亲自冲出研究站查看,从山下到山上的几座铁塔,以及两条高压输送线,好端端地并未遭到破坏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矮怪急忙亲自打电话,向电力公司查询,得到的答复是:该公司积欠巨额电费未缴,暂停供电!

这不是怪事?那么大家公司,居然付不出电费?

其实一点也不怪,这是韩元元那个鬼精灵出的主意!

胡继昌安然无恙归来,胡永昌遵守诺言,一切听“蝙蝠七女”的。

他立即亲自赶往电力公司交涉,要求对研究所暂停输电,更要求,如果有人查询,就说欠缴巨额电费,屡催未缴,按照规定暂停供电。

矮怪的头大,脑细胞也特别发达,他马上就想到,即使欠缴电费,也绝不可能如此之巧,在这节骨眼上停止供电,必然事出有因。

毫无疑问,又是“蝙蝠七女”的杰作!

好在有备无患,关冲已在水库侍命,只要三点以后不下雨,他即刻采取应变措施。

矮怪故意大骂电力公司,表示要亲往交涉,带了一批人匆匆而去。

他并非真去电力公司交涉,而是赶到水库,以便亲自指挥。

这座位于市区数里外的大水库,一切设备现代化,供应全市百万人口的自来水。

关冲突袭成功,已将警卫人员全部制住,控制了整个水库。

矮怪提前赶到,为的是怕苏海蒂已漏他的“底”,“蝙蝠七女”既想出“绝招”,使研究所停电,自然也能赶来搅局。

所以他必须把握时机,利用交换人质的“幌子”绊住那几个女郎,趁机赶快下手。

他亲自指挥二三十名手下,将两大卡车载来的化学葯品,全部倾入水库进水口下方的大泸水池。

水库的水,由进水口进入,经过好几道沉淀、澄清、消毒等处理,才能供应全市饮用。

大量化学葯品倾入池中,再源源流入输水池,经过最后的澄清,便流入遍布全市的管道了。

林裘丽被揭下软胶面具,已恢复本来面目。

她借用苏海蒂的那身衣服被剥下,穿在那应召女郎身上,成了另一个冒牌苏海蒂,也等于是冒充的林裘丽。

这时她形同半躶,身上仅保留新潮式的三点内衣裤。双手被反缚,脚也捆住,交由两名大汉守住,等待矮怪回来再行处置。

矮怪临行交代,对这女郎千万不可疏忽大意。从他色迷迷的神情上可以看出,“癞蛤蟆”似乎想吃“天鹅肉”,打算事毕之后,回来好好享受一番。

老板看中的女人,两名大汉自然不敢打歪主意,他们只有大饱眼福,过过干瘾的份!

林裘丽被置于长沙发上,两个大汉目不转睛地瞪着,使她毫无挣脱的机会。

她一直在动脑筋脱身,突然灵机一动,皱着眉头说:“喂!行个方便好吗?”

其中一个大汉正要搭腔,被另一个“独脚盗”以眼色制止,示意相应不理。

林裘丽忿声说:“你们总不能让我憋死呀!”

“你要干嘛?”独脚大汉问。

林裘丽生气地大叫:“小便!”

她的毫无顾忌,使两个大汉忍耐不住,纵声大笑起来。

独脚大汉作个手势:“那你就小便吧!”

林裘丽怒形于色:“你们通不通人情?穿着裤子,我怎么小便得出来!”

另一大汉霍然心动,色迷迷地笑问:“哦?你要脱裤子?”

林裘丽怒哼一声:“你们让不让我小便嘛?”

那大汉又笑问:“你要怎样小便法?”

林裘丽故作娇羞状:“至少把我脚松开,让我进洗手间去……”

那大汉更心痒痒地说:“那你手捆着,怎么脱裤子?”

林裘丽急于脱身,忿声说:“你替我脱!”

那大汉心花怒放,站了起来。

独脚大汉立即阻止:“别理她!”

那大汉不以为然说:“有我们两个在,她的手又捆着,怕什么!”

独脚大汉郑重其事地说:“老板临走交代……”

“可没交代我们,不许人家小便呀!”那大汉反驳道。

独脚大汉怒哼一声:“好!出了事你负责!”

“我负责!”那大汉把胸脯一拍,表示他有担当的勇气和精神。

林裘丽暗喜,故作娇态:“你可不许趁机揩油,动手动脚啊!”

“当然不会!哈哈……”那大汉乐不可支,上前为她解开了脚上的绳子。

冷不防林裘丽双脚齐踢,那大汉被踢得眼前直冒金星,仰面跌了开去。

变生肘腋,独脚大汉跟林裘丽几乎同时跳起。

但林裘丽的行动快一步,一腿扫出,独脚大汉行动不便,被扫中又倒回沙发。

由于冲力太大,连人带沙发,一起翻倒了过去。

被踢倒的大汉惊怒交加,扑过去将林裘丽双腿一抱,使她站立不稳,身不由主地摔倒在地。

那大汉欺她双手被反缚,无法跟他动手,趁势全身向上一扑,扑压住了林裘丽。

这家伙色胆包天,一手抱住她的粉颈,另一只手却向高耸的双峰袭去。

林裘丽情急之下,顾不得反缚的双手被压痛,用劲一挺腰,以两条腿将对方腰部紧紧夹住。

她的腿劲可不小,这一夹,竟使那大汉怪叫一声,不由地撒开了双手。

那大汉被夹得几乎透不过气,急慾将她两条腿分开,但林裘丽却愈夹愈紧。

独脚大汉摔得七荤八素,这时才爬起身来,定神一看,那大汉就像被巨蟒缠住一样。

“妈的!你这臭娘们!”独脚大汉破口大骂,过去一把揪住林裘丽的长发:“放不放开?”

林裘丽把心一横,咬紧牙关,仍然紧紧夹住那大汉。

独脚大汉怒从心起,揪住长发的手向上一提:“放开!”

林裘丽忍不住长发被揪的痛楚,终于放开两腿。

那大汉这才喘过气来,气得挥拳慾下,却被独脚大汉喝阻:“别动手,打伤了这娘们,老板回来会不高兴的!”

那大汉忿声说:“可是她……”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闻一声厉喝:

“想干什么?”这是矮怪的声音。

一个回头,一个抬眼,两人同时大吃一惊,只见“武大郎”已站在门口!

那大汉已吓呆,独脚大汉急说:“这个娘们想逃走!……”说时赶快松手。

矮怪铁青着脸,向林裘丽瞥了一眼:“谁把她脚上绳子松开了?”

那大汉急向独脚大汉使个眼色,放开林裘丽,站了起来说:“是她自己挣开的……”

林裘丽怒斥:“胡说!他们想强暴我,才把我的脚松开……”

这话颇有道理,两脚捆在一起的话,如何能强暴?

那大汉惊怒交加,分辩说:“老板,您别听她胡说八道……”

矮怪人不够高,跳起来挥手一耳光,掴得那大汉踉跄跌开。

那大汉捧着脸说:“老板,我!我……”

矮怪把手向后一伸,跟在后面的保镖立即会意,拔出短枪交在他手上。

那大汉惊得魂不附体,大叫:“老板!……”

“砰!砰!”两响,矮怪连扣扳机。

那大汉惨叫一声,双手捧住胸口,两眼怒视着林裘丽:“你!你好狠……”

话犹未了,人已倒了下去。

独脚大汉魂飞天外,未及跪地求饶,矮怪已扣动扳机。“砰!”地一响,子弹疾射而出。

这一枪击中独脚大汉前额,顿时血溅满面,惨叫声中倒下。

矮怪看中的女人,谁敢“抢先”?那不找死才怪呢!

林裘丽眼见矮怪杀人不眨眼,不禁为之心悸。

矮怪却若无其事,吩咐身后的几名保镖,将两具尸体拖了出去。

林裘丽见矮怪握枪在手,不敢轻举妄动。她急忙站起,退坐到沙发上去。

矮怪不怀好意地盯住她,狞笑说:“除非必要,我不喜欢用强的,那太没有情调!懂我的意思吗?”

林裘丽暗自一惊,力持镇定说:“你不打算换回那个姓苏的女人了?”

“换回她?”矮怪敞声大笑说:“此地比她年轻漂亮的女人,何止千百个。明天这时候,整个城市都是我的,所有女人任我挑选,要谁就是谁!”

林裘丽不屑地说:“别做梦!‘蝙蝠七女’只有我一个落在你手里,她们绝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

“是吗?”矮怪得意忘形地说:“告诉你吧,她们已经无能为力。说不定明天这时候,她们一个个躺在我面前,由我来‘点秋香’呢?”

“哼!我看你不像唐伯虎,倒像是武大郎!”林裘丽嗤之以鼻。

矮怪不以为忤,反而哈哈大笑:“好!我是武大郎,你就做潘金莲吧!”

林裘丽不动声色,暗中已蓄势待发。矮怪刚逼近,被她出其不意地飞起一脚,将他手里的枪踢飞开去。

她不容矮怪有机会动手,人已从沙发上弹起,紧接着又是一脚,踹得矮怪踉跄倒退,跌了个元宝翻身。

刚好两名保镖走到门口,见状急将矮怪扶起。

林裘丽未及向门口冲去,两名保镖已拔枪在手,使她不得不退后两步。

“好!”矮怪咬牙切齿说:“我倒要看看,你有多大的劲儿?把她替我抓住!”

眼看两大汉已逼近,林裘丽突然情急拼命,双脚连踢,使他们无法近身。

另两名保镖脚才落至底舱,已听得矮怪的叱喝,情知有异,忙不迭冲了进来。

“上!”

矮怪一声令上,四个保镖一拥而上。

林裘丽双手被反缚,只有靠脚连踢迎敌。

四个壮汉如狼似虎,全力以赴,终于将林裘丽合力按住在地上。

林裘丽奋力挣扎,已是无能为力。

矮怪见她已被制住,不禁喜出望外,放浪形骸地狂笑起来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