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钗七煞星》

5 风波迭起

作者:白天

月黑风高,海边一处极为僻静的临海悬岩下,附近散布着三四十人,正在等待着逐渐驶近的一艘大型机动渔船。

一辆庞大物似的巨型货柜大卡车,及几部旅行车和轿车,无法驶近海边,均停置在稍远处。

夜色朦胧下,渔船由远而近,终于驶近了海边。

散布的数十之众,除了一部分守在原地,继续担任把风和戒备,其余的全部涌向海边。

渔船抛下了锚,搭起跳板,便见一个体型如同侏儒的矮小中年人,在十几名大汉的前呼后拥下,大摇大摆地下了船。

这个小矮人颇似卡通影片“白雪公主”中,那个脾气乖戾的“老顽固”,不过头脑显得特别大,前额几乎占了整个脸部的三分之二,剩下的那三分之一,面积不够分配,以致看上去眼睛、鼻子和嘴都挤作了一堆。

尤其他是个大光头,周围却有一圈稀落的灰白短发,配上一付深度近视眼镜,简直就像个“矮怪”!

但人不可貌相,他显然是这群不法之徒的首脑,大家一见他下船,就立即迎上去,执礼甚恭地齐声高呼:“老板!”

矮老板派头不小,只漫应了一声,眼光一扫,发现石亦虎与另一壮汉站在面前,遂问:“交代你们的事,都没问题吧?”

壮汉回答:“我们一切遵照老板的指示,全安排好了。”

石亦虎接口说:“我这一组出了点问题……”

“什么问题?”矮老板喝问。

石亦虎只好硬着头皮说:“报告老板,我们这一组发现‘蝙蝠七女’的踪迹,本来可以把她们一网打尽的,可惜……”

矮老板霍地把脸一沉,怒声说:“你别吞吞吐吐的,有话快说!”

“是!是……”石亦虎连声恭应,随即把今夜的情形,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。

矮老板听毕,不知是气昏了头,还是神经有毛病,非但并不大发雷霆,反而纵声狂笑起来。

他的笑声有如夜枭哀啼,又像深山里的狼嗥。尤其在这深夜的海边,声浪随着海风传开,听得真令人毛骨悚然!

在场的这数十之众,无不相顾愕然,一个个都噤若寒蝉。

矮老板狂笑了一阵,笑声突止,向那壮汉吩咐:“关冲,这里卸货的任务交给你负责,东西不要运到仓库去,暂时先找个隐蔽地方藏起来,听候我的命令!”

“是!”关冲唯唯应命。

矮老板又郑重叮嘱:“今夜要特别小心,东西藏妥了,必须严加防范和戒备,不得出任何差池!”

“是!老板放心,绝对出不了错的!”关冲似乎对自己颇有信心。

矮老板微微把头一点,转向石亦虎说:“老石,我不是对你失去信心,而是为了安全起见,不能仍照原定计划,把东西运到仓库去。因为我们的人既落在‘蝙蝠七女’手里,很可能会被迫说出仓库的地点,所以必须防她们一着。”

石亦虎呐呐地说:“我,我明白……”

矮老板遂说:“我们先离开这里,老石,你跟我一起走,到小苏那里去再研究对付那些鬼女人的办法。”

于是,他们一行七八个人,随同矮老板离开海边,分乘两部轿车,风驰电掣而去。

疾驶中,矮老板又向石亦虎询及苏海蒂方面进行的情形,才知胡永昌已被迫就范。

但他听说两个蝙蝠女曾闯去,几乎破坏了苏海蒂与胡永昌夫妇的谈判,不禁怒从心起,咬牙切齿地恨声说:“这些鬼女人,真是存心跟我过不去,两年前我在南美洲的计划,完全就是断送在她们手里的!这次她们居然阴魂不散,又想……”

座旁的石亦虎接口说:“老板,据我看,目前她们大概还不知道是您。而且她们是早已先在此地了,绝不可能事先获知我们的秘密和计划,更不可能料到我们的目标一定选中这个城市啊!”

矮老板忿声说:“你认为是巧合?哼!这真是冤家路狭,不是冤家不聚头了!”

石亦虎强自一笑说:“这样也好,她们既然全在此地,正好为您出一口两年前的气!”

矮老板没有搭腔,他这时陷入了沉思中。

根据生理学者的研究,一致认为头脑大的人,似较一般常人更聪明。凡是有成就的科学家,很多就是属于这种大脑袋的典型。

而生理或身体有某种缺陷的人,往往由于自卑心理的原因,自尊心却特别强,甚至形成一种野心。

譬如貌不惊人的拿破仑,即是个很明显的例子。

这矮老板不但头部特别发达,异于常人,而且形同侏儒,竟然野心勃勃,不知他来此地打算兴什么风,作什么浪,十出怎样骇人听闻的不法勾当。

他的头脑特别发达,思想自比一般人敏捷灵活。一路上他沉思不语,最后脸上露出了自鸣得意的狞笑,似已想出了什么对付“蝙蝠七女”的歪主意。

正驶近目的地之际,突见从那幢楼房里,匆匆走出一批人,为首的像是苏海蒂,急急地登上停在门口的两部轿车。

驾驶矮老板所乘这部车的司机,首先发现,急说:“老板,苏小姐他们好像要出去了……”

矮老板挺起身来向前一看,吩咐说:“快把他们拦住!”

司机哪敢怠慢,忙不迭加足马力,风驰电掣地赶去,超过那两部正在发动的轿车,将他们拦了下来。

苏海蒂暗自一惊,及至发现是自己人的车子,才惊魂甫定,赶紧下了车,趋前一看车内坐着的赫然就是那位矮老板。

她低下头来,迫不及待地说:“老板,第一组的人刚赶来向我报急,仓库那边出了事……”

“出了什么事?”矮老板惊问。

苏海蒂回答:“老钟和丁富志醒了过来,却发现郑魁及另外三个人躺在地上,全部昏迷不醒,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所以老钟立即赶到我这里来……”

矮老板不禁惊怒交加,急命苏海蒂回到车上,四部车一路浩浩荡荡,赶向码头而去。

来到仓库,一群人下了车,正走进后门,只见丁富志迎了上前,急切的说:“老板来得正好,刚才有个人打电话来,指明要跟我们的负责人说话……”

“是什么人?”矮老板急问。

丁富志茫然说:“他没说明,我告诉他说您不在,他说回头再打电话来,就把电话挂断了……”

矮老板不由地怒问:“是不是那些鬼女人?”

他指的是“蝙蝠七女”,但丁富志却回答说:“大概不是吧,对方是个男的……”

苏海蒂刚要接口,石亦虎已抢先说:“那就怪了,如果不是‘蝙蝠七女’,谁又会知道我们这里的电话号码?”

这也是苏海蒂想到的问题,仓库虽有电话,连他们自己都尽可能不用,必要时以自备的行动电话联络。

他们有两个人落在“蝙蝠七女”手里,如果被迫说出这里的电话号码,那么打电话来要跟这里的负责人谈判,或许尚有可能。

但对方是个男人,而“蝙蝠七女”却全是女的,绝不可能有男人加入她们,更没有必要临时找个男的替她们打这个电话。

那么,刚才的电话,究竟是什么人打来的呢?

矮老板神色凝重地说:“既然他说还会打电话来,那就不管他了,反正回头总会知道他是谁的,丁富志,你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丁富志与老钟,是中了*醉枪昏迷,后来被郑魁用车载回来的,但他们根本不知道。当*醉枪葯力逐渐消失,双双清醒过来时,才发觉已置身在仓库里。

可是,他们从麻包堆后爬出来一看,发现整个仓库静寂无声,大家都已不知去向,而地上却躺着昏迷不醒的郑魁与三名大汉。

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又不知石亦虎的去向,两个人商量,只得由丁富志留守仓库,老钟则亲自赶去通知苏海蒂。

就在几分钟之前,备而不用的电话突然铃声大作。

丁富志忙不迭赶到小房间去接听,对方是个陌生人的声音,直截了当地指明要跟他们的负责人说话。

由于不知道对方的身份,丁富志不敢随便回答,只好说负责人不在。对方只说了句:“那么我回头再打来!”随即使挂断了电话。

矮老板听毕,立即亲自上前查看,发现郑魁与三名大汉昏迷不醒,躺在地上如同熟睡一般。

他毕竟见多识广,经验丰富,当即判断说:“他们好像不是中了神经瓦斯!”

苏海蒂也有同感地说:“老钟和丁富志,大概也不是中了我们自己的神经瓦斯,否则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自行清醒过来!”

丁富志接口说:“我醒过来后,觉得身上有点痛,结果发现扎了根带尾的小针……”

矮老板“嗯”了一声,断然说:“她们一定用的是*醉枪!”

苏海蒂若有所思吃惊地说:“那不糟了,如果落在她们手里的老陈和老黄,也是中了*醉枪,岂不是很快就会醒过来?”

她所担心的,显然是怕那两个人清醒过来,会被迫抖落出一切。

本来石亦虎还在自我安慰,认为那两个人虽落在“蝙蝠七女”手里,但他们中了神经瓦斯,假使没有解葯,四十八小时之内不致清醒。只要他们昏迷不醒,就不会发生太大问题。

现在听苏海蒂这么一说,他顿时暗自一惊,显得焦灼不安起来。

因为那两个家伙,是他这一组的人,其他两组一切都很顺利,完成了老板交付的任务,唯独他这一组出了麻烦。如果因此而影响整个计划的进行,甚至发生严重后果,他如何担代得起?

果然不出所料,矮老板盛怒之下,当众毫不保留地怒斥:“老石,你这一组还没实际行动,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,你打算怎样向我和大家交代?”

石亦虎面红耳赤地说:“事已如此,我没话可说,任凭老板处置就是。”

矮老板勃然大怒:“处置你有个屁用,现在我们是要解决问题!”

石亦虎只得硬着头皮说:“假使老板允许我戴罪立功,无论‘蝙蝠七女’有天大的神通,由我负责来对付!”

苏海蒂大言不惭地说:“其实她们也谈不上什么神通,只不过是仗着一身防弹衣,和特殊设计的飞行喷射筒,行动比较快速而已。我亲自跟她们之中的一个交过手,那娘们会两手空手道,段数并不见得比我高。当时要不是急于跟胡永昌谈重要条件,说不定我已抓住了她呢!”

矮老板沉思了一下说:“呃……她们之中的五个,既然中了我们的神经瓦斯,昏迷不醒。足见她们虽不惧刀枪,总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制住她们。老石,从现在起,你这一组的人,每人都发一支神经瓦斯枪,只要再撞上那两个鬼女人,就用神经瓦斯枪对付她们!”

“是!”石亦虎唯唯应命。

正在这时候,从小房间里,传出了连续的电话铃声。

矮老板不等别人去接听,就冲向了小房间去。

抓起话筒,应了声:“喂!……”

对方直截了当地问:“你们的负责人来了吗?”

矮老板沉声说:“我就是!”

“那好极了,”对方说:“我想跟阁下打个交道,不知你可有兴趣?”

矮老板怒哼一声,不屑地说:“那得看什么交道!”

对方狞笑说:“那当然,现在我手里有你们的两个人,一个姓陈,一个姓黄。另外还有五个昏迷不醒的娘们,阁下对这七个男女有没有兴趣?”

矮老板暗自一怔,遂说:“我不相信!”

对方郑重其事地说: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这是事实。你们的那两个人,不但在我们手里,而且抖出了一切!”

矮老板果然沉不住气了,急切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对方哈哈一笑说:“阁下不必问我们是什么人,也不必追问那七个男女是怎会在我们手里的,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意思跟我们打这个交道!”

矮老板急问:“这个交道怎样打法?”

对方奇货可居地说:“整批或零售都行,男的是男的价钱,女的有女的行情。不过我们希望最好是整批交易,这样比较干脆,同时你们也可以享受个折扣的优待!”

矮老板沉声说:“要钱好办,你开个价吧!”

对方居然狮子大开口:“整批的话,两男五女,我们只要个整数——一百万美金!”

“你在开玩笑吧?”矮老板怒斥。

对方认真地说:“这就是整批的价钱,否则男的是十万美金一个,女的一个却要二十万美金呢!”

矮老板故意试探: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
对方轻描淡写地说:“那我也绝不勉强,反正还有两位女买主在等着,我们不怕有货卖不掉!”

矮老板心知对方说的两个女买主,就是指的另两个蝙蝠女,由此可见,对方必然已知道了一切,否则就不会用这种话来向他威胁了。

犹豫之下,他忽然灵机一动说:“好吧,我整批全要了,价钱就照你说的,不过我希望马上成交,你是否能指定个时间和地点,我们双方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?”

对方狡猾地笑笑说:“阁下很聪明,但我们也不笨,所以彼此都不必动歪脑筋。现在你得听我们的,今天中午以前,得把钱如数送到五号公路与通矿山的交叉路口,钱用行李袋装,只许派一个人开车送去,到时候自会有人去取,你们的人只要把行李袋交给他就行了。等我们收到钱,数目不错,就会把那五个女的,交由你们的两个人带回。不过我把话说在先,假使你们想耍任何花枪,那可对不起,我们绝不再跟你们接头的。所以你们必须放聪明些,机会只有这一次!”

“可是时间太仓促,我们一时恐怕筹不足那么大的数目……”矮老板打算拖延时间,用个缓兵之计。

对方却哈哈一笑说:“阁下何必来这一套,胡永昌的儿子在你们手里,钱又不要你们的,只需向他开个口,数目由你们自己要,说不定还捞得比我们更多呢!”

矮老板无可奈何,只好暂且同意:“好吧,我们一言为定,中午十点钟以前,我派人把钱送了去!”

对方又警告说:“请阁下记住,机会只此一次,你们可别错过!”

等对方挂断了电话,矮老板才忿然重重搁下了话筒。

苏海蒂与石亦虎早已跟了进来,他们不敢贸然发问,等矮老板把对方提出的条件说出来后,石亦虎不禁怒声说:“哼!他好大的胃口,居然想在我们头上发笔横财!”

“但他们是哪方面的人呢?”苏海蒂把眉一皱。

矮老板神色凝重地说:“不管他们是哪方面的人,听那家伙的口气,人在他们手里倒不会是假的。现在不是钱的问题,只怕老陈和老黄已抖出了一切,那么我们即使把那五个鬼女人弄在手里,足以使另外两个有所顾忌,不敢跟我们作对。可是对方既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和整个计划,到时候也想插上一手,那就麻烦大了!”

苏海蒂想了想,忽说:“老板,我看老陈和老黄也不是简单角色,他们都是老江湖,说不定并没抖出一切,只不过是说出我们绑架了胡永昌的儿子呀!”

“呃……”矮老板点了点头说:“这倒也有可能,否则那家伙就不会怂恿我向胡永昌狮子大开口了。不过,为了万无一失起见,无论他们是干什么的,我们必须把他们一网打尽!”

石亦虎担心地说:“他们既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老虎嘴上拔毛,就必然有恃无恐。同时,他们一定也想到了,会防我们这一着的……”

矮老板面带阴笑,胸有成竹地说:“那不成问题,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们!”

苏海蒂与石亦虎交换了一下眼色,他们似有同感,心知矮老板所想出的,必是个既毒又辣无比的主意!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钗七煞星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