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老鼠之谜》

1 海上风云

作者:白天

日本是世界上金价较高的国家之一,因此,各地的走私集团,无不挖空心思,千方百计的以各种方法将大批黄金偷运入境,脱手以获暴利。

尽管当局雷厉风行地严查、防范,但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黄金仍然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个岛国……

夜色朦胧,一望无际的海上,一片风平浪静。

在距离香港九十海里的公海上,这时,一艘挂着英国旗帜的货船,正鼓浪前进。

突然,塔台上的瞭望人员,发现在他们航线上的两海里外,海上正闪亮着求救的灯号。

这艘货船只有千余吨,船长叫陈广建,是个四十来岁的壮汉。他一得到报告,就立即赶到塔台上来,举起望远镜朝不断发出灯号的方向看去。

但海上夜色朦胧,无法看清那艘求救的是什么船只。

依照国际航海公约,无论任何国籍的船只在海上遇难或需要援助,在它位置附近经过的船只,只要收到它发出的求救讯号,就必须义不容辞地赶往施救。

这时发出求救灯号的船只,不但正在这艘货船航线上的正前方,而且距离只有两海里左右,并不需要绕道赶往,岂有不前往施救之理?

可是陈广建居然置之不顾,断然下令:

“别去理他,我们绕过去!”

瞭望人员颇不以为然他说:

“船长,这似乎不太好,万一……”

陈广建霍地把脸一沉,怒斥:

“妈的!最近一两个月来,我们已经出了好几次漏子,要再出事谁能负责?!”

瞭望人员这才不敢争辩,唯唯应命连声说:

“是!是……”

陈广建把望远镜交还给他,便离开塔台,回到了自己的舱房。

房里坐了个其貌不扬的瘦汉,正在自斟自酌地吃喝着。这家伙叫胡奇,是奉命随船负责押运的。

虽然陈广建身为船长,但一切却得听他的!

陈广建一脚刚跨进门,胡奇劈头就问:

“老陈,上面是怎么回事?”

陈广建对这家伙执礼甚恭,忙不迭地回答:

“塔台上发现前面有条船打来求救灯号,我赶去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,可是天色太黑,海上又有雾,无法看清那是什么船。所以我下令绕过去,不去理会它!”

胡奇置之一笑说:

“老陈,你也未免太胆小如鼠,难道是怕遇上那只‘金老鼠’吗?”

陈广建正色说:

“最近接二连三地出事,这次我们可不能不特别谨慎小心,否则回去可无法向老板交代!”

胡奇把酒杯举起,一饮而尽,随即哈哈大笑说:

“你这真成了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!这次有我在船上压阵,还带着那班哥们随船戒备,想不到你还这么怕事。要是老板没派我们跟你一起到日本,那你不是连觉都睡不着啦?”

陈广建脸上一红,尴尬他说:

“我并不是胆小,而是据那两次出事的人说,那‘金老鼠’确实神通广大,诡计多端……”

胡奇冷笑一声,不屑他说:

“哼!那只怪他们全是饭桶,如果‘金老鼠’遇上的是我,准叫他吃不完兜着走!”

陈广建对这家伙的大言不惭,颇不以为然他说:

“胡兄,不是我长他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。平心而论,以我们薛老板在香港的名气,谁吃了熊心豹胆,敢惹到他头上来?可是‘金老鼠’居然不买帐,竟敢几次三番在太岁头上动土。而我们至今还不知道他的来龙去脉,足见那家伙也不是简单的角色啊!”

胡奇狂妄地说:

“这次老板派我出马,就是要我对付‘金老鼠’的,除非没机会遇上,否则你就等着瞧,看看是究竟鹿死谁手吧!”

正说之间,一名船员匆匆闯进来报告:

“船长!那艘求救的船,朝向我们开过来了……”

陈广建犹未下令,胡奇已突然站了起来,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,沉声说:

“来得好,如果真是‘金老鼠’在作怪,今晚就让他尝尝我姓胡的手段!”

陈广建没有搭腔,抢步跟着船员冲出舱房,胡奇也紧紧跟了出来。

来到船头上,果见左侧的海上,那艘一面发出求救灯号的船只,正以高速飞驰而来,逐渐接近这艘货船。

陈广建见状,情知有异,不禁惊怒交加地忿声说:

“妈的!看情形真像是冲着我们来的呢!”

胡奇当即一声令下,全船便顿时紧张起来,一齐严密戒备,进入了紧急备战状态。

这艘货轮上所载的货物,全是转口输出的化学肥料,以及废钢和铁砂,照理说根本不致惹起海上歹徒的垂涎,又怎会打它的主意呢?

尤其这批运往日本的货物并不值钱,占的吨位又大,即使要想在海上打劫,也必须有相当吨位的船只才能下得了手。否则的话,纵然能够得手,也无法把货物劫走,除非是连船也整个夺去!

但这艘船上早已武装起来,除了原有的一二十名水手,胡奇尚带了十来个玩命的职业打手,个个都是能打善斗的狠角色。这次有他们随船押运,可说是万无一失,尚有什么可担心的?!

不过话又说回来,既然载运的货物并不贵重,他们又何必小题大做?

其中的文章,恐怕只有胡奇和陈广建,以及极少数几个船员知道了。

胡奇和陈广建心里有数,对方如果真的是“金老鼠”,那就必然是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的。除非对方没摸清行情,不知道胡奇带了批职业杀手,在船上负责护送否则,没绝对的把握,就绝不敢贸然来犯!

因此,胡奇表面上虽有恃无恐,心里却也不免暗自紧张起来,因为这次他自告奋勇,在老板面前拍过胸脯的,万一真出了事,回去如何交代?

虽然他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儿,最近被大老板看中,由他夫妇俩从中撮合,被大老板纳为三姨太太,算起来他是大老板的“老丈人”。但是,这次一旦真出了漏子,即使大老板不致深究责任,毕竟在其他人面前也不好看啊!

为了怕丢人现眼,胡奇哪敢疏忽大意,早已掏出手枪,检查了一下弹匣,扳开保险掣,插在裤腰间,以便随时拔枪应变。

“胡兄,”陈广建急促他说:“你在舱面上指挥,我到驾驶室去!”

胡奇漫应一声,回头看时,身旁的陈广建已离开,匆匆直奔驾驶室而去。

他看出陈广建是贪生怕死,唯恐双方发生枪战,火拼起来会乱枪击中,遭到无妄之灾,所以故意找个借口离开船头。

“哼!”他不由暗骂一声:“这种胆小鬼!”

再向左舷看去,只见那艘船的距离已越来越近了。

胡奇力持镇定,把他带上船的十来个职业杀手,全部调到左舷这边来,各自拔枪在手,如临大敌地严阵以待着。……

距离更近了,终于看出来了,是艘中型游艇。

胡奇立即举起喊话筒,大声喝令:

“停船!”

游艇的船头上,也有人以喊话筒高叫:

“喂!你们仔细听着,你们船上藏了颗定时炸弹,在半个小时之内就会爆炸!”

胡奇暗自一惊,不禁惊怒交加地喝问:

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对方传来了一阵狂笑,并不表明身份。

胡奇勃然大怒,正待下令开火,那游艇却已掉头飞驰而去,驶出了他们的射程之外。

游艇的速度快,操纵又灵活,货船根本无法追赶,奈何?!

胡奇眼看着游艇已驶远,气得他七窍生烟,但也只有干瞪眼!

陈广建又从驾驶室下来,赶到胡奇身边,神色紧张他说:

“胡兄,刚才那家伙说我们船上藏了颗定时炸弹……”

胡奇把眼一翻说:

“别听他妈的鬼话,这明明是危言耸听,故意想吓唬我们!”

陈广建把眉一皱,忧形于色说:

“万一……”

胡奇冷哼一声说:

“万一,还万二咧!老陈,别说我骂你胆小如鼠,现在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这是我们老板自己公司的船,货又是我们自己人装上船的,请问怎么可能被人把定时炸弹弄到船上来?”

“这……”陈广建被问得一怔,呐呐他说:“不过,不管刚才那家伙是不是虚张声势,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还是各处搜查一下,才比较放心……”

胡奇尚未置可否,那艘游艇又掉回头来,仗着它的速度快,居然绕着货船打转,同时以喊话筒向他们发出警告:

“喂!现在只剩下二十五分钟啦!”

胡奇气得脸色发青,干脆来了个置之不理。

陈广建却沉不住气他说:

“胡兄,不管是真是假,我们不妨问他们想干嘛,你看如何?”

胡奇怒声道:

“妈的!这还用得着问?他们总不是在打那批破铜烂铁的主意吧!”

陈广建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,顿时面红耳赤,只好保持缄默,不再表示意见了。

这时游艇又绕回头来,再度发出警告:

“喂!还有最后十九分钟了……”

胡奇终于忍耐不住,勃然大怒地喝问:

“你们究竟想动什么歪念头?!”

游艇的那人哈哈大笑说:

“我建议你们最好立刻把船停下,趁那颗定时炸弹爆炸之前,由我们把它找出来丢下海里去,这样才能保全你们全船人的性命。否则嘛,如果耽误了时间,恐怕你们只有同归于尽啦!”

“你们总不会白干吧?”胡奇怒问。

那人直截了当地说:

“当然,要救你们全船几十条人命,总得付出相当的代价!”

胡奇怒哼了一声问:

“你们要什么代价?”

那人哈哈一笑说:

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我们对些那破铜烂铁毫无兴趣,要的就是你们准备偷运到日本的那批‘黄金’!”

胡奇突发狂笑说:

“你别他妈的作梦!东西是在船上,可是你们要想得手,还得拿出本事让老子瞧瞧!”

那人威胁说:

“老兄,你何必想不开,东西交出来嘛,至少你能保住全船几十条人命,否则船炸沉,人既无法逃生,东西也只有送给龙王爷当见面礼,那倒不如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胡奇已怒不可遏地喝斥:

“哼!这套花枪少在老子面前耍,老子可不是让人吓唬大的!”

那人哼然冷笑说:

“想不到你老兄倒真固执,既然执迷不悟,我们也没办法,那就等着瞧吧!”

于是,游艇又驶了开去,保持相当距离,随着货船并行起来。

此刻胡奇已断定对方就是“金老鼠”的人,但那艘游艇在射程之外,使他无法开火,以免徒然浪费子弹。

他这次是自告奋勇,请命带着十来个职业杀手随船护航,同时更希望能遇上“金老鼠”,让自己有机会大显身手,回去好扬眉吐气的。

想不到刚驶离香港九十海里,果然在公海上遇上了神出鬼没的“金老鼠”!

这个神秘人物,似乎存心专找他们这些走私黄金的组织麻烦,最近几个月内,已连续在海上拦劫好几次,使他们这走私集团损失惨重。

但,“金老鼠”究竟是何许人,至今却仍然是个谜。

据那几次出事的目击者说,“金老鼠”每次出现,都是穿一身黑色紧身衣裤,载着金色鼠头的特殊面具,并且披着件短短的披风。

而在他的胸前,则绣着只金色的老鼠,显然是他独特的标志。

因此,这个神出鬼没的人物,便被称作了“金老鼠”!

“金老鼠”不但足智多谋,身手矫健,而且拥有一批为他卖命的手下,使得他更如虎添翼,成了他们这帮走私者最大的克星。

偏偏胡奇不信这个邪,也不服这口气,认为凭自己在黑社会里打了一二十年滚,是在枪林弹雨下,出生入死闯过来的。什么场面都见过,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也遇过,难道还斗不了一个专门黑吃黑角色?

不过他也心里有数,对方要没有把握,就绝不敢贸然来犯。

胡奇丝毫不敢大意,亲自在船头上指挥,各就各位,严阵以待着……

突然之间,一名船员气急败坏地奔来,紧张地大叫:

“不好啦!货舱里失火了……”

陈广建大吃一惊,急向胡奇招呼一声:

“我去看看……”就忙不迭跟着那船员,直向船尾冲去。

来到船尾,只见后舱下面冒起一阵阵浓烟,从覆盖在舱盖上的油布缝边不断冒出。

这一惊非同小可,因为货舱里除了废钢和铁砂,尚有一箱箱的化学肥料,万一发生爆炸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尤其他猛可想到,游艇那人说明船上藏置了一颗定时炸弹,看来并非故意危言耸听,而是确有其事呢!

他已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 海上风云 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老鼠之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