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老鼠之谜》

10 八方风雨

作者:白天

在今天下午,当宋玲玲与杨少康正在荔枝角游泳的时候,“吉利航运公司”的一艘海安号货船,原定是两天后才开航的,竟突然提前离开了香港。

而一批待运的货物,尚留在仓库里未及装上船,这艘船怎会突然急于出航呢?

从种种迹象看来,必然是事出有因的。

敏感的人一猜就可以猜中,这是为了能赶在十天之内如期交货,所采取的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。

上次海景号的出事,是被人在货舱里放置了一颗定时烟幕弹,结果使奉命随船护送的胡奇中了诡计。

海安号今天下午突然开航,一批货尚未及装船,纵然“金老鼠”想重施故技,也会措手不及,没有机会和时间可以利用了吧?

由此可见,“货”一定是在船上。

不过,“金老鼠”这次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,即使无法重施故会,凭他的神通广大,而且诡计多端,难道不能另想其他下手的妙计?

这点薛元福不会想不到,但也听过范强的全部计划后,居然毫不犹豫地同意照办。

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这次的计划是在极度秘密下进行,除了少数几个薛元福的死党之外,没有任何人知道真相。

海安号的突然提前开航,消息很快就传到了“金虎帮”方面,宋为潮之所以急于找回宋玲玲,自然是与这件事有关。

因为宋玲玲的责任,是要把东京的这个大买主争取过来,才亲自出马,不惜任何手段,企图使杨少康放弃与“金龙帮”合作的关系。

杨少康既已表明态度和立场,在道义上必须给“金龙帮”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他们仍不能如期交货,始能改与“金虎帮”合作。

既然如此,“金虎帮”自然不能眼看“金龙帮”如期交货,坐失这大好机会。

如今海安号已提前启航,意味着“金龙帮”不但决心要在十天之内如期交货,并且看情形这次是有了万无一失的充分准备。宋为潮得到了消息之后,怎能不感到紧张起来。

他急于要见宋玲玲,井非要这女郎出什么主意,以阻止或破坏“金龙帮”的如期交货。而是希望知道她这方面向杨少康进行的结果,以便研究妥善的对策。

可是,没想到杨少康跟宋玲玲一分手,回到“国际大饭店”不久,便在范强的安排之下,使他盛情难却,居然乘了游艇出海遨游。

范强这又是玩的什么花枪呢?

夕阳己沉,这艘属于薛元福私有的“安琪儿号”中型豪华游艇,正在向海上驶去……

全船有四名船员及七八个水手,尚有一名随船厨师,及两名年轻阿妈,确实派头十足。

每次出海遨游,是由薛元福自任船长,这是有钱的大爷们喜欢的调调儿。戴上船长的帽子,亲自发号施令,不但很过瘾,而且在女人面前也很拉风。

实际上呢,这艘游艇供作邀游的,除了姓洪的两姐妹之外,只有赵一鸣及原先等在船上的几名大汉。再加上原有的人数,共计是男男女女二十多人。

船上准备得很周到,他们一进舱厅,两名年轻的女仆就忙着殷勤招待,端出了酒和精美食物。

赵一鸣似乎很知趣,他并不留在舱厅里“碍事”,只陪杨少康喝了一杯酒,便借故出了舱厅。

他到驾驶室,看了看手表,随即向掌舵的船员问:

“我们距离海安号有多远?”

船员回答说:

“照现在的速度,大概下半夜就可以赶上了。”

“好!”赵一鸣点了一下头说:“就保持这个速度,我们不要太接近,也别被抛得太远!”

“是!”船员唯唯应命。

赵一鸣出了驾驶室,又吩咐船头上的几名水手:

“你们随时注意海上,一有情况就来向我报告!”

交代之后,他来到船尾,把由他带上船的几名大汉集合在一起,郑重其事他说:

“这次我们的任务相当吃重,而且责任重大,万一出了事,谁也别想活着回香港。所以希望你们都争口气,千万别砸锅!”

一名大汉有恃无恐他说:

“赵大哥放心,咱们这几条走南闯北、海上陆上遇过的厉害角色也不在少数。不管他‘金老鼠’也好,银耗子也好,除非他不让我们撞上,否则准叫他吃不完兜着走!”

另一大汉接口说:

“就算他们要下手,目标也是下午开出的海安号,怎么会想到我们这条船……”

赵一鸣急加喝阻:

“别他妈的说漏了嘴,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,暂时在姓杨的面前不能露口风!”

那大汉还在说: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赵一鸣厉斥说:

“少废话!不要多嘴,不说话我绝不会以为你是哑巴!”

“是!是……”那大汉这才沉默下来。

海上的风浪甚大,今晚根本不是出海遨游的天气,偏偏范强安排了这个不合时宜的节目!

舱厅里这时倒是有声有色,洪家燕打开了电唱机,两姐妹一时兴起,正在双双跳着“扭扭舞”,让坐在沙发上的杨少康尽情欣赏。

她们是一家小型夜总会的台柱,专门表演热情艳舞,具有相当的号召力。

赵一鸣确实有点苗头,居然直接找上夜总会的老板,经过一番交涉,终于使那老板慑于他的恶势力,勉为其难地答应把这最叫座的两姐妹“借”了出来。

当然,要她们办事,仅凭恶势力也不管用,必须给与相当的代价,才能使她们施出浑身解数。

有钱能使鬼推磨,范强在这方面一向手面很大,舍得花钱。因为他做事有个原则,那就是钱要花在刀口上,不该花的一个不花,该花的就绝不吝啬,何况这是慷他人之慨,花多了也不心痛。

因此他答应以五万港币作为代价,两姐妹各拿两万五,使她们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。

其实这任务对她们来说,简直是家常便饭,只不过陪杨少康玩玩,就算陪到床上去睡觉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而代价却相当高,那又何乐而不为呢?

况且她们又不是什么正经女人,平时的“身价”也不过是万把元而已,还得跟“拉皮条的”来个对拆,实得的仅是半数,这已是最高的行情了!

两姐妹的职业既是表演艳舞,对于“牺牲色相”根本毫不在乎,每晚在数百观众之前,尽量展露出诱人的胴体都习以为常了,单独向杨少康表演又算得了什么?

不过范强下午已经关照过她们,为了不使杨少康看穿她们的底牌,知道这两姐妹是职业舞娘,以致看低她们起见,所以要她们尽可能不在他面前暴露身份。

范强确实很懂得心理学,事实上也是如此,在一般男人的心目中,一个富于神秘感的女人更具吸引力。

同样的道理,假使面前一个赤躶躶、一丝不挂的女人,反而不及看一个身披薄纱,使胴体若隐若现的女人诱惑,而且富于神秘感。

如果杨少康知道这两姐妹是干什么的,即使脱得精光地站在他面前,那也不足为奇了。

所以范强的顾虑很周到,要她们装模作样,纵然装不出大家闺秀的气质和风范,也得像个良家妇女。以提高她们的身份,不致使杨少康感觉倒胃口。

她们把握这个原则,在杨少康面前尽量表现“野”和“热”,但适可而止,绝不流露出低俗,以免“原形毕露”,露出了马脚。

“扭扭舞”就是在表现野和热,以及青春的活力,使人陷于若痴若醉的忘我境界。

两姐妹手舞足蹈,越舞越起劲,尤其那段露出的腰部,一挺一扭地,更显得劲道十足。

杨少康手持酒杯,跷着二郎腿,一面把杯浅啜,一面静静欣赏,确实怡然自得,乐趣无穷。

舱厅内和甲板上的气氛完全不同,他们是在享受海上遨游的情趣。那些水手则是全神贯注、密切注视着海上的动静,丝毫不敢大意。

尤其是守在船尾的赵一鸣和几名大汉,更是随时提高警觉,显得非常紧张。

其实为了杨少康的安全,并不值得如此小题大做,难道担心“金老鼠”会来向他下手?

这时游艇尚在香港的近海领域之地,按照香港航海规定,任何游艇出港,必须事先向海事处登记,获得许可证明,否则不得擅自驶离港口。

同时,游艇活动的范围,只限于近海之内。

范强在海事处很吃得开,下午仅花了个把小时,就已办妥一切手续。

但“安琪儿号”似另有企图,仍在继续向公海上驶去……

杨少康忽从舱厅里出来,向船尾的赵一鸣招呼说:

“赵兄,下来喝两杯!”

赵一鸣只得摇摇摆摆地冲过去,跟着他一起走下舱厅,只见两个女郎已舞得精疲力尽,靠在了沙发上娇喘不已。

两个年轻阿妈随侍在侧,一见赵一鸣和杨少康走下舱来,立即为他们送上酒。

杨少康先跟他干了一杯,遂问:

“赵兄,我们怎么把船开到公海上来了?”

赵一鸣支吾地说:

“没有吧……”

杨少康也不再追问,坐了下来说:

“可惜今晚天气太坏,不然把船开回去环岛一周,欣赏欣赏香港的夜景,倒是挺不错的。”

赵一鸣笑笑说:

“只要杨兄有兴趣,随时都有机会。改天我们董事长在船上,再多找些妞儿来个海上派对,那才更热闹呢!”

“薛董事长经常乘游艇出海遨游?”杨少康问。

赵一鸣回答说:

“也不经常,只是偶而有空,还得逢他兴致来了,才玩那么一两次。不过,他是不玩则已,要玩就玩个痛快的!”

杨少康随口问了一句:“他晚上也忙?”

赵一鸣在身边坐了下来,凑近他轻声说:

“这两天情形特殊,为了你们那批‘货’不能如期交货,他已伤透了脑筋。而这次的期限又只有十天,就算他晚上闲着没事,恐怕也没有玩的心情啊!”

“赵兄,”杨少康忽说:“有句话我本来不该问的,不过我想听听赵兄的意见,据你估计,这次交货会不会再发生问题?”

赵一鸣哈哈一笑说:“杨兄放心,这次要再出来,那我们就别混啦!”

杨少康诧异他说:“哦?赵兄这么有把握?”

赵一鸣一冲动,脱口而出说:

“当然,杨兄要不信的话,不妨老实告诉你吧,东西已经运出了!”

“真的?”杨少康微露意外的表情。

赵一鸣既已说漏出来,索性表示充满自信地说:

“不瞒杨先生说,这次我们不但在事前有了充分的准备,而且是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,所以绝对万无一失!”

杨少康未及问下去,突见一名水手匆匆走下舱厅,急向赵一鸣报告说:

“赵大哥,请你上来一下!”

赵一鸣心知必是有了情况,不由地暗自一怔,忙不迭放下酒杯,起身跟着那水手出了舱厅。

来到船头上,一名大汉急将手上举着的望远镜放下,递给他说:

“赵大哥,前面有几点船影,正朝我们的方向迎面而来。距离太远,雾又大,看不清是不是我们自己的船……”

赵一鸣接过望远镜,举起朝前方看去,果然发现有几点船影迎面疾驶而来。

但距离太远,天色又黑,加上海上已开始起雾,使他无法看出来的是什么船。

不过以来船的速度判断,毫无疑问的是小型快艇。

下午海安号启航后,他们曾派出了几艘快艇,全部武装随后赶去担任护航。

如果来的就是那几艘快艇,为什么突然折回来了呢?

他们的任务是护航,即使海安号又遇上了“金老鼠”,也该全力反击,不致逃了回来呀!

难道海安号已经……

念犹未了,杨少康已来到身边,急问:“赵兄,怎么回事?”

赵一鸣力持镇定他说;

“没什么,只是迎面来了几艘来历不明的船只,他们通知我上来看看……”

杨少康顿时紧张地问:

“会不会又是那批神出鬼没的海盗?”

赵一鸣强自一笑说:

“他们要抢的是黄金,怎么会看上这艘游艇?杨兄放心,就算真遇上了他们,那也不成问题,这回撞在兄弟手里,非叫他们得个教训不可!”

于是,他当即一声令下,全船便如临大敌地戒备起来。

“杨兄还是下舱里去吧!”他毕竟不敢大意,担心着杨少康的安全。

杨少康似乎更珍惜自己的生命,赶紧回到了舱厅里去。

几名大汉全都来到船头,其中一个挨近赵一鸣身边,轻声问:

“赵大哥,会不会是这次又走漏消息?”

赵一鸣沉声说:

“不可能!如果来的真是‘金老鼠’,八成是冲着姓杨的而来!”

“冲他来的?”那大汉困惑地问。

赵一鸣神色凝重他说:

“可能他们先跟着海安号准备伺机下手,结果发现我们派了快艇护航,只好知难而退。大概他们从无线电通讯中得到消息,知道姓杨的在这艘游艇上,所以折回来打算劫持姓杨的。如果把姓杨的劫持到手,再逼我们用黄金去赎,那不等于又弄成了一票!”

那大汉哼然冷笑说:

“哼!这回有我们在船上,他们可别打这个如意算盘!”

赵一鸣郑重他说:

“现在还不知道来的是什么船,虽然我们有备无患,万一来的真是‘金老鼠’,大家可别大意,一定得全力以赴!”

那大汉把枪的保险掣一推说:

“他要是刀枪不入,那我们就抓活的!”

赵一鸣对他的大言不惭无暇理会,又举起了望远镜,只见那几点船影已越来越近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老鼠之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