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老鼠之谜》

11 火拼

作者:白天

海上一片夜雾茫茫,仿佛弥漫着轻烟。

“安琪儿号”已被夜雾包围,周围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。

它已在减速缓行……

但那几艘迎面而来的船只,却距离越来越近。不久,突然消失在夜雾中,失去了踪影!

由这种迹象看来,显然来的不是跟着“海安号”护航的那几艘快艇。

赵一鸣虽然极力保持冷静和镇定,仍然不免感到有些紧张,因为事先他和范强都没想到,今夜海上的雾会这么大,以致陷在方向莫辨的惊涛骇浪中。

如果对方突然发动攻击,在这种情形之下,他实在没有把握能给敌人迎头痛击。

这倒不能怪范强失算,事实上他的计划很周密,原定是“海安号”开出之后,那几艘等在海外的快艇,便随后跟去护航。

“金老鼠”绝不敢在近海出没,势必在公海上下手,有那几艘武装快艇护航,绝对可以万无一失。

而“安琪儿号”则在两三个小时以后出发,赶上了前面的船之后,再保持适当的距离。假使这艘游艇遇上麻烦,几艘武装快艇立即回头赶来增援。

事实上“海安号”的突然提前启航,而且故意派了武装快艇护航,只是为了转移“金老鼠”的目标,用的疑兵之计。

假使“金老鼠”决心下手,不顾一切地向“海安号”攻击,必然将遭致迎头痛击。

其实呢,黄金根本不在“海安号”上,而是在“安琪儿号”这艘游艇上!

范强这个主意确实不错,以“海安号”用几艘武装快艇护航是为了壮声势,同时也转移了“金老鼠”的目标,以为黄金是在这艘货船上藏着。

“金老鼠”真敢下手,船上和几艘快艇的武力就足够应付。纵然有人作内应,或者施出什么诡计,这次也无法夺得黄金,因为黄金根本就不在“海安号”上。

如果“金老鼠”知难而退,不敢贸然下手的话,“安琪儿号”就在驶到日本近海时,赶上去把黄金转交“海安号”,继续完成偷运入境的任务。

交货的地点是在新界,由买主方面派人接应,到时候买主再由赵一鸣向杨少康说明一切。这样一来,不但如期交货,并且还把杨少康送回了日本,使他根本不可能再跟“金虎帮”发生接触,岂不一举两得,功德圆满!

因此薛元福对这个计划,毫不犹豫就一口答应了。

可是,偏偏宋玲玲把杨少康一早就带到了九龙去,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回“国际大饭店”,以致耽误了范强安排的时间,迟至傍晚“安琪儿号”始出发。

更没想到“安琪儿号”刚驶出近海,还没赶上前面的“海安号”及那几艘护航武装快艇,就迎面遇上了这批来历尚未判明的船只!

在赵一鸣认为,纵然对方真是“金老鼠”,也绝不可能知道黄金在这艘游艇上。

事实上除了他和几名大汉之外,连艇上的船员和水手,都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。

范强唯恐事机不密,再被人把消息走漏出去,所以这次特别谨慎。当“海安号”在作启航准备时,他把“安琪儿号”上所有的人都调去帮忙,只派了一名大汉留守在游艇上。

目标完全集中在“海安号”,使人根本想不到“安琪儿号”即将出发,而且是远航。

就在这时候,赵一鸣悄然带着几个心腹死党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五百公斤黄金,设法弄到了“安琪儿号”上。

当然,范强也考虑到一个问题,就是游艇驶出近海后,仍然继续驶向公海,想必会引起杨少康的怀疑。

这时候再由赵一鸣说明,讹称黄金已由“海安号”载运送往日本,他们是跟去监视,以防万一有失的。

反正杨少康也得回日本复命,船上又有两个女郎作陪,旅途中不致感到寂寞,他还有什么话可说。

充其量是认为他们此举,显然有强迫他离开香港,不使他有机会跟“老虎帮”接触之嫌。

但他们双方已有言在先,只要“金龙帮”这次如能期交货,杨少康就不得另找其他门路。

而照范强的这个计划,如期交货已绝对不成问题,杨少康就根本没有逗留在香港的必要了!

虽然这有点过份,像是在下逐客令,但航程中只要那两姐妹多下点功夫,最后再由赵一鸣把备好的一份厚礼奉上,难道还不足以补偿对杨少康的失礼?

结果仍然不免百密一疏,范强把任何细节都顾虑到了,偏偏没有想到杨少康会被“金老鼠”劫持的可能!

现在事情已经临到头上来,赵一鸣不但是“金龙帮”行动组的负责人,这次又亲自出马,把一切都交由他指挥,他还能不独当一面的负起全责?!

整个游艇上已进入了备战状况,船头船尾,左右两舷,均已布置就绪。各守岗位,一个个荷枪实弹,如临大敌地严阵以待着……

船仍在浓笼罩下,徐徐向前缓行。

可是周围弥漫的烟雾中,白茫茫的一片,既没有声息,也看不出动静,甚至听不见快艇的马达声响。

这种异常的静寂,使人更觉出情势的紧张,正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征兆!

赵一鸣站在驾驶室里,手上紧握着上了膛的枪,全神贯注地监视着海上。

掌舵的船员忽然轻声问:

“赵大哥,听说‘金老鼠’穿的是防弹衣,刀枪都不入,我们用枪怎能对付得了他?”

赵一鸣置之不答,只把眼光向海上扫来扫去。

突然,“乌滋”冲锋枪声大作,从四面八方集中火力,向游艇发动了猛烈的攻击!

赵一鸣大吃一惊,急忙从驾驶室低头冲击,冲向船头,一声令下:

“开火!”

全船立即以猛烈的火力还击,盲目地朝雾中射去。

一片白雾茫茫中,但见火舌点点,仅能以此作为射击的目标。

在赵一鸣的指挥下,全船沉着应战,一个个都振作起精神,丝毫不敢疏忽大意。

因为他们均已听说,“金老鼠”穿的是避弹衣,子弹无法伤他。而且还具有飞跃的本领,能从自己的船上弹跳过来,以赤手空拳迎敌。

赵一鸣带上船的这几名大汉,都曾习过柔道或拳术,每个人都有那么两手。他们的主要任务,就是准备万一遇上“金老鼠”,刀枪伤不了他时,即由他们合力来对付。

难怪其中有人大言大惭,夸下海口要活捉“金老鼠”了。

几名大汉一见对方开火,便互相打个招呼,一起涌向船头,扑向赵一鸣身边。

赵一鸣急向两名大汉吩咐:

“你们去两个人守住舱厅门口,千万别让姓杨的出来!”

两名大汉立即匍匐前进,爬向了舱厅。

而这时舱厅里早已惊乱成一堆,吓得两个年轻的阿妈魂不附体,一起趴在地板上。

两个女郎更是花容失色,早知如此,别说是每人两万五千的代价,再加一倍也不干了!

但现在已后悔莫及,吓得如同受惊的小鸟,双双一起扑进杨少康怀里,不住地问:

“怎么办?怎么办……”

杨少康相当镇定,急将她们送进舱房,把两个年轻阿妈也叫进去,冷静地吩咐:

“你们都伏下,不要出来!”

说完便出了舱房,替她们把门关上。

可是当他要冲出舱厅时,却被守在门口的两名大汉所阻,告诉他说:

“赵大哥请你留在舱厅里,千万别出去,这批人可能是冲着你来的呢!”

“冲着我来的?”杨少康惊诧地问。

那大汉郑重其事地他说:

“我们的估计不会错,他们这次大概想夺黄金下不了手,只好转回头来劫持你。一旦把你劫持到手,就可以逼我们老板付赎金了呀!”

杨少康纳罕地说:

“奇怪,那批海盗怎么会知道我在这艘游艇上?………”

那大汉忿声说:

“他们确实神通广大,对我们的一举一动,似乎都了如指掌,而且诡计多端。否则我们就不至于接二连三地出事,早把东西运到日本交货啦!”

杨少康好奇地追问:

“难道凭你们这么多人手,竟对付不了那批海盗?”

那大汉沮丧地说:

“杨先生,你大概还不太清楚,他们并不是普通的海盗。尤其他们的首领,外号叫‘金老鼠’每次都穿一身刀枪不入的特别服装。这家伙不但身手了得,而且会蹦会跳,简直跟马戏团里的空中飞人差不多……”

另一大汉接口说:

“不过这次可不同了,杨先生放心,除非他不上这条船,否则我们绝对能把他制服,打不死也捉个活的!”

这时枪声已越来越激烈,双方都在以猛烈的火力互轰,杨少康聆听了片刻,忽说:

“麻烦你们那一位,去把赵大哥请来,我有话要跟他谈……”

那大汉摇摇头说:

“恐怕他分不了身,现在对方攻势正猛,赵大哥得亲自指挥呀!”

杨少康悻然说:

“那我自己上去找他!”

那大汉把手一拦,阻止说:

“对不起,这是赵大哥交代的,不能让你走出舱厅。否则你上去被乱枪击中,有个伤亡我们可担当不起!”

杨少康一气之下,说声:

“挨枪我自认倒楣!”突然把那大汉的手臂一拨开,就企图夺门而出。

另一大汉一时情急,竟将杨少康拦腰一抱,怒声说:

“你要找死,别害我们!”

杨少康正待出手,突见赵一鸣及时赶来,见状急问:

“怎么回事?”

抱住杨少康的大汉这才放开手,忿声说:

“杨先生一定要上去找你,我们阻止他,他说……”

赵一鸣把手一挥说:

“你们守在门外,我跟杨兄说几句话!”

“是!”两名大汉齐声恭应,退出门外把守在两旁。

赵一鸣走下斜梯,神色凝重他说:“杨兄,现在情势很紧急,兄弟想请你赶快换身服装,扮成船上的水手,以防万一……”

杨少康诧异地问:

“为什么?”

赵一鸣直截了当他说:

“因为他们很可能是冲着你来的!”

杨少康置之一笑说:

“我刚才要上去找赵兄,也就是想问个清楚。听你们那两位兄弟说,那批海盗是因为对这次运出的黄金下不了手,所以回头来打算劫持我,然后逼你们付出赎金,真有这种可能吗?”

赵一鸣断然地说:

“如果不出我所料,他们绝对是打的这个主意!”

杨少康却毫不在乎地说:

“既然如此,你们又何必跟他们火拼。反正我没那么高的身价,薛老板更不必为我受他们威胁,干脆现在把我们交给他们不就结啦!”

赵一鸣正色说:

“杨兄错了,你是在这条船上,安全就由兄弟负责,在道义上也不能这么做!何况杨兄是我们买主方面派来的代表,万一你出了事,兄弟回去怎样向老板交代?”

杨少康不以为然他说:

“难道为了我一个人,赵兄就不顾其他的人了?如果继续火拼下去,势必会造成更重的伤亡,纵然你们有把握击退他们,也不见得是明智之举吧!”

赵一鸣说:

“当然,拼下去必然两败俱伤,谁也没有稳操胜券的把握。所以我才想到个主意,就是请杨兄赶快改换服装,然后由兄弟问明他们的来意。如果他们真是冲着杨兄来的,我可以说杨兄没在船上,不信就让他们派人上船来搜查。查不到杨兄,也无可奈何了,这样或许能避免一场火拼……”

“万一他们根本不是冲着我来的,而是认为这条船上载有黄金呢?”杨少康想到了这问题。

“这……”赵一鸣怔怔他说:“这不太可能吧……”

杨少康不再跟他争辩,勉强同意说:

“好吧,既然赵兄认为这个主意可以行得通,我们就不妨一试吧!”

赵一鸣哪敢怠慢,忙不迭冲出舱厅,吩咐守在门口的一名大汉,去找套水手装来交给杨少康。

他则转向船头冲去,抓起喊话筒向弥漫着浓雾,什么也无法看到的海上大声说:

“喂!请你们先停火,我有话说!”

对方根本充耳不闻,置之不理,反而以他为目标,一阵乱枪射来,几乎把他击中!

赵一鸣顿时惊怒交加,蹲下了身,怒声疾喝:

“妈的!你们难道是一群乌合之众,连个领头的人都没有?”

对方这才有人答话,浓雾中传来个粗犷而沙哑的声音说:

“有什么屁就快放吧!”

他一开腔,随即停了火。

赵一鸣立即振声说:

“不管你们是哪条线上的朋友,今晚既彼此遇上了,总得把事情弄个清楚。所以兄弟要弄明白,你们不惜大举来犯,究竟所为何来?”

对方哈哈大笑说:

“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!”

赵一鸣冷哼一声说:

“兄弟就是不明白,有什么值得你们劳师动众,小题大做,所以才觉得莫名其妙!”

对方狞笑他说:

“老兄真会装蒜,难道姓薛的没告诉你,他这条船上载有五百公斤的黄金?”

赵一鸣暗自一怔,矢口否认说:

“哼!你们的消息真不够灵通,黄金的数量是不错,确实是五百公斤,而且已经运出。但可惜不在这条船上,就在今天下午开出的‘海安号’上!”

对方咄咄逼人地说:

“老兄既然不愿交出,那我们只好以武力来解决了!”

他的话才说完,枪声又再度响起,发动了比刚才更猛烈的攻击。

赵一鸣哪甘示弱,一声令下,全船也开了火。

就在他指挥全船作战之际,换好水手服的杨少康来到了身边,轻声说:

“赵兄,他们果然认为这条船上载有黄金吧?”

赵一鸣吃了一惊说:

“杨兄,你怎么出来了,快伏下,别离开我身边!”

杨少康只好全身伏下说:

“赵兄,既然他们不是冲着我来的,船上又没有黄金,何必还拼个什么劲。干脆让他们派人上船来搜查,搜不到也就没指望了,犯不着拼个你死我活呀!”

赵一鸣突然低下头,套着他耳朵轻声说:

“老实告诉杨兄吧,黄金确实在这船上!”

“真的?”杨少康惊诧地问:“藏在什么地方?”

赵一鸣未及说出,突听船上连声惨叫,接着“扑通、扑通”两声,显然有人落下了海去。

“不好了,有人从海里扑上来啦!”船尾的一名大汉大叫。

赵一鸣大吃一惊,急命几名大汉掩护,奋不顾身地冲向船尾。

这时守在船尾的几名水手已发现了几个身穿潜水衣,全身潜水装备的大汉,又用带有铁钩的长索抛上来,钩住了船边,迅速攀上了船尾。

而他们派在船尾把守的两名水手,都己被击中,同时被铁钩抛中,钩住拖落了下海。

赵一鸣犹未赶到,其他的水手已转移目标,一齐举枪朝向船尾射击。

连声惨叫,两名首先攀上船尾的大汉,被乱枪击中,撒手一个倒栽,双双跌下了海里去。

赵一鸣临危不乱,回头大喝一声:

“全速前进!”然后才举枪连射。

掌舵的连拉两下铃,通知换机舱变速度,游艇立即以全速鼓浪前途。

这一着果然收效,使得船尾以钩索企图攀上的几个大汉,被整了个措手不及,不是纷纷落下海去,就是抓住长索被拖了走。

更有一名大汉落身下去,仓皇不及游开,被船尾下的车叶打得头破血流,顿时一命鸣呼,直沉下了海底。

不料游艇的两舷,也已被抛上一条条钩索钩住,同时雾中的火力突然加强,掩护那些全部潜水配备的大汉向上攀登……

赵一鸣再是镇定,一看这情形也慌了手脚,忙不迭回身指挥全部分向两舷开火,以阻止对方的人上船。

但对方一个个是亡命之徒,在猛烈的火力掩护下,奋不顾身地在敌前强行登船,根本就把生死置之度外。

游艇上的水手已被击倒好几个,虽然对方的人刚攀上船舷,就被击落下海,但他们却前仆后继,继续向上攀登,完全是玩命的作风。

这已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刻……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老鼠之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