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老鼠之谜》

6 有人窥视

作者:白天

杨少康微觉一怔,突然意识到,这可能是薛元福临走替他叫了个舞女来坐台子,以免他独自留在这里无聊。

可是这少妇的一身打扮,以及她的仪态和风度,却又不像是个色情女郎。

那么这少妇是谁?

“请问你是日本来的杨先生吗?”她笑容可掬地问。

杨少康想不到这少妇居然知道他的身份,不禁又暗自一怔,诧异他说:

“敝姓杨,请教……”

“杨先生,我们可以坐下来谈吗?”

少妇风情万种地一笑说:

“请坐,请坐……”杨少康忙不迭招呼她坐了下来。

少妇这才自我介绍说:

“杨先生,我叫宋玲玲,家兄就是宋为潮,大概杨先生听说过吧?”

杨少康大为意外,想不到眼前这少妇,竟是“金虎帮”首领宋为潮的妹妹!

他的身份既已被对方识破,似已没有掩饰的必要,当即笑笑说:

“原来是宋小姐,幸会幸会!令兄的大名我已久仰了,但不知宋少姐有什么指教?”

宋玲玲眼光向周围一扫,轻声说:

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杨先生是否可以跟我换个地方谈谈?”

杨少康略一犹豫,终于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
于是,他们相偕走了出去。

走出大门,杨少康遂问:

“宋小姐准备去哪里?”

宋玲玲回答说:

“回‘国际大饭店’吧!”

“宋小姐也住在‘国际大饭店’?”杨少康诧然地问。

宋玲玲笑而不答,领着杨少康走向停车场,取了她的一辆小型敞篷红色跑车。双双登车,由她驾驶,朝皇后大道驶去。

疾驶中,她告诉杨少康:

“刚才在夜总会里,我看姓薛的和那女人跟你在一起,所以始终没有机会向你打招呼……”

“宋小姐认识薛董事长?”杨少康问。

宋玲玲笑笑说:

“我当然认识他,可是他却不一定知道我是谁!”

杨少康又问:

“那么宋小姐怎么认识我的?”

宋玲玲故意卖关子说:

“那你别管了,反正我没认错人,这就成了吧!”

杨少康直截了当他说:

“如果不出我所料,宋小姐来找我,大概是令兄的意思吧?”

“难道我自己就不能找你?”宋玲玲嫣然一笑。

杨少康断然说:

“你我素昧平生,那是绝不可能的!”

“好吧!”宋玲玲终于承认说:“算你聪明,被你猜对了。不错,家兄因为自己不便出面,所以派我来找你,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!”

“什么事?”杨少康急切地问。

宋玲玲从容不迫地笑笑说:

“杨先生干嘛这么心急,回头有的是时间,我们可以慢慢谈呀!”

杨少康不便再追问,保持缄默起来。

宋玲玲也不再开口,专心驾驶着,不消片刻已来到了皇后大道。

回到“国际大饭店”,乘电梯上了五楼,她才笑问:

“到我房间去谈好吗?”

杨少康“哦”了一声说:

“宋小姐也住在五楼?”

宋玲玲又来个笑而不答,领着他向甬道里走去。

杨少康住的是五五一号房间,宋玲玲竟带着他来到了正对面的五五二号房门口停下。

他终于恍然大悟,难怪这女人对他的身份和行动了若指掌,原来她就住在对面暗中监视!

宋玲玲自备了房门钥匙,从皮包中取出,开了门邀杨少康相偕进房,随即掣亮电灯,关上房门,笑笑说:

“杨先生一定觉得奇怪,我怎么会正好住在你对面的房间吧?”

杨少康置之一笑说:

“这一点也不足为奇,我只能说佩服你们的消息灵通,计划周密!”

宋玲玲招呼他坐了下来,笑问:

“你认为我们是有计划的?”

“当然!”杨少康说:“否则就未免太巧合了吧!”

宋玲玲终于开门见山他说:

“我们不研究这些,还是谈正事吧。家兄已得到消息,知道杨先生这次来香港,似乎是有意思想另外找人合作,所以……”

杨少康接口说:

“据说令兄一直在跟大阪的田中太郎合作,难道还能……”

宋玲玲正色他说:

“不瞒杨先生说,田中太郎这个人做事太谨慎,没有魄力,也缺乏冒险精神,始终不敢放手大干,家兄早就觉得划不来了。因为我们同样是担风险,一次多运些或者照目前所运的数量,所花的时间和人力完全一样。可是目前我们只有这一条路,一切得听他们的,否则早就不愿跟他们合作啦!”

杨少康不动声色他说:

“那么宋小姐的意思是?……”

宋玲玲坦然他说:

“据我们得到的消息,你们的胃口比较大,可是到目前为止,姓薛的始终还没交过一次货,等于根本没成交。所以家兄一听到杨先生来了香港,打算另外找人合作的消息后,立刻就派我设法跟杨先生接头。这并不是我们抢薛元福的生意,而是他既不能如期交货,我们则希望每次成交的数量大些,所以才毛遂自荐来找杨先生谈的。如杨先生确实有意思另外找人合作,我们绝不吹牛,保证能如期交货!”

杨少康故意不置可否他说:

“令兄的这番美意,我非常感谢。不过我想请教宋小姐一个问题,据说薛元福方面一再误期,是因为在海上接连出了事,被人把他们运的黄金半路上拦劫了去,那么你们又有什么把握能不出事?”

宋玲玲回答说:

“这并不是我们比姓薛的有办法,或者比他吃得开,主要的是他们结怨太多,以致树大招风。事实摆在面前,人家接二连三地专找他们麻烦,却一次也没找上我们,就足以证明一切了!”

杨少康迟疑了一下说:

“可是,薛元福今晚已向我保证,负责这次能如期交货,如果我再找你们合作,岂不是有些……”

宋玲玲不屑他说:

“这又不是他们包办的独家生意,难道只许他们独霸,就不让别人竞争了吗?哼!不是我吹牛,如果杨先生不信的话,不妨跟我们两边同时合作,看看究竟谁能如期交货!”

杨少康想了想:

“他们已经答应,保证这次在十天之内交货,如果万一再出事,非但分文不取,还照当地的金价全部如数赔出,作为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。他们既敢开出这种条件,相信总有相当把握的,所以我想再给他们这一次机会。假使他们还是不能如期交货,我再找你们合作……”

宋玲玲志在必得他说:

“为什么不能两方面同时进行,看谁能如期交货?”

杨少康面有难色他说:

“不瞒小姐说,今晚我已经同意,在这十天之内暂不另找其他人合作。如果这次他们又不能如期交货,那么到时候我再找你们,薛元福就没话可说了!”

宋玲玲颇觉失望,悻然他说:

“也好,反正我把话说在前面,不管姓薛的向你怎样保证,假使他们能如期交货,我就敢跟你赌任何东道!”

“真的吗?”杨少康故意问。

宋玲玲忿声说:

“当然是真的,如查他们十天之内,真能如期交货,那么我就算输了,任凭你要我怎样就怎样!”

杨少康哂然一笑说:

“好!我们一言为定,如果他们不能交货,我绝对找你们合作,一切条件听你宋小姐的。不过,万一这个东道是我赌赢了,你打算给我什么?”

宋玲玲口不择言他说:

“我就把人输给你!”

杨少康怔怔他说:

“把人输给我?我把宋小姐赢过来怎么处置呀?!”

宋玲玲赧然一笑说:

“那还不好办,留着也可以,不留就卖掉,完全悉听尊便!”

杨少康笑了笑说:

“留着我供养不起,卖嘛,我既舍不得,又怕背了贩卖人口的罪名,你这不是存心给了我个难题?”

“那么……”宋玲玲沉思了片刻说:“这样好了,假使我们这次如期交货,无论他们运交的数量是多少,我们就如数奉送,分文不取。”

杨少康把手向她一伸说:

“好!我们一言为定!”

不料宋玲玲却摇摇头说:

“不!口说无凭,我们不能握个手就算一言为定了,必须郑重其事些……”

“难道还要双方立下字据?”杨少康诧异地问。

宋玲玲又摇了摇头说:

“我不会那么笨,白纸写上黑字,一旦落在警方手里,岂不成了犯法的证据!”

杨少康茫然地问:

“那么宋小姐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”

宋玲玲毫无顾忌地说:

“一言为定太草率,我们应该变通一下,来个一吻为定!”

“一吻?……”杨少康意外地一怔。

谁知这女人竟一点也不在乎,突然坐到他身旁来,自动伏进他怀抱,双臂举起搭住他两肩,勾住他的脖子就送上个火辣辣的热吻!

这热情而大胆的举动,真使杨少康出乎意料之外,不禁感到受宠若惊起来。

虽然他心里有数,知道这女人是为了想抢夺薛元福的生意,才使出这种手段的。但他们毕竟是初次见面,认识还不到半个小时,就发展到热吻的程度,足见她的作风非常大胆,根本不当回事!

可是有一点很令人费解,她凭什么敢断定薛元福这次绝对不能如期交货?

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,此刻不致受到外来的干扰,这一吻无异是“导火线”,如果继续发展下去,岂不将爆发一场……

念犹未了,宋玲玲突然轻轻推开了他,娇羞万状他说:

“我们已经一吻为定,不需要其他保证了吧?”

杨少康突然把她朝怀里紧紧一搂,正色他说:

“其他的保证倒不需要,但我怎么知道你的身份,和刚才那番话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?”

“难道你不相信我?”宋玲玲气愤地问。

杨少康郑重其事他说:

“不是我多疑,而是干我们这行买卖的,不得不处处小心。既然‘金虎帮’能知道我来香港的消息,警方也同样可能得到风声,所以……”

宋玲玲不屑他说:

“所以你怀疑我是警方人员冒充的?!”

杨少康仍然紧搂着她说:

“至少我采取谨慎的态度,总不算是多余的!”

宋玲玲冷笑一声说:

“那你就自己搜查吧,看我房间里是不是藏有录音机,把你说的话一句句全录了下来。或者搜搜我的皮包,看看是否有警方的证件……”

“那倒大可不必,”杨少康说:“我只想麻烦宋小姐,今夜带我去见见令兄!”

宋玲玲断然拒绝说:

“很抱歉,家兄任何事都不愿亲自出面的,今晚要不是情形特殊,也不会让我出马的。所以你要去见家兄的这个要求,我实在恕难从命!”

杨少康故意说:

“我看是其他的原因吧?!否则为什么薛元福可以亲自接待我,而令兄却不能跟我见一见?”

“这……”宋玲玲呐呐他说:“这就是我们跟‘金龙帮’作风不同的地方,他们自以为人多势众,把谁都不放心上,看在眼里。结果是树大招风,偏偏惹上了不信邪的,以致接二连三地出事。家兄则是深藏不露,从不招摇,只是默默地苦干。所以这么多年来,才能够始终太平无事,我们却没遇上麻烦,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!”

杨少康笑笑说:

“话固然不错,但我总得证实你的身份啊!”

宋玲玲灵机一动说:

“我皮包里有香港居留证,上面有我的姓名和一切记载,你可以自己查看。再不然就下楼去查看,看我登记的姓名是否相符,这总成了吧!”

杨少康这才放开她,当真取了茶几上的皮包,亲自动手打开来翻寻。

不料居留证还没搜到,却发现皮包里藏有一支女用袖珍型的小手枪!

他突然把枪取出,冷声问:

“你皮包里怎么有这玩意?”

宋玲玲神色自若地笑笑说:

“这是我随时带着防身的!刚才你自己不是说过吗,干我们这行的,不得不处处小心,以防万一呀!”

杨少康没搭腔,继续翻寻出了她的居留证,仔细一看,姓名果然是宋玲玲,证明她用的不是假名字。

但他仍不放心他说:

“如果你是警方的人,弄张假居留证,用来证明你冒充的身分,相信并不困难吧?”

宋玲玲忿声说:

“你真会疑神疑鬼,让我拿你简直没办法。假使这张居留证你认为不足取信,那么我一定另有警方的证明文件,你就请自己搜吧!”

杨少康毫不客气,当真把整个皮包里的东西全部倾出,倒在茶几上仔细检查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6 有人窥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老鼠之谜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