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1 秘帖

作者:白天

兹订于x月x日下午七时正,假九龙城金盛开赌馆,庆祝同心会创立,聊备薄菲水酒,敬祈莅临为荷。

此致

xxx台端

这是一张印刷极其精致的请帖,但左下方却没有主人的具名,而仅仅印着一条栩栩如生,昂首吐信的金色响尾蛇!

接到这样请帖的人,俱是港九黑社会颇有声望之士,他们对这神秘的请帖感到诧异,也同样感到怀疑和好奇:

同心会是什么组织?

金色响尾蛇代表什么标志?

为了要摸清这请帖的秘密,港九各帮各派,牛头马面,俱皆蠢蠢慾动。

九龙城,静静地躺在九龙半岛狮头山的山脚下。

它不过是个方圆只有千余码的弹丸之地,却因地理的特殊环境,使它无形中成了藏污纳垢的罪恶渊薮,亡命之徒的乐园!

早年,这里到处充斥着罪恶,一切姦、婬、邪、盗……无所不有,唯独没有法律的存在,而代替它的却是刀、枪和拳头。

九龙城向来是城开不夜,但今晚的情形却大反常态,仅有的一条大街,和两条小街,店铺早早地就打了烊,娱乐场所也都牺牲了夜间的营业,使得全城陷入一片紧张的静寂气氛中,仿佛面临无限危机。

这是九龙城从未有过的现象,究竟今夜城里将发生什么惊人事件,谁也不太清楚。

整个城里,只有小街尽头的那家“金盛开赌馆”,仍是大门四敞。灯火辉煌,虽然门口临时挂了块木牌,声明是“装修内部暂停营业,”实际上馆内却比往常更加热闹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令人颇费猜疑。

只见行行色色的人物川流不息地涌进了“金盛开赌馆”,天刚黑,从香港过海来的,也陆续赶到。

七点钟不到,馆外已是车水马龙,馆内则是龙蛇杂处,瞧!平时在三尺地面上混生活,各霸一方的牛头马面,九流三教的人物,齐集一堂,真是热闹无比。

可不是,今晚莅临这“金盛开赌馆”里的,正是应邀而来的港九黑社会的各色人物。

他们均抱着好奇心,想看看这“同心会”的发起人是谁,它的性质是什么?因为他们对那没有具名的请帖太感意外,太感狂妄了。

这位狂妄自大的神秘人物——金色响尾蛇,将要出什么点子?这是在场人物心中唯一的疑问。

别人不知道内情尚有可说,而“金盛开赌馆”的主人,独眼龙曹金盛要说不知底细,那简直就是半夜里坟上聊天——鬼话

难道是曹金盛捣的鬼?但凭他在黑社会的权势实在又不配!

那么……

大家议论纷坛,认为视钱如命的曹金盛,今晚要不有个交待,势必要有一场难堪给他尝尝。

九龙海关的大钟响了七下,赌馆里己是“高朋满座”,席开流水,随到随坐,随吃随喝,足足摆了有三十来桌。每一桌几乎都坐满了,只有正上方的那桌,仍然是空着,似乎是虚席以待,留给今晚的主人,以及那些在三尺地面上“亨”字辈人物的专席。

今晚负责招待和张罗的,清一色是独眼龙曹金盛的手下,平时混在赌馆里。而专靠拉赌客下水,伸手讨生活的赌场老鼠,一个也不照面,大概全给撵了出去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大家表面上若无其事地开怀畅饮,心里却不免怀着鬼胎,觉得气氛过于严肃,说不定真是个鸿门之宴呢!

独眼龙曹金盛始终坐在靠近门口的那桌席上,身旁是他的手下两员大将,外号叫三把火的于大头,和一杠子周大冲。

他们选了这个座头,显然是为了坐镇,以防万一发生意外事故。因为今晚到的人太杂,独眼龙曹金盛虽不是“同心会”的主人,但在他的赌馆里,他就不得不处处小心,随时注意进出的人物了。

这时候,他正“巴嗒已嗒”地吸着那根长烟杆,忽然老烟虫赵长风,正悻悻地冲着他走过来。他发觉对方的脸色不对,心里不禁一突。

老烟虫赵长风身高不到五尺,又加常年吞云吐雾,让“黑饭”把他薰得又瘦又干,全身只剩了一把骨头,看上去弱不经风,但他骨子里却有股狠劲,九龙城里也算得上是号人物。

他的脸色本来就很苍白,现在就甭提要有多难看了!

他走到独眼龙曹金盛面前,白眼珠朝上一翻,不悦地说:

“喂,曹老大,请帖上订的是七点,现在时间已经过了,到现在主人还不露面,这究竟算是怎么回子事?”

“抱歉得很,”独眼龙曹金盛冷冷地回答说:“今晚的主人不是我曹金盛!”

“那么是谁?”老烟虫赵长风盛气凌人地问着。

“不知道!”实际上他也同样想知道金色响尾蛇是谁。

但这句话可把老烟虫赵长风惹火了,只听他干巴巴地一声冷笑,摆出咄咄逼人的神气。

“曹老大,你这句话可就未免太不上路啦,地方是你的,难道没有个人出面向你借?嘿嘿,我想那个出面的人,如果跟你曹老大够不上一点交情,你曹老大绝不会轻易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一阵人声騒动,竟把他的话打断了。

这时候,从门口涌进了十几个人,在座的几乎都认得,为首那个瘦高个子,就是香港“飞刀帮”的首领胡豹,绰号催命无常,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凶手。

独眼龙曹金盛忽然起身说:

“赵老大,地方就是他出面借的,你有话不妨跟他去说!”

说完,他露出鄙夷地一笑,径自迎向那个杀人魔王。

老烟虫赵长风不由一怔,顿时噤若寒蝉。

独眼龙曹金盛对那杀人魔王十分巴结,笑容满面地陪着他走向空着的那桌,直等胡豹坐定,他才附耳向胡豹低语起来。

胡豹先是面露得意之色,微微地笑着,听到最后,脸色倏地一沉,眼光向举座一扫,忽然将桌子重重一拍,使得全场都猛吃一惊。

只见他冷森森地狞笑着说:

“哼!我不信少了他们几个老鬼,今晚这个会就组织不成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大家到现在才明白,今晚邀请港九各路人马到来,竟是要组织“同心会”!

谁来领导组织?凭他胡豹?他不过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,拥有十几个亡命之徒和职业凶手,就够资格把港九的牛头马面,全部纳入他的势力?真是不自量力,见他妈的大头鬼!

人声哗然中,狂妄自大的胡豹站了起来,用手一抱拳,朗声说:

“各位老大,兄弟首先要抱歉,因为临时有点事耽搁,所以没有能准时赶到……”

“姓胡的,帖子可是你发的?”

发问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,黝黑的脸,光秃秃的脑袋,身体十分健壮。

胡豹认出这人是九龙码头上混生活的高振天,是个不怕事的硬汉,海这边除了九龙城的郑二爷,就以他的实力最雄厚了。

他所问的,正是在场很多人想问而不敢贸然问的,一经他提出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,静待着那杀人魔王的答复。

谁知胡豹竟哈哈一笑,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兄弟哪敢劳动各位的大驾,不过是替人跑跑腿……”说着把手一摆:“高老大请上坐!”

高老大被他一谦让,倒也不便发作,只好起身转到那桌上去,觉得脸上毕竟有了光彩。

胡豹暗使一下眼色,独眼龙曹金盛立时会意,把在场的黑社会中身份较高的人物,一一请到了这桌,只留着主位空着,表示今晚真正的主人尚未到。

很显然的,被请到这桌来的,都是些炙手可热的“大哥大”级人物,但有很多未被请而自命不凡的,难免就要心里不服了。

胡豹看在眼里,根本不当回事,他等大家坐定之后,终于说:

“今晚能蒙各位老大赏光,真是甚感荣幸,兄弟先代表‘同心会’的发起人,向各位致谢,并且也要向各位致歉。因为发起人临时被事耽搁,可能要迟一点赶到……”

场内响了稀落的几下掌声,他继续说:

“不过,在发起人未到之前,由兄弟先来把组织‘同心会’的宗旨和它的性质,向各位报告一下。”

全场静了下来,于是他说:

“今天在座的各位老大,无论是在香港方面,或者是九龙方面,反正我们都是在三尺地面上混生活的。为了生存的竞争,难免不发生冲突和磨擦,事情可小可大,弄不好还得受‘条子’的气。所以,有鉴于此,现在有一位拥有庞大实力,并且在社会上也很有地位的人士,发起组织这个‘同心会’。目的是要大家成为一家人,不分彼此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这样就不会再发生明争暗夺,勾心斗角的现象……”

又是几下稀落的掌声,发自那些跟着胡豹同来的应虫声,表示他们的附和。

其他的人则有的微微点头,有的露出不屑之色,只是敢怒而不敢言,保持着缄默。

忽然,右边桌上站起了一人,浓眉大眼,蓄有一大把兜腮大胡子,身材十分雄伟,他朗声说:“兄弟百分之百地赞同阁下的提议,不过如果要组织‘同心会’,群龙无首,那就成了乌合之众,势必要一位颇有相当才干和魄力的人来领导。请问那位发起人,是否自信有能力来领导我们?”

胡豹向这人看了一眼,却不识得他是何许人,心想:港九地面上稍有名气的人物,我哪个不认识,今晚差不多全在场,他们尚且没话,你小子算哪棵葱!

于是,他嘿然一声冷笑,不屑地说:

“这倒无须阁下费心,既然人家能发起,当然事先总有周密的筹划。至于说领导,不如说是替大家服务,如果在座的哪位自信能有这份能力,发起人倒不见得非争这个领导的职位,以示绝不存私……”

大胡子笑着说:

“胡老大,现在讨论由谁来领导,似乎还嫌太早了一点吧?”

“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胡豹铁青着脸。

“至少应该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,看大家是否有加入‘同心会’的兴趣呀!”大胡子仍然笑着。

“我想不会有人反对的,”胡豹断然说:“因为这是为大家好,关系到今后大家的生存……”

“姓胡的,”高振天不能保持缄默了,他提出异议说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不会反对?老实说,我姓高的就对这鬼名堂毫无兴趣!”

胡豹脸色一沉,正要发作,忽听老烟虫赵长风婉转地说:

“胡老大,这位发起人究竟是谁,总得让咱们先知道一下吧?”

“嘿嘿!”胡豹连声冷笑,陡然面露杀机,狞声说:“老烟虫,你要见他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老烟虫赵长风被他那凌厉的眼光逼视,竟嗫嚅地答不出话了。

胡豹不由纵声狂笑,鄙夷地说:

“凭你也配!”这句话似乎冲着大家讲的。

高振天忿然起身,怒声说:

“姓胡的,在九龙城你说话得有点分寸!”

“怎样?”胡豹狂妄地狞笑着:“高老大不服气?”

“哼!”高振天不甘示弱,昂然说:“在香港是你狠,在九龙城我倒不相信你能把我摆平!”

这时候,已有二三十人站了起来,都是高振天带来的手下,一个个摩拳擦掌,声势滔滔。

情势突然紧张起来,胡豹眼光向那些人一扫,居然有恃无恐地沉声说:

“高老大,你别仗着人多气壮,不是兄弟说句狂话,今晚兄弟是受人之托,就得忠人之事,‘同心会’今晚是非组成不可,谁要反对,嘿嘿,只怕难走出这金盛开赌馆!”

高振天豪气遄飞地大笑起来:

“我高振天偏不信这个邪,后会有期!”说完,向他手下一挥手,扭头就走。

“呼!”一柄飞刀不知从何而来。

接着一声惨叫,飞刀插入了高振大的背心!

全场哗然大乱,高振天的手下更是怒不可遏,一齐发动。

“咯咯咯,咯咯咯……”这是轻机枪的吼声。

虽然子弹是朝天发的,但它毕竟有着惊人的威力,立刻镇压住了全场的混乱。

全场都被机枪声惊愕住了,定下神来,才发现门口出现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绅士。已经是晚上了,他居然仍戴着一付宽边太阳眼镜,手里提着一根“司的克”。

跟在他身边的两个汉子,手里正提着两挺“乌滋”冲锋枪。

几乎所有的人,都认为他是‘同心会’的发起人,他大概也揣出了众人的心理,首先就自我表明身份说:

“各位不要误会,兄弟跟胡老大一样,也是替人跑腿的。今晚‘同心会’的发起人,因为香港方面有件重大的事件无法抽身,所以派兄弟来一趟,带来一本结盟册,请每一位到场的在上面签个名,就算正式加入‘同心会’。今后有福同享,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1 秘帖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