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10 转折

作者:白天

这两只装金氏姊妹尸体的大皮箱,怎会弄到银星夜总会来的?奇哉!

方天仇不禁暗吃一惊,不知究竟出了什么漏子。他下意识地向四周一瞥,确定并没有人监视,这才轻轻扯了身旁的林小姐一下,几乎掩饰不住紧张的情绪说:

“林不姐,这边来一下。”

她出来换的是一身淡蓝色衣裙,加上一件同色镶花边的小坎肩,配以长方型的手提包,除此之外,她根本没有衣物需要寄存衣帽间的。

而方天仇也是除了身上穿的,连顶帽子也没戴,同样是没有东西寄存。所以她看他朝衣帽间走,心里不免觉得奇怪,尤其他那紧张的神情,使她更是莫名其妙。

方天仇走到弧形的柜台前,即向那笑脸相迎的服务小姐问:

“庄经理回来没有?”

服务小姐歉然地笑笑说:

“我不清楚,请您到经理室问问吧。”

方天仇也明知道她是不清楚庄德成行动的,他不过是借机会跟她交谈,想探听那两只皮箱是怎么弄到这里来的罢了。

“请问……”

他的话才到嘴边,忽见身旁来了个客人,把一顶帽子递交给服务小姐,而眼睛却盯在那两只大皮箱上。

服务小姐接过帽子,立即撕下一个取件的号码牌,这人竟好像对那箱子看出了神,根本忘了接过去。

方天仇觉得这人很面熟,略一想,立刻记起他就是警署的帮办蔡约翰!

这个时候蔡帮办来到银星夜总会,而且对那两只箱子死盯着看,自然是令方天仇暗自吃惊的。如果这位跟黑社会有勾结的大帮办,是专为这两只皮箱而来,那么这里面可能就大有文章了。

方天仇没有机会再想,避免被蔡帮办起疑,只好偕同林小姐离开柜台。

就在他们转身的时候,忽见从舞厅的扇形大门里,走出那不修边幅的廖逸之来。

廖逸之也看见了方天仇,却并不跟他们打招呼,视若无睹地直朝衣帽间柜台走去。

“幸会,幸会,我们的大帮办是什么风吹来的?”廖逸之勉强地招呼着蔡帮办。

“哦,大作家,好久没见了。”蔡帮办只好把眼光从两只皮箱收回,转过身来跟廖逸之寒喧。

方天仇一看这情形,他可不能离开现场了,但又不便停留,于是灵机一动,径自走到那面大镜子前,故意装出在整理领带,而从镜子里窥视着他们。

“大帮办今晚怎么有空?”廖逸之问。

“这叫偷得浮生半日闲,哈哈……”蔡帮办笑得很不自然。

“蔡帮办在这里玩吧,兄弟要先走一步,失陪了。”廖逸之说着,又向服务小姐招呼一声:“马小姐,谢谢你,箱子我要拿走了。”

“哪里……”服务小姐报以微笑,对于庄经理的弟兄,她更表现出服务的热忱。

廖逸之一身排骨,弱不禁风,非常吃力地提起一只皮箱,已是满脸通红,要提第二只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蔡帮办立刻赶过去,趁机说:

“我来!”

“哟,这可真不敢当……”廖逸之说。

蔡帮办笑笑,伸手一提,竟是异常沉重,顿时脸色微变,故意说:

“好沉呀,大作家这里面装的什么宝贝?”

“兄弟时来运转,发了点小财,哈哈……”廖逸之风趣地笑着。

方天仇不禁暗惊,替他捏了一把汗。

“哦?”蔡帮办提着皮箱,掂一掂,像是在估计它的重量说:“难怪大作家满面春风,里面装的该不是金砖吧?”

“要真是金砖,”廖逸之笑着说:“那兄弟还得麻烦大帮办护送我回去呢,不然在路上遇上谋财害命的,兄弟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“如果需要的话,我倒乐于效劳……”

蔡帮办才说到这里,忽然由外面进来两个穿西服的汉子,拦住了廖逸之。

“对不起,我们是警务处的。”其中一个掏出派司,表明了身份。

“噢,”廖逸之怔怔地问:“请问有何贵干?”

蔡帮办也把派司一亮,从中说:

“这位廖先生是我的朋友,二位有什么事?”

警务处的人员身份似乎较蔡帮办低些,他很礼貌地说:

“国际大饭店有位旅客报案,说是有两只皮箱被窃,里面都是贵重的东西。刚才我们接到密报说两只箱子在银星夜总会发现,所以我们立刻赶来。”

“这恐怕是误会吧!”蔡帮办睨了廖逸之一眼,言不由衷地说:“廖先生是有身份的人,我可以保证,绝不会……”

“蔡帮办,”警探歉然地说:“我们是奉命而来,只好公事公办。”

“你们是要检查?”廖逸之老大地不高兴。

“实在对不起……”警探似乎因为廖逸之是蔡帮办的朋友,态度上倒很客气。

“好吧,你们是执行公务,我不能拒绝检查,”廖逸之理直气壮地说:“不过我得先请教一下,那位旅客被窃的皮箱,里面装的是些什么贵重的东西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警探被问住了,一时竟答不出话来。

这时候已有不少客人围过来,方天仇和林小姐也挤在其中,只见廖逸之神色自若,看那便衣警探不知所答,不由笑了笑说:

“好在我这箱子里,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二位要看就请看吧!”

两个警探互相交换一下眼色,也就不再迟疑,当着四周许多围观的人,动手检查那两只皮箱起来。

围观的人不明究竟,只是在看热闹,但方天仇却是暗自紧张。尤其他偷看了蔡约翰一下,发觉这位大帮办的脸上阴晴不定,仿佛他并不是局外人,也不是碰巧遇上了这档子事,而是专程来办案的一分子。

但奇怪的是,廖逸之的神情却是很悠闲,他倒好像是个置身事外的人,真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镇静!

两个警探以熟稔的动作,一齐动手,很快地把两只未上锁的皮箱打开了。

就在这时候,蔡约翰的脸上一怔,情不自禁地发出轻轻的一声:“咦!”

原来这两只皮箱里,装的竟是满满一箱旧书报!

方天仇顿时哑然失笑,他忽然记起来了,金氏姊妹的尸体早已不在箱内。而他刚才竟因为猛一发现两只皮箱,一时忘记了这件事,徒使自己虚惊一场。

廖逸之可就得理不饶人了,他毫不放松地问:

“请问两位警探先生,国际大饭店失窃的贵重物品,大概不会是这些旧书报吧?”

两个警探就像斗败的公鸡,垂头丧气,满脸通红直打招呼: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们的情报可能有点错误……”

“这是难免的,好在大家不是外人,蔡大帮办跟我们都是朋友……”廖逸之故意朝蔡约翰看一眼,嘴上毫不留情地说:“不过,我劝二位警探先生,以后办案还是谨慎一点的好。不然根据不准确的情报行动,翻乱人家的箱子事小,万一误了重要的案子,那就划不来了。”

两个警探被损得面红耳赤,当着这许多围观的人,分明他们自己理短,要发狠也发不起来。只好自认倒霉,连忙把皮箱恢复原状,尴尬万分地说:

“请多包涵,改天一定向廖先生郑重道歉……”

“那倒不必了……”

廖逸之的话还没说完,两个警探已匆匆离去。

等两个警探出了夜总会大门,廖逸之暗向方天仇一使眼色,忽然忿忿地朝刚走来的仆人领班说:

“这成什么话,到这里来玩的客人,竟被当作小愉,我找你们经理说话!”

说完,他连两只皮箱也不顾了,怒气冲冲地就朝经理室走去。

其实廖逸之此举并不聪明,他与庄德成之间的关系,蔡约翰早就很清楚。不要说并没有什么太令他难堪的事,就是真发生什么大事,他们深为金兰之交,还当真会找磕头拜把子的弟兄斤斤计较?

所以蔡约翰看他这番做作,就知道廖逸之必是藉故去找庄德成去了。

这家伙可也不是个简单人物,他故意赶上去劝说:

“廖兄何必为这点小事生气,其实也不怪庄经理,只怪这两个饭桶太鲁莽,明天我去警务处一趟,一定让他们向廖兄郑重道歉。”

方天仇本想跟到经理室去的,不想蔡约翰也跟去了,他自然不便即刻跟去。于是偕同玛格丽特走过他们身边,有意把话说给廖逸之听。

“林小姐,时间还早,我们进去玩一回儿吧。”

她不由一怔,心想:我现在心急如焚,你居然倒还有心情玩,真是雅兴不浅!

“我们……”

还没等她表示反对,方天仇已拥着她的肩后,不由分说地进了那扇型的舞厅大门。

廖逸之被蔡约翰缠住了,只好敷衍说:

“其实也没什么,不过刚才我心里实在有点气,今天我刚从林大哥那里讨了些旧书报来,满以为是发了笔小财,不想竟碰上这档子事,你说是不是倒霉!”

“听说林董事长最近很忙?”蔡约翰想探听他的口气。

“我们林大哥是忙人,那天也闲不了,”廖逸之回答得很妙。

蔡约翰不得不佩服,对方必竟是耍笔杆的,才思敏捷,知道要从他嘴里套话,那实在不容易,唯有见风使舵地笑笑说:

“庄经理也好久没见了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这一着倒出乎意料,廖逸之心里暗暗叫苦,却又不能流于形色,更不便拒绝,只好无可奈何地由他跟着,相偕走向经理室去。

而玛格丽特被方天仇不由分说地带进舞厅,芳心大为不悦,不禁忿忿地说:

“你这人怎么搞的?”

方天仇有苦说不出,只能陪着笑脸说:

“既来之,则安之,这么好的音乐,这么好的情调,林小姐何不玩玩?”

“我可没有这种雅兴,”玛格丽特冷若冰霜地说:“也没这份心情!”

“小姐,”方天仇故作轻松地说:“人家常说:人生最值得珍惜的就是青春,像林小姐这样的年纪,正是人生的黄金时代……”

“你觉得像我这个年纪,应该及时行乐,是吗?”她不屑地说:“方先生,如果你是这个意思,那我可以不客气地告诉方先生,你对这句话的真义完全曲解了!”

“我受的教育有限,”方天仇自我解嘲地说:“不过我总觉得,求知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保持身心的平衡,那就是说,读书的时候,要把全付精神放在书本上,至于玩的时候,也不妨尽兴地玩。”

她朝他白了一眼,显示出反感的神情说:

“你认为现在是我应该尽兴玩的时候?”

方天仇被她问得哑口无言,因为他们能在一起,完全是为着寻找林广泰,到现在为止,尚未把林广泰找到,自然绝对不是玩的时候。

再说,以她一个董事长的千金小姐,那会贸然跟一个身份不明的陌生人出现在交际场所?

就在方天仇一时不知所答的时候,幸而那叫小程的仆人领班过来向他们招呼了。

“两位订座没有?”

方天仇摇摇头,遂问:

“庄经理回来没有?”

小程在经理室见过方天仇,记得还向他打听过白茜,所以他误以为这位小姐就是白茜,因而笑笑说:

“经理还没回来,这位就是您要找的白小姐?”

方天仇连忙示意,叫小程不要多嘴。

其实她已经听见了,而且看见小程向方天仇扮了个鬼脸,她却装着未闻未睹,故意把眼光移向舞池,看那些婆娑起舞的双双对对。

“林小姐,”方天仇生涩的笑着:“我们坐一会儿好吗?”

“你不是说,既来之,则安之?”她侧过脸来说:“现在我只好悉听尊便了!”

方天仇欣然向小程示意一下,吩咐说:

“随便找个位子好了。”

小程因为方天仇认识他们经理,故极力表现出招待的热忱,可是他还不知道,这位被他误认为是吧女的玛格丽特,就是他们林大老板的千金,否则他真不知要怎样巴结才好呢!

领他们入座后,小程立刻以指头弹出“拍”地一声,不远处的仆人便应召而来,把挟在腋下的餐饮牌,恭敬地递在客人面前。

“林小姐喝点什么?”方天仇很有礼貌地问着。

“我什么都不要!”她给他碰了个钉子。

方天仇无可奈何地耸耸肩,向小程说:

“好吧,我们就坐一会儿,庄经理如果回来,麻烦你立刻通知我。”

“是!”

小程应了一声,便与那仆人一同离开。

“林小姐,”方天仇等仆人走开,便打趣地说:“假如客人都像我们一样,这里早晚就得关门了。”

“他关不关门,管我什么事!”她冷冰冰地回答。

“可是我们总得替人家想想”方天仇说:“在香港混碗饭吃真不容易啊。”

“你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10 转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