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12 扑空

作者:白天

方天仇急急追赶林小姐,竟忘了那只装着一只手的木盒,搁在经理室的办公桌上无人理会。

当然,如果没有人揭开,谁也想不到木盒里是什么东西,而对它加以注意的。

在方天仇离去不久,最先回返银星夜总会的是庄德成,他亲自率领着十几个手下,分乘三辆汽车,几乎找遍了香港所有的夜总会、酒店、旅馆,以及娱乐场所,依然没有找到林广泰。

无可奈何之下,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夜总会来。

刚进经理室坐下,还没喘过气来,小程就慌慌张张地闯入报告说:

“经理……”

“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的!”庄德成把疲于奔命的气,朝他身上发泄起来:“你他妈的不是不知道,老子忙活到现在,不能让我喘口气?”

“是,是,经理……”小程碰了个大钉子,仍然陪着笑脸,敢怒而不敢言,站着发起呆来。

“你还站着干吗?”庄德成怒问。

“是,经理,我这就出去……”

小程恭应着,正要转身离去,却又听庄德成一声雷鸣似的大喝:

“回来!”

“是,经理有什么吩咐?”小程只好站住了,诚惶诚恐地请示着。

“我问你,”庄德成对于手下的人,最喜欢作威作福地摆派头,他把二郎腿一抬,燃起一支烟叼在嘴上,才说:“我出去以后,有谁来过没有?”

“有,有,有,”小程一连说了三个有,然后说:“经理出去以后,廖六爷来过,警署的蔡帮办也来过,还有那位打听白茜小姐的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庄德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,沉声问:

“蔡帮办来干什么?”

“好像没什么事,”小程说:“他跟廖六爷在经理室聊了一会儿,又到舞厅里去看表演,后来有电话来找他,他就急急忙忙地走了。”

“呃——”庄德成听小程这么说,他才安了心。

“不过,廖六爷可遇上点不愉快的事。”小程忽然想起廖逸之被警探搜查皮箱的事,认为必须向经理报告。

“什么事?”庄德成诧然问。

小程便把刚才搜箱的经过说出来,说到两个警探被廖逸之捉弄的时候,他不禁眉飞色舞地笑起来。

“经理,廖六爷可真有一手,您没看见那个条子的尴尬德性,狼狈得就像……像丧家之犬!”

“呃——”庄德成并不觉得好笑,主要的是他现在笑不出来。猛吸了两口烟,才说:“那姓方的来干什么?”

“您是说那个打听白茜的?”小程说:“他十一点多钟带了个漂亮小妞儿来,直问经理回来没有,后来在舞厅看完表演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正在里面忙活,门口的小鬼跑进来告诉我,说那小妞儿被汽车撞倒了,等我匆匆忙忙赶出去,车也不见,人也不见了!”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庄德成挥挥手:“没事你出去吧!”

“是!”小程躬身退了出去。

庄德成心烦意乱,忿忿地把烟蒂往地上猛力一掷,站起来骂了声:

“刁那妈的!”

他自己也不知道骂的是谁,只是觉得这时候的心情太恶劣,极需要发泄,最好是找个出气桶来大骂一顿,心里才会痛快!

除了骂人之外,还有个办法就是喝酒,于是他在酒柜里取出瓶“威士忌”,倒了满满的一杯,举起来就喝了一大口。

当他坐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,刚把酒杯碰上嘴chún的时候,无意间一瞥,眼光接触到桌上的那只木盒子。

这只木盒不属于经理室里的,因此他觉得很刺眼,心里不禁起了疑。

刚一伸手,忽见门口出现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绅士,手里撑着一根精致的“司的克”,看他的气派,和脑满肠肥的样子,至少也是个董事长或总经理之流。但他此刻居然还戴着付宽边太阳眼镜,实在有点不伦不类,叫人看了怪不顺眼的。

“有事吗?”

庄德成当他是夜总会的客人,平时客人有什么事,都找仆人领班,如果解决不了的,才会亲自找到经理室来。所以这位绅士的突然到来,使庄德成以为又发生了麻烦。

“客人永远是对的!”这是生意人的一句座右铭,尤其香港这地方是卧虎藏龙,任何客人都可能有特殊的关系或身份,轻易是不能得罪的。所以身为经理的庄德成,对这位戴太阳眼镜的绅士不得不表示礼貌。

“请里边坐!”

“谢谢,”戴太阳眼镜的绅士微微一点头,迈步走了进来:“庄经理不嫌打扰吗?”

“哪里,”庄德成敷衍着,以他惯用的口吻说:“阁下有何赐教?”

“没有,”绅士并未坐下,他走近办公桌前,毫无表情地问:“听说有位姓方的朋友,刚才在这里?”

“姓方的?”庄德成怔了怔,觉得这人找方天仇居然找到他经理室来了,颇感意外地说:“阁下跟他是朋友?”

“朋友?”绅士忽然笑起来:“哈哈,不错,我们可以算得上朋友!”

庄德成听他的口气,似乎不怀善意,也笑了笑,干脆说:

“对不起,姓方的不在这里!”

“走了?”绅士有些不相信的神气。

“刚离开。”庄德成很简短地回答。

“那我来迟一步了?”绅士显得极失望,可是他并不离去,眼睛却盯在桌上的木盒上。

“阁下还有别的事吗?”庄德成这句话虽然说的还算礼貌,但无异于是下逐客令了。

绅士充耳未闻,他对桌上的木盒默默注视片刻,忽然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怎么,庄经理对这票‘货色’不太感兴趣?”说时,还用他手里的“司的克”,指在木盒上轻轻敲着。

庄德成根本不知木盒里是什么,刚才他正要揭开盒盖,绅士恰好出现在门口,他就没来得及看里面的内容。现在听对方居然向他没头没脑地一问,不禁茫然说:

“阁下的话我听不太懂!”

“姓方的没有告诉庄经理?”

“我刚回来,没碰上姓方的……”

“那么‘货色’也还没有过目?”

庄德成置之不答,事实上他也无法回答,只朝那绅士看了一眼,就把木盒移近面前。

绅士的脸上,露出诡谲的微笑,仿佛在等着欣赏对方吃惊的表情。

木盒揭开了!

当庄德成看清里面的断手时,他竟丝毫未露出吃惊的表情,而是突然把脸色往下一沉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他脸色倏地一沉之际,他的手也极快地伸入怀里,准备掏出插在腰间的短枪。

可是没想到对方的动作更快,他用“司的克”把庄德成的手一阻,冷冷地说:

“庄经理,请勿冲动,你的动作不会比我更快,我只要轻轻一按这把头上的暗钮,一颗子弹就会射入你的心脏了!”

庄德成这才发觉,对方手里的“司的克”是支特制的武器,相形之下,他的动作再快也及不上绅士的指姆一按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只好把两手摊在桌上,忿忿地说:

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绅士胜利地笑起来,他说:“这票‘货色’不是兄弟的,充其量兄弟也只能算个掮客,庄经理如果对这样品还中意,兄弟很想促成这笔交易,说得不好听,也是想捞取几个佣金。”

“谁是货主?”庄德成故意跟他敷衍,心里在想:这时候只要有他自己的人闯进来,立刻就可以转变这个受制的局面了。

“庄经理这么聪明的人,谁是货主还用得着兄弟说吗?哈哈……”绅士又是一阵得意忘形的大笑。

“老实说吧,”庄德成被他笑得恼羞成怒,顿时把心一横,断然说:“兄弟对这票货不感兴趣!”

“林广泰会有兴趣的!”绅上有恃无恐地说。

“那么阁下为什么来找我?”庄德成沉声问。

“天上无云不下雨,地下无媒不成亲。”绅士嘿嘿地笑着说:“庄经理是明白人,这是笔大买卖,总得有个把中间人,以示慎重。并且林广泰是个忙人,轻易难碰上,所以只好先跟庄经理接个头,以庄经理跟林广泰的关系,我想还能作得三分主吧?”

最后的这两句话,无异是把庄德成套上了,他毕竟是个老粗,当即毫不犹豫地说:

“好吧,阁下开个价出来!”

“庄经理果然爽快!”绅士肃然地说:“价钱不高,只要林广泰让出在香港的地盘!”

“这是漫天开价!”庄德成冷笑说:“阁下怎知林老大会一定感兴趣,肯出这么高的代价?”

“当然,牛儿不吃草,不能强按头。”绅士充满自信地说:“我相信林广泰只要看了‘样品’就准会付高价把‘货色’全部买下。兄弟完全是想早点脱手,才不顾血本,薄利求现,如果照货主的意思,恐怕还不肯这么贱卖呢!”

“哦?”庄德成不屑地说:“听阁下的口气,货主的开价可能更高?”

“照货主的意思,”绅士咄咄逼人地说:“非但要林广泰让出香港的地盘,并且得归附在金色响尾蛇的旗下!”

“金色响尾蛇?……”庄德成暗吃一惊。

“主要的是货不在金色响尾蛇手上,所以我们还能有个商量,买卖不成人情在,庄经理不妨出个价吧。”绅士居然真像做生意一样,满嘴的生意经起来。

庄德成哈哈一笑说:

“阁下这样狮子大开口,恐怕很难成交!”

“这么吧,”绅士看对方的态度强硬,便自动表示让步说:“我们抛开虚头,实价实卖怎么样?”

“兄弟洗耳恭听!”庄德成一脸可买可不买的神情。

“这可是不二价的,”绅士郑重说:“只要林广泰保证不跟金色响尾蛇作对,庄经理认为如何?”

“很公道!”庄德成笑笑,然后把肩一耸,表示无可奈何地说:“可惜兄弟作不了主,阁下跟我费了半天口舌,等于是白说。”

“庄经理只要把话转到就成了,”绅士狞笑起来:“兄弟话说在前头,这票货是热门,林广泰有意思要,就是那个价钱,他有优先购买权。如果迟疑不决,让别人捷足先登了,可不能怪兄弟不够交情……”

正说到这里,忽见穿西服的壮汉匆匆奔入,向那绅士一使眼色,紧张地说:

“来人了!”

绅士点点头,手杖仍然指着庄德成,威胁说:

“话到此为止,现在得麻烦庄经理送兄弟出门,略尽地主之谊吧!”

庄德成知道是来了自己人,可是在那支特制的手杖威胁下,他毫无反抗的机会,只好忿然站了起来,陪同他们出去。

才出经理室,就见费云领着一帮人,往经理室走来。

刚才来通知那绅士的壮汉,立即走在庄德成身旁,手插在上衣口袋里,隆起一块,显然手里握着短枪。

“老四……”费云老远就挥手招呼。

绅士暗向庄德成做个眼色,那意思在警告他,如果他不想捱枪弹,就得让他们安然无事地离去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在左右挟持之下,庄德成自然不敢贸然造次,他装出若无其事地招呼说:

“老五,你们到里面等我一会儿,我送两位朋友,马上就回来。”

费云朝他们看看,也没起疑心,径自领着一帮人走进经理室去。

绅士微微笑了一下,却没有说什么。

庄德成憋着一肚子气,陪他们走到大厅门口,发现尚有三个穿西服的汉子在守着,显然是那绅士带来的打手。

走出夜总会大门,立刻有一辆大型轿车驶来,停在他们面前,引擎却未熄火。

绅士和几个大汉涌进了车厢,然后那绅士从窗口向庄德成笑笑说:

“有劳庄经理相送,咱们的事就这么说了,明天晚上来听庄经理回音,哈哈……”

狂笑声中,轿车风驰电掣而去。

“刁那妈的!”

庄德成狠狠地朝那去远的轿车怒骂一句,转身就急急走回经理室。

一脚才跨进门,他就破口大骂:

“你们他妈的都是死人?”

“怎么啦?”费云诧异地说:“老四,干嘛发这么大的火?”

“你们都瞎了眼?没看见刚才那两个鬼崽子!”庄德成气昏了头,口不择言地大发雷霆。

这一来可犯了众怒,但别人是敢怒而不敢言,只有费云大为不悦地说:

“你自己说他们是你朋友,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!”

庄德成怒火难遏,被费云这一反驳,更是火上加油,不由强词夺理地咆哮起来:

“你他妈的没看见,他们手里都有家伙,我能不这么说?”

“好了,老四,人已经走了,你跟自己人发狠有个屁用!”费云哑然失笑说:“它们究竟来干什么的?”

庄德成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迸出一句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12 扑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