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13 设计

作者:白天

宋公治定下的锦囊妙计,确有匠心独到之处,他听说林公馆附近发现警车监视,立刻就想到是金色响尾蛇捣的鬼,于是当机立断,采取了以牙还牙的对策。

他的判断一点不错,对方果然料定林广泰收到那两只皮箱后,绝不可能把两具经过解体的女人尸体留在家里,必然要设法移出林公馆。

那么,只要这两只皮箱一出林公馆大门,接获密报的警探立刻就可以截车检查,搜出两具女人尸体,如此一来,林广泰就难免背上一个杀人移尸的罪嫌了!

这一着确实够狠、够辣、安排得周密机巧。如果不是俞振飞最后赶来,发觉林公馆附近的警车形迹可疑,而宋公治又识破对方的阴谋,可能林广泰在这上面,就得栽个大大的跟头呢。

第一步“调虎离山”,果然把监视的警车引开了。

第二步,由罗俊杰和俞振飞实施“借花献佛”的行动,他们把金氏姊妹的尸体,连同那封恐吓信,用两只大麻布袋装起,载在车上。等附近的警车去追截庄德成他们了,立即驶出林公馆,朝着相反的坚尼地道驶去。

等到警探发觉上了当,赶紧飞车驶回林公馆,罗俊杰他们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远了。

依照宋公治的计划,罗俊杰他们的车子,必需远离市区,尽力避免被人发现。直到午夜十二时以后,始能驶进市内展开行动,将两具尸体“借花献佛”送给警方。

罗俊杰能得林广泰特别看重,委他主持“林记航运公司”,便是他有冷静的头脑,遇事都能保持镇定。而且肚子里也有点货,不是单凭耍狠玩命的草包。

俞振飞干的私家侦探,虽然是挂羊头卖狗肉,但他毕竟吃的是这行饭,称不上精明干练,倒底一些鬼聪明还是有的。尤其遇到警方人员找麻烦,凭他那块招牌还可以打打交道。

宋公治所以选派他们两个搭档,负责这个“借花献佛”的行动,就是认为他们的合作,必可万无一失。

然而,金色响尾蛇方面,也同样在运用着高度的智力在跟林广泰勾心斗角,他们并不是对警方人员的办案能力估计太低,而是认为林广泰不是个简单人物,所以不敢奢望警方一定可以截获那两具尸体。

林公馆的一切动静,瞒过了警方,却不能瞒过对面一幢高楼露台上的人。那具高倍的望远镜,把林公馆内看得清清楚楚,从林广泰吩咐两个保镖的将两只皮箱提到花园查看……一直到宋公治的妙计展开行动,均未能逃出他的监视。

他的身旁,就置着一台“大哥大”行动电话,随时在报告林公馆内的一切。

二辆轿车先后驶出林公馆,他立即拨出了电话,目标是后开出的那辆车。他把罗俊杰他们的车型、颜色、以及车牌号码,一一都报告了对方。

罗俊杰与俞振飞驾着车子,一路上并未发现有人跟踪,心里感到很是轻松。

他们为了避免引人注意,尽量减低车速,由坚尼地道转入宝云道后,就折往回驶,往山顶道绕行,车速才逐渐加快。

“老三,我们去哪里?”俞振飞想到现在时间尚早,行动前的这段时候实在难消磨,问这话的意思,显然是希望罗俊杰出个主意。

罗俊杰明知他的用意,却故意地说:

“当然遵照老二的指示,最好是找个人烟绝迹的深山旷野躲起来,等着天黑。”

“那……”俞振飞当真着急起来:“那怎么成,还有七八个小时,不把人都烦闷死了!”

“那你的意思怎么样呢?”罗俊杰说:“是不是找个地方消遣消遣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俞振飞连忙否认,然后苦笑着说:“我是觉得距离行动的时间实在太早,我们只要不被人发现,并不一定非到深山旷野躲起来,找个比较僻静些的地方还不是一样。”

“这样适当的地方,我一时倒真想不出,”罗俊杰把车速又减低了:“你不妨出个主意看看?”

俞振飞想了想,兴奋地叫起来:

“对对,我们去浅水湾!”

“到老大的别墅去?”其实罗俊杰也考虑到这地方。

“那里又清静,又安全,”俞振飞头头是道地说:“并且我们又可以休息,总强过到深山旷野躲着捱时间吧?”

“可是我得事先警告你,”罗俊杰深知他的老毛病,所以郑重说:“去老大的别墅我不反对,但有一样,就是那小酒吧里陈列的酒,你不能动它!”

“人格担保!”俞振飞欣然把右手一举。

罗俊杰置之一笑,便向浅水湾驶去。

住在香港的人,绝大多数都在为一个栖身之处愁烦,但有钱的人非但拥有高楼大厦,花园洋房。更要在风景优美的地带弄个别墅,甚而置艘游艇,否则不足以显示出自己的身份和财富。

但林广泰当初购置这幢别墅,则纯是出于他续弦金玲玲的意思,自从她出逃以后,林广泰大概是为了怕触景生情,引起他的感伤,就一直没有再来过浅水湾。

罗俊杰和俞振飞来到别墅,似乎有着同样的感想,像这样豪华精致的别墅,却任它空着不用来享乐,真是暴殄天物呢!

别墅只有个又聋又驼背的老王看管,他带着个才十六岁的孙女,等于是在这里养老。不过老小两个人住在别墅里,除了太清闲之外,倒也生活得逍遥自在。几年来,这地方仿佛已经成了属于他们祖孙两个的小天地,从来没有受到任何人侵扰。

罗、俞二人的不速而至,颇使老王感到意外,不过他会见过罗俊杰,知道这位罗经理是主人的拜把兄弟,所以丝毫不敢怠慢。

他们载着两具尸体的车子,驶入车房,又在车房门外加了把大锁,才一同到客厅里去休息。

老王虽觉这两个人的突如其来,使他感到局促不安,仿佛他们不仅是滋扰了祖孙二人的宁静,更像是替他们带来了不可预期的灾祸。

但他不敢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,只是它这个缺残的老实人,表面上的诚惶诚恐,唯恐招待不周,是无法掩饰他内心的不安的。尤其他那孙女,一直躲着不敢见人。

罗俊杰和俞振飞则如同到了自己家里一样,他们往高贵的沙发上一躺,两脚朝扶手上一跷,打开了电视机,吸着香烟,真是自得其乐!

如果真是到了深山旷野,眼巴巴地等着午夜的到来,时间确实不易打发。现在却不然,他们来到别墅里不知不觉地就消磨了整个下午,说说聊聊,天已经黑了。

浅水湾有的是高级饭店,罗俊杰吩咐老王去叫了两客西餐,俞振飞对那小酒吧里琳琅满目的各式洋酒垂涎慾滴,无奈有言在先,只好委曲了肚里乱爬的酒虫!

饭后,两个人一支香烟在手,打开了电视机,静静地欣赏着

现在,时间是夜晚九点五十分——距离预定的行动时间,尚有两个多小时。

“老三,”俞振飞忽然心血来潮,想起一个问题:“不是说老王有个孙女,怎么没见?”

正当聚精会神欣赏电视上两部打斗影片的罗俊杰,听了这话不由一笑,打趣地说:

“你问这个干嘛?是不是你想到那里去了!”

俞振飞连忘否认:“我只是奇怪,我们来了几个小时,怎么一直没看到那女孩子的人。”

“你想看看她还不简单,不过你可不能动歪脑筋,听说她才只有十六岁呢。”

罗俊杰强调了她的年龄之后,就当真叫起老王来。

“老王!”

连叫了几声,老王都未见答应。

罗俊杰不由诧异地说:

“这老家伙上哪里去了?”

“你忘了,他是个聋子!”

俞振飞笑了笑,径自走向门口,大声叫着:

“老王!老……”

就当他一面大声叫着老王,一脚才跨出客厅门口的一刹,那第二句还没叫完,猛见门旁黑暗处扑来一个人影。

他立时机警地向旁一闪,尚未及向客厅里的罗俊杰发出警告,头上已被一条木棍重重一击。

“啊……”他倒了下去。

罗俊杰全神在欣赏着电视节目,俞振飞遭了突袭,他还浑然不知不觉呢!

但那一声“啊……”,使他的注意力被吸引了,就在他猛一回头的时候,两个穿唐装的大汉已冲进来,手里的短枪直指着罗俊杰。

“不许动!”

这突如其来的行动,使罗俊杰毫无反抗的机会,他只好力持镇定地说:

“朋友,这算那门子买卖?”

“少废话,把手举起来!”

这命令发自罗俊杰身后,他回头一看,通花园的落地窗已推开,走进个西装笔挺,戴着付宽边太阳眼镜的绅士,他手里拿着“司的克”,身后还跟着个西服大汉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罗俊杰只好举起双手,色厉内荏地喝问。

“不干什么?”绅士皮笑肉不笑地向他走近:“听说三老板手头有点热门货,兄弟是馋猫闻见煮鱼香——让腥味引上了灶,哈哈……”

罗俊杰一听这话,就知道对方的来意了,心里不由暗吃一惊。在眼前众寡悬殊的情势下,他如果想硬拼只有自讨苦吃,于是勉强一笑说:

“阁下的鼻子倒真尖!”

绅士得意地狞笑着,咧嘴向那唐装大汉一示意,大汉立即走向罗俊杰,搜索他身上的武器。

罗俊杰毫不反抗,任由这大汉伸手到他胁下,搜出那根皮带绑在胸侧的短枪。

而当这枝枪刚一掏出枪套的刹那,罗俊杰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,闪身猛一个反手擒拿,擒住了大汉持枪的那条手臂,夺过短枪,抬起一脚踢去,把那大汉踹了个狗吃屎!

也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,冷不防那绅士的一根“司的克”,已击中了罗俊杰的手腕,顿觉痛彻心肺,手一松,短枪掉落在地毯上。

此时罗俊杰已豁了出去,根本不顾一切,忍痛就去抢拾那技短枪,因为他心里有数,如果不舍命一拚,落在对方的手里,必然将完全受人摆布。

可是他的手才触及枪柄,后颈上又挨了那“司的克”狠狠地一击,他倒下了。

绅士用脚把那枝短枪一踢,踢了老远,阴森森地狞笑起来:

“三老板,咱们都是玩命的,这一手留者点,别想存侥幸,那是哄孩子玩的!”

罗俊杰后颈挨的这一下真不轻,几乎闭过气去,他强自忍着剧痛,恨声说:

“我姓罗的已经栽在你们手里,要杀要宰,你们就看着办吧!”

“三老板言重了,”绅士嘿然冷笑说:“我看事情并没有这样严重吧?”

“那么……”罗俊杰不禁对他们的意图茫然起来。

绅士冷冷地说:

“你放心,我们不会要你的命。不过要三老板转个话给林广泰,请他自己识相些,大家都是场面上人,如果他还想在三尺地面上混,就兜着点儿,别把咱们惹火,那时候就管叫他鸡飞蛋打——全完!”

罗俊杰不由发出一阵狂笑:

“哈哈……”

绅士顿时脸色一沉,手起杖落,狠狠地一“司的克”抢头抽下。

“嗯!”地一声闷哼,罗俊杰昏了过去。

罗俊杰和俞振飞清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在警署里。

他们是被装在两只大麻袋里,嘴里塞了布团,手脚被缚着置于西营盘区警署门口的。

当时的时间,是午夜十一点三十五分。

警署的值日人员发现了这两个被麻布袋装着的人,颇为感到惊诧,虽然有人认得俞振飞是干私家侦探的,罗俊杰身上也有名片,说明了他的身份,在社会上也是有地位的。

但因为这事件很突然,警方不得不详加盘问。

偏偏这两个人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因而在接受询问时,不免含糊其词。

警方不得要领,只好以电话通知赴银星夜总会办案的蔡帮办,因为蔡约翰对黑社会比较熟悉,所以召他赶回警署处理。

蔡约翰匆匆赶回西营盘警署,一见是罗俊杰和俞振飞,不禁大为诧异地问:

“哟,罗经理,俞大侦探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罗俊杰气得闷声不响,俞振飞跟蔡约翰比较熟,不禁忿声说:

“蔡帮办,咱们哥们今晚叫人给算计了!”

“岂有此理!”蔡约翰表示关切地说:“二位能否把经过告诉兄弟?”

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们只好自认倒霉,不想麻烦蔡帮办了……”俞振飞只想早点离开警署,故表示不愿追究。

罗俊杰忽然气呼呼地说:

“蔡帮办!我们是被害人,又没有犯法,为什么不让我们结案,难道……”

“哪里话,哪里话……”蔡约翰陪着笑脸,他也觉得没有理由对他们留难。

正在这时候,值日警探走进询问室来。

“蔡帮办,你的电话。”

蔡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13 设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