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1 反扑

作者:白天

孙探长公馆的酒会,在午夜十二时结束了。

宾客们尽欢而散,纷纷告辞,主人夫妇亲自送出大门外,看着一辆一辆的轿车离去。

差不多所有的宾客都走了,金玲玲才披上她的外套,由孙探长夫妇陪送出大门。

一辆奶油色的“劳斯莱司”牌豪华轿车已停在门口,孙探长亲自替她拉开车门,热忱地说:

“欢迎金小姐随时光临。”

杨妮芬也依依不舍地拉着她的手说:

“金姐,你有空就来啊……”

就在这时候,突然一柄飞刀疾射而至!

金玲玲机警地朝车头上一伏,杨妮芬却来不及躲避,只听她一声惨叫,一把飞刀已插在她左胸旁,顿时踣跌在地上,血染了一身。

孙探长大惊失色,他忘了今天在家举行生日酒会,除下了平常从不离身的短枪,奋不顾身地就朝飞刀掷发的方向扑去。

藏在前面矮树丛后的凶手,一见孙探长扑来,立即又掷出两柄飞刀。

孙探长眼明手快,朝下一蹲,避开了飞刀,伸手向身上一摸,才惊觉没有佩带武器。

幸而公馆外的警探及时赶到,举枪便朝矮树丛盲目乱射,一时枪声大作。

凶手一看情势不妙,也不甘示弱地连发两枪,返身就朝对面植物园的方向逃走。

事件竟然发生在孙探长公馆的门前,而且被误刺的是探长夫人,这就更非同小可了!负责警戒的警探们,为了保全自己的饭碗,哪能让凶手逃脱,因此个个奋不顾身,紧随凶手追去。

孙探长看警探们去追捕凶手了,这才赶紧回到门口,只见杨妮芬倒在血泊中,已昏迷不醒。金玲玲早已惊得面无人色,不过她比孙探长冷静些,急说:

“孙探长,赶快送她去医院!”

孙探长也是急糊涂了,经她一语提醒,连忙抱起杨妮芬,跟金玲玲一起上了她的车,风骋电驰地驶向医院去急救。

距离最近的是“铁岗医院”,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医院,孙探长立刻抱起妻子,冲进了医院大门。

进入急诊室,值日医师察看一下伤势,认为出血过多,必须立刻输血和动手术。

因为孙奇是探长,一切手续都从简,仅只在动手术的委托书上签个字,杨妮芬便被送入手术室了。

孙探长到这时候才恢复了冷静,他请金玲玲在手术室外甬道的长凳上候着,自己便走到门口的服务台去打电话。

首先打回家里,知道凶手尚未捕获,心里不由大怒,责令无论死的活的,绝不能把凶手放过!接着又打电话到西营盘警署,跟刚要追出去的蔡约翰通上了话。

电话里孙探长没有说什么,只告诉蔡约翰说:

“家里出了事,你赶快到‘铁岗医院’来!”

蔡约翰顾不得去追阻庄德成他们了,立刻驱车赶到医院,一见孙奇的神情就看出事态的严重,不由吃惊地问:

“出了什么事?”

孙探长把刚才发生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,最后又恨又怒地说:

“小蔡,你看这成什么话,明天新闻界一发表,凶杀案竟发生在探长的家门前,被刺的是妮芬,我这个探长还能在警界混吗?”

“你先冷静一下,”蔡约翰皱了皱眉说:“我们吃这行饭,平日总难免跟人结怨,不过据我看,像今晚的情形,凶手行刺的对象,可能并不是妮芬吧?”

孙探长也认为这推测极有可能,回想刚才事发的情景,那柄飞刀很像是对金玲玲而发的。只是她机警地一伏身避过了,才不幸掷中杨妮芬,那么凶手行刺的对象当是金玲玲了!

“我忘了替你介绍,”孙探长这才把蔡约翰带到手术室门口,向神色不安的金玲玲说:“这是蔡帮办——玉芬的先生,这位是金小姐。”

“蔡帮办,你好。”金玲玲点头招呼了一下。

“金小姐受惊了,”蔡约翰说:“我有个问题,想冒昧地请教金小姐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金玲玲落落大方地回答。

蔡约翰手摸下巴,作沉思状说:

“请问金小姐有没有什么仇人?”

这句话对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,实在问的很唐突,但金玲玲却笑笑说:

“这才到香港没几天,今天还是第一次参加社交场合,蔡帮办认为会跟什么样的人结仇?”

蔡约翰自以为很有侦探天才,不料被她一句话反问,问得他哑口无言。

孙探长发觉他的窘态,忽然说:

“金小姐,会不会是林广泰那老家伙……”

蔡约翰一听提到林广泰,心里顿觉一突,未等金玲玲开口回答,已抢着问:

“林广泰怎么了?”

孙探长看看金玲玲,见她没有阻止的意思,才说:

“林老头晚上在我家里,跟金小姐闹得很不愉快。”

“哦?”蔡约翰恍然大悟,他想起来了,林广泰续弦的女人姓金,眼前这个金小姐,必然就是她了。

于是他又有了灵感,郑重其事地问:

“林广泰有没有威胁过金小姐?”

金玲玲犹豫了一下,漫不经心地回答说:

“他狠话是说过,不过我想以他的身份,还不至于买通歹徒向我下这种毒手吧?”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!”蔡约翰说:“如果真是他,我们站在公私两方面,都绝不会放过他的!”

“孙探长,”金玲玲表示惊诧地问:“你认为有这种可能吗?”

“这很难说……”孙探长不敢肯定,他这时尚不知妻子的生命能否挽救,已是心烦意乱,那还能像平时一样运用判案的头脑。

往日任何疑案在他手里,他都能有条不紊地加以分析,就像剥茧抽丝似的,从千头万绪中理出一个丝头,那因为受害的是别人,他才能不关痛痒。

今晚事情临到他本身,自然就失去了冷静的头脑,由此可见,凡是人都免不了有私情的!

蔡约翰想了想说:

“希望凶手能生擒,那么就不难知道谁是主谋了!”

正是这时候,孙探长公馆的电话打到医院来了,孙奇接听之下,不由大为震怒,对着话筒就破口大骂:

“饭桶!饭桶!你们全是饭桶!”

“怎么?”蔡约翰急问。

孙探长重重把电话挂断,忿声说:

“一二十个人围捕,居然让凶手跑掉了,你说这班饭桶还能派什么用场!”

就在孙探长大发雷霆的时候,外科主任黄大夫满头大汗地走出了手术室,他手里拿着把匕首。

“怎么样?”孙探长连忙上前焦急地问:

“万幸万幸,”黄大夫微笑着说:“刀尖距离心脏只差半寸,这真可说是不幸中之大幸,尊夫人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现在尚在继续输血,不过完全复元恐怕需要一段时期的静养呢。”

“谢谢黄主任,谢谢黄主任……”孙探长听说妻子已脱离险境,激动得连连称谢,几乎流出了眼泪。

“孙探长不用客气,这是我们做医生的天职,”黄大夫很谦虚地说了两句,然后把手里的匕首递给孙探长说:“这是刺伤尊夫人的凶器,刀柄上可能留有指纹,我们没敢动它。”

孙探长立刻掏出手帕,包住刀锋接过来,拿近灯光下仔细察看。

蔡约翰也走了过去,察看之下,不禁脱口惊呼说:

“这是飞刀帮用的飞刀!”

乍听之下,不仅孙探长大感意外,连一旁的金玲玲也脸色一变,只是她很快就恢复过来,根本未被旁人发觉。

“金小姐,这里请你招呼一下……”孙探长一时冲动起来,拜托了金玲玲一声,就向蔡约翰说:

“走!我们找胡豹去!”

金玲玲还未及表示能否留在医院,他们已匆匆离去。她碍于情面,不得不暂留医院照顾杨妮芬,但她立刻从医院里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夜已深沉,尤其是医院里,入夜更显得冷清清的,静寂得有些可怕!

特等病房里,病床上躺着尚未清醒的玛格丽特。坐在一旁守候的方天仇,已经是疲惫不堪,但为了遵照医师的叮嘱,他只得勉强打起精神,随时看顾着她。

这少女被车撞得不轻,经过急救,幸无大碍,但她始终昏迷不醒。医师认为尚未完全脱离险境,最担心的是怕她脑震荡,可能造成她丧失记忆。

究竟是否会遭遇这可怕的不幸,就要看她今夜是否能清醒和她清醒后的情况才能断定。

因此,方天仇虽然请了特别看护,仍然放不下心,一直就目不稍眨地守在病床旁。

护士每隔半个小时,就替她量次血压和体温,现在她又带了温度计与血压计进来,量过玛格丽特的体温和血压后,轻声说:

“血压和体温还正常,方先生,你不去休息一会吗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

“我不疲倦……”方天仇其实真倦了,不过听说她的血压和体温还正常,倒是心里稍宽,精神也为之一振。

护士看他坚持不肯去休息,也只好由他,径自在椅子上坐下来。

“你们每天很辛苦吧?”方天仇跟她闲聊起来。

“有时候也很闲,”护士说:“你今晚就够紧张的了,一桩车祸才忙完,接着又是一件凶杀案。”

“凶杀案?”方天仇诧然问。

“嗯!”护士感慨地说:“香港这地方的歹徒真是愈来愈无法无天了,居然连探长的夫人也敢行刺!”

“你说孙探长的太太被人行刺了?”方天仇惊问。

“就在孙探长公馆门口刺的,”护士说:“刚才我听黄大夫他们在说,好像是什么飞刀帮……”

方天仇听得心里暗吃一惊,他立刻不动声色地说:

“护士小姐,我上厕所去一下。”

他匆匆出了病房,就急向门口的服务台走去。

偏偏这时候金玲玲正在用电话,方天仇只好站在距离稍远的长凳上等着。

可是金玲玲这个电话,足足讲了十分钟话才完。她大概是看见有人在等用电话,才尽速缩短讲话,不然恐怕再有几分钟也讲不完呢!

金玲玲有意无意地朝方天仇睨了一眼,便匆匆从他面前走过。

方天仇心里暗骂一声:真是个长舌妇,一个电话打了这么久!

当他走到电话机旁,忽然发现台上遗留着一只长统的白色薄纱手套,猜想一定是刚才打电话的女人遗忘的,于是立刻向走了不远的金玲玲招呼说:

“小姐,你忘了东西!”

金玲玲听见他招呼,不禁回过身来。

“叫我吗?”

“这里没有第三个人!”方天仇因为她刚才占用电话的时间太长,所以故意这么不太礼貌地回答。

“噢,”金玲玲嫣然一笑,自我解嘲地说:“我的年龄被称作小姐已经很不适合,所以我以为不是叫我呢。”

“那么对不起,我应该称你女士的,”方天仇哂然一笑说:“女士,你的手套忘在这里了。”

金玲玲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套当真忘在服务台上,便走过去取了手套,笑笑说: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客气,女士。”方天仇也笑笑。

金玲玲被他左一声女士,右一声女士的,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,妩媚地说:

“你这人真有意思!”

“是的,”方天仇趁机讽刺地说:“如果女士以后打电话的时候,能够缩短一点时间,那就更有意思了!”

金玲玲并不生气,又朝他看看,才嫣然一笑地走开了。

方天仇等她走过,立刻拨电话到林公馆,结果林广泰到现在尚未回去。

他又拨电话到银星夜总会,刚好这时候庄德成等人正在经理室里商讨善后之计。

接电话的是庄德成,他听出对方是方天仇,立即说:

“你在哪里?赶快上我这里来!”

“我在‘铁岗医院’,现在走不开……”方天仇说:“林老大有消息没有?”

“还没有!”庄德成在电话里大叫:“死了人你也得马上赶来,今晚咱们栽了个大筋斗!”

“什么?”方天仇大吃一惊。

“电话里说不清,”庄德成说:“你来了就知道!”

方天仇再要问,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。

这一夜真是事件层出不穷,林广泰的行踪不明,胡豹派人送去的断手,玛格丽特的撞车,孙探长夫人的遇刺……这接踵而来的事件,表面上看是各不相干的,可是仔细一想,似乎每一件都与金色响尾蛇有关?

很显然的,金色响尾蛇原以为水到渠成的“同心会”,想不到被方天仇轻而易举的破坏了,这也可以说是他们的疏忽,以致未曾料到这匹“黑马”爆出冷门。

由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来,金色响尾蛇正在以各种手段打击林广泰,使他防不胜防,最终自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。

现在庄德成在电话里又说栽了个大筋斗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1 反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