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6 逆袭

作者:白天

方天仇赶到麦当奴道的林公馆,十二点尚差五分。

客厅里坐着费云和廖逸之,他们一见方天仇到来,就争着说:

“又出了事……”

“真他妈的见鬼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方天仇心里一突,急不可待地问。

“让我先说!”费云推开了廖逸之,抢着说:“罗老三跟俞老么不是让浅水湾差馆带去的,现在已经落在金色响尾蛇的手里啦!”

“又是他们冒充警署的人?”方天仇忿忿地问。

“嗯!”

费云点了下头,廖逸之接着说:

“老大跟老二刚才一起回来过了……”

这消息使方天仇欣喜不已,林广泰的行踪整夜不明,是他们最担心不过的。现在能够跟宋公治会合在一起,自然可以放心了,他不禁兴奋地说:

“林大哥没遇上危险吧?”

“昨夜倒是没有,”廖逸之说:“可是他回来以后,却遇上了麻烦!”

“哦?……”方天仇颇觉诧然。

“老大刚到家没五分钟,就接到电话,”廖逸之神色凝重地说:“电话是个男人打来的,这与我猜的金色响尾蛇是个女的颇有出入……”

费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不耐烦地说:

“老六,你别在那里推理吧,现在又不要你写侦探小说!还是让我替你说吧,那个电话说,林老大的女儿和罗老三,俞老么都已经在他们手里,要老大在今天到明天午夜十二点钟以前,停止一切活动,否则将以那三个人的生命作为报复……”

正说之间,电话铃响了。

方天仇抢先抓起了电话,对方传来个低沉的声音:

“请叫方天仇讲话!”

方天仇顿时一怔,想不到对方的消息真快,他才来到林公馆没有五分钟,电话立即打了来,不禁又惊又疑,便沉声说:

“敝人就是方天仇,老兄有何赐教?”

“赐教?不敢当不敢当,”对方笑了起来,“兄弟对方兄一向颇有好感,所以想跟方兄再谈谈,哈哈……”

方天仇从对方的语气和笑声,已经猜到了是谁,不由冷笑了两声,忿声说:

“承洪老大看得起,不胜荣幸之至,现在有什么话就请说吧!”

对方果然是洪堃,他笑着说:

“佩服佩服,方兄居然已经听出是兄弟了,哈哈……方兄,我们十二点钟有个约会,大概还记得吧?”

方天仇听得一惊,但他却强自镇定,言不由衷地说:

“当然记得,现在十二点还差二十秒,兄弟正在等洪老大派人送样品来!”

洪堃倒料不到方天仇的态度如此强硬,他顿了顿,才狞声说:

“现在兄弟改变了主意,‘样品’不送了,如果林广泰希望兄弟‘原封不动’,那么从现在起一直到明天午夜十二点钟止,最好停止一切活动——我是说对兄弟这方面的行动!”

“这是洪老大的条件?还是威胁?”方天仇怒问。

“都不是,也可以说都是!”洪堃老姦巨猾地说:“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样品,说不上来,反正其中利害,相信方兄一定比兄弟更清楚,兄弟言尽于此,明晚见了,哈哈……”

电话挂断了。

费云和廖逸之由方天仇对话筒里说的话,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等方天仇忿怒地扔下电话,廖逸之立即说:

“老大刚才已经通知我们,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他说跟老二已经有了安排,回头会回来跟大家商量的。”

“哼!”方天仇忿忿地冷哼了一声,不服地说:“我方天仇从来就不受人威胁的,今天倒要碰碰这自命不凡的角色!”

廖逸之顿时大急,连忙劝说:

“方兄不可意气用事,现在我们的人落在对方手里,为了投鼠忌器,只好暂且忍一忍吧……”

“廖兄放心,兄弟不会太冲动的,”方天仇看他急成这样,不禁笑了起来:“廖兄可知道,林大哥跟宋律师去哪里了?”

廖逸之摇摇头说:

“老大没告诉我们,不过,我看老大提了只大公事皮包出去,看样子是要跟老二去办什么公事呢。”

“哦?”方天仇诧然地哦了一声,接着问:“那么庄经理有没有消息?”

“还没有,”廖逸之说:“老大要我们留在这里,就是等方兄和老四的消息。”

方天仇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,笑笑说:

“那我们现在岂不是无事可作了?”

廖逸之往沙发上一靠,轻松地说:

“我们何不趁机会养养精神……”

话还没完,电话铃又响了,三个人同时都紧张起来。

方天仇连忙抓起话筒一听,听出对方是庄德成,知道一定是有关“黄玫瑰”号的消息,立即说:“我是方天仇,庄兄有什么消息?”

话筒里传来庄德成急促的声音,他说:

“‘黄玫瑰’号的行踪我们已经发现了,现在泊在九龙岛附近的海上,船上的人不多,我们要不要采取行动?”

“庄兄请派人继续盯着,”方天仇兴奋地叫道:“兄弟马上赶来,在哪里跟庄兄会合?”

“我在筲箕湾渔船码头……喂,等一等,可能有新情况……”庄德成说了一半,忽然停顿,半晌才继续说:“刚才我的人来报告,就有两个人乘橡皮艇到‘黄玫瑰’号上去了。”

方天仇当机立断说:

“好!庄兄暂时不要打草惊蛇,惊动了‘黄玫瑰’号上的人,如果那只汽艇离开‘黄玫瑰’号,务必设法盯住,最好是能把那两个人截下,兄弟马上赶来。”

搁下电话,方天仇立即准备赶往筲箕湾去,廖逸之却忧形于色地说:

“方兄,你要慎重考虑一下才是……”

“这个机会很难得,”方天仇毅然说:“我们不能始终站在挨打的地位,现在既然发现了‘黄玫瑰’号,我们正好采取主动,给他们来个迎头痛击了!”

“对!”费云表示赞同说:“我的车在外面,我们一起去!”

廖逸之看孤掌难鸣,只好叹了口气说:

“唉!反正我说的话也算不了数,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吧……”

方天仇笑笑,在他肩上轻轻一拍,便与费云匆匆离去。

费云驾车赶到了筲箕湾,远远就看见庄德成站在渔船码头上等着,他认识费云的车子,老远便快步迎了过来。

方天仇下车就问:

“那只汽艇离开‘黄玫瑰’号没有?”

“还没有,”庄德成手指停靠在码头上的一艘快艇说:“我已经租好了快艇,走吧!”

方天仇点点头,三个人立即奔向码头,跳上了快艇,发动马达向海上飞驶。

这种小型快艇一般都是租给人作滑水用的,艇身轻便,速度极高,而且驾驶非常容易。只要会开汽车的,稍为再懂一点航船的性能,差不多就能操纵自如了。

现在是由庄德成的手下掌舵的,全速向着筲箕湾外东北方的海上飞驶。

快艇的型式和大小,就跟一般大型轿车相似,不过稍长一些。除了驾驶室里有着一排坐位,后面露天的还有两排像敞篷跑车后座样的坐位,那是供顾客欣赏海上景色的。

方天仇他们避免为了惹人注意,都挤在驾驶室里,遥见孤零零悬浮在海上的九龙岛附近,果然停泊着一艘美仑美奂的巨型豪华游艇“黄玫瑰”号。这时在游艇右舷,正泊靠了一只橡皮汽艇,而游艇附近的海面上,却有几艘小舢板船,和两艘渔船在飘泊着,仿佛是在打鱼作业。

庄德成这时面呈得色地说:

“那两艘渔船有一艘是我们的,其余舢板上都是我们的人,方兄准备如何行动?”

方天仇想了想,忽然吩咐驾驶说:

“把船驶离‘黄玫瑰’号的视线!”

驾驶是唯命是从,庄德成不禁诧然说:

“方兄不准备采取行动了?”

方天仇笑笑,胸有成竹地说:

“我想那只汽艇,可能是传递命令的,如果我们对它采取行动,命令他们的人不见他们回去复命,一定会起疑。那样反而打草惊蛇,所以我决定放过他们。”

“哦——”庄德成终于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,方兄是准备全力对付‘黄玫瑰’号?”

方天仇笑而不答,表示他猜得不错。

这时快艇已折向大庙湾方向航行,方天仇举起了挂在方向盘旁的望远镜,向“黄玫瑰”号望去。发现那巨型游艇上的人,也正以望远镜向这艘快艇监视着。心里不禁暗叫庆幸,幸亏自己当机立断,否则还没有采取行动,可能人家已先发制人了。

当他们远离了“黄玫瑰”号的视线,游艇上才有两个人下了像皮汽艇,发动马达向香港方向飞驶。

方天仇吩咐驾驶,把快艇减速兜了两个圈子,见“黄玫瑰”号似无行动的迹象,于是向庄德成说:

“照我看,‘黄玫瑰’号暂时不会离去,现在我们也不便行动,只要派人盯牢了,等天黑了我们才能对付它。”

“那么我们就跟它于耗到天黑?”庄德成着起急来。

方天仇知道他不愿意担任这苦差事,只好奉承他说:

“兄弟跟费兄必须先回香港去,跟林大哥碰个头。不过庄兄一定要勉为其难,在这里坐镇,否则群龙无首,失去了这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,再要找‘黄玫瑰’号就不容易了。同时我们跟金色响尾蛇的决斗,关键就在此一举,除了庄兄,谁能胜任这个重任?”

庄德成这老粗就喜欢受人恭维,几句话就把他捧上了天,心里再不愿意,有这几句话听了,他还有什么话说?

“好吧!你们几点钟来?”

“没有特殊情况,准八点钟在筲箕湾码头会合,”方天仇说:“如果在这段时间内,‘黄玫瑰’号有行动的迹象,请庄兄见机行事,最好立即设法通知兄弟,我们大概会在林公馆的。”

“好!现在回香港!”

快艇把方天仇和费云迭到了筲箕湾,立刻又向海上驶去。

方天仇和费云便把车驶返麦当奴道,当他们踏进林公馆的客厅时,竟发现了一位艳光四射的不速之客。

“露娜!”方天仇颇觉意外。

露娜虽然经过一番装饰,又穿了新款式的艳服,但仍然掩饰不了她的倦态和沮丧。她强自笑了笑,便把专程带来的惊人消息说出来。

原来她是马老三叫她来的,要她带个口信给方天仇,她说:

“尚东明在九龙城被人暗杀了,周强也受了重伤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郑二奶奶得到消息之后,突然在房里上了吊,等佣人发觉的时候,她已经死了。”

这消息确实惊人,可是方天仇早已经知道,而且他还亲自在场。只是郑二奶奶的自杀,却使他感到意外,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电话,竟会促使郑二奶奶的轻生,这难道又是他的错?

露娜看他木然的神情,好像对这消息并不太重视,于是勉强笑笑说:

“马老三特地要我来一趟,是因为有人在二爷面前说,这一连串的事,都是在你今天去九龙城后不久发生的。恐怕二爷会疑心这些事与你有关,所以通知你一声……现在没事了,我该走了……”

“你上那里去?”方天仇关心地问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露娜凄然摇摇头,显然她已不知何去何从。

“露娜,”方天仇不由起了同情心,劝慰她说:“你不用回九龙城了,先留在这里,我一定会尽力为你安排的……哦,我忘了替你们介绍,这位是朝发贸易公司的费经理,这位是……”

廖逸之看他要替自己介绍,立即笑着说:

“我们已经自我介绍过了。”

露娜便向费云点点头说:

“费经理……我们好像在那里见过?”

“不错,我们昨晚才见过,露娜小姐还记得?”费云问。

“让我想想……”露娜回忆了一下,忽然兴奋地叫起来:“对了,费经理是昨晚在戏院里冲上台,为我解围的吧?”

“难得露娜小姐还能认得出我,”费云顿觉心花怒放,大献殷勤起来:“说实在的,昨晚那些人对你太不礼貌了,当时我冲上台去,要不是有人出面了,我真恨不得干掉他几个,替你出出气!”

“谢谢费经理,”露娜说:“就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……”

“周强那小子也不是东西!”费云更起劲了,他把胸脯一拍:“没关系,露娜小姐,今后你的生活包在我费云身上!”

方天仇一旁看他们谈得很投机,拍拍费云的肩头说:

“费兄,你可不能开空头支票啊!”

“笑话!”费云急红了脸说:“我费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露娜,”方天仇向她使了下眼色说:“既然费经理拍了胸脯,担保解决你的生活问题,你还不快谢谢费经理?”

“谢谢费经理……”露娜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6 逆袭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