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2 企图

作者:白天

夜色茫茫,一辆黑色轿车,风驰电掣地驶向西城角,在一幢巨大的旧宅门前刹住车。

几个大汉簇拥着大胡子,从车里跳了出来。

几乎是在同时,巨宅里也涌出几个大汉,向他们匆匆打过招呼,就钻进车里。轿车立刻又加足油门,一阵风似地开走了,这仿佛是事先就已安排好了的。

这幢巨宅的主人,就是九龙城地面上,实力最雄厚,无人不知的郑二爷!

今晚在“金盛开赌馆”举行的“同心会结盟”,整个九龙城的牛头马面差不多均已赴约,唯独是郑二爷的人,一个也没有去参加。

这时候,郑二爷正在客厅里坐镇,他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,但精神仍然十分健旺。尤其是今晚,当他得到手下的报告,知道大胡子在“金盛开赌馆”已经得手,更是兴奋得无以名状,立即就跟香港通了电话,传报捷音。

现在他刚搁下了话筒,乐不可支地大笑起来:

“痛快,痛快!哈……”

郑二奶奶斜着身子,坐在二爷身边的沙发扶手上,替老爷子轻轻地捶着背,显得十分的体贴。在场的只有她的表弟尚东明,以及郑二爷的几个心腹,神手小李,飞毛腿常三通,歪嘴盛国才,另两个就是终日不离郑二爷左右的保镖。

由于今晚的情形特殊,一般的手下和那些小角色,根本不敢擅入客厅,只在园中待命,随时准备行动。

郑二爷的笑声才落,就见负责把守的铁牛吴环兴冲冲地跑进来禀报。

“二爷,他们回来了。”

郑二爷闻言立即起身相迎,但大胡子这时已经进了客厅。

“痛快,痛快!”郑二爷竖起了大拇指,冲着大胡子连声说:“干得真痛快!”

“侥幸之至,”大胡子虚怀若谷地笑着:“幸亏二爷的几位兄弟相助,不然真不容易脱身呢。”

“二爷,”郑二奶奶迎了上来,嫣然一笑说:“您也真是的,让人家坐下来歇歇再说呀!”

“对!瞧我简直太兴奋了,”郑二爷也笑了,指着沙发说:“请坐,请坐,今晚我们得痛痛快快地庆祝一下!”

“二爷好久没像这样高兴了,”郑二奶奶向大胡子说,“刚才二爷听说你们的事得手了,马上吩咐摆好酒菜,我看你们还是边吃边谈吧。”

说着,望着大胡子,咯咯咭咭笑个不已。

别看她已经是个徐娘,却是风韵犹存,尤其笑起来更有种说不出的媚劲儿,令人神魂颠倒!

大胡子直被她笑得不对劲,道:“郑太太,你笑什么?”

“你看你这把大胡子,吃起东西来有多不方便呢?”

大胡子这才恍然大悟,哂然一笑,把脸上的伪装除下。恢复了本来面目。瞧!他竟是个异常英俊潇洒的年轻小伙子呢!

“方兄,”尚东明也凑了上来:“今晚真太辛苦你了,二爷特别关照小弟,安排了一些节目,要好好地慰劳方兄一番。”

“二爷何必把我当外人?”他说:“再说我今晚还得赶回香港去……”

“天仇,”郑二爷忽然以郑重的语气说:“希望你也不要见外,林老大那里,刚才我已经通了电话。林老大的意思跟我一样,要你今晚留在此地,明天再过海……”稍顿,接下去说:

“这次的同心会,要不是林老大独具慧眼,识破其中的阴谋,请你出来阻止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今晚我们为你安排的一切,只能算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敬意,无论如何,你必须接受大家的一点心意。”

“方兄,”尚东明献媚地说:“小弟为了安排今晚的节目,整整动了一天的脑筋,方兄千万得赏个脸……”

方天仇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说:“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“现在我们开始第一个节目,方兄请!”尚东明兴冲冲地把手一摆,作了个自以为很潇洒的动作。

郑二爷陪着方天仇,其余的人跟在后面,一齐进入了饭厅。

这饭厅比外面的客厅较小,但没有客厅里那些占面积的家具摆设,空间反而显得比客厅还宽敞。西式餐桌横摆着,而怪的是只有靠墙的一面有座位,其他的三面却是全空着,桌前布置成一个小型的舞池。

厅角小茶几上,安着一组新式cd音响。

餐桌上已摆好酒菜……

郑二爷跟方天仇坐了当中的主位,其余的人分坐在两边,尚东明忽然向郑二奶奶低声说:

“表姐,你最好不要……”

“为什么我不能看?”郑二奶奶执拗地说:“你这小鬼最不是东西,今天跟我嘀咕了一天,我偏不信,你们男人可以看女人,为什么我们女人反而不能看女人了!”

“那么……”尚东明的脸上,又是尴尬,又是无可奈何的神情,唯有以求援的眼光投向郑二爷。

郑二爷只好向郑二奶奶使了个眼色。

“好吧,方先生,那我就暂时失陪了……”郑二奶奶把嘴一嘟,扭着屁股向外走去。

郑二爷于是举起了酒杯说:

“天仇,今晚你太辛苦了,我先敬你一杯!”

“我敬二爷!”方天仇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郑二爷干了杯,小李立刻替二人又斟满酒,向方天仇说:

“方老弟今晚要多干几杯!”

“久闻方老弟是海量,”常三通举起了酒杯:“今晚我常三通决定舍命相陪!”

盛国才习惯地把嘴一歪,打趣说:

“今晚你陪?方老弟恐怕就没胃口了!”

这句话引得哄堂大笑,方天仇却有些茫然。

“节目开始!”尚东明站在音响旁,大声地宣布。

饭厅的灯在笑声中突然灭了。

黑暗中,音乐响起,是一支节奏缓慢的“勃露丝”舞曲,充满了埃及的情调。

灯光复明时,厅里已出现一位埃及装束的少女,轻纱薄翼,若隐若现地展示着她那玲珑婀娜诱人的胴体。

她深深地向郑二爷和方天仇一鞠躬,开始了她最拿手的表演。

郑二爷轻声向方天仇强调说:

“她是蓝天戏院的台柱露娜,是东明特地请来的。”

方天仇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,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,想不到半小时前,在“金盛开赌馆”里出生入死,现在居然享受着醇酒美色,这对人生岂非是一个绝大的讽刺?

好在他一生中经历的惊险场面,已经多得无法记忆,根本已不当回事,现在乐得把紧张的心情松弛一下。

埃及肚皮舞是闻名于世界的一种舞艺,它的服装和动作,均充满了挑逗的意味。尤其由一位体态美妙的少女,舞动起来,更是春色生香,妙不可言。

只见她随着缓慢的音乐,表演着各种动人的舞姿……

节奏突然变快,她开始颤动着肚皮上的肌肉,臀波rǔ浪也随之而起……

肚脐上镶着的假钻石,闪烁着眩目的光芒!

在座的除了郑二爷和方天仇,都看得目瞪口呆,神魂荡然,飘出了九霄云外。

这确是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,不仅惟妙惟肖,最绝的是她的动作,俱有“性”的强烈暗示,逗得人心痒痒的,无比地消魂!

一曲终了,她的表演也正好结束。

“再来一个!”常三通禁不住冲动,脱口叫起来,他忘了是在郑二爷的公馆,还以为是在“牛肉场”看脱衣舞呢。

“别着急!”盛国才用手肘轻撞了他一下,嘴一歪说:“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!”

露娜舞毕,又向观众一鞠躬,然后径自从桌旁绕至方天仇面前,嫣然笑着说:

“您多指教。”

“跳得好极了!”方天仇拍了几下掌,表示激赏。

她又是嫣然一笑,径自在他身旁的空椅子上坐下,拿起他面前的酒杯,妩媚地说:

“我敬您一杯!”竟把酒递到了方天仇的chún边。

方天仇张口一饮而尽,不料酒杯才一离chún,一张朱chún竟已香啧啧接上。她那富有肉感的胴体也竟几乎压在他的身上,给了他一个热情的香吻!

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,倒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方天仇,窘得面红耳赤,急忙将她娇躯扶正,偷眼看看其他的人。

但,好像这场面是他们安排好的预定节目之一,郑二爷他们根本视若无睹,正准备欣赏下面出场的表演。

音乐果然又响了,这是一只“探戈”舞曲。

饭厅通厨房的侧门开了,但不是上菜,而是增加精神食粮。

出场的是一男一女,女的艳若桃李,满身珠光宝气,穿的是袒胸露背的晚礼服,使她全身的曲线尽量暴露。

那男的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,穿的是黑色燕尾服,但从他的身形上,可以看出是女的乔扮。他们一出门,便以轻松的“探戈”舞步,翩跹于餐桌之前,表示他们愉快的心情,和稍具的神秘。

女的舞着舞着像是有了倦意,懒洋洋地打个呵欠,开始卸装,以缓慢的动作,随着缓慢韵律,把身上的佩戴,衣物,一件件地除去……

餐桌上的观众,心情随着她身上的衣物减少,而紧张起来。露娜这时却把整个上身依偎在方天仇的怀里,似乎有点酸溜溜地,附在他耳边说:

“你喜欢看嘛,回头我单独表演给你看……”

方天仇淡然一笑,脸上却有些发烧。

那女的只剩下了身上的衬衫,褛花的奶罩,透明的迷你三角裤,秋毫毕露!

男的似乎兴犹未尽,抬手看看表,作出要外出的模样。

女的阻止他外出,于是争吵起来,继而动手,大发其雌威,把男的衣服一件件撕开。

这是一场别出心裁的脱衣舞,男的身上衣服均是特制的,稍一用力,便告脱落,于是露出了她丰满的女人胴体,上身只是挂着被撕成一条条的衬衫,下身一条短裤。

他为了表示“男子气概”,也不甘示弱,索性把撕破的衬衫脱掉,露出一对丰满的rǔ房。

餐桌上引起了一片爆笑。

露娜也有了动作,她把方天仇的手,抓住按在自己的胸部,轻抚着……

扮男的开始反攻了,她一伸手,拉掉了女方的rǔ罩,跳出一对挺实的肉球,于是她们整个的上身已经赤躶了。

女的尖叫一声,一把抓住了男的短裤,往下就扯……

正在这种gāo cháo迭起之际,把守在门外的吴环,急急忙忙闯进饭厅。

“什么事?”

吴环紧张万分地报告。

“码头上高振大的人,跟飞刀帮在城外干起来了!”

“噢!”郑二爷一怔,目光移向了身旁的方天仇。

方天仇轻轻推起怀里的露娜,沉思一下说:

“这事很棘手……”

郑二爷看他慾言又止,知道是顾忌这几个舞女在场,于是吩咐她们一齐退下去。

“高振天的人,简直太不合作!”方天仇这才郑重地说:“刚才我已经保证三天之内给他们交待,他们偏要意气用事,现在事情弄僵了,我们还真不便插手!”

“你是说,我们不能出面?”郑二爷感到诧异。

“嗯!”方天仇点了下头说:“这次‘同心会’的发起人始终不露面,等于是在暗中掌握全局,而港九地面上的朋友都在明处,形成了敌暗我明的局面,谁也摸不清那神秘人物的底细,所以无法防范他的阴谋,因此林老大派兄弟化装混入,目的是以牙还牙,也给他们来个疑神疑鬼,拿不准我是谁的人。现在高振天的人跟飞刀帮干起来了,如果二爷这边的人一出面,那么我们全盘的计划就要破坏了。”

“不过,”郑二爷义薄云天地说:“高振天遭遇不幸,若他的手下再被飞刀帮赶尽杀绝,在道义上我们实在过意不去。”

“这个二爷倒不必担心,”方天仇肯定地说:“依兄弟推测,飞刀帮的真正企图,不过是想证实一件事,因为今晚九龙城里,只有你郑二爷的人未参加。他们不敢确定,你二爷是不屑参加,还是存心跟他们过不去。如果二爷现在出面替九龙码头的人撑腰,那么事态就明显了,他们可以按图索骥很容易就查出兄弟的来龙去脉了。”

“对!”盛国才说:“方老弟的猜测不错,咱们不能中飞刀帮那些兔崽子的圈套。”

常三通急于看最精彩的一幕,立即附和说:

“咱们不上那个当,去他娘的,咱们继续看表演!”

郑二爷正在犹豫未决,负责今晚随时行动,调兵遣将地马老三又匆匆来报:

“二爷,‘金盛开赌馆’的独眼龙带着一帮人来了。”

“独眼龙?”郑二爷颇觉意外,“他来干什么?”

“他要见二爷。”马老三说。

“说我不见!”郑二爷断然拒绝。

“可是……”马老三慾言又止。

“你怕阻挡不了他?”郑二爷发火了:“他要敢硬闯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2 企图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