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7 绝境

作者:白天

洪堃接到“金玲玲”这个电话,顿时紧张万分,可是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楚,这边的方天仇已用手指朝电话机上轻轻一按,把电话挂断了。

方天仇对女经理冒充的金玲玲很满意,谢了她一声,转过头来向小李笑笑说:

“现在鱼饵已经撒出去了,就等鱼儿上钩了,我们等着好消息吧。”

“洪堃这家伙老姦巨猾,不知道会不会上钩?”小李对红巾党的头子早已闻名,知道他是个厉害角色,所以不敢过份乐观。

方天仇却像是充满了自信,他蛮有把握地笑笑,向女经理要了两杯酒,竟邀小李相对而酌起来。

女经理本来把方天仇看作凶神般敬畏,刚才的五万港纸到手,又使她把他当成财神般巴结。这时又是烟,又是酒,还特地开了两罐美国胡桃来敬客。

这女人真有一手,为了讨好这两个人,居然亲自作陪!

二十分钟以后,电话来了,方天仇赶过去接听之下,不由大喜过望,立时精神振奋地告诉小李:

“老狐狸中计了,我们赶快去吧!”

小李听了也是兴奋不已,立即与方天仇离开酒吧,趋车赶往湾仔去。

原来洪堃在接到“金玲玲”的电话之后,便赶紧派了手下几个枪手,乘车赶去增援。没想到是中了方天仇“投石问路”的妙计,当几个枪手登上停在国际大饭店门外的汽车,驶往湾仔的时候,后面已有一辆车子紧紧跟上了。

后面车上是九龙码头的人,他们奉了方天仇的指示,一直跟踪到湾仔。遥见那几个枪手停车在赖鹏的毒窟前,立即以行动电话通知了方天仇。

小李对港九黑社会圈里的行情极熟,他知道赖鹏是胡豹的把兄弟,也知道这毒窟里设有机关,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了方天仇,使他在心理上有个准备。

方天仇胸有成竹,他先把地形看清了,等到九龙码头的人分批陆续赶到,才有条不紊地分派任务,立即展开行动。

当这二三十人,分布在赖鹏屋子的附近,布成包围的形势之后,方天仇便偕同小李,佯作闲荡地漫步向对街走去。

他们走过赖鹏的屋前并不停止,仍然继续前走,不过他们已经注意到屋前把风的小赖头。

小赖头非常机警,他的眼光一直盯着这两个人,当他们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,他的眼光也跟了过去。

不料他只顾注意这两个人,却不料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头才一扭过来,冷不防一个人从后面窜上来,以臂弯扼住了他的颈部,同时嘴也被那人的巨手卡住。

小李立即回身蹲下,方天仇的手搭上他的肩头,被他站起来一送,便翻进围墙里面。

这时里面的人已惊觉,黑暗里突然窜出两个人,手执匕首,猛朝方天仇扑去。

方天仇发了狠劲,身子一闪,照准冲过身边的人侧面一拳。同时一脚飞起,踹中另一个汉子的小腹。

“啊!”

一声痛呼,惊动了屋里的人,顿时冲出几条大汉,像疯狗似地冲向方天仇,加入了殴斗。

因为这里靠近湾仔码头,距离香港警务处也不远,所以双方都不敢贸然开枪。

方天仇大展神威,一双铁拳左右开弓,竟把这一群大汉打得落花流水!

外面的小李听见里面已动上了手,他立即吹起一声口哨,散布在四周的人一齐冲来,几个人合力一撞,撞开了大门,蜂拥冲入了里面。

方天仇见自己的人已加入作战,更是精神大振,只见他猛如虎入羊群,锐不可挡,一拳击倒了冲到面前的一个大汉,立即奋身朝屋里冲去。

不料冲进屋里,却见床榻上坐着胡豹,手里握着一柄曲尺手枪,正对准了冲进来的方天仇,嘿然冷笑说:

“姓方的,你倒真是阴魂不散,老子在这里居然也让你找到了!”

方天仇来不及拔枪,他只好镇定地说:

“兄弟不是找你胡老大!”

胡豹又是一阵嘿嘿冷笑,突然把脸一沉,两眼充满了杀气,狞声说:

“兄弟放过你一命,你也救过兄弟一命,咱们算是已经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的情。不过现在阁下找上门来,我姓胡的只好心狠手辣了!”

胡豹正要扣动扳机,突然“噗噗!”两响,竟被冲进来的小李先发制人,解决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。

方天仇正要向小李称谢,不料小李却惊叫道:

“当心飞刀!”

方天仇急将身子一蹲,却听小李“啊!”地叫了一声,一把飞刀已插在他肩头上。

“噗”!小李忍痛发出一枪。

又是“哇!”地一声呼叫,阁楼的斜梯上,滚下个中枪的飞刀帮党羽。

方天仇勃然大怒,掏出手枪,奋不顾身地向阁楼上冲去。

“呼呼”又是两柄飞刀掷来,几乎掷中方天仇,幸而他的身手矫捷,全身一卧,飞刀从头顶疾矢而过。

可是等他冲上阁楼,却不见一个人影,仅见楼上堆置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那么刚才飞刀从何而来呢?他实在感到奇怪!

这时小李已忍痛拔出肩头的飞刀,也顾不得血流如注,三步当两步地冲上阁楼。

“这屋里设有机关,方兄要留神!”小李向他警告。

方天仇这才恍然大悟,掏出手帕替小李扎住伤口,劝他说:

“李兄受了伤,先离开吧……”

小李摇摇头,毫不在乎地表示:

“这点伤算不了什么,兄弟已经够了本,还想多赚一些呢!”

方天仇只好朝他笑笑,两个人迅速下了阁楼。

这时候外面的殴斗已近尾声,九龙码头的弟兄虽有七八个负伤,对方的人却被全部制服。可是刚才赶来增援的枪手,却是一个也不见。

小李知道这屋里设有机关暗室,便带头在各处查看,敲击着一处墙壁有回声,心知里面必定是暗室,但一时却找不出机关的暗钮。

方天仇终于在床榻的边上,发现装置一排四个暗钮,他也不能确定哪一个暗钮属于哪个机关,索性把四个暗钮全都按下。

“格格格格”一阵轻响,床榻里的墙壁现出个壁洞,里面藏着整套烟具。阁楼的斜梯也升了上去,同时伸出一块天花板,使人看不出上面是阁楼,另外墙上又现出两个暗门。

方天仇和小李大喜,立即带了几个人,冲入两个暗门,分头搜查。

小李冲进的那个暗门,通着隔壁的一幢房屋。而方天仇进的却是个暗道,里面从几级木梯下去,才是个地下室。

室里藏着大批的毒品,却没有人,不过地上铺着厚厚的几床毯子,还有被褥和枕头。由这一点看来,必然是有人在这里睡过,难道会有林广泰的女儿?

正在疑惑不定的时候,“啪”地一声,这地下室里居然又现出一道暗门,同时一个人从里面倒了出来。

方天仇连忙赶过去,只见这人背上插着一把匕首,已是奄奄一息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方天仇急问。

“我,我叫赖鹏。”这垂死的毒贩挣扎着说:“那,那般黑心的家伙……把人弄走……从这个门去……追……”

赖鹏把手才向那道暗门一指,就无力地垂落下来,同时也吐出了最后的一口气,两眼怒睁着,仿佛含着无限的悔恨而死。

方天仇知道赖鹏是受了人家的利用,结果在紧要关头却怕他泄漏风声,不惜对他下了毒手,以致使他死不瞑目!

于是,他把手一挥,一马当先地冲进了那道暗门。

跟着方天仇的几个汉子,看他已冲进暗门,哪敢怠慢,也相继冲了进去。

这道暗门里面,没有一点光线,伸手不见五指。方天仇紧握手枪,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向前走去,在感觉上这好像是个不知有多长的地下隧道。

走了约有二十来码,突然一脚踏空,方天仇几乎摔了下去。幸而扶住了湿漉漉的土壁,定神一看原来脚下是几级石梯。

下了石梯,不知从何处透入微弱的光线,并且有着湍急的流水声,使方天仇顿时恍然大悟,这才发觉已经置身在马路下面的地下大水沟里!

方天仇正在后悔,忘了带只手电筒来,不料念犹未了,突然“噗!噗!”地响起了两下枪声。

他大吃一惊,急忙一卧倒,子弹千钧一发地从他头上飞了过去。

对方的枪虽装了灭音器,但这地下大水沟的回音极大,仅只发射两发,倒好似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枪战,余音回荡不绝。

光线太弱,方天仇看不清目标,只见隔着大水沟距离十余码外,依稀有几条黑影在急速移动,不消说一定是洪堃派来增援的那批枪手了。

方天仇正要扣动扳机,向对方开火,忽听那簇黑影里发出个少女的叫声:

“你们这些强盗!放开我,放开……”

这声音太熟了,毫无疑问就是林广泰的女儿。方天仇顿时又是兴奋,又是紧张,可是他想到玛格丽特被对方所执,手指就不敢扣下去了。

因为投鼠忌器,他不敢贸然开枪,恐怕万一误伤了玛格丽特。这一来直急得他心如火焚,却又莫可奈何!

这时已听不见玛格丽特的呼叫,大概是嘴被封住了,但另一个粗哑的声音却向方天仇这边问:

“来的可是姓方的小子?”

“不错,是我方天仇。”他振声说:“你们快把林老大的女儿放开,否则一个也跑不了!”

对方发出了一阵狞笑,有恃无恐地说:

“放开?姓方的,你简直是大白天做梦——睡昏了头!嘿嘿,告诉你吧,洪老板已经下了命令,谁要妄想救人,老子就先干了她!”

方天仇听得暗吃一惊,他知道对方可能不是危言耸听地在故意吓阻他,像洪堃这家伙,是只求达到目的,不惜任何手段的。这一着确实够狠,也真够厉害,当真使这边的方天仇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但他急中生智,搬出了金玲玲的牌头来说:

“金玲玲叫我们来把林小姐带去的,你们敢抗命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对方发出一阵大笑说:“很抱歉,今晚我们只听命于洪老板,管他什么金玲玲,银铃铃!”

方天仇见唬不住对方,一时真没了主意,他在情急之下,竟不顾一切地跃入了水沟,朝对面急急游去。

“噗噗!”

“噗!噗!”

对面的枪声刹时大作,齐向水沟里的方天仇猛射。

九龙码头的弟兄再也按捺不住,也向对方开火了!

方天仇也顾不得沟水的污浊和臭气,一口气游抵对面,双手攀住了石堤,正要往上爬,不料一个汉子赶来,猛地一脚踩在他手背上,使他痛彻心肺。

但他一咬牙,另一只手迅速抱住那汉子的脚颈,猛力往下一拖,“噗通!”一声,把那汉子掀进了大水沟。

另一个汉子刚刚冲到,方天仇的手枪已经开火,“噗!”地一枪,那汉子应声而倒。

方天仇趁机爬上了石堤,只见除了这汉子外,地上尚有个受伤的大汉,却是不见其他的人和林小姐。

往前一看,几个黑影在七八码外,已顶开了马路上的地下水道通风铁盖,正从铁梯爬上去。

“噗噗噗!”

落在最后的一个,突然向方天仇一阵猛射,企图阻止他的追击。

方天仇举枪还击,“噗!”地一枪,那人才攀上铁梯一半,就被击中扑跌下来。

可是等方天仇追上铁梯,攀登上圆盖口外的马路,只见二辆黑色轿车,已风驰电掣而去。

幸而自己驾来的车子停在不远,方天仇已来不及等九龙码头的弟兄赶到,更来不及通知小李,就奔向停车处,跳上了车子,如风一般地向那二辆轿车急追!

不料前面的二辆轿车非常狡猾,发现后面追来的只有一辆车子,他们的车子一直由皇后大道东飞驶,在快到跑马地的十字路口,突然分道扬镳,前面的一辆折向摩里臣山道,后面的一辆则拐向黄泥涌道。

这可难住了方天仇,因为他不知道玛格丽特是在哪一辆车上,究竟追那一辆好呢?

一般人的通常心理,是不会舍近求远的,尤其在这种不容许有时间考虑的情况下。方天仇顺理成章地就追了后面的这辆车子,一个急转弯,也拐向了黄泥涌道。

这条幽静的道上,方天仇和宋公治在一场激烈枪战中,前夜曾击毙三名歹徒。此刻这辆车子又引他追来黄泥涌道,难道是再度挑衅?

从车灯的照射,他看清前面的车子里连驾驶的在内,大约是四个人,只是没有看见玛格丽特在内。

莫非她是在另一辆车内?

想到可能中了对方的金蝉脱壳之计,方天仇再也不能迟疑了,他当机立断,车速突然增加到九十“迈”,一手掌握方向盘,一手持枪伸出了窗外。

“噗噗!噗!噗!”

一连发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7 绝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