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3 围墙

作者:白天

凌晨。郑公馆的电话铃声大作……

睡在客厅沙发上的尚东明,从甜梦中惊醒,一面揉着惺松的睡眼,随手抓起茶几上的话筒。

“喂!是郑二爷公馆吗?”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。

“是的,”尚东明说:“你是那一位?”

“我是林公馆,请方天仇老弟讲话……”

“他还没起身,要不要我去叫醒他?”

“不用了,”对方说:“麻烦老兄告诉方老弟,林老大这里有点急事,请他尽快赶回香港!”

尚东明刚“噢”了一声,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。

林广泰有急事,尚东明哪敢耽搁,立刻就上楼去通知方天仇。

方天仇听说林广泰有急事,召他返回香港,于是便匆匆的奔下楼。

来到客厅,郑二爷已得到消息在这里等候。

“天仇,”郑二爷见了方天仇,就急不可待地说:“你快赶去香港,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。”

“好,我们随时保持联络,”方天仇说:“一切谢谢了!”

说完就告辞而去,但他刚要走出客厅,马老三却匆忙地闯了进来。

“二爷,”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着:“公馆附近,九龙城外,一直到尖沙咀码头,布满了独眼龙的人,还有很多是生面孔一看情形咱们这里有人放了风。”

“独眼龙,你好大的狗胆!”

郑二爷怒极骂了出口,眼光向众人一扫,尚东明是内亲,神手小李,飞毛腿常三通,歪嘴盛国才……这些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死党,绝不可能向独眼龙放风的。

方天仇乔装大胡子捣散了“同心会”的事,只有这几个心腹大将知道底细,他们既然不会出问题,那么……

郑二爷忽然想到了什么,急问:

“蓝天的那些脱衣舞女,昨夜都回去了?”

小李接口说:

“小的跟马老三负责送他们回蓝天戏院的。”

“姓金的两姊妹呢?”郑二爷追问。

“他们大概还没起来,”尚东明说:“我去看看……”

尚东明勿匆奔出客厅,方天仇忽然说:

“二爷不用担心,谅他独眼龙也难为不了我的!”

“谨慎一点好,”郑二爷慎重地说:“独眼龙是‘烂仔’混出来的,什么卑鄙手段都要得出,我们犯不上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说话之间,尚东明已经气急败坏地奔来,紧张地说:

“她们都不见了!”

郑二爷气得脸色一沉,向尚东明大吼起来:

“你办的什么事?交给你的人,在我公馆里还看不住!”

“我先问问蓝天戏院,”尚东明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去拨电话。

电话接通了,对方是蓝天戏院的总务。

“金氏姊妹回戏院没有?”尚东明急急地问。

“没有呀,”对方诧异地反问他:“他们不是要在郑公馆住几天吗?”

尚东明木然挂断了电话,沮丧着脸说:

“她们没回戏院……”

郑二爷大发雷霆,传令给马老三,查问公馆里所有的人,金氏姊妹的失踪,不仅对郑二爷颜面有关,就是蓝天戏院来要人,他也无法交代,所以事态可说异常严重。

方天仇却也未曾料到,会发生这样离奇的变故。要说戒备森严的郑公馆,能让独眼龙登堂入室,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两个人弄走,他实在不敢相信对方有这等神通。

但金氏姊妹在公馆里失踪是事实!

马老三查询的结果,除了他自己派出的几批小角色,从昨夜到现在,郑公馆里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出。

难道金氏姊妹还在公馆里藏着?这似乎不可能,要不就是她们插了翅膀,飞了出去!看情形,郑二爷公馆附近,九龙城外,一直到尖沙咀天星码头布下的人,便是有目的的安排了!

方天仇这次化装来九龙城,独力破坏了“同心会”组织,可算是大获全胜。但由于身份终于泄露,对于林广泰的全盘计划,却是受了极大的影响,看来正面冲突已是势在难免了。

现在林广泰那边来电话告急,方天仇必须赶去香港,纵然独眼龙布下了千军万马,他也不能不去。

方天仇沉思良久,终于灵机一动,把郑二爷叫到饭厅,关上门秘密商谈起来。

过了片刻,郑二爷单独出来,向小李和常三通关照:

“你们带着家伙,跟我找独眼龙去!”

“二爷,”尚东明诧然说:“您不多带几个人去?”

郑二爷豪气遗飞地说:

“不需要,我又不是去砸他的场子!”

说完,立即带了两员大将,向门外走去。

尚东明怔了怔,急向饭厅里去,却已不见方天仇的影子,一时把他弄得莫名其妙起来。

郑二爷专用的豪华轿车,平时都停放在车房里,很少动用,现在却已驶出。

他们登上轿车,立即驶出大门,风驰电掣而去。

徘徊在附近的独眼龙手下,认得这是郑二爷的专用车,虽然惊鸿一瞥,却也认清了车内的人,司机旁的是常三通,郑二爷和小李坐在从座。

郑二爷这一大早出门是绝无仅有的事,但谁也不敢贸然招惹,神手小李的快枪,在九龙城确是数一数二的!

一路无阻,郑二爷的座车直驶到“金盛开赌馆”门前,停住了,二爷领着两员大将下了车,径往里去。

经过昨晚的事件,“金盛开赌馆”外边损坏尚不大,里面则已面目全非,大部分设备已告毁坏,四壁和天花板竟被熏得乌黑!

独眼龙曹金盛满面沮丧,跟他的手下正在交代如何整修,一见郑二爷来了,马上迎上去,忿声说:

“二爷,您瞧瞧!我曹金盛在九龙城混了大半辈子,今天居然让人把我的场子给砸了!”

郑二爷哈哈大笑,说:

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曹老大正好借这个机会把赌馆面目重整一新,大展宏图呀!”

“二爷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独眼龙曹金盛脸色一寒,忿忿地问。

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郑二爷从身上掏出张事先开好的支票,递在他面前说:“昨晚我已经说过了,你我都是三尺地面上混出来的,你曹老大遭遇意外损失,我郑某人理应相助一臂之力。这一点小数目,就算我的一点心意,务必请曹老大收下。”

独眼龙曹金盛大为意外,独眼朝面前的支票上一瞥,竟是凭票即付的五十万港币!

这数目使他惊得目瞪口呆,半晌才讷讷地说:

“二爷,您,您这是要收买兄弟的赌馆?”

“郑某人还不至于趁人之危,”郑二爷笑着说:“这不过是我在道义上表示的一点心意,曹老大如果觉得不过意,可以算我暂借的,也可以算我的投资,曹老大什么时候方便,就什么时候还我。”

独眼龙曹金盛是个见钱眼开的人,何况眼前是一笔可观的大数字,但他毕竟是个老姦巨猾的老江湖,知道这笔钱是不好白拿的,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。

因此,他忽然纵声大笑说:

“二爷,咱们不兜圈子,有话直说,这笔钱准备要兄弟付什么代价?”

郑二爷豪迈地笑起来。

“曹老大果然痛快!”他说:“不错,有道是善财难舍,郑某人这点小数目虽然不想白送,倒也不要曹老大付多大代价。只有点小事,在你曹老大来说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“兄弟若能效力,二爷吩咐好了。”独眼龙曹金盛毕竟不忍放弃那诱人的五十万港币。

“事情非常简单,”郑二爷说:“只要曹老大出面充个和事佬。”

“哦?”独眼龙曹金盛大为意外,急问:“二爷跟那一位……”

郑二爷郑重地说:

“飞刀帮的胡老大!”

“他?”独眼龙曹金盛一怔,心里凉了半截,觉得这五十万巨款到底是不容易到手了。

“嗯!”郑二爷认真地说:“昨晚的‘同心会’,我实在事先不知道是由胡老大出面,否则怎样也要到场的。如今胡老大必已对郑某人存了误会,所以我想请曹老大出来,把这一层误会化解。”

“这个绝无问题,包在兄弟身上!”独眼龙曹金盛又是一阵意外,想不到事情这么简单,马上拍着胸脯,表示他有绝对把握,并且问:“二爷准备几时去见胡老大?”

“现在!”郑二爷说:“我的车在外面。”

独眼龙曹金盛犹豫一下,终于看在五十万的巨款份上,欣然同意立刻过海。

“我交待一下,马上陪二爷。”

他接过了支票,向手下低声交代了一阵,当即随同郑二爷等人出发。

离开赌馆,车出了九龙城,直驶尖沙咀。

沿途都有些身份不明的人物活动,也有独眼龙曹金盛的人混在里面,俨然如临大敌似的,由九龙城驶出的车辆,均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之下。

郑二爷的座车被阻了几次,好在有独眼龙曹金盛在车上,只须打个招呼,就毫无留难地放行了。

“想不到我郑某人的行动,居然受了限制!”郑二爷有些气愤。

独眼龙曹金盛看在巨款的份上,连忙陪笑说:

“兄弟也是在受人摆布,二爷刚才看见了,兄弟的人数有限,大部分是香港来的……”

郑二爷有心套话,故意说:

“他们都是飞刀帮的人?”

独眼龙曹金盛摇摇头,苦涩地干笑说:

“飞刀帮的人比兄弟的人手还少……说句不怕您二爷见笑的话,这些人的来龙去脉,连兄弟也摸不清。”

“你倒放心跟他们打成一片?”郑二爷问。

“没办法呀!”独眼龙曹金盛苦笑一下,无可奈何地说:“这都是胡老大关照兄弟的……”

“为一个大胡子,出动这么多人?”郑二爷进一步试探:“曹老大你可得着眉目了?”

独眼龙曹金盛可也厉害,他丝毫不动声色,只是肯定地说:

“那小子还在九龙城!”

郑二爷心里暗笑,脸上却也不露声色。

沉默了一阵,车已到了尖沙咀。

这里可不是九龙城,黑社会的人物不敢明目张胆活动,毕竟“条子”使他们有所忌惮。

但这时候,尖沙咀一带却出现了不少鬼鬼祟祟的人物,其中尚混有独眼龙曹金盛的人,如果真发现了大胡子,放个冷枪还不是难事,暗杀,在他们实在是家常便饭。

车驶近海底隧道时,曹金盛突然拍拍司机肩:“请停车。”

司机刹住车,独眼龙曹金盛却独自下了车,跟一个穿西装戴太阳眼镜的人低谈了几句,又跟他的手下交代一番,才回到车里来。

郑二爷看在眼里,却未过问。

过了海,郑二爷暗中留意,码头附近居然也布下了人马,一部分是香港码头黄牛的党羽,一部分是飞刀帮的人,可见他们是非得大胡子而不甘休呢!

轿车驶离码头百余码,忽然一个煞车,停住了。

郑二爷突然严肃地说:

“好了,到此为止,不劳曹老大远送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独眼龙曹金盛颇感意外地一怔。

“我忽然改变了主意,”郑二爷说:“现在我不想去见胡老大了。”

“噢?——”独眼龙曹金盛这才明白过来,他已受了他们利用,将他们送过了海,不由恨声说:“好哇,二爷居然跟兄弟来这一手!”

郑二爷纵声大笑,他的笑里充满了豪气,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,赤手空拳打天下的岁月。

驾驶座位上的司机,忽然回过头来,摘下太阳眼镜,冷冷地说:

“曹金盛,你可以回去叫那些人散水了,兄弟多承你们看得起,劳动了这么多人马,以后我们总有机会碰面的!”

独眼龙曹金盛闻言一愣,再一细看开车的司机,不正是昨晚在郑公馆见到的“小仇”?为什么他竟被自己忽略了?曹金盛气得咬牙裂嘴,发狠地说:

“好!兄弟领教了!”

小李反手开了车门,独眼龙曹金盛正要下车,化装司机的方天仇以警告的口吻说:

“曹老大如果够交情,金氏姊妹你也可以让她们回戏院去了!”

独眼龙曹金盛已经下了车,方天仇的话使他一怔,来不及搭腔,车门已砰然关上,风驰电掣而去,气得他一跺脚,恨恨地骂起来:

“刁那妈的!”

郑二爷的车子里,传出了胜利的笑声,直驶麦当奴道而去。

这一带是高级住宅区,住在这里的大都是外籍人士,或者在香港社会上有地位的知名之士,林广泰的公馆就设在麦当奴道上。

林公馆是幢华丽的花园住宅,高墙铁门,墙上尚装置了铁丝网,戒备十分森严。

嗽叭按了一阵,铁门上的防盗眼方才启开,露出个神光十足的睛晴,认清开车的是方天仇,于是整个的铁门迅速开启了,等车进入,重又紧紧地关上。

轿车通过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3 围墙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