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5 丽人

作者:白天

郑二爷安然回到了九龙城,一路上幸未发生故事。

座车刚一停在门前,就见盛国才和尚东明迎上来,拉开车门,便急不可待地报告说:

“二爷,蓝天的经理,要二爷回来立刻就去一趟。”

“他不能来见我?”郑二爷觉得在九龙城里,他必须保持他的身份。

“周强已经来过三四趟了,”盛国才忧心忡忡地说:“看样子他是很急。”

“好,我亲自去一趟。”郑二爷只好移尊就教。

盛国才和尚东明都钻进了座车,郑二爷回到九龙城,没有下车,就原车驶向蓝天大戏院去。

蓝天的经理周强,平日在九龙城得郑二爷的关照不少,照说为了两个舞娘的失踪,怎么也不好意思劳动二爷的大驾,亲自上他戏院里去。

所以,郑二爷听说事情非他亲自去解决,打从心眼里就不是味道,车到蓝天大戏院门口,又不见周强迎接,自然火就更大了。

郑二爷领着小李,常三通,盛国才,尚东明,怒气冲冲地进了戏院,直闯到二楼的经理室来。

一进经理室,就见周强正鞠躬作揖,向着四个飞仔型的年轻人说好话。

那四个飞仔,一律是深蓝破旧牛仔裤,黑色皮茄克,气势汹汹地把周强围在当中。

“周经理!”尚东明抢前一步:“二爷来了。”

周强正被逼得焦头烂额,听到这一声:“二爷来了”,直如弹尽粮绝的孤军,忽然得到了增援,不由喜出望外地迎过来。

“二爷来了,可好了,可救了兄弟……”

郑二爷看他那付可怜相,实在不忍心再对他发怒,只好表示关切地问:

“还没有消息?”

周强哭丧着脸,连连地摇头。

“九龙城只有这么点大,”郑二爷一撩长袖,拍着胸脯说:“三天之内,我郑某人负责把人交还给你!”

“二爷的话,兄弟还有什么话可说,”周强朝那四个飞仔一瞥,沮然说:“可是这几位……”

“他们是……”郑二爷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。

周强急忙轻声向郑二爷说:“他们是香港黑骑士的人!”

“金氏姊妹失踪,关他们什么事?”郑二爷却故意提高了嗓子。

“金家姊妹就是那位金老大的姐姐……”周强指了指那个油头粉面的飞仔。

姓金的飞仔这时己大刺刺地走过来,朝郑二爷打量一眼,满脸邪气地问:

“这位就是郑二爷吧?”

周强慌忙替他们介绍:

“这位是郑二爷,这位是金老大……”

“关于令姐在舍下失踪的事,”郑二爷沉声说:“我感觉非常诧异。”

“哪里,”姓金的用手习惯地摸下鼻子,似笑非笑地说:“本来这件事是应该由周经理负责解决的,不过郑二爷既然出面,兄弟自然愿意听听二爷的高见。”

“首先我要声明,”郑二爷郑重表示:“令姐在舍下失踪,这是事实,至于是被人绑架,或是发生其他的意外,到目前为止,我们尚无法确定。不过,我相信在三天之内,我们必能尽最大的努力,使两位金小姐无恙地安返戏院!”

“这算是郑二爷给兄弟的保证?”姓金的问。

“在九龙城,郑某人说的话还能不算数!”郑二爷毅然地回答。

“如果只凭郑二爷的一句话,”姓金的冷笑说:“那么兄弟宁可跟周经理办交涉了。”

“你信不过我郑某人?”郑二爷动了气。

“可是兄弟需要有力的保证!”姓金的双手在胸前一交叉,表示他的强硬态度。

“周经理,”郑二爷怒问:“你答应给他们什么保证?”

“兄弟可没有答应,”周强连忙否认:“他们要我提出一百万港币作为保证,如果超过三天,交不出人来,非但钱要充公,还要砸我的院子,所以兄弟不敢答应,要等二爷来了才能决定。”

“金老弟!”郑二爷沉下了脸,“我比你老弟虚长几岁,可以这样称呼吗?”

“二爷抬举了。”姓金的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二爷德高望重,兄弟慕名已久,像我这种无名小卒,那配跟二爷称兄道弟。”

“好!那我就以老卖老了,”郑二爷说:“金老弟,我觉得你老弟的要求,未免太高了些吧?”

姓金的忽然一阵大笑,然后寒着脸说:

“不错,兄弟提的这项保证,数字是大了点,不过,兄弟要的是人而不是钱,如果周经理现在能交出人来,兄弟绝不敢有任何要求。话说回来,郑二爷既然自信三天之内,能使家姐无恙归来,到时候保证金完璧归还,兄弟绝不取分毫,那么又何必在乎数字的多寡?”

这番道理,说得振振有词,听得郑二爷哑口无言。他说的是事实,如果三天之内能查出金氏姊妹的下落,而使他们安然返回戏院,一百万港币不过是保证金氏姊妹的安全,又不是白白送给这姓金的,那怕什么呢?

事到如今,郑二爷话已出口,他不能塌这个台,只有毅然一口答应。

“周经理,我们照办!”

周强却大出意外,面有难色说:

“可是,二爷,兄弟一时哪能……”

郑二爷知道他的困难,说:

“你跟这位金老弟立个字据,钱由我付!”

周强喜出望外,连忙到办公桌上,跟姓金的写下字据,订明双方互遵的规定;三天之内,金氏姊妹如果安然归来,一百万港币保证金当完璧归还郑二爷,若超出三天,则保证金将作放弃。

郑二爷当场开了张凭票即付的一百万支票,由周强陪同姓金的赴银行兑现,双方一手交钱,一手交字据。

金氏姊妹的失踪,总算暂时解决了一场纠纷。

可是,那郑二爷离开蓝天大戏院,返回他的郑公馆,立刻就召集手下,举行紧急会商,拟定步骤,急向九龙城展开了全面的搜索。

九龙城郑二爷的人马,正在为金氏姊妹的失踪,全力展开搜索的当儿,对海的香港,却已获得了她们的下落。

林广泰跟方天仇在仓库分手,就驱车径赴佐治公园旁的警署,因为蔡帮办是在此地的,他以为暴徒必然是押在此地了。

谁知到了警署,一经查询,才知道这件案子已由港警重案组接手,疑犯直接押去警务处了。

林广泰扑了一空,只好又赶到湾仔,在警务处会见了另一位许帮办,他承办这件案子。

据许帮办表示,香港警务处非常重视这件案子,因为它关系着公共安全,尤其对香港政府的荣誉有关,所以由警务处把全案接办了。

许帮办要求林广泰充分合作,提供任何有关的资料,以作侦查的线索,并且说明已向永安堆栈方面着手,调查那八件棉纱的来源。

林广泰顾及江湖道义,不愿让警界介入黑社会圈子的私人恩怨里,所以只含糊其词地回答了几个问题,就辞别了许帮办,取道回府。

驱车返回麦当奴道的公馆,已是将近下午三时。

跨进客厅,一眼瞥见厅内放着两只特大号的皮箱,不禁令他颇感惊异,便向正替他递毛巾过来的张妈问:

“这是谁的行李?”

“噢,”张妈好像这才记起来似的:“刚才有人送来的,说是九龙城郑二老爷叫送来的,这里还有封信。”

张妈随即从围裙的腰间,取出一个西式信封,递交给主人。

林广泰诧然地哦了一声,接过信封,见上面写着“林董事长亲启”。

急忙拆开信封,抽出里面的信笺,映入眼帘的是:

“九龙城金盛开赌馆里,阁下开了个很幽默的玩笑,可惜本人不在场,不能恭逢其盛。不过阁下应该知道,本人对这种玩笑并不欣赏,也绝不容许阁下有再次表演的机会!同心会势在必成,本人不容许任何阻力破坏它,因此奉动阁下,大可不必枉费心机。至于举行的日期和地点,本人将会专帖恭请,务盼能在万忙之中,拨冗莅临指教。

最后,为了答谢阁下在九龙城开的玩笑,特选赠薄礼两件,也许你们正需要它,敬祈哂纳。

金色响尾蛇即日”

看完这一封信,林广泰惊怒交加,气得握紧拳头,重重地在沙发扶手上一捶,目光不由地投向了那两个皮箱。

由泰和轮的事件,使他猛然联想到,这两只皮箱内极可能玩的是同一个花样——内中或许置有定时炸弹!

不过,根据常理判断,定时炸弹是预定有爆炸时间的,如果爆炸的时间林广泰不在场,对方岂不是枉费心机?所以林广泰根据这种判断,也就稍感释然。

但究竟箱内藏有何物?为了谨慎起见,林广泰不敢贸然在客厅里启视这两只可疑的皮箱,便吩咐张妈去把保镖王贵发和吴长根唤来。

“这两只皮箱里,可能装着危险性的东西,你们拿去花园里,当心点把它弄开来。”

看两个保镖虽然身体强壮,臂力过人,但提起这两只皮箱,像是亦感觉吃力。

林广泰跟着他们来到花园,便由两个保镖动手,开启皮箱。箱子并未上销,抽开两旁的击带,只要一掀箱盖就开了。

“慢点!”

林广泰忽然喝阻了他们,沉思一下,终于拿定了主意,吩咐说:

“好,你们掀开来看吧!”

两个保镖经他这一喝,心情不免也有些紧张,生恐箱盖一掀,就会突然爆炸似的。彼此互望了一眼,才同时以迅速的动作,一掀开箱盖就在草地上滚出老远。

林广泰也下意识地急退几步,然而,他们的估计错了,皮箱并没有发生爆炸,徒使他们虚惊一场。

当他们惊魂甫定,急急走近两只皮箱看时,却又使他们大吃一惊,原来箱内装的,是用透明玻璃布包着的两具赤躶女人尸体!

尸体的四肢和头均已分解,并且经过了化学葯物的洗涤,割切的部分呈灰白色,而没有一点血渍,每只皮箱的容量,正好装得下一具尸体。

林广泰虽是黑社会的头子,目睹这种残酷的手段,也不禁感到怵目惊心。

金色响尾蛇的手段也太毒辣了!

但这两个受害的是谁呢?

王贵发趋前打开了玻璃布,细细地辨认着那女人的容貌,忽然惊宅地咦了一声,大叫起来……

“这不是叫喷火女郎的金妮吗?”

吴长根也认清了另一个,说:

“可不是,这好像是外号‘波霸’的金娜咧!”

林广泰暗吃一惊,急问:

“是蓝天戏院的金氏姊妹?”

“是的,”王贵发说:“以前在香港表演,上个月才让九龙城的蓝天戏院请去。”

“糟了!”林广泰把脚一跺,立刻就三步当两步地奔回客厅。

他拿起电话筒,电话接通了九龙城的郑公馆,偏巧郑二爷不在,接电话的是郑二奶奶。

“是林大哥吗?”郑二奶奶娇滴滴地说:“二爷带着人找独眼龙去了,林大哥有什么事对我说好了,回头二爷回来我告诉他。”

林广泰不愿把真相对郑二奶奶说明,所以只好向话筒里说:

“我有点事要跟二爷亲自谈,二爷如果回来,麻烦嫂子告诉他,立刻跟我通个电话。”

电话挂了,林广泰吩咐两个保镖把皮箱盖好,暂时置于车库里,严禁公馆里上下任何人把事张扬出去,以免让警方获悉,招来更大的麻烦。

交代完毕,他就背着双手,在客厅里来回地踱着。

这件事的表面,显然是“金色响尾蛇”对林广泰的一种恐吓手段,实际上是由昨晚九龙城而起。方天仇在金盛开赌馆破坏了“同心会”,对方藉此报复。可是“金色响尾蛇”用金氏姊妹这两个无辜的弱女子作牺牲者,手段未免过于残酷而卑鄙了。

然而,林广泰这时尚不知道,金氏姊妹与“黑骑士”老大金营保的关系,“金色响尾蛇”这一招,就是要把这批无恶不作的飞仔掷入漩涡呢!

这位“七虎”的老大,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,昔日“草泽龙蛇”的威风,忽然间消失无遗。

“我老了——”他心里泛起了凄凉的意念。

但是,他不甘心就这样倒下去,更不愿被“金色响尾蛇”推倒他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。他要振作起来,哪怕是孤注一掷,只要粉碎“金色响尾蛇”统治整个港九黑社会势力的阴谋,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!

林广泰的庞大组织里,老二宋公治是律师,老三罗俊杰担任“林记航运公司”经理,主持银星夜总会的是老四庄德成,老五费云经营朝发贸易公司,老六廖逸之是“文化人”,自己手头弄了个“不定期刊物”,老么俞振飞原想打入警界,可惜过去的犯案纪录,使他不得其门而入。最后只得挂起私家侦探的招牌混饭吃。不过由于他本身是黑社会人物,尤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5 丽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