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6 斗智

作者:白天

宋公治的锦囊妙计,分为两个步骤,第一步是“调虎离山”,由庄德成和费云执行,已经把那几辆警车引走了。第二步则是“借花献佛”,派出罗俊杰和俞振飞执行,他们的行动虽然定在夜里,但现在却必需离开林公馆。

二人驾了罗俊杰的轿车,在庄德成他们离去五分钟后,也悄然驶出了大门,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。

宋公治和廖逸之留在林公馆,他们商讨着应付金玲玲的对策,因为她是林广泰的续弦,彼此在香港政府的婚姻注册所,登记为合法的夫妻。

几年以前,也就是林广泰走霉运,事业一蹶不振,几乎宣告破产的时候。金玲玲突然叛离了他,席卷一切细软而去,使林广泰遭受到生平最重的打击!

如今,林广泰功成利就,她却忽然回来了,并且企图染指那庞大的产业,这件事不是容易解决的,因为那女人手里握着一张王牌——婚姻注册所的一纸证明,在法律上,她仍然是林广泰合法的妻室!

所以,对付起来颇感棘手。当他们商榷对策时,方天仇回来了。

他拖着倦乏的身子,和一个颇堪寻味的回忆,蹒跚地进了门。

宋公治和廖逸之都认识方天仇,也不必介绍,彼此点头招呼了一下,林广泰就迫不及待地问他:

“可查出了眉目?”

方天仇坐定下来,把经过情形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,最后摇摇头,显得茫然地笑着说:

“我既已落在他们手里,而居然能留得命在,这件事实在令人百思不解,他们怎么会忽然仁慈起来了?”

“我看这倒不见得是仁慈,”廖逸之说:“他们之所以手下留情,极可能是另有阴谋,说不定还在想利用你呢!”

“利用我?”方天仇大笑起来:“那他们只有自讨苦吃了!”

“天仇,”林广泰神色凝重地说:“这次我们可要栽筋斗了……”

“怎么?”方天仇大为诧然,他真不敢相信,素日达观自信的林广泰,居然说出这样泄气的话来。

林广泰长叹一声,接着把发现金氏姊妹遇害,以及宋公治的锦囊妙计,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并且沉重地说:

“我担心的是,郑二爷那边对蓝天,恐怕不好交代了……”

方天仇听说金氏姊妹已经遇害,便感觉对方过于棘手,沉思有顷,他终于沉声说:

“对方既然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他不仁,我就不义,看来我方天仇只有大开杀戒了!”

“方兄准备如何着手?”宋公治故意问。

方天仇深知此人极为自负,尤其妒才,不愿别人的能力超过他,所以郑重说:

“兄弟还没有想到对策,——不过,宋大律师安排的锦囊妙计,使我万分佩服,这也算让兄弟出口气了。”

宋公治对这奉承十分消受,立刻堆起了满脸笑容。

“哪里,哪里,这件事还得多仰仗方兄的大力呢。”

林广泰忧心忡忡地说:

“郑二爷那边,你们看要不要……”

未等他说完,电话铃响了,是九龙城郑二爷公馆打来的。

林广泰听出对方是尚东明,急问:

“二爷回去了?……什么……二爷受伤了……喂!你说清楚一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的,好的,你们好好照顾二爷,我立刻派人来。”

电话挂了,林广泰神色焦灼地说:

“郑二爷为了金氏姊妹失踪,带了人去找独眼龙,逼他交出人来,结果动起手来,独眼龙受了重伤,二爷也挨了一刀。”

“老大准备上九龙城去?”宋公治问。

“我想……”林广泰犹豫起来。

“还是我去一趟比较好,”方天仇自告奋勇说:“港九认识你的人太多。”

“也好,”林广泰表示同意。但他同时也想到了一点:“不过,蓝天方面如何应付!”

方天仇沉思一下,忽然灵机一动说:

“我有办法,不过,也许要请廖兄跟我合作一次。”

“我?”廖逸之受宠若惊地说:“方兄别拿我开心了,兄弟手无缚鸡之力,动动笔杆还凑和,刀呀枪的可摸也没摸过……”

方天仇却笑起来:

“廖兄请放心,用刀用枪是兄弟的事,必要时只需要廖兄动动笔杆就行了,请廖兄暂时不要离去,等兄弟的电话好了。”

谁也不知道方天仇葫芦里卖的什么葯,他请廖逸之留在林公馆,自己立刻离去,拦了部“的士”由海底隧道过海。

抵达郑公馆,始知郑二爷的伤势并不严重,仅只肩头上被刀割了一道口子,经送医院缝了几针,敷葯包扎后已无大碍。

但是,郑二爷认为独眼龙居然敢跟他公然作对,感到万分气恼,虽然对方被小李在大腿上射中两枪,他仍然消不了这口气。

此时郑二爷躺在卧床上,房里只有郑二奶奶和两个女佣照应,其他的人都留在客厅,遵照医生的嘱咐,要让伤者静静休养。

方天仇是唯一被接待到卧房里来的人,他见郑二爷的伤势虽无大碍,但此时若贸然说出金氏姊妹遇害的事,对伤者的刺激必然很大,所以经过考虑,决定暂时不提。

劝慰了郑二爷几句,方天仇就退了出来,客厅里坐着尚东明,小李,盛国才,常三通,马老三和吴环,他们个个愁眉不展,显得异常的沮丧。

方天仇坐定下来,向尚东明说:

“尚兄可否把经过告诉我?”

尚东明迟疑一下,只好把经过说了出来。

原来他们随郑二爷去蓝天大戏院后,回来召集了一次会商,决定立即采取行动,向九龙城展开全面搜索。

搜索分头展开,郑二爷亲自带了小李等十人,浩浩荡荡开向了“金盛开赌馆”,开门见山地要独眼龙交出金氏姊妹。

独眼龙曹金盛被利用作了一次傀儡,愈想愈不甘心,回来才发现支票不翼而飞,更是愤怒交迸。心里的一口怨气尚未消,郑二爷居然领人找上门来了,自然是火上加油,顾不得什么后果了,便与郑二爷冲突起来。

要知道这独眼龙曹金盛,在九龙城里也算得上是号人物,平常忍气吞声,是自忖斗不过郑二爷的势力,如今既然有人替他撑腰,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双方三言两语就起了冲突,独眼龙把心一横,摸出一把弹簧刀,出其不意地就给郑二爷一刀!

幸而郑二爷闪让得快,刀锋只在肩头上划过,几乎在同时,小李的枪冒出了火舌,两枪均中独眼龙的大腿。

赌馆顿时乱成一片,枪声四起,小李等人因见郑二爷受了伤,肩头血流如注,于是不再恋战,急忙掩护郑二爷退出了现场。

方天仇听完这段经过,一时沉默不言,他想不到事态的发展如此复杂,居然那么巧,又把“黑骑士”的人扯上了,下午他才跟那朱老二照过面,现在……

他忽然拿定了主意,决定要把郑二爷的一百万保证金弄回来,不然那笔巨款落在那批飞仔手里,不知将为香港带来多大的风波和灾害!

于是,他打了电话到林公馆。

接电话的是林广泰,他听说郑二爷的伤势无碍,总算放心了,立刻把电话交给廖逸之。

“方兄有什么吩咐?”他问。

“廖兄跟新闻界比较熟,”方天仇在电话里说:“今天的晚报能不能发个消息?”

“今天来不及了,晚报早已经出了……”廖逸之茫然问:“方兄要发什么消息?”

“那么明天的日报一定要登出来。”方天仇说:“消息的内容是这样的,就说金氏姊妹因为忽然生病,将停演两天,决定后天继续在九龙城蓝天登台表演。多写点捧场的话,同时替蓝天也登个启事,说明金氏姊妹因病不能登台。”

“可是金氏姊妹已经……”廖逸之困惑地说:“后天怎么能登台表演?”

“我知道,”方天仇坚持说:“廖兄照我的意思发消息就是了,噢,还有,请转告林老大,‘借花献佛’千万不能在今夜行动,最好跟我这边配合,万万不能误事!”

挂了电话,尚东明不禁诧然问:

“方兄已经知道他们的下落?”

方天仇笑而不答,只说:

“我要去蓝天一趟,代我向二爷说一声,请他安心养伤,一切有林老大会替他解决就是了。”

离了郑公馆,方天仇立即赶到蓝天大戏院,会到了经理周强。

方天仇自我介绍了一番,就说明来意。

“两位金小姐现在香港,因为身体不太舒服,需要休息两天,决定后天晚场返回九龙继续登台。”

“真的?那可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周强大喜过望,恨不得把带来这喜讯的方天仇捧上天,他热烈地拥抱着他,表示出自己心里的高兴。

方天仇只是淡淡一笑,说:

“兄弟已替周经理登了启事,也托人发了点消息,相信后天一定能卖个满堂,周经理准备替她们安排几个什么节目,最好能告诉我,我好转告她们,事先好有个准备。”

“她们俩最叫座的是‘夜游归来’……”周强想了想说:“这么吧,第一个就表演‘夜游归来’,再来个‘疯狂的赌注’,‘强盗与美女’,这三个节目都是她们最拿手的。”

方天仇把这三个节目记住了,随即向周经理告辞,离开了蓝天大戏院。

他这一番安排,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?

金氏姊妹已经遇害,后天晚场她们怎能登台表演?

这些答案,只有方天仇自己心里明白!

方天仇刚离开蓝大大戏院,没走几步,忽然听见后面响起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,不由停步回头看,竟是露娜追了上来。

“干嘛走那么快啊,”她急急走了几步,娇喘呼呼地说:“害我追得上气不接下气”

“你不是要在郑二爷公馆住两天?”方天仇对她的公然出现街头,感觉十分诧异。

“你又不在,我住那里多没劲!”露娜表示她的多情。

“他们知道你出来?”方天仇问。

“当然知道,”露娜把嘴一呶:“不然他们会放我出来?”

方天仇待再问,忽然发现在不远处,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向他们张望,仔细一看,才认出是郑二爷手下的小角色。

于是他恍然大悟,郑二爷一定是有意让露娜自由活动,暗中派人跟踪,目的是利用她作饵,看是否再有人对她绑架,以便查出绑走金氏姊妹的是那路人物了。

这不能说不是个办法,只是太冒险了!

方天仇忽然灵机一动,说:

“露娜小姐有空吗?”

“怎么?”露娜神秘地笑着。

“我有点事想请教!”方天仇征求她的意见:“我们可否找个地方谈谈?”

露娜虽然不知他有什么话说,但也正中下怀,向对街一家旅馆一指,说:

“到我的住处去好吗?”两只会说话的眼睛,闪烁着明媚的光彩。

“如果方便的话,”方天仇灿然一笑说:“我该说能够一探露娜小姐的香闺,是十分荣幸。”

露娜妩媚的一笑,把手搭在他的臂弯里,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,相偕穿过了对街。

就在两人刚刚要踏上人行道的一刹那,突然一辆重型机车,以风驰电掣的惊人速度,直朝他们冲了过来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方天仇发觉情形不对,赶紧猛力一拉露娜,双双跳上了人行道,只差两寸距离,机车擦身而过,冲向了街的尽头,扬长而去。

虽只惊鸿一瞥,方天仇已看清了那骑士的背影,深蓝破旧牛仔裤,套着黑色皮茄克,正是“黑骑士”的打扮!

露娜几乎一跤摔倒,幸而被方天仇拉住,吓得她芳容失色,等到惊魂甫定,不由娇声怒骂一句:

“要死的冒失鬼!”

方天仇一笑置之,偕同露娜若无其事地走进旅馆,乘她不注意之际,暗向跟踪的那个汉子打了个招呼。

露娜是“蓝天”的台柱,自然享受着较好的待遇,周强替她在这里订的是间特级套房,备有浴室起居间,还装有电话。

仆人替他们开了门,就知趣地躬身而退。

露娜把房门反手带上,就发起嗔来。

“刚才那冒失鬼,真把我吓死了,你摸摸看,我的心到现在还咚咚咚地跳呢!”说着就拉住方天仇的手,按在自己的胸口上,表示她并非说谎。

方天仇只好强自一笑,说:

“嗯,可不是,真的跳得很厉害……”

“喂!你的手摸到那儿去了?”露娜嘴上在问,其实是她自己把对方的手,移向了丰满挺实的rǔ房上。

方天仇要抽回手,却被她执住不放,只得笑着说:

“露娜,我们先谈点正经事好吗?”

“谁又跟你不正经了?”露娜故作嗔状,把他的手一摔,发愣说:“我们谈吧!”

“别生气,我的小露娜,”方天仇取出香烟,递在她面前:“来,抽根烟,消消气,常生气是容易老的。”

露娜被他这一逗,忍不住笑起来。方天仇替她点着了香烟,自己也点起一支,然后并肩坐在沙发上。

“露娜,”方天仇说:“听说金氏姊妹之所以能号召观众,是她们有几个拿手的节目,是吗?”

“这是你要谈的正经事?”露娜有点醋意。

“你别误会,”方天仇尴尬地笑笑,说:“我不过是想知道,周强为什么对他们这样看重,其实她们的表演,舞艺实在比你差得太远了。”

“哼!”露娜鼻尖一皱,不屑地说:“他们还一直就想把我顶走呢!”

“真的?”方天仇趁机表示同情说:“我看周强总还能分得出,你跟她们谁的舞艺好吧。”

“唉!”露娜感慨起来:“现在脱衣舞也不容易跳了,光脱就是脱得再彻底也不行,一定要加些挑逗的动作,愈色情愈好,不然观众就觉得不够刺激。”

“她们也不过就会几个节目吧?”方天仇觉得是时候了,故意说:“听说她们最拿手的,是什么‘夜游归来’,‘疯狂的赌注’,还有什么‘强盗与美女’,是么?”

“你倒记得很清楚!”露娜酸溜溜地说:“哼!如果我能找到搭档合作,绝对比她们的演技精彩!”

“真的?”方天仇急问:“这几个节目你都会?”

“那有什么会不会,只要知道剧情!上台把衣服一件件照脱就行了,”露娜说:“如果我有搭档,我可以编出比她们更精彩动人的剧情!”

“露娜,”方天仇趁机说:“老实对你说吧,我有两个亲戚,最近刚由大陆出来,现在在香港无法生活,很想干你们这一行,你能不能帮忙教教她们?”

“只要人年轻,脸蛋儿长得漂亮,身材生得健美,根本不需要人教,她肯脱,戏院老板准要!”

“我的意思是想走捷径,”方天仇挨近了她说:“现在有个机会,金氏姊妹忽然生病这两天都不能演出,后天也不一定能上台,但周强已经把广告发出了。所以我想,如果你能帮忙,把金氏姊妹最拿手的那几个节目,事先教会她们,到时候如果金氏姊妹不能登台,就由她们出场表演。万一能受观众欢迎,不是可以代替金氏姊妹的地位了吗?”

露娜是女人,女人大多数善忌,金氏姊妹对她的台柱地位有着莫大威胁,听说有机会把金氏姊妹挤走,她自然求之不得,当时就欣然同意。

她一高兴,不禁出了个异想天开的主意:

“现在让我来学她们的表演,你看像不像,噢,对了,你得跟我搭档。”

“我跟你搭档?”方天仇茫然问。

“你过来嘛!”她不由分说,硬把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:“你算是金妮,我是金娜,我们现在表演‘夜游归来’,昨晚上你已经看了这节目了。现在我们表演从外面回来,我开始卸装……”

于是,她嘴里哼着音乐,以美妙的动作,把外衣脱下,然后,继续脱着……

方天仇啼笑皆非,只好木然的站着,看着她健美动人的胴体,逐渐地暴露出来。

在这时,旅馆的附近,却出现了十几辆重型机车,秘密的监视着他们这里,俨然如临大敌!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