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色响尾蛇》

07 情挑

作者:白天

九龙城的无法无天,就像美国开拓时期的西部地方,所以街上出现了不少“黑骑士”,虽然不引起行人的侧目,但并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因为,在这个罪恶之城里,寻衅殴斗简直就像家常便饭,尤其是飞仔滋事,如果有一天不发生,那会成为九龙城的大新闻!

所以方天仇虽然目注在露娜美好的胴体上,但他却没有心情去欣赏。因为他知道,刚才与露娜穿越街心,那飞仔滋事未逞,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也许有更泼辣阴毒的手段,即将对付他。可是他却不知道,旅馆附近已被“黑骑士”包围。

露娜既早已心甘情愿的,毫无条件把身体献给了方天仇,所以她此时为他单独表演,更为卖力使出浑身解数,极尽诱惑之能事,只见她蛇腰款摆,肉浪波动,并不时的投以媚眼和浅笑。

她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娇娃吗?不!绝不!虽然她是风月场中出卖色相的女子,但她还有几分矜持,并且眼高于顶。自从下海以来,就不乏巨商富贾,不惜任何代价慾求一视芳泽,但均被她拒绝。是以,身价愈抬愈高,拜倒石榴裙下的知名之士,也就日多一日,现在她可以称上九龙城红过半边天的名女人了。她何以独对方天仇这般垂青?当然,他的仪表,他的倜傥,他的男性魅力,深深吸引了她。所以,她也不惜一切的奉献出她自己,当她一舞即将甫毕之际,正好滑到方天仇身边,音乐停止,她已全身赤躶躶的投入他怀里,嗲声嗲气地问:

“我表演的不如她们吗?”

她指的她们,自然是那金氏姊妹,方天仇不觉有些慨然,心想,女人的心地真狭窄,金氏姊妹已经香消玉殒,露娜居然还在对她们嫉妒!

可是他不便说明,只好哂然一笑说:

“你比她们实在高明太多了……”

露娜芳心大悦,勾住了他的脖子,脚尖一垫,小嘴向上一凑,送上一个熟情似火的香吻。

方天仇拥吻着露娜,一阵轻风吹来,掀起了玫瑰色的窗帘,恰好让他瞥见了街上的情景,和那些吊儿郎当,一味天不怕地不怕的“黑骑士”。

“露娜!”他的嘴离开了两片火灼的嘴chún:“我们有麻烦了。”

“哦?”露娜一脸茫然的神气。

方天仇把她拉近窗口,掀起一角窗帘,指着街上那些“黑骑士”给她看。

“你认识他们吗?”

露娜摇摇头,不解地问:

“你说麻烦,就是这些飞仔?”

“嗯!”方天仇答应一声,心里却在暗忖对策。

“他们凭什么找我们麻烦?”露娜想起刚才险些作了轮下之鬼,不禁仍有余悸,忿然说:“刚才那个冒失鬼,差一点把我们撞倒,我们还没有找他麻烦,他……”

方天仇不等她说完,笑了笑说:

“露娜,我们是无法跟他们讲理的。”

“周经理认识他们。”露娜说:“让周经理出面跟他们……”

方天仇忽然灵机一动,立即把露娜拥向床边坐下。

“对了,你替我拨个电话给周经理。”

露娜虽然不明白他的用意,却是顺从地抓起电话,请接线生把电话接通了蓝天大戏院。

“蓝天吗?请周经理讲话……”露娜妩媚的向方天仇瞟了一眼:“你要跟他讲话?”

方天仇从手里接过话筒,对方已经传来周强的声音。

“哪一位?”他的声音有些急促。

“我是方天仇,”他说:“周经理,街上的情形你看到了吗?”

周强刚才离开经理室,也正是闻报街上出现了大批“黑骑士”,心情颇为紧张,赶紧亲自到戏院门外去看看动静,生怕是他们敲去了郑二爷的一百万意犹未足,又来向他动脑筋了。

“他们又来了,”周强失魂落魄地说:“这会儿二爷已受了伤,兄弟实在……”

“周经理,”方天仇安慰地说:“你先别紧张,这次他们是冲着兄弟来的。”

“真的?”周强半信半疑问,其实他心里在想,只要他们不找到他头上,那就是姓周的祖上有德了。

“我跟他们有点过节,”方天仇索性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,以使周强放心,他说:“现在只有点事要麻烦周经理,请你去看看,街上来的这批飞仔,其中有没有他们的老大,那姓金的在内。务必看仔细了,然后拨个电话给我,我在露娜小姐这里。”

周强搁下电话,刚想按照方天仇的意思,到外面去察看有无姓金的前来。一抬头,发现经理室门口,站着个又瘦又干的矮老头,他嘴上刁着根长长的烟杆,那不是九龙城里黑籍窝主老烟虫赵长风吗?

赵长风平素与他交情不坏,所以便忙打招呼。

“老烟虫,今天吹的什么风呀?”

“没事,没事,”赵长风咧嘴一笑,露出满嘴几颗稀落的黑鼠牙:“这两天生意不济,闲着无聊,出来走动走动,顺便来看看咱们周大经理……怎么样,财运亨通吧?”

“唉!”周经理满腹心酸,不由长叹了一声。

“哟,哟,老兄弟,你这是怎么啦?”赵长风有意无意地说:

“老哥哥刚才虽然说过这两天生意不济,总还不至于向你老兄弟开口哇,你何必这么长吁短叹,来这一套给老哥哥看呢,这未免太拒人于千里之外了……”

“别提了!”周强懊丧着脸说:“老烟虫,你我兄弟不是外人,兄弟这个院子,说不定这两天就要垮了。”

“怎么?出事啦?”赵长风惊异而又关切地问。

“可不是!”周强神色凝重地说:“郑二爷替我挺了一下,不但漂了一百万,并且人……”

想起郑二爷受伤,他更心烦意乱,实在说不下去了。

不料赵长风却忽然干巴巴地笑了起来。

“老烟虫!”周强被他笑得不是滋味,不由把脸往下一沉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老兄弟,别发火,”赵长风依然打着哈欠:“老哥哥跟你什么交情?你该不会认为我是黄鹤楼上看翻船——幸灾乐祸吧?”

“哼!”周强忿忿地说:“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!”

“老兄弟,”赵长风终于言归正传了:“姓金的两个妞儿究竟有没有查出下落?”

“怎么,你已经听说了?”周强听出他提出金氏姊妹失踪,不禁感到十分的惊诧。

“九龙城只有这么点大,”赵长风咧嘴一笑说:“老哥哥的消息再不灵通嘛,郑二爷的人马,今天差点把九龙城的地皮都翻了个儿,我也该有个耳闻呀。老兄弟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所以你老烟虫就专程来看我兄弟出丑?”周强的脸色铁青。

“老哥哥是这种人吗?”赵长风大笑起来。

“老烟虫!”

周强正要发作,赵长风已经止住了笑,正色说:

“常言说得好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这次姓金的两个妞儿在郑二爷公馆里失踪,照说应该由他负责。但老兄弟是戏院的经理,总脱不了干系。不过,老兄弟是有福之人,怎知不能因祸而得福呢?”

“此话怎讲?”周强茫然地望着老烟虫。

“那就要看你信不信得过我这老哥哥了”赵长风一脸倚老卖老的神气。

“老烟虫,”周强郑重说:“咱们的过门已经拉了半天啦,你要认为咱们的交情还过得去,就请有话直说,不然……那兄弟只好失陪了。”

老烟虫倒也干净俐落,马上把脸一板,说:

“好,咱们长话短说……”

赵长风忽然从口袋里掏出叠美钞,大约有两百张,票面都是一百元的。

周强一时莫名奇妙,望望递在面前的花旗钞票,又望望老烟虫,诧然问:

“这……这算怎么回事?”

“老兄弟,”赵长风笑着说:“只要你信得过老哥哥不会叫你吃亏,这个尽管放心拿着,不但那两个妞儿失踪的事由老哥哥负责了事,而且以后钞票会滚滚而来!”

周强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圆。

“这……”

花旗钞票固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,而更迫切的,是金氏姊妹的踪迹问题。如果老烟虫能从中想出办法,或获得解决,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,而愿把这事了结。

老烟虫知道周强的意思,但他却笑笑说:

“收下呀!”

“老烟虫,”周强摇了摇头,郑重说:“无功不受禄,尤其这份外之财,兄弟更不敢乱收。只是金氏姊妹的事,兄弟倒愿听听金老大的条件。”

“没有条件,只是合作。”赵长风轻描淡写地说。

“合作?”周强茫然讶异地问:“跟谁合作?”

赵长风干巴巴地咳了一声,方吐出一句:

“金色响尾蛇!”

“金色响毛蛇?”

周强全身一震,打了个寒颤,仿佛眼前站着的老烟虫,就是一条恶毒无比的响尾蛇!

正在这时候,电话铃响了。

周强蓦然从震惊中恢复了知觉,拿起话筒,对方传来了方天仇的声音。

“周经理吗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周强这时才记起对方要他做的事,连忙撒了个谎:“对不起,我这正有点要紧的事急着办,马上就办完,五分钟内给你通电话。”

放下电话,他强自定了下神,终于向老烟虫说:

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就回来。”

赵长风颔首而笑,看着周强匆匆出了经理室。

五分钟后,方天仇接到了周强的电话,知道街上的那批飞仔中,并没有他们老大金胜保在内。

这点果然不出方天仇所料,金胜保此刻身怀巨款,自应避免惹是生非,也许正在一掷千金地花天酒地哩!

搁下电话,他满意地笑了笑,向依偎在他怀里,赤躶躶一丝不挂,温柔得像头小猫似的露娜说:

“露娜,我要走了。”

“街上那么多飞仔,你……”露娜为他的安全担忧。

方天仇却是毫不在意地笑着:

“我去跟他们打点交道。”

“你别傻,他们人多势众,”露娜缠住了他:“我不让你去!”

方天仇只好安慰她说:

“你放心好了,他们绝不会伤害到我的。”

他虽然表现得如此镇定而有保证,露娜却是不放心,她已动了真感情,眼圈红红地说:

“我不让你去冒险,天仇,跟他们斗是不值得的……”

“露娜,谢谢你的关心,”方天仇深受感动,叹了口气说:“今晚我实在还有很多事要办,不能呆在这里了,这两天我还要到九龙城来,随时会来看你的。”

说罢,又在额上轻轻吻了一下,然后站了起来。

露娜忙乱的抓起一件晨褛,披在身上,深情万种眼巴巴地望着他,咽声说:

“天仇,你真的要走?”

方天仇坚决地点了下头,再度走近窗口,掀起一角窗帘,往下看,只见蓝天大戏院门外,散布着不少郑二爷的人马。

尤其售票口旁站着的两个彪形大汉,正是郑二爷手下的两个大将,竟是常三通和马老三!

郑二爷负伤在家,而他的手下却在这里出现,显然跟踪露娜的那两个小角色,发觉黑骑士有对方天仇不利的行动,才向郑公馆报了讯,常三通和马老三便率领人马赶来增援。

大概黑骑士们也觉出苗头不对,才投鼠忌器,怕跟郑二爷的人正面冲突,才按兵不动,否则恐怕早已直闯露娜的香闺,找方天仇寻衅了。

方天仇有他的一套对策,必需由他自己独力去达成,所以当他发现郑二爷的人马赶到,反而感到犹豫着急起来。这时双方是绝对不能冲突的,否则他的计划就将被破坏了。于是,他沉吟了一下,暗自下了个决定,对露娜说:

“露娜,我走了!”

也不等露娜回答,便似急惊风般奔出门外。

露娜满腔热望,付诸东流,不由大失所望,她含泪走至窗口,拉开了整个的窗帘,看见方天仇已出了旅馆,心里不禁替他捏了把冷汗。

守候在附近的飞仔,一见方天仇由旅馆出来,立刻一齐发动机车,一个个猛加油门,使引掣发出怒吼,仿佛在故意炫耀他们的威势!

马老三的神情颇为紧张,他把嘴上叼着的半截香烟一丢——这是准备行动的暗号,散布在附近的人马,立刻向对街移动……

情势顿时紧张起来,这时候,蓝天大戏院门前巨幅广告牌之上的一个窗口,正有两个人在注视着街上情势的发展,那悠然自得的神情,真有点像隔岸观火!

“怎么样?老哥哥说得不错吧?”说话的是老烟虫赵长风,他轻轻拍了拍身旁周强的肩膀。

周强默不作声,他只勉强笑了笑,笑得很尴尬,又像是苦笑。

可是事情大出赵长风的意料,那方天仇出了旅馆,居然对黑骑士的兵临城下视若无睹,反而若无其事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07 情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色响尾蛇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