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流氓绅士》

8·当机立断

作者:白天

眼看所有巷口均被人守住,赵家燕不禁暗急起来。

“怎么办?”她一时没了主意。

郑杰想到了一个办法,就是在附近打电话通知魏老大,但对方即使同意出来接他们的,回头东西到了手再离去时,想必将被跟踪。

就在他们感到束手无策之际,突见两部轿车飞驶而至,分头兜向这条巷子的各出路了,把守伏的人马接上了车,然后一共三辆车风驰电掣而去。

这些人马不知为什么突然全部撤走,但郑杰和赵家燕却感到意外的惊喜,因为这样一来,他们便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入巷内,去见那老贼头了。

陶文士的人马突然撤走,连魏老大也想不出原因,他正在暗自诧异,忽见一名大汉进来报告:

“老大,赵家燕带着那姓郑的小子来了!”

“哦?”魏老大又是一个意外,随即吩咐:“带他们进来!”

“是!”大汉恭应一声,领命而去。

魏老大挥挥手,示意那些男男女女的徒子徒孙,全部回避到后面去,仍像刚才见陶文士时一样,只留下自己单独一个人留在客厅里。

倏而,郑杰和赵家燕,由那大汉带了进来。

“老大!”赵家燕见了老头子,倒是执礼甚恭,规规矩矩地向他鞠了一躬。

“嗯!”魏老大仍然坐在沙发上,大咧咧地应了一声,眼光却盯着这位青年绅士。

郑杰这才上前招呼:

“魏老大,这次多承相助,赵小姐已经替我把事情圆满完成了,我是特地来向你致谢的!”

魏老大似乎颇沉诧异地问:

“哦?这么快?……”

“赵小姐不但身手不凡,而且办得干净利落,真不愧是名师出高徒呵!哈哈……”郑杰豪迈地敞声大笑起来。

赵家燕虽在暗自局促不安,但她极力保持镇定,微微一笑说:

“老大,我可以交差了吧?”

魏老大“嗯!”了一声,不动声色地说:

“你辛苦了,先去休息吧,让我跟郑老弟还有几句话要谈谈,回头分了‘成头’给你再走!”

“是!”赵家燕应了一声,如释重负地望了郑杰一眼,径自向里面走去。

郑杰心里有数,知道这老贼头把赵家燕遣开,必然是要跟他谈判,讨斤还两了。

果然不出所料,魏老头干咳了一声,随即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郑老弟这一次一定大有收获吧?”

郑杰也很聪明,他故意轻描淡写地说:

“收获倒谈不上,不过总算很顺利,这完全是得力于赵小姐的相助,也是你魏老大的周全哦!”

魏老大哈哈一笑,忽说:

“兄弟这个忙也不是白帮的,既然收了你老弟的钱,当然得把事情办成。不过,兄弟在香港的身份和立场,最怕的就是惹麻烦。尤其那些帮办先生大人们,无论是不是我的手下做的案子,反正第一个就找上我的门来,使我真有些不胜其烦!所以兄弟不得不冒昧地问一声,老弟这次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?本来这是不该过问的,但兄弟心里必须有个谱,知道老弟得手了没有,万一出了问题,我才好应付呀!”

郑杰笑笑说:

“这个魏老大尽可放心,昨天我已经声明在先,保证查明行李里带的是什么之后,绝对原封不动的。难道我还会顺手牵羊,使际魏老大背黑锅?”

魏老大狞笑一声,突然沉下脸说:

“老弟,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既然你不打算让兄弟背黑锅,那么请问你叫家燕把陶文士的人马引到这里来,算是怎么回事?”

郑杰惊诧地说:

“我教赵家燕把人引到这里来?魏老大,这话从何说起?……”说时已伸手到上装口袋里,把那包香烟掏了出来。

魏老大看在眼里,暗发一声冷笑,忽问:

“老弟也抽这种牌子?”

这个“也”字,顿使郑杰吃了一惊,只好强自镇定,把香烟递了过去说:

“魏老大来一支吗?”

不料魏老大突然一伸手,出其不意地把香烟夺了过去,只向拆开的包口一看,就突发狂笑说:

“老弟,你居然想在我面前玩这种把戏,那未免太自作聪明了吧!哈哈哈……”

郑杰这一惊非同小可,急说:

“魏老大!你……”

“我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笨,对吗?”魏老大狞笑一声,突然怒形于色说:“老弟呀,你他妈的少在我面前班门弄斧,这套骗小孩的把戏,拿到我这里来耍,简直把我也估计得太低啦!”

郑杰顿时面红耳赤地说:

“魏老大既然早知道这套把戏,那又何必故意卖关子,我们干脆有什么话就直截了当地说吧!”

魏老大嘿然冷笑说:

“好!老弟喜欢痛快,我也绝不拖泥带水!现在就请老弟自己说吧,来我这里想打什么主意?”

郑杰冷声说:

“一则陪送赵小姐回来,把人交还你魏老大。二则专程向你致谢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目的!”

“哼!”魏老大狞笑说:“老弟的致谢方法,是拿这种香烟表示?”

郑杰正窘然无以为对,突听魏老大一声喝令:

“把人带出来!”

这一声令下,便见从里面涌出了十几个男女,有的手里执着武器,其中一个就是赵家燕!

郑杰见状正感惊诧不已,魏老大已冷森森地说:

“老弟大概是不愿说实话的,但我相信她可不敢吃里扒外,现在我们就让她来回答几个问题吧!”

郑杰一看赵家燕的表情呆滞,两眼失神了,与她在巨宅里被香烟试验的情形完全一样,已看出好被催眠了,不由地大吃一惊!但是,对方怎么弄到那种特殊的香烟了呢?

他突然想到,老贼既然派了人去下手,从“金鼠队”的行李中搜到了那些葯,难道不会发现那种香烟?由此可见他的判断不错,解葯必然已落在了魏老大手里,同时更知道了它的秘密!

情势的转变,实在大出他的意料之外,想不到此来解葯非但弄不到手,反而被对方先发制人,岂不是弄巧成拙?

郑杰心知魏老大只要向赵家燕发问,她就会有问必答,说出一切真相,甚至泄漏罗漪萍被藏若在巨宅内。情急之下,他突然不顾一切地,出其不意地向一名执枪在手的大汉扑去。

他竟出手如闪电,使那大汉被攻了个措手不及,一拳兜上下巴,不由地仰面倒退了一步。

其他的人尚未及应变,郑杰已夺过了那大汉的手枪,行动简直快得令人无法阻拦。魏老大还没来得及起身避开,他已返身扑来,整个身子从茶几面上扑滑过去,扑在老贼头的身上。

由于他用力过猛,扑势的冲劲奇大,以致使沙发承受不住这股冲力,向后翻到了过去。

郑杰已扑住魏老大,两个人随同沙发的向后翻倒,顿时跌作了一堆。

十几个男女见状,已惊乱成一片,虽有几个手里执着武器,但这时为了怕误伤老贼头,谁也不敢贸然开枪射击。

他们唯一的办法,只有一齐围过去动手,企图合力把郑杰制住,营救出魏老大,才能控制这个局面。

但是,情急拼命的郑杰哪容他们近身,急以臂弯围勒住魏老大的脖子,同时把右手的枪抵住了他的腰后,使老贼头吓得忙不迭自动喝阻了那些手下上前。

郑杰趁机蹲坐起身来,仍然围勒住老贼头的颈部,厉声喝令:

“叫他们放下武器,退开一边!”

魏老大在生死关头,哪敢不唯命是从,立即吩咐他们丢下武器,退了开去。

郑杰以翻倒的沙发,和贼老头的身体为掩护,而背后则已靠近墙壁,占据了不怕被突袭的有利角度,这才有恃无恐地沉声说:

“魏老大,这可不能怪我失礼,是阁下逼我不得不出此下策的。现在我们大概不需要拐弯抹角了,有话就开门见山地说吧!”

魏老大不由地怒问:

“你打算怎么样?”

郑杰真截了当地说:

“很简单,只要把阁下派人到‘国际大饭店’去下手得手的那些东西交出来!”

魏老大故意问:

“你说的是那几条香烟?”

郑杰断然指出:

“除了香烟之外,还有别的也得交出来!”

魏老大虽被他制住,竟然狂笑一声说:

“老弟,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怎么知道‘别的’是什么?”

郑杰忿声逼令说:

“那就是把你们得手的东西,无论是什么全部交出来吧!”

魏老大嘿然冷笑说:

“很抱歉要教你老弟失望了,除了几条其中另有文章的香烟之外,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!”

“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郑杰怒问。

魏老大回答说:

“信不信在你,反正我们到手的只有那几条香烟,要不要悉听尊便!”

郑杰灵机一动,忽说:

“好吧,叫一个人去把它拿出来!”

魏老大急向一名大汉使了个眼色,吩咐说:

“去把两条香烟拿来!”他似乎特别强调数字。

那大汉会意地点了下头,立即进入里面去,取出了两条“威士登”牌的香烟,其中一条已拆开过。显然是曾被用来试验,研究出了其中的秘密,所以刚才魏老大一看郑杰掏出的香烟,就识破了他的企图。

但郑杰却已胸有成竹,等那大汉把两条香烟一放在茶几上,便逼令说:

“魏老大,为了证实这两条香烟没有掉过包,我得请他们每人抽一支,这个命令还是由你下吧,以免喧宾夺主!”

魏老大这才明白他的用意,不禁勃然大怒说:

“姓郑的,你他妈的也太过分了吧!”

郑杰冷声说:

“我的话只说一遍,假使阁下认为太过分,我也绝不勉强!”

“那你要怎么样?”魏老大色厉内在地怒问。

郑杰斩钉截铁地断然说:

“阁下不必多此一问,不信就试试看吧!”

魏老大气得面上红一阵,白一阵,最后成了铁青。但在这种情势之下,那些男男女女眼看老贼头被人制住,为了投鼠忌器,谁也不敢贸然轻举妄动。一个个站在那里,只有看着他们干瞪眼!

无可奈何之下,老贼头终于沮然屈服了。

但郑杰却毫不疏忽,吩咐一名女郎把香烟整个递过来给他看过,当面取出一包拆开来。仔细一看,果然与赵家燕从那洋鬼子身上扒到的完全相同,其中一半是作有暗记号的!

十支不够分配,他又吩咐那女郎再拆开一包,取出其中未作记号的一半,递给那些男女每人一支。

老贼头既被人以枪制住了,他们虽然明知这种香烟不能吸,也只好硬着头皮接受。于是,由那女郎拿着打火机,替他们一个个地点着……

这确实是个别开生面的场面,只见他们十几个男女,人手一支,被强逼着连连猛吸,顿使整个客厅里呈现出一片烟雾弥漫的奇景!

郑杰一眼瞥见,自己带来那包被魏老大夺去的香烟,由于刚才被他一扑,这时正好掉在翻倒的沙发旁边,于是向老贼头吩咐:

“你也来一支吧!”

魏老大不禁惊怒交加,气极了地忿声说:

“姓郑的,你可别逼人太甚!”

郑杰冷笑一声说:

“魏老大既然不愿赏脸,我也不便勉强,那么现在我可要替你发号施令啦!”

这时那十几个男男女女,似已陷入了被催眠的状态中,一个个都如痴如呆,怔怔地站在那里。只见他们两眼失神,脸上表情呆滞,仍然把香烟继续一口口地猛吸着……

郑杰眼看时机已成熟,立即发问:

“你们是哪两个到‘国际大饭店’去下手的?”

随见两个汉子挺身上前,不约而同地齐齐说:

“是我们……”

“除了香烟之外,你们还拿了什么?”郑杰喝问。

两个汉子又齐声回答:

“还有一包包的葯粉……”

郑杰不禁暗喜,迫不及待地问:

“东西呢?”

两个汉子仍然一齐回答说:

“交给了老大……”

郑杰把枪用力一顶,沉声说:

“魏老大,请把那些葯粉交出来吧!”

魏老大狞声说:

“很抱歉,这就恕难从命,因为我不知道那一包包的是什么,以为是毒品,不敢留着以免出麻烦。所以在你来之前,已经把它全部拆开,用水龙头从水管冲掉啦!”

郑杰大吃一惊,急问:

“真的吗?”

魏老大老姦巨猾地笑着说:

“老弟如果不相信,可以自己问他们,或者亲自动手搜呀!”

郑杰那会相信这老贼头的话,急向那两个汉子喝问:

“魏老大是不是在撒谎!”

两个汉子同时回答:

“是的……”

魏老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8·当机立断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流氓绅士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