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勒索公司》

7 红粉

作者:白天

整个“鱼目混珠”的计划,是由方天仇安排的,一切都按照拟定的步骤进行,全部过程可说非常顺利。

当然,如果不是金玲玲在紧要关头觉悟,给与他们充分的合作,这条计划是根本无法实现的。

现在重担已落在方天仇和金玲玲的肩上,他们冒险深入虎穴,成败尚在两可之间,谁也没有绝对把握。

快艇进行的方向是香港东北,绕过九龙岛,朝着大浪湾方面驶去。

方天仇站在船尾上,手扶船舷,尽量避免跟船上的手水接触,唯恐不慎露出马脚,非但全功尽弃,同时他和金玲玲的安全也将受到威胁。一个应付不当,说不定在海上就得发生火拼。

正在默默注意快艇的航线,忽然听得背后有人在叫:

“章小东!”

方天仇不知道章小东是谁,并没有理会。

不料那人叫的竟是他,见他充耳未闻,于是走了过去,在他肩头上重重一拍。

“妈的,叫你装什么聋!”

方天仇出其不意地吃了一惊,但他非常机警,立刻明白章小东就是那个冒牌的方天仇,当即随机应变说:

“对不起,风太大了,我没听见……”

“别他妈的胡思乱想啦!”那人笑骂起来:“你小子不过是身材和轮廓像那姓方的,总经理才选中你去冒充,让你跟那娘们儿亲近。可是你得弄清楚,这只不过是临时客串一下,姓方的已经丢进海里喂了王八,难道你真想学他,让龙王爷招去当附马?”

“别开玩笑,我还够不上资格……”方天仇心不在焉地敷衍着,以免被看出破绽。

“我更不够资格,”那人大笑说:“哦,我只顾跟你瞎扯,倒把正事给忘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方天仇暗自紧张起来。

那人笑笑说:

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是听说你小子这次的任务达成了,总经理将要重重赏你……而我最近手头很紧,所以想……如果你方便的话……”

方天仇看他吞吞吐吐的,心里已有了数,当即毫不犹豫地慨然表示:

“咱们自己哥们儿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那还有什么可说的。总经理真要有赏下来,你有困难尽管向我开口好了,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,友情才是可贵的!”

那人喜出望外,情不自禁地又在他肩头上一拍,竖起了大拇指说:

“我就知道你很够意思!”

方天仇不敢再多说话,以免露出马脚,向他毫无表情地笑笑,又把头回过去,望着夜色茫茫的海上。

偏偏那人想巴结他,居然念起了婆婆经。

“小章,说真话,那姓金的娘们儿真不错,你要是真能把她搭上,那才是艳福不浅。而且听说她手头上有两文,你真可以在她身上下点工夫,来个人财两得!”

“唔……”方天仇无从回答。

那人又婆婆妈妈地说:

“我知道你的心事,是怕咪咪打破醋坛子,对吧?哈哈,那妞儿是个人尽可夫的浪货,你才犯不上为她着迷呢!说句不中听的话,人家现在拼命巴结那肥猪还唯恐不及,根本也没真心对你……”

方天仇也想趁此探听一些情况,便故意急切地问:

“你说的是谁?”

“你想会是谁呢?”那人忿忿不平他说:“当然是我们的经理啦!”

“他?”方天仇装出很意外的样子。

“怎么,难道你不相信?”那人说:“人家是经理,有权有势,爱玩谁就玩谁,公司里的那些妞儿,谁没让他玩过?我看呀,连总经理都可能跟他有一手!”

“你可别乱说!”方天仇郑重忠告他说:“小心传到他耳朵里去……”

“怕什么?”那人毫不在乎他说:“这里只有你我,难道你会去巴结他不成?……”

话犹未了,忽然在右舷有人接口说:

“谁说这里只有你们两个?还有我呢!”

方天仇和那人均猛吃一惊,急忙循声看去,只见在右舷的舱角上,走出个又矮又瘦的汉子,一看就是个鬼头鬼脑的家伙!

“妈的!是你这龟孙!”那人破口大骂起来。

矮瘦汉子摇摇晃晃地走近来,皮笑肉不笑地说:

“听说小章这回可以发笔小财,到时候可别忘了我阿财啊!”

“瞧你那副德性!”那人不屑地怒斥说:“小章拿的是卖命钱,凭那一点非得记着你不可?”

“凭我跟小章的交情呀,”矮瘦汉子冲着方天仇咧嘴笑笑说:“小章,你说是吗?”

方天仇只好点点头说:

“是的,到时候绝对有你吴大哥一份……”

矮瘦汉子听了,乐不可支地大笑说:

“听见没有,人家小章平常总叫我瘦皮猴,今天反而称呼我大哥啦,哈哈……”

那人气得脸色铁青,突然上前一把抓起他的衣襟,怒不可遏地说:

“你别他妈的臭美,惹火了我姓郑的,老子就把你扔下海去喂王八!”

方天仇怕他们真动起手来,连忙从中排解,这回他可学乖了,不敢乱叫那姓郑的大哥,笑笑说:

“老吴,大家都是自己人,犯不上动肝火,瘦皮猴不过是跟我们说着玩的,哪会当真要分我的卖命钱。”

矮瘦汉子也怕姓郑的恼羞成怒,扔他下海也许不敢,但揍人却是不足为奇。好汉不吃眼钱亏,于是见风转舵地说:

“说的是呀,谁能眼红小章的卖命钱,大不了敲他请请客,也得看人家是不是心甘情愿呢!”

这几句话说得并不过份,可是听在姓郑的耳朵里,却是句句带刺,好像是在存心挖苦他。

“你说谁眼红?”他一把将瘦皮猴几乎提了起来。

“当然不是说你呀……”矮瘦汉子急忙否认。

“谅你也不敢!”

姓郑的猛一撒手,把他推了开去。

瘦皮猴的身体不重,被他这一推,就像断了钱的风筝,踉踉跄跄地冲跌向船舷。正好快艇一个急转弯,顿使他全身失去平衡,大半个身子冲出了舷外!

千钧一发之下,方天仇一个箭步赶到,就在他刚要翻落海里的一刹那,及时抓住了他的裤腰,将他从舷外拖了回来。

瘦皮猴早已吓得魂飞天外,等到惊魂甫定,才发现是方天仇救了他,一时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姓郑的见几乎闯下大祸,早也惊吓得呆住了。虽然他并非存心的,只是气头上一时失手,但要是真把瘦皮猴推落下海,在汤协理面前却是有口难辩。

因此,他也对方天仇暗暗感激,否则这个大错早已铸成,后悔也来不及了!

正在这时候,快艇已在减速,驶近大浪头北方的一座小岛。

“勒索公司”的大本营显然就在岛上,戒备非常森严,当快艇驶近时,岛上打出了灯号,似在盘问他们的来历。

快艇一面回答灯号,一面熄了火,向岸边滑行。直到近岸才重新发动引擎,折入一条弧形的浅湾,居然驶进了一个掩蔽得非常隐秘的岩洞。

方天仇暗自振作了一下精神,全神贯注地留心察看洞内的形势,发现这是个大部份由人工开凿的岩洞,宽度仅两丈,刚好容得小型船只通过,深度则不超过五六丈,便已到了尽头。

洞口里的两旁,在凹入的部份各架有一艇机枪,并且派有专人轮流日夜戒备。更在一旁装置着专线电话,倘有特殊情况发生,立刻可以向里面报告。

仅从洞口的戒备,己可想像得出这个组织的规模如何庞大。方天仇曾身入其境,自然更了解它的内部,绝非一般黑社会的组织能够相提并论的。

快艇将到尽头,便是个小小的“码头”,早有几个黑衣大汉在守着,接住了船上水手抛出的缆绳,缠在铁墩上,帮着使快艇靠岸。

汤协理等船靠妥了,才从舱里出来,大摇大摆地走上岸。只见那些黑衣大汉们,一个个躬身哈腰地迎接,马屁是拍到了姥姥家!

方天仇跟着上了岸,始见金玲玲的眼睛仍然蒙住,由船上的水手扶她下船,交给了岸上的黑衣大汉们。

汤协理在这里的地位极高,仅仅次于总经理,但总经理经常落脚在澳门,很难得来香港一次。而经理又是个酒色之徒,除非重大的事故必须由他决定,整个组织里琐碎的事情,大部份都是汤协理全权处理。所以他掌握着相当大的实权,谁也不敢不买他的帐。

一回到大本营,他就摆出一副不可一世、唯我独尊的嘴脸,好像不这样作威作福,就不能显示出他的权势。

走近石壁,他伸手按动壁上的电钮,向里面发出了暗号,说明是他回来了。

壁上顿时亮起一排四盏灯,使里面的人从暗设的电视幕上,能认清暗号和来人相符,不致被人混进去。

接着一阵轧轧的转轮声起,石壁渐渐移开,现出一道足能通过一辆大型轿车的巨门。

从门口望进去,里面相当宽敞,仿佛一个大厅,正有十几个彪形大汉在练习扑打、飞刀、射击,看来真像是个演武的校场!

方天仇看在眼里,惊在心里,不由暗自担忧,像这样严密庞大的组织,孙奇要想一举破获,实在是相当棘手,恐怕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了。

他们见汤协理回来,一齐停止练习,大家都垂手而立,表示对他的恭敬。

汤协理神气十足地挥挥手,示意他们继续练习,然后带着方天仇,和黑衣大汉搀扶着的金玲玲,由一排三道铁门当中的门进去。

走过一条阴暗的甬道,再进入一道铁门,里面是个狭长的密室,两边都有一排铅制的大衣橱,分隔成很多层格。每一隔均标明号码,格层里放置着一套黑袍,有的则是空着的。

汤协理在第三号的格层里,径自取了件黑袍穿上,并且蒙上了面罩。

方天仇顿觉茫然不知所措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依样画葫芦,也套上一袭黑袍,更不清楚那一个格层是属于那个章小东的。

幸而金玲玲向他使了个眼色,微微把头一摇,示意他不必穿规定服装。

方天仇立即恍然大悟,因为章小东是经过特殊化装的,本来已经不是自己的真面目,何必再多此一举。

于是,他暗向金玲玲点了下头,表示谢谢她的解围。

汤协理穿妥了黑袍和面罩,便出了密室,带着他们去向总经理复命。

那身为总经理的高大女人,这时候正与那脑满肠肥的经理在密商着,而几个体态丰满动人,身上只穿“比基尼”泳装的女郎,则毕恭毕敬地随侍在侧。

汤协理一到,他们便中止了商谈,由那位经理发问:

“事情办得怎样?”

“还算圆满,”汤协理说:“合约已经签了,不过姓庄的坚持要三天之后,才肯正式把‘银星’交给我们。”

经理不由忿声问:

“他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

“我看不至于,”汤协理似有绝对把握他说:“林老头的女儿在我们手里,他们总得投鼠忌器吧!”

经理“嗯!”了一声,侧转脸去请示:

“总经理认为如何?”

那高大女人轻描淡写地说:

“三天就三天吧,反正等也等了,只要事情办成,也不在乎多等这么两三天。汤协理——”

“是!”他连忙恭应。

“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,”高大女人说:“最好立刻通知林老头,如果想他女儿安全,就给我老实点,别想动什么歪念头,等‘银星’正式归了我们,保证释放他的女儿。”

“是!”汤协理谄媚地奉承着:“总经理的这个办法好极了,这样一来,姓庄的就是心有未甘,为了林老头女儿的安全着想,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!”

高大女人点点头,遂说:

“你们这次很辛苦,尤其小章的表现很好,金小姐也很合作,我们应该论功行赏。汤协理,这个交给你酌情办理,尽量宽厚些,好给别的人作个榜样。让他们知道,只要替公司方面真正出力卖命的人,我绝不会亏待他们!”

“是!我一定遵照总经理的指示去办。”汤协理唯命是从地应着:“总经理和经理还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没有了。”高大女人挥挥手,示意他们退下。

那位经理似乎想起了什么,忽然说:

“小章的化装暂时不要除掉,也许随时还得用他出面,免得临时来不及。”

“是!”

汤协理恭应一声,复命完毕,便带着方天仇和金玲玲躬身而退。

方天仇和金玲玲始终提心吊胆,唯恐在那高大女人面前露出马脚,到那时候只得豁出去一拼,没想到居然侥幸瞒过,总算松了口气。

跟着汤协理来到他的办公室,他即叫他们等着,径自走近石壁,移开一幅躶女油画,现出个装在壁内的保险箱,从里面取出一叠十万港市,走过来交给方天仇,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7 红粉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勒索公司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