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勒索公司》

8 情缠

作者:白天

五六个黑衣大汉,急步走进汤协理的办公室,只见“汤协理”正襟危坐在皮椅上。

为首的大汉恭然施礼说:

“协理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汤协理”沉声命令说:

“你们去把林老头的女儿,还有那洋婆子的儿子,一起带到这里来!”

那大汉诧然说:

“这么深更半夜,把他们带来?……”

“汤协理”盛气凌人地说:

“这是命令!”

“是!”大汉不敢抗命,虽然他暗觉汤协理此举有些莫明其妙,但他无权过问,只好唯唯领命而退。

等大汉们出了办公室,方天仇立即起身冲进内室,取出收发机,跟警方取得了联系。

收发机传来了反黑部的通知,孙奇已亲率大批武装人员出发,分别以渔船及巡逻艇接近目标,嘱他改用另一波段,直接与正在海上的孙探长密切联系。

但,他跟孙奇尚未联络上,外面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。

方天仇不由一怔,在这时候突然有电话来,显然有些不妙,他急将收发机关上。因为不接电话唯恐对方起疑,只好赶出来接听。

对方竟是那身为总经理的高大女人,她的语气冷若冰霜,劈头就问:

“汤协理,这么深更半夜,你还要传带肉票?”

方天仇心里暗说:你的消息倒真快!

只得极力保持镇定,模仿着汤协理的声调回答说:

“刚才金玲玲向我透露了一些消息,我想证实一下,所以叫人把他们带来问问……”

“什么消息?”那女人毫不放松地追问。

“是……”方天仇事先毫无准备,临时有些答不出来。幸而他临危不乱,灵机一动,随机应变地说:“据说林老头散分财产的时候,替他女儿在银行里存了一笔嫁妆,为数相当的可观,我们大可以在她身上动动脑筋……”

“你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!”那女人说:“人在我们手里,明天问她也不算迟,难道你还怕煮熟的鸭子会飞了不成?”

“夜长梦多。”方天仇急切地说:“我想明天一早就办这件事。”

“汤协理!”那女人很不高兴地说:“我们的任何行动,是必需经过会议讨论,然后才作决定的,你最好能尊重公司的一贯作风!”

“可是……”方天仇心里暗自着急起来。

“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。”那女人断然说:“我说明天就明天,你的精神还是留着在那姓金的女人身上吧!”

说完,“笃”地一声,电话挂断了。

方天仇大失所望,原以为冒用汤协理的命令,能把林玛丽及赫尔逊夫人的儿子弄来,以便加以保护。没想到功败垂成,偏偏被那高大女人作梗,使他黔驴技穷了。

如果两个人质不能获得安全的保障,孙奇的人马即使包围了这个小岛,也无法发动攻击。林玛丽尚在其次,因为那个小洋人是港督夫人的亲戚,伤了一根汗毛,他探长就是丢官荡产也赔偿不起!

就为了这个原因,孙奇才按兵不动,必须方天仇混进“勒索公司”的大本营,确实有把握保护那孩子,不致在激战中受到意外伤害,他们始敢采取全面行动。

方天仇的计划几乎可以顺利成功,谁知会节外生枝,让那位总经理得到消息,实在是意想不到的事,只能怪他运气太差吧!

“笃笃!”外面有人在敲铁门。

方天仇突然紧张起来,急将手枪放在大腿上,才强自镇定说:

“进来!”

铁门推开,进来的是刚才为首的那黑衣大汉,带着另一瘦小的汉子,两个人同时施了一礼。

那黑衣大汉随即垂头丧气地说:

“协理,我们没法把人带来……”

方天仇已经知道是那高大女人的意思,却故意忿声怒问:

“我命令你们去带来的,为什么带不来?”

那黑衣大汉说:

“不是我们不带来,是那边不许带……”

“谁敢那么大的狗胆?”方天仇装模作样地把桌子一拍,好像也真是那位大权在握的汤协理似的。

“是总经理!”黑衣大汉抬出了更大的招牌。

“她?”方天仇忿然说:“她怎么会知道的?”

“总经理派有亲信守在那里。”黑衣大汉说:“我们刚才去提人,那家伙就存心刁难,说要先请示总经理,我们只好等他打电话去问,结果说是总经理不准,所以我们只得来向协理复命。”

方天仇“嗯”了一声,默然沉思着。

这次冒险混进来,身上携带了各种配备,包括一具超短波无线电话收发机,一瓶特制的强烈*醉剂,一支手枪,五十发子弹,一支讯号枪,指南针,万能锁以及两万元美金的现钞。

因为钱能通神,也能使鬼推磨,有时候银弹攻势比任何武器更具威力,所以他设想很周到,特地叫孙奇为他准备了两万元美金带在身边,以备必要时应用。

现在正是发动银弹攻势的时机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因此他决定试试面前这两个“鬼”,看他们肯不肯推磨。

于是,他从身上掏出那两叠百元票面的美钞,将一叠丢在办公桌上说:

“这是一万美金,如果你们能替我把事办成,就算是你们的赏金!”

黑衣大汉顿时心花怒放,急问:

“协理要我们办什么事?”

方天仇沉声说:

“把那两个肉票替我带来!”

黑衣大汉望望桌上的一万美金,不由吞了口口水,呐呐地说: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总经理有命令不准带人。”方天仇说:“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硬的也成,软的也成,只要把人带来这里,就没你们的事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黑衣大汉犹豫难决起来。

“你们不必怕事。”方天仇怂恿说:“总经理如果追究起来,一切由我承担,爱干不干,由你们自己决定,我绝不勉强。不过我得说明,这是我汤协理存心帮你们,别不知好歹。你们不干,我可以叫别人干的!”

原来那瘦小汉子就是瘦皮猴,他见钱眼开,急向黑衣大汉轻撞了一下,轻声说:

“老董,干了吧!”

黑衣大汉嘴里“唔唔”地,还没拿定主意,瘦皮猴已迫不及待地说:

“怕什么?有协理替我们承担,谁还能把我们怎样,老董,你要不干我就干啦!”

黑衣大汉终于心动,点了下头,毅然说:

“好,咱们这就去带人!”

方天仇心里暗喜,等他们相偕出去,立即回进内室,拿出无线电话收发机跟孙奇联络。

从传回的讯号清晰判断,对方距离这个小岛已然很近,果然在双方报出呼号后,孙奇告诉他说:

“我们已经发现目标,一切就绪,只等老弟的通知,我们就试图登陆,你那边情况如何?”

“情况还算顺利,不过人质尚未获得安全,请再等十分钟,我就可以知道结果了。”

“岛上防守如何?”孙奇问。

“正面攻击很难。”方天仇说:“这里的全部建设在岩石里,出入的洞口只有一个,而且架有两挺机枪,日夜派人防守。里面的人员火力也很强,可能会负隅顽抗,使警方遭受重大损失。”

“哦?”孙奇忽然说:“喂,你等一等……”

方天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只得耐着性子等候,过了一会儿,忽听孙奇惊诧地说:

“海面上来了几艘形迹可疑的船只,正向小岛接近,嗯!不大对劲,我得去看看,老弟,我们回头再联络……”

方天仇尚未及问清楚,对方的电讯已中断,显然是情况很急,孙奇正忙于采取紧急措施了。

海上突然出现了船只,是属于哪一方面的呢?

孙奇仅仅说的是“形迹可疑”,他如何能判断得出,那些可疑的船只上,究竟载的是些什么人。

不过他很担心,因为林广泰对宋公治的死于非命,是矢志要亲自报仇的,万一真是他在这时候大举来犯,事情就更辣手了!

看看手表,已经是午夜两点半钟。

他忙叫金玲玲和咪咪,穿上两个大汉的黑衣,蒙上面罩,并且各人拿一把手枪,准备随时行动。

然后,他留着两个女人在内室,自己仍然到外面的办公室,正襟危坐在皮椅上,耐心地等着。

这时候,在大浪头附近的海面上,警方的百余名武装人员,正由孙奇亲自指挥,分乘几艘渔船,以弧形包围着这个小岛,巡逻艇则留在外圈,以便随时接应。

他们发现的可疑船只,果然不出方天仇所料,正是林广泰和郑二爷方面的人,企图突破警方的封锁,向小岛发动攻势。

同时,在锐山和大浪头一带的海边,除了警方接应的人员之外,居然另有几股人马在暗中活动。

这几股人马的行动极为神秘,他们的人数大约在二三十人左右,其中大部分均以摩托车代步,其余的分乘两部大型轿车,行动完全是机动化的,所以非常迅速。

夜色茫茫,几股人马终于在大浪头会合了,但是,由于警方的人散布在海边,使他们不敢贸然接近。

一辆摩托车驶近了轿车,靠在车窗口,向车座里的人焦急地问:

“金老大真在林老头的船上?”

车座里的不是别人,赫然正是那雄心未死的洪堃,他一本正经地说:

“我的消息绝对正确,金老大确实是去向林老头递消息的,没想到林老头不顾道义,竟然挟持着金老大一齐登船,向那小岛出发,逼他带路进攻‘勒索公司’的大本营。”

骑摩托车的,是“黑骑士”的弟兄之一,他们曾被卷入“金色响尾蛇”的风波中,幸而金胜保急流勇退,才保全了实力。

可是当这一风波刚刚平息,他们却被“勒索公司”看中了,成为全力争取的对象。

首先是金胜保,他被威逼利诱,来到设在这个小岛上的大本营,强迫加入了组织。

但他很快就发现,这个非法组织的庞大,香港政府绝不会容它的存在,一旦破获,他就难免身陷囹圄。同时,“勒索公司”的条件极苛刻,迫他将全部“黑骑士”供他们驱使,他则奉命行事,毫无主权,等于成了这个组织的一名头目。

不管怎样,他金胜保总算是“黑骑士”的老大,手下的弟兄都得听他的,现在反而要寄人篱下,一切听命于人,算算实在划不来。

于是,他趁人不备,悄然逃走了。

为了怕被“勒索公司”的人报复,他立即通知所有弟兄藏匿起来,暂时不在香港露面,以免遭遇不测。

他自己则躲在万大海处暂避风头,可是仍然被“勒索公司”的人找来追杀,最后藏到自己的小木屋去,要不是方天仇的相助,他和小黄都几乎丧生。

因为这个不得已的苦衷,所以他不敢向方天仇吐露实情,只顾着一味地逃亡。

另一方面,洪堃也在找他。正巧那两天金胜保与小朱在闹意见,小朱一时意气用事,不顾一切地跟洪堃打上了交道,两个人臭味相投,一拍即合。

洪堃急于找金胜保,与威胁金玲玲是同样的用意,是要他们出面向孙奇报告。等警方破获了“勒索公司”,他的“红巾党”始能在香港立足。

没想到小朱被“勒索公司”的人发现行踪,认为他是“黑骑士”的老二,可能已从金胜保那里得知他们的内幕,于是在“皇后大饭店”门口猝然下手。

小朱被杀,洪堃更急于找寻金胜保,无奈他的行踪诡谲,找他等于是捕风捉影。

其实呢,金胜保始终未曾离开过香港,而且更妙的是,谁也不会想到,他居然就在国际大饭店里!

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有个跟他交情不错的朋友,是在国际大饭店当侍者的,经他苦苦相求,那朋友便把他推荐给领班,充当一名临时杂役。

而他又经过一番化妆,谁会想到他就是金胜保呢!

在这期间,他一度曾进入三零三号房间,企图向金玲玲强行非礼,准备先姦后杀,以报复他两个姊妹被害之恨。偏偏有那么巧,让庄德成闯进房去,破坏了他的计划。

对于国际大饭店发生的一切,金胜保均看在眼里,连孙奇布下的人马,以及今晚的行动,大部分都未能瞒过他。

洪麻子威胁金玲玲未成,反而遭了一番侮辱,正狼狈不堪地爬出房外,一抬头,面前已站着那经过化妆,穿着白上衣黑裤制服的金胜保。

“快跟我来!”

金胜保不由分说,拉了洪堃就走,急急躲进了一间空着的房间。

洪堃一时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,到了房里,不禁茫然惊问:

“你是谁?”

金胜保关上了房门,哈哈一笑说:

“洪老大,你不是一直在找兄弟吗?”

“你是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 8 情缠第[2]节